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极品魔少

1636.第1630章 天马行空的节奏

    开平王周炫昊,正是罗冲与太平教主拟定的新皇人选,接下来,罗冲若没有更好的选择,这片土地上新一代朝廷的开国皇帝差不多就是他了。

    算时间,他也该来了,罗冲便让手下亲兵把开平王一行人请进了军营大帐。

    此人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相貌堂堂,个头不矮,具备世袭贵族才有的那种威严气度,也就是普通人常说的不怒自威。

    不过,他见了罗冲肯定是威不起来,反倒主动见礼,极其热情的称呼了一声:“总算见到罗将军了,这真是周某的荣幸。”

    罗冲先请他坐下,跟他一同进来的还有个年纪轻轻的儒生,显然是开平王甚为倚重的心腹幕僚。

    “说起来,我和王爷也算有缘……”

    坐下后,罗冲含笑而道:“那次在凌源县的码头上,就是王爷的贴身护卫吧?”

    “正是,正是。”

    周炫昊摆着手笑道:“说来惭愧,那一次真是周某托大了,却应该亲自下船与将军相见才对。”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都不认识,也就没必要在意了,权当是咱们之间的一个笑料而已。”

    罗冲的态度也是相当温和:“况且怎么说也是王爷主动地想要结识我罗动,以当时的身份地位,就算是很给我面子了。”

    “将军客气。”

    周炫昊原本还有点担心,自己在罗冲心里的印象恐怕会不太好,现在也就放心下来,被他称为‘管先生’的年轻儒生坐在一旁笑而不语。

    几句客套话之后,周炫昊小心翼翼地试探问道:“不瞒将军,之前我还在琢磨,现在就跑来拜访你会不会有些不太合适?”

    稍稍压低了嗓音:“我指的是永宁殿下……但管先生说不妨事,将军乃非常人也,我等也就不需要诸多顾虑了。”

    话说的含蓄,实际上,他是真的等不及了,自从收到了太平圣教发来的消息,他便心急如火地朝着广灵镇赶来,一路之上还得时刻留意罗冲的消息:他有没有从京城返回广灵。

    这玩意就是个夜长梦多啊,若不能以最快的速度见到罗冲,他若有了更好的选择,那可就错失了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次机会。

    与罗冲有关的所有消息,周炫昊一直都在特别留意,再加上太平教主私下里的一番叮嘱,周炫昊早就把罗冲视为足以改变天下格局的关键人物。

    说白了一句话:若能得到罗冲的支持,那便是大事可成!

    周炫昊已经有了这样的意识,对于与罗冲的首次见面定然是无比重视,原本还打算搞得用心一些隆重一些,可接下来便听说,永宁公主竟跟着罗冲跑来了广灵镇,这下可就把周炫昊急坏了。

    永宁公主明摆着是打算招罗冲为驸马啊,这可如何是好?

    证明了,天底下有眼光的人不只是他周炫昊一个人。

    想想看,罗冲若成了驸马,必然会全心全力维护晋朝皇室的利益,到时候别说扶持他周炫昊成为开国新皇,搞不好就会直接调转刀口,先把他这个野心勃勃的开平王给砍了头。

    很多时候,成与败,生和死,都只在一线之间,一步走错便是万劫不复。

    所以,周炫昊等不及这些那些了,一旦听说了罗冲已经返回广灵,便快马加鞭前来相见。

    他这番心思,罗冲都是猜得透的,若换成其他那些个矫情之人,肯定会故意拿捏一番,给自己抬抬身价,进一步加深自己在周炫昊心中的重要性……

    但罗冲懒得这样,不屑于搞这些事情,此刻便直截了当地对他说:“管先生说得没错,永宁公主不会对我的决定构成影响,也不会改变晋朝败亡的这一事实,至于咱们之间的会面,更不会有任何不妥。”

    现在是可以这样说了,殊不知就在不久之前,永宁若真的点头答应了愿意做那个新朝女皇,还真就没他周炫昊什么事了。

    若被周炫昊知道了其中情形,肯定会一头冷汗,连连心道:好悬,好悬!

    “这就好,这就好。”

    周炫昊一直绷紧的心弦总算稍稍的平稳下来,但心里面还是有一些猜想的:永宁和罗冲的私人关系,多多少少都会对萧氏皇族的未来命运构成一些影响吧?

    比如,新朝皇帝肯定会对萧氏皇族采取较为冷厉的一些处置手段,这属于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从天下利益来讲,应该是没什么不对的。

    可若是,这其中掺和了罗冲和永宁的私人关系,那可就不太好办了。

    罗冲还是能够猜透他的心思,此刻便不加掩饰地说了:“不过,这里面存在着一个条件,王爷必须答应,尽可能保全萧氏皇族的人身安全,不可以对他们赶尽杀绝……当然了,我也不会把他们留在这片土地上给你添堵,我会把他们送去海外,相隔茫茫大海,万里之遥,也就等于萧氏皇族从这片土地上彻底消失了。”

    “送去海外?”

