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他还是不相信她被强暴的事实【番】

    夏侯锦年并没有接,只是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有些尖锐,“你当真要和他成亲?”

    “……是。夏侯锦年,以前的事,我已经放下了,同样,我也不希望你再记挂,毕竟,这对谁都没有好处的。”

    说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干脆将手中的请帖扔到了篝火之中。

    火焰很快就将那纸制的请帖吞噬,她咽了口唾沫,继续道:“过去的事,你就忘了吧。我现在只希望能和阿北好好过日子,也希望,你能找个——”

    “够了!”

    他低吼一声,直接踏过篝火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抵在了一棵粗壮的大树上。

    年如烟猛地一惊,抬眸怔怔地望着他,“你——唔!”

    话还未说完,他炙热的吻便印上了她的双唇,看似疯狂,却并不鲁莽,甚至……她还有些喜欢这样的感觉。

    ——不,他们不可能有未来了,她也有了未婚夫,这么做根本就是错的!

    年如烟伸手奋力地推着他的胸膛,却见他倏然抬眸看着她,唇边还沾着她的唾液,双眸猩红,“年如烟,我他妈真是疯了才会喜欢你!凭什么老子爱你爱得要死了,你却要放手和那个风以北成亲?老子现在告诉你,你是我的!”

    多年来的委屈终于在这一刻爆发,看着他涨红的脸,年如烟咬了咬下唇,想起如今还昏迷不醒的年华,想起这些年的苦涩,她忍不住低声啜泣道:“夏侯锦年,我们回不去了……”

    自从九年前她得知他父母杀了她父母以后,他们就再无可能相爱了,更何况……哥哥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有什么颜面回去面对蔺姐姐和皇帝哥哥?

    她说的,夏侯锦年又怎会不懂。

    看着她眼角的泪滴,夏侯锦年伸手轻轻拂去,在她耳边柔声道:“如烟,回得去,相信我,我们还回得去的。当年你父母——”

    “不!不要说!求求你,不要说……”

    说着,她无力地滑坐在地,双手捂着脸,神色极其痛苦。

    过去的事,一直都是她心底的伤,如果早知道夏侯家和自己有这么大的仇恨,那她打死也不会喜欢上他,可偏偏……老天就是这么捉弄人,如果不是年华哥哥至今尚未醒来,她怕是早就一刀了结自己了。

    见状,夏侯锦年轻叹口气,蹲着身子,将她揽入怀中,低声安慰道:“别哭了,我不说就是了。”

    反正日后时间还多,倒不如等她情绪稳定再做解释。

    闻言,年如烟渐渐停止了抽泣,脸上满是泪痕,双眸也有些红肿,整个人看着都有些哀伤,酝酿半晌,她这才开口道:“夏侯锦年,放手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蓦地,夏侯锦年只觉得身子一僵,拥着她的手,变得有些无力,双唇也有些发颤,“你……说什么?”

    “我说——”

    她顿了顿,吸了吸鼻子,继续道:“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以前那个夏侯锦年已经彻底从我心里消失了,我现在喜欢的只有风以北,我将来要嫁的也只有风以北,而不是你夏侯锦年!”

    所以说,他之前的话,都等于白讲了?

    想罢,他的手无力地松开了,在她身前缓缓站起身,仰头闭上眼,声音沙哑道:“那好,你走吧。”

    正如她所说那般,他们早已回不去了,既然回不去,那他又何必连累她,阻碍她追求自己的幸福呢?有的苦,是时候该他一个人承受了。

    走?

    年如烟懵了,他会这么轻易放她走?

    抬手擦了擦脸,她扶着树干缓缓站起身,最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缓缓走下山。

    然而,没走几步,便听到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年华如今怎么样了?”

    闻声,她止住脚步,微微扭头,带着浓浓的鼻音应道:“哥哥他很好。”

    ——只要不离开她,对她而言,已是很好了。

    听到这回答,夏侯锦年松了口气,不再多问,看着她娇弱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许久,他这才看着自己还在发颤的双手。

    这只手,到现在还留有她的气息,明明努力一点,他就能一直抱着她了,可是……

    他为什么要松手呢?

    是底气不足,还是太过脆弱?

    想着,他懊恼地叹了口气——

    明知道自己该放下,可只有他自己清楚,他这辈子怕是都放不下了,而他对她的感情也早已在他心中根深蒂固,归根结底,这些都是他该承受的。

    只是……为何他心底还有一丝不甘呢?

