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悍女茶娘

番外:早春记事

    -------------较前面两篇相比,此篇节操满格,请放心点阅-----------

    明治十六年,初春。

    早春二月,乍暖还寒。

    城外春色犹浅,只山峦起叠间,远远地可以瞧见些许嫩绿,离得近了再看,反倒仍旧是一派萧条之色。

    今日敬亭山下,香车骏马无数,时不时有三五成群的人在敬亭湖畔走动着,无一不是衣着华贵鲜丽,本是分外奢丽热闹的一幕,却因守在敬亭山四周的上千名皇家护卫的作用下,显出了几分隆重的气氛。

    今日乃是皇帝带皇子公主嫔妃们、以及群臣前来敬亭山围猎的日子。

    卢治登基已有十六年的光景,勤政爱民,不仅肃清了朝野,更是陆陆续续地完善了科举以及纳税制度,大受百姓爱戴,现如今的夏朝,可谓国泰民安。

    但纵然如此,卢治也并未因此松懈。

    且不说他对各大军营十年如一日的重视及掌控,单从他将诸皇子们个个培育为文武全才之人,便能看得出,这不是一个因为一时安定便骄奢堕懒的皇帝。

    自打从大皇子遂安满了七岁之后,卢治便有了年年主持春猎活动的习惯,一来借此锻炼皇子们的骑射,二来借此多‘了解’些自己的臣子们。

    敬亭山建有行宫,行宫后花园之外,便是看不着尽头的猎场。

    此刻,百官及其家眷齐聚于此,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低声交谈着,等待着天子的到来。

    蟠龙椅下方的上首之位,一对衣着华贵的夫妇并肩坐在软垫之上,面前的矮几上摆放着新鲜的瓜果,精致的糕点及清酒。

    二人左右各坐了一个孩子,大些的十四五的模样,小些的刚满十岁,且看二人眉目间的相似程度,当是兄弟无疑。

    “荣栎,在家时我交待你的话你可都记着了?”已经人至中年的荣寅,转脸看着盘坐在身侧的大儿子荣栎问道。

    “孩子都记下了,定不会争强好胜。”少年定声答应下来,声音传到落银的耳中,使她不自觉的弯起了唇角,目光顿时悠远了起来。

    今年已有十五岁的荣栎,不光是外貌,就连声音,也跟当年的荣寅别无两样。

    听着儿子的说话声,望着远处起伏的高山,她忽然想起了当年在白头上的一些往事。

    “想什么呢?”荣寅见喊她不得,伸手捏了捏她的掌心。

    落银这才回神,笑着道了句没什么。

    望着眼前已经蓄起了短胡须的荣寅,落银忽然掩嘴笑出了声来。

    荣寅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也顾不得去细问她在笑什么,毕竟他现在的心思可都在这上头呢——“萤儿去了何处?”

    落银闻言转头往身侧看了一眼,这才瞧见身边只有小儿子在靠着她的腿无聊的打起了瞌睡,却不见了女儿的影子。

    “这孩子……定又胡跑了。”落银想到女儿这些年来大大小小惹的祸,忍不住扶额道:“我就说了不要让她跟来,你偏要带她——”

    荣寅待两个儿子极严格,但对待女儿荣姒萤却是宠溺的没有边际,这些年下来屡屡让落银大开眼界。

    “这不是怕闷了她么……”作为一个资深妻管严,荣寅在这种时候,自然是将口气放得不能再‘低三下四’。

    落银忍住要翻白眼的冲动,心道这丫头可是个在哪儿都闷不住的主儿,一面交待了贴身丫鬟去寻女儿回来。

    “你再这样惯着她,当心没人敢娶了——”落银语重心长地说道。

    大许是因为自己不是一个大家闺秀,自幼出生在山贼窝里,而后又是经商,始终跟正经的大家闺秀比不了,虽然,她心底也从来没想过要跟那起子大家闺秀比……

    正因如此,落银生下女儿之时,便打定了主意,要培养出一个真真正正的大家闺秀出来。

    可是……原本美好的计划,在荣寅的破坏下,越来越偏离轨道。

    直到最后,眼见着女儿离自己预想的样子越来越远,落银只有将希望寄托到了自己的肚子上,岂料……看了眼伏在自己膝上的小儿子,落银无声地叹了口气。

    谁知道这第三个,竟又是个儿子!

