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极品魔少

1637.第1631章 红颜知己

    第1631章 红颜知己

    与周王爷的第一次接触很快也就结束了,干脆利索的程度简直是周炫昊和管先生万万没有料到的。

    他们离开后还在私下谈论:这个罗动到底是何种性格,起兵造反这么大的事情,在他的概念里就像家常便饭一样容易吗?

    管先生稍稍考虑了一会儿,然后神情凝重地说:“直截了当这只是他的性格特点,但我要说,此人胆大包天,似乎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三爷,这是个无法掌控的人啊!”

    “是的。”

    周炫昊也是这么看的,点点头,又摇摇头:“但我们现在就必须倚重他,太平教主也说了,我周炫昊能不能做成大事,全要看能不能得到罗动的扶持。”

    管先生默默点头,心里面却已经无比清晰地预判出了若干年后会发生的一些事情……

    除了给罗冲提供至少两万人的青壮新兵,其他的事情倒是没有多说,毕竟是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接触,大原则上能够达成一致也就很不错了,再多的事情说了也白说,不会有什么用处。

    与周炫昊的接触,罗冲肯定不会告诉永宁,朋友归朋友,也不可能什么话都说。

    随后的几天,永宁只是以好奇的态度私下询问:“你那五千骑兵从何而来,都没见到你发布征兵告示。”

    罗冲懒得撒谎,但又不可能明说,便含糊回道:“总会有那么几个心怀不轨的投机者,愿意与我合作。”

    所谓心怀不轨,当然是站在永宁的立场上说的:任何企图推翻晋朝,企图推翻萧氏皇族的人,都属于心怀不轨者。

    “倒也是。”

    永宁却也不觉得惊讶,只不过神情语气之间稍显幽怨:“你现在已经具备了天下名将的潜质,自然会落入不少有心人的视线之内,而且……稍微有点眼力的都可以看得出来,你对任何人都不会奉献忠诚,只在打天下这个阶段,定属于最适合争取的一个合作对象。”

    很多事情,这位心智聪慧的公主殿下也已经看透了猜到了。

    “咋说的呢?”

    罗冲不禁笑道:“听你这意思,只在打天下的阶段适合找我,坐天下的时候就应该卸磨杀驴,想方设法的铲除我了是吗?”

    “你自己认为呢?”

    永宁抿嘴一笑:“你这样的人啊,谁都压不住,谁又能放心得下。”

    “那就到时候再说呗。”

    罗冲当然不会在意,淡笑而道:“我能把他扶上去,就能把他撸下来。”

    “其实呢……”

    永宁却不觉得他在吹牛,而是平和说道:“唯有真正懂你的人才知道,你这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只要真心实意把你当成朋友,那便不可能在你这里吃什么亏。你不是个合格的政客,却是相当仗义的一个朋友。”

    罗冲以一种复杂怪异的眼神瞅着她:“你倒是真的懂我,这就是传说中的红颜知己吗?”

    永宁微微一撇嘴角,心里暗哼:才不要什么红颜知己呢,所谓知己,只能说是有缘无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永宁还是做客于罗府,根本没有离开的迹象,也没有催促罗冲‘说好了带我到处走走到处看看’之类的要求,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融入了罗家,与罗母,嫂子和罗秀儿一起相处时,越发的自然,越发的亲近了。

    原本对她有所提防的嫂子,对她的评价也是大为改观,私下里已经跟罗母说了:看来,永宁应该是心肠不坏,挺像咱们罗家人的。

    “是哦。”

    罗母更觉得满意:“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莫不是贵为公主也不例外?”