    是不甘她即将嫁给别人,还是不甘自己明白得太晚?

    罢了,他这辈子,也只有孤独终老的份了。

    *

    武林大会,是在一个月后彻底落幕的,如往常一样,胜者自然是南山派,只可惜南山派无心盟主之位,这盟主之外便只好传给第二名了,而第二名,依旧是堂堂风铃派。

    所以,武林盟主之位并未有所变动,只是各大掌事门派的排名稍有变动。

    曾有人私下提过,如果苍山派不是邪派的话,估计早就夺下这武林盟主之位了,只可惜,苍山派不作为正派,是不能参赛的。

    就在众人收拾行囊准备离开时,风家出了一件重大事情!

    ——那就是风以北要退婚!

    据说,这退婚的原因是因为风以北发现了年如烟心系的其实另有他人,而风以北自幼便好胜心强,当即便和年如烟吵了起来,在查到她之前的身份后,便对她大打出手,最后终于宣布和她退婚。

    于是,在众人临行的那一天,所有人都看到年如烟带着一身伤,被人毫不留情地赶出了风家,那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完全不同于一个月前的冰美人形象。

    似是身上的伤太痛,她趴在地上并未起身,而是贴着地面低低地喘着气。

    就在众人对她指指点点的时候,天上倏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眨眼间,她便被淋成了落汤鸡,可她依旧没有起身。

    再眨眼,眼前突然多了一双白靴。

    她费力地抬头去看,只见一白衣男子持伞缓缓蹲在她身前,一双眸子里满是心疼。

    许久,夏侯锦年这才叹息道:“如烟,我们回家吧。”

    闻言,如烟茫然地眨了眨眼,眼眶中似是有什么东西渐渐溢出,慢慢模糊了她的视线,害她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更看不清他的脸。

    而他的话,仍在她耳畔回荡。

    他说,如烟,我们回家吧……

    可是,她的家在哪里呢?

    泪水愈来愈多,她渐渐抽泣起来,却是怎么都哭不出来。

    看着她这般,夏侯锦年重重地叹了口气,将伞递给一旁的白絮,伸手将她从地上捞起,紧紧抱在怀里,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中快步离去。

    待夏侯锦年将她带回山下客栈时,如烟已经昏睡了过去,整个人因为淋了雨而发起了高烧。

    因为她身上的衣服都湿了,门派里的大夫也不好把脉,夏侯锦年只好亲自给她准备热水沐浴。

    然而,在脱下她衣服的那一刻,他彻底惊呆了。

    如果说,她身上有殴打所致的伤那也就罢了,大不了等她身子养好了,他再慢慢对付风家,替她讨回公道。

    可现下问题是——那些伤只有极少数是殴打所致的,大部分都是抓痕和牙印,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遍布她全身,看得人心惊胆颤。

    夏侯锦年不是以往那个懵懂的少年,这些痕迹的来历他又怎会不清楚。

    可是,说到底,他还是不相信她被强|暴的事实。

    只是,当他找遍她全身都没有找到守宫砂的印记时,这个事实如利剑一般深深刺在他身上。

    看着那些难以消磨的印记,他猛地握紧了双拳,脸上满是戾气。

    ——他发誓,他一定要风家所有人都为此付出代价!

    *

    给如烟洗了澡,换了衣服,上了药之后,夏侯锦年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可也只是稍稍,许是心理压力太大,如烟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整个人都处于神志不清的阶段,还时常嘟囔着什么,脸色也难看得要命。

    屏退旁人,他伸手轻轻抚平她的秀眉,动作轻柔而又小心翼翼,生怕将她弄疼。

    看着她那痛苦的神情,夏侯锦年几乎可以看到她是怎么被那个禽|兽凌|辱的,每每想到她身上的痕迹,他就会觉得心痛无比。

    而心痛的同时,也有一个声音在他耳响起:“如果你当初直接将她带走,那她根本不至于会经历这样的事情,说到底,都是你的错!”

    揉了揉额角,他看向她苍白的脸蛋,忍不住低声呢喃道:“如烟,无论你同不同意,这一次,我都不会再放手了。”

    ——且永远都不会!

    似是听到了他的话,如烟稍稍动了动手指,缓缓睁开双眸,一声破碎的低吟从喉咙发出,“唔……”

    见她醒了,夏侯锦年赶忙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待她彻底睁开了眼,这才柔声道:“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还是先喝点粥垫垫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