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悍女茶娘

452:求求你们

    然而手腕却被白景亭越攥越紧,“可是我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你二娘察觉了,不知道怎么就解了寒蛊……那日他们来了白府找我,却误认为是况氏下的蛊想要暗害你,根本没人怀疑我,甚至……他们怕你知道了之后跟我生了隔阂,便将此事瞒了下来!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信任我,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很可笑?”

    落银只觉得周身如同坠入了冰窖,冷的她不停的颤抖,耳边俱是白景亭阴鸷的笑声。

    “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吃下它一个时辰内,便能无声无息的死去……旁人什么也看不出来。我早料到这一天会来临,一直随身带着。”

    落银摇着头,耳边白景亭的声音越来越模糊。

    渐渐的,她发觉自己好像动不了了,眼睛也越来越沉。

    想要张口,却只能发出微弱不清的声音。

    “舅舅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明白的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是舅舅对不住你……”

    落银觉察到,有一只温暖的大手落在了自己的头顶。

    只片刻,便使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

    “王妃在哪儿?!”

    荣寅和叶流风自马上跃下,荣寅一把便揪住了白府守门家丁的衣领。

    “睿,睿王爷……小的不知道啊!”家丁吓坏了。

    荣寅一把甩开他,大刀阔斧的走进了府内。

    叶流风紧跟其上。

    跟所有的人不同,叶流风心里一直怀疑白景亭!

    只是一直没有确切的证据来证明,再加上落银这几年来再没遇到什么危险,叶流风便没再纠结于此事,只当是自己想多了。

    可是就在昨晚在叶家,叶流风意外发现白景亭会武功……

    一夜的辗转反侧,叶流风细细回想了当年于黑衣人交手的招数,几乎确定了就是白景亭!

    这才急忙赶往睿王府,想要告知落银真相,要她小心提防。

    却不料,一来到睿王府就被告知落银只身来了白府!

    荣寅听完叶流风说明此事,备受震惊,当即就策马急急忙忙地赶来了白府。

    他怕落银会出什么事情……

    而且他心中有一种很强烈,很不好的预感!

    待荣寅和叶流风带着阿若和香药找到白景亭的书房之时,只见落银趴伏在椅边的小几上,脸色苍白无血色。

    却不见了白景亭的人影。

    “落银!”

    “主子!”

    荣寅飞奔过去,一把扶起落银,“落银,你怎么了……!”

    叶流风忙走过来,在落银鼻尖探了探,冷峻肃杀的脸色立即便松了下来,道:“只是昏迷了而已。”

    由此看来,她肯定已经见过白景亭,并且知道真相了。

    “你先带银儿回去,这里交给我。”叶流风对荣寅说道,便折身出了书房。

    此事必然要有一个了结。

    荣寅将落银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出了白府。

    守门的家丁见到这情形,顿时都是吓白了脸……

    ※

    “去喊方瞒!”

    一踏进睿王府的大门,荣寅便急声吩咐道。

    “是!奴婢这就去!”阿若拔腿便朝着方瞒的院子跑去,眼泪都顾不得去擦。

    很快,王妃出事了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睿王府。

    王妃自打从有身子以来,府里真的没有安生过!

    消息传到水婆婆的耳朵里。

    “出事?出什么事了!”水婆婆站起身,满脸厉色看向香蜜。

    不知道她是在紧张灵女,还是在紧张落银本身。

    “奴婢暂且不清楚,据说是昏迷着,情况不明……”

    水婆婆闻听,当即便出了房间去。

    两个时辰后。

    叶家。

    李方氏正和月娘坐在廊下绣花,月娘显然是心不在焉,扎了好几次手。

    “到时候银儿的孩子生下来,第一件衣裳一定得是长辈绣的才好,也是你这个做外婆的心意啊……木莲和木松的可都是我绣的。”李方氏笑吟吟的,铃儿四月初生下了一子,取名木松。

    李方氏一个人自顾自的说了许多,却不见月娘有任何回应。

    一转头,却见月娘手中的绣绷子已经放到了腿上,正呆呆的望着前方。

    “诶!你这是想什么呢!”李方氏好笑的捅了捅月娘的胳膊。

    月娘顿时回神过来,有些尴尬地道:“嫂子你方才……说什么了?”