    周炫昊眉头一皱,倒不是表示反对,而是对于罗冲的直接颇有些难以适应,平日里在官场上,大家讲话做事都习惯拐弯抹角模棱两可,极少有这么露骨般直白的。

    周王爷有点跟不上罗冲的讲话节奏了,别的还没说呢,怎么就一下子蹦到了万里之遥的海外了?

    见到周炫昊的反应稍有不妥,坐于一旁的管先生急忙接过话头,语气温和地问罗冲:“将军的这番意思,已经是无可更改了吗?”

    “是的。”

    罗冲点头:“这个国家可以改朝换代,但永宁的家人都需要平安无事,这是我作为她的朋友,亲口答应过她的一个承诺。”

    “是这样……”

    管先生稍显惊讶,谨慎问道:“您和永宁殿下一起时,竟已经谈到了改朝换代这般敏感的言论?”

    “永宁可不像她的老爹那样糊涂。”

    罗冲淡笑着回道:“对于天下大势,她已经有了较为清醒的预估,尽管她还在努力争取着一些事情,但谁都知道,已然无力改变什么了……再就是,能被我称为朋友的人,那就可以无话不说,不管是好听的,还是难听的。”

    “明白了。”

    管先生默默点头,又与周炫昊相互对视了一眼。

    罗冲倒是善解人意的问道:“要不要给你们一点时间单独商量一下?”

    “这却不用。”

    这时候,周王爷已经彻底地反应了过来,说白了,不答应也得答应!

    自己若不答应放过萧氏皇族,罗冲也就不可能答应扶持自己。

    周炫昊显然不是个优柔寡断之人,当即摆手回道:“那就依从将军的意思,届时,让萧氏皇族平平安安地移居海外,从此不相往来。”

    这种事先答应下来再说,至于日后,自己真正的坐稳了皇位,原本不容易解决的事情都就变得容易了,现在倒是没必要纠结的。

    这点账,周王爷还是算得清的。

    “不怕你会反悔。”

    罗冲笑而不语,心里面明镜一样。

    至于对太平教主所说的什么三顾茅庐的说法,那只是开玩笑而已,罗冲才没有那一份闲情逸致跟周炫昊玩那些你来我往的纠缠戏码,可以一次谈定的事情,那就不会分成两次。

    所以接下来便是另一个正题,罗冲就说了:“我现在已是三品的征虏将军,手底下可以统率五千骑兵,目前却只有十分之一,另外的四千五尚不知从何而来……这件事,王爷有什么好办法吗?”

    你周炫昊不是个野心家嘛,在这天下大乱之际,总不会毫无准备吧?

    “嗯,这个嘛……”

    周炫昊神情凝重地沉吟了一下,真的不是故意拿捏,而是委实跟不上罗冲这天马行空的讲话节奏,刚刚那一茬貌似还没有说完呢,咋又蹦到另一个问题上了?

    罗冲当然也不是故意为难他,便笑着解释:“接触久了,王爷就会知道,我这人其实是相当简单,有什么说什么,懒得在彼此交谈时玩那些勾心斗角。咱就用最直白的话来讲,我手下得有足够的兵,才可以帮你打天下啊。现在这区区五百人,当然是远远不够的。”

    “我明白,我明白。”

    周炫昊连连点头,又端起茶杯,心说我这杯茶都没有喝上第二口呢,你就已经深入到这种程度了,的确也真是够直够白的。

    别说他了,一旁的管先生计算足智多谋,也被罗冲那雷霆闪电般的快节奏搞得有点头大,之前准备好的那些说辞根本就用不上。

    这哪像一帮人坐下来谈论天下大事啊,反倒像哥几个凑在一起突发奇想:好啊,那就出去喝几杯吧,你掏钱,我请客,就这么定了!

    罗冲倒也不是那么的不讲理,这时候又解释了:“其他的问题我都不管,但军事上的事情,我这边一直都是这样的作风,嘁哩喀喳,手起刀落,从来都没有那么多商量。天下是杀出来的,而不是商量出来的,王爷认为呢?”

    “是啊。”

    周王爷由衷点头:“天下一乱,必定血流千里,伏尸百万。”

    接着便道:“单纯只是几千士兵,我和太平圣教当然还是凑得出来,但肯定不是合格的骑兵……”

    这天下,优秀的骑兵都在青原国和西夏国那边呢,晋朝作为一个农耕民族,骑兵的发展向来都是最短的那根短板。

    别说周炫昊顶着一个开平王的身份,在晋朝皇帝的眼皮底下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即便各个方面都是相对自由的太平圣教,多年来也没有大力发展骑兵队伍的那些想法。

    骑兵的培养不只是花费问题,其中还有着诸多的相当复杂的因素。

    “我晓得。”

    罗冲比谁都晓得其中道理,便是点头笑道:“只要是身体健康的青壮士兵就行,纵然他们压根不会骑马也没关系,所谓五千骑兵只是一个说法,能做到何种程度,倒是没必要执拗的。”

    “那就好。”

    周炫昊这才有了一个王爷该有的气势,挺直身子点头应道:“若是这样,别说五千,两三万人我都可以在一月内,送到你的面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