    当荣寅教唆着她不如再生几个,总会生出女儿来的时候,落银才算彻底明白了这人的策略——他这分明是在故意将女儿教成这副模样,好让她多生几胎!

    识破了荣寅的计谋,落银自是不会再上当,生孩子的罪,她算是遭够了。

    且就这样吧——

    没能有一个大家闺秀的女儿,好在两个儿子十分听话懂事,想来日后她并不会缺懂事乖顺的孙女儿吧……

    眼光长远的落银,将希望寄托在了未来的儿媳身上。

    “你瞎说什么呢?不知道多少人等着娶萤儿呢,我荣寅的女儿,岂有嫁不出去的道理——”一提到女儿,荣寅便一副不得了的表情。

    他女儿怎么了?

    虽然性子稍微野了些,但绝对也是知书达理的,绝非刁蛮之辈。

    最难得的是,凡事亲力亲为,极少使唤下人。

    这在现如今的贵女中,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品质——

    若是落银知晓他此刻心里的想法,定要冷笑三声,是的,她这女儿的确是个亲力亲为的,这主要表现在,翻墙出府的时候,再或者是,在国学院抡着拳头给好友出气,将男同窗们揍得鼻青脸肿的时候……这些事情,她向来都是亲力亲为的。

    去找人的丫鬟迟迟不见回来,落银开始有些担心了。

    敬亭山比不得城中,这里既是围猎之地,丛林中野兽出没乃是常有之事,山下又有几处河流和湖泊,想着女儿那四处乱窜的性子,她生怕会出什么万一。

    “别担心,许是遇着了哪家熟识的小姐公子们,一道玩去了。”荣寅出声说道,对于自己女儿的自保能力,他倒是挺信得过的。

    落银刚欲再说什么,却听得宦官的声音忽然拔高了响起,“皇上驾到——”

    在场众人纷纷离坐行礼。

    卢治带着以遂安为首的皇子和公主们,在正上方坐了下来。

    落银看了一眼,见随行出来的是云月和淑妃。

    淑妃是五年前进宫的,去年诞下最小的皇子,颇得卢治宠爱。

    但说到宠爱,已经不复年轻的云月,这十多年来,倒是盛宠不竭,前前后后诞下了两位皇子和一位公主,令人艳羡非常。

    而云月如此受宠的原因,却是旁人想也想不到的。

    她生性单纯,不喜争斗,在后宫之中虽然是唯一一个跟欧阳芊平起平坐的贵妃,但却从不骄傲自满,更未刻意使过什么手段笼络帝王之心。

    可偏偏,无心插柳柳成荫。

    不单单是外人,就是之前的云月,也参不透其中缘由。

    论家世,她建安侯府只是中流勋贵,算不上是不得了的背景。

    论聪明博学,她自认跟欧阳芊相比,乃是云泥之别。

    若再论貌美,她更是要摇头了,要知道在这宫中,最不缺的便是美人儿。

    而且她分明感受的到,卢治对她并非是有着多么强烈的爱意。

    直到有一天,她同落银说起此事,方被落银一言点醒。

    在这宫里,人人都想着你争我抢,片刻不得消停,陛下自幼被立为储君,自然无法置身事外,做了这一国之君之后,更是有增无减。所以我想,陛下看重的应当就是你身上这份难得的单纯无暇——

    或许只有在云月面前,卢治才能得以片刻的放松吧。

    云月那才恍然。

    之后的日子里,果然如落银所说的那般,她只要一如既往的做真正的自己,便足够了。

    围猎正式开始,以满了十三岁的四位皇子为首,带着群臣之子,策马进了密林之中。

    也有些年轻或是不服老的臣子们,想凑个热闹,却无心与皇子们相争,便等皇子们入林半个时辰之后,方拍马跟了进去。

    “你今日倒是坐得住了。”落银让丫鬟抱了小儿子荣洺去前殿的厢房里睡,一转头瞧见荣寅,却反常的坐在原处,没有动静。

    “老了。”荣寅呷了口清酒,笑着摇头说道。

    落银笑着撇了撇嘴,她可没从荣寅脸上看到一点儿他觉得自己老了的意思。

    “你也老了啊——”荣寅笑看着她,拉长了尾音说道,很有几分感慨的意味。

    落银抚了抚鬓角,笑道:“孩子长大了,我可不是要老了么……”

    “王妃娘娘哪里老了,前些日子王妃娘娘跟姑娘出去梅园,还被错认成姐妹了呢!”一旁长着虎牙的小丫鬟笑着说道,“那群公子们吃了酒,王妃娘娘和姑娘都戴着兜帽,竟上前询问王妃娘娘是否——”

    接收到落银的眼神,小丫鬟自觉险些失言,忍笑着垂下了头。

    荣寅的脸却已经黑了下来,看着落银沉声问道:“都是哪家的公子?”