    就连罗秀儿,某天晚上照例给罗冲洗澡搓背时,也曾相当含蓄地表示过:永宁殿下这样的女孩子做你的正妻,我就算做一个侧室也是心甘情愿的。

    其实,若可以这样,罗秀儿还真的会觉得心里踏实,毕竟自己这样的普通村姑不可能配得上他,即便成了他的正妻,将来在一些场合上也难以支撑起他的脸面。

    与其被人说三道四,甚至会遭受罗母的反对与埋怨,还不如有个永宁公主这么温和这般大度的正妻,自己身为侧室反倒容易落得一个善终。

    人活在世,很多时候就必须懂得退让懂得取舍,贪心太过往往都会以悲剧收场……反正她是这么想的。

    唯独罗冲,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表示,好像娶了永宁会委屈了他一样。

    有些话,罗冲不愿对罗母她们多说,作为一个女人,永宁近乎完美,但好归好,她对自己的心思毕竟不是那么单纯,其中掺杂了很多余外的东西,这也正是罗冲最为不喜的一些元素。

    所以就走着看吧,急什么呢,咱又不缺女人……

    二十多天眨眼即过,开平王周炫昊果然把第一批的两千人送来了,他本人当然不可能到场,是为了避嫌,免得落人口实。

    要知道,开平王周氏家族的一百多口老老少少还住在京城呢,周炫昊若被坐实了造反罪名,那便是满门抄斩的凄惨下场,如此代价谁也是承受不起的。

    从这一天开始,每一批都是两千人,在某个临时将领的带领下主动来投,极为顺畅地也就并入了罗冲的军营。

    罗家军的军营驻地每一天都在极速扩张着,洪海山、马憨子他们全都忙得不可开交。

    这一类事情也就没必要浪费笔墨过多讲述了,反正,再难的事情也不可能难得住罗冲,他总有办法轻松解决。

    没过多久,罗家军的军营也就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比起近在咫尺的广陵镇都要大出了十几倍。谁都不是瞎子聋子,很多流言便跟着纷纷冒起,就连家里的罗母和嫂子她们也是有所耳闻。

    最关键的一个问题:都没见他招兵买马,哪来的这么多人八面来投?况且根本不像未经训练的新兵蛋子,而是秩序井然,进退有序,仿佛……

    总而言之,这里面满满的都是阴谋的味道。

    “儿啊,我都觉得有点不对了。”

    这天晚上,罗母把罗冲悄悄叫到她的房间,小声询问:“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些人,给我的感觉像是秘密筹备了很久,到今天总算可以放手作为了……哎,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若在平时,罗母肯定不会多管多问,可现在,永宁就住在咱家呢,在她这位公主殿下的眼皮底下,咱儿子若做了那些不该做的事情,可怎么对得起她呢。

    “没什么不对的。”

    罗冲大大咧咧回道:“娘不放心,就去问永宁好了,她说的话,你总该相信吧?”

    这才几天,永宁在家里的地位就已经……嗯,不好形容,反正是相当特殊,非常特殊。

    “真可以问?”

    “嗯,问去吧!”

    好吧,第二天罗母就去了永宁面前小心试探:“永宁,动儿最近都在干什么呢,整天的不着家,外面的那座军营却是越来越大。好家伙,站在镇子城墙上,那都一眼看不到边儿……”

    罗母并不在乎儿子干了些什么,在乎的只是永宁的反应。

    “正三品的高级将领了,手底下有个几万兵也是正常的。”

    永宁怎么不晓得罗母的心思,自个儿的心态再怎么复杂,此刻也得让她老人家安心,便是柔声回道:“五千骑兵说起来轻巧,却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估计他也是没办法了,才会招来这么多步兵临时替代。”

    “你是说,他这些做法没什么不对?”罗母稍稍有些放心了。

    永宁心中发酸,表面上却只能微笑回道:“没什么不对的,伯母你就放心吧,这些事咱也不懂,让他自己看着办就好了。”

    嘴上这样讲,心里面却在嘀咕:岂止是不对,简直其心可诛!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明知他与某些人秘密合谋,正在组建势力,企图推翻我萧氏皇朝,而我,却只能帮他遮着瞒着,甚至还要给京城那边按时传递虚假情报:父皇放心,一切皆在我的掌控之下。

    我能做的是什么?该做的是什么?为何要这样做?

    这些事情,永宁比任何人想得都要多,她所承受的心理煎熬也不是一般人可以体谅的。

    好在,绝望之中总怀着一线希望,只因为相信他,以及,他所给予的那个承诺。

    晋朝必亡,但萧氏不灭。

    但愿如此吧。

    永宁也曾无数次用她的目光对罗冲说:不要对不起我,否则,化作厉鬼,这辈子也不会放过你!

    罗冲则用另一种相当玩味的眼神回复她:放心吧,你不会变鬼的,而且,我还能用下辈子,甚至下下辈子来弥补你。这不是玩笑,咱说到做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