    李方氏奇怪的看着她,“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我发觉自打银儿有身子以来,你就一直这个样子!”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些困乏。”月娘敷衍着。

    她自然是不能将落银肚子里这孩子的利害关系说给李方氏来听。

    随着日子的推移,她现在已经是成日成夜的睡不着觉了。

    可怎么办才好……

    月娘不禁又锁紧了眉心。

    李方氏哪里能看不出她没说实话,刚想再多问几句,却见叶六郎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月娘顿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站起身问:“怎么了?”

    叶六郎一脸急色,“睿王府的人过来说是银儿出事了!我们快过去看看!”

    李方氏惊叫了一声,和月娘一样,手中的绣绷子砸在了地上,她一把拽起月娘的手,道:“咱们快去!我也去!”

    月娘脚步虚浮而急促,头脑嗡嗡作响的跟在叶六郎身后。

    然而三人刚来至大门前,却见白府的家丁匆匆忙的过来了。

    “叶老爷……!”还没到跟前,那仆人便喊道。

    “出什么事了?”叶六郎正忧心着女儿的事情,有些急躁的问道。

    却听那仆人石破天惊的嚎哭了一声,而后便道:“我家老爷,我家老爷他去了!”

    “什么!”月娘几人齐齐出声,莫不是惊的瞪大了眼睛。

    竟然……是来报丧的!

    白景亭昨晚还过来了,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没了!

    白家连个旁支也没有,汪氏带着白明印去城外还没回来,家里没有一个能主事的男人,管家只得让人来找叶六郎。

    “这,这可怎么办……”月娘心急如焚。

    “你跟嫂子去看银儿,我去白家!”叶六郎当机立断地说道。

    “也好!”月娘点着头,被李方氏扶着上了马车。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月娘和李方氏忧心不已的来到了睿王府,即刻有下人引着二人来到了明玉院。

    内室中,荣寅正坐在牀边,水婆婆和方瞒站在一侧。

    “银儿!”月娘几步奔了过来,见女儿脸色和嘴唇都白的吓人,顿时慌了神。

    李方氏问:“银儿情况怎么样了?”

    “……身体暂无大碍。”方瞒道。

    “那……孩子呢?”李方氏听出了方瞒的话外之音。

    “暂时还说不定,要看醒来后的情况。”方瞒面色堪忧。

    水婆婆在一旁冷声道:“若是真的没了,说不准也是她的造化。”

    没了倒是省事了。

    李方氏没见过她,也不知内里情况,此刻听这老太婆说这么难听又奇怪的话,顿时拉下了脸,忍着气没说难听的话,她又问道:“为什么会昏过去?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而且按理来说,孩子都八个多月了,不可能那么轻易就……

    呸呸呸,事情还不一定呢!李方氏在心里暗骂了自己嘴臭。

    月娘看向荣寅,“易城,可是你……?”

    纵然不想要这孩子,也不能如此伤害银儿的身子啊!

    荣寅坐在牀沿边一言不发,视线始终放在落银的脸上。

    方瞒见月娘误会,忙解释道:“照王妃的情况来看,应当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才会导致胎象大动,再加上之前情绪也不太稳定,所以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什么巨大的刺激……”月娘怔怔地看着牀上的女儿。

    女儿的性子她是知道的,从怀孕到现在不管遇到怎样的事情,都没见她动过胎气,而到了这个时候……又能有什么事情刺激到她?

    ……

    落银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清早。

    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就见荣寅靠在牀边,阖着眼睛。

    看这样子,像是守了一整夜。

    落银微微动了动身子,却觉下腹处疼痛无比,她忍不住痛吟了一声。

    荣寅被这细微的动静给惊醒,一转脸就见落银睁开了眼睛,顿时喜道:“醒了……觉得如何了?”

    落银疼的抽着冷气,道:“肚子好疼……”

    “岳母!”荣寅顿时面朝外室喊道。

    月娘执意要守在这里,也是一夜没有回去。

    此刻听得荣寅的喊声,即刻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二娘,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落银一把捉住月娘的手,眼中含着泪光,乞求道:“我求求你们,不要伤害他……”

    她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办法再护着孩子。

    荣寅被她眼中仓皇惊惧的神色刺伤,面色不忍的别过头去。手中握着的,是打算喂落银吃下去的药丸。

    “二娘答应你!快别说话了,躺好——”月娘安抚着女儿说道。

    细致的查看了落银的情况,月娘既喜且忧。

    “怎么样了……”荣寅紧张的问道。

    他不知道自己想听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如果孩子没了,他该高兴还是难过?

    如果孩子还在,那他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readnovel。)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readnovel。阅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