    “一群不懂事的孩子吃醉了酒而已。”落银摇头无奈地道,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年下来,这动辄便吃醋黑脸的现象,竟是有增无减。

    就连在丫鬟下人面前,也从不避讳。

    荣寅怏怏不乐的吃了杯酒,余光扫到妻子的脸庞,这张脸跟十多年前唯一的变化便是,多了三分成熟的风韵。与她身上原本幽谷清泉般灵动的气质相融合,竟使其风采丝毫不减当年。

    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荣寅暗暗思量着,等今日回府之后,他头一件事便是要将这显老的东西给剃了去……

    这时,忽听一阵稳健的马蹄声自前方密林中传了出来。

    远远瞧见马上的人一身皇子装扮,众人不免疑惑——这离狩猎结束的时间还剩下半个时辰呢,怎么就有皇子回来了!

    这狩猎活动虽说是皇子们和群臣之子一同比试,可哪个没眼色的会跟皇子们抢风头?

    是以,这只是一场皇子们之间的比试罢了。

    能在比试中胜出的皇子,拿赏赐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可以在父皇面前展示自己。

    所以……这还没到时辰就自个儿跑回来的是哪位?

    云月仔细瞧了,讶异地“呀”了一声道:“是遂安回来了——”

    虽然大皇子遂安是欧阳芊所出,但欧阳芊的身子实在是不堪养育,连宫们都未出过,所以这孩子多是呆在云月身边被照料长大的,云月待他,跟自己的孩子无甚分别。

    卢治微微眯起了眼睛,果见那逐渐靠近的身影是他的长子。

    连续几年的狩猎第一,都是被遂安拿下的。

    可像今次这么早回来,却是从所未有的。

    待他再近一些,众人方瞧见他马背后挂着是不光是有打来的猎物,身前好似还横着一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

    卢治面不改色地询问道:“为何提前回来?”

    遂安下马禀道:“回父皇,这不知是哪家的公子,为野兽所伤,儿臣恐耽误了救治,这才提前赶回——”

    说罢,手指指向马上的人。

    说来也怪,这小公子就是不肯说出他的姓名,对他这个大皇子,似乎也没有什么惧意,反倒一路上要挣扎着下马,期间好几次甚至要冒险跳下去,还好被他拦下了。

    “是哪家公子?”卢治问。

    那身影从马上翻跃而下,动作倒是洒脱利落,只是捂着受伤的左臂低着头不肯说话。

    荣寅好奇地望去,在触及那道身影之时,身体忽然僵直——

    完了,这回闹大了……荣寅不敢去看妻子此刻会是如何愤怒的一张脸……

    他今晚回去定是逃脱不了要被体罚……!

    “是哪家的公子——”卢治见那身姿过于纤细了些的少年,声音沉了沉。

    那小小的身影被这威严吓得抖索一下。

    下一刻,竟是忽然拔腿跑开了!

    除却睿亲王夫妇之外,在场众人无不是瞪大了眼睛——这孩子是怎么回事?皇上问话不答且罢了,竟还要跑开……

    遂安意识到不对劲,在侍卫动手之前,已经快一步捉住了那小少年的后领,少年人不防备,被他的力气拽的直直地往后仰去,藏着头发的帽子顺势飞了出去。

    面前忽然出现的黑缎子般的乌丝打在了遂安的脸上,带着一股他从未闻过的沁人清香——

    ‘少年人’白皙胜雪的一张脸庞蓦然展露出来,乌黑的杏眼里交织着羞怒和惊惧,娇俏的面容好比三四月里将开未开的牡丹花,一眼望去,竟令人如同置身于阳春三月之中——

    场面沉寂了片刻之后,忽然传来女子不悦的呵斥声:“胡闹!”

    望向不远处瞪着自己的娘亲,身着男装的小姑娘缩了缩脖子。

    遂安微微张大了嘴巴,怔愣在原处,向来面面俱到的大皇子,此刻却跟木桩好有一比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readnovel。)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readnovel。阅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