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可是……嫣儿真的觉得他很像是爹爹呢

    闻言,嫣儿转转了眼珠,仔细想了想,道:“嫣儿要娘亲快点记起爹爹!”

    “这个是愿望,不是礼物啦。”

    蔺宝无奈道,而且就算是愿望,那她现在说出来,也不一定会实现吧?

    而在嫣儿小童鞋的认知里,愿望和礼物其实是没有多大区别的,譬如说有愿望就会有礼物,所以嫣儿就把愿望和礼物划了等号,毕竟只是小孩子,世界观明显简单许多。

    听到蔺宝这么说,嫣儿嘟嘟嘴,道:“那就当做是愿望嘛,礼物的话——我想要大舅舅的礼物!”

    大舅舅,自然指的是身在京城的蔺晚琛了。

    其实,嫣儿和笙笙这五年来都很想去京城见一见外公和大舅舅,只可惜南净以太过危险为由,不准他们出门,而蔺宝前些年身子也着实不大好,倒也没去,现下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倒不如回去看看,省得日后没有机会了。

    蔺宝抿了抿唇,思索道:“这样吧,明儿个我们就出发,尽量赶在大年三十之前回去,这样你和笙笙就能收到外公和大舅舅的生辰礼物啦!”

    “真的吗?”

    嫣儿睁大双眼,眸子里满是惊喜,虽然早就知晓大舅舅和二舅舅长得一模一样,可是听娘亲说,大舅舅特别温柔体贴,和二舅舅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温柔,因此她才会想要亲眼看一看大舅舅是个什么样的人。

    咳咳,如果特别好的话,那她就会同笙笙哥哥说服娘亲一起留在京城啦!

    听帮派里的师兄们说,京城有很多美男子呢,而且还有很多小吃和漂亮的衣裳,到时候就算找不到亲生爹爹,那也可以找一个帅爹爹嘛!

    想罢,嫣儿美美地笑了笑。

    蔺宝看着她那样子也跟着笑起来,伸手拧了拧她的小鼻头,道:“小丫头,那也得看咱们赶得回去不。再说了,万一你二舅舅派人追上来怎么办呢?”

    ——要知道,就算是他们三个以死相逼,只要是南净下了死命令让他们回去,那南净派来的高手肯定会用各种法子将他们三个弄回去,管你是活人还是死尸。

    听到蔺宝这么说,嫣儿登时有些气馁,随即又伸手拽了拽连澈的衣襟,眨眨眼道:“爹爹会帮我们的,对吧?”

    “当然,只要嫣儿宝贝一开口,爹爹肯定答应你!”连澈勾唇吻了吻她那被蔺宝拧红的小鼻头。

    蔺宝瞅着他俩这么亲密,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瞥向嫣儿,不由地有些憋屈,“嫣儿,谁让你乱认爹的,都说了他不是你爹!”

    “我说是就是!”

    小丫头躲在连澈怀里顶着嘴,瞧她那不服输的样子,倒还真有几分蔺宝的样子。

    见状,蔺宝被她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敢情这小丫头有了靠山,就学会得寸进尺了是吧?

    正欲好好教育她一番,便只见连澈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道:“以后不许和你娘亲这么说话,知晓不?”

    嫣儿嘟嘟嘴,小脸上满是不情愿,可这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要知道惹毛了自家娘亲那可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瞅着她那样子,连澈又道:“不然会嫁不出去的。”

    “……”

    尼玛,连澈,你确定你这样不会带坏她的宝贝闺女么?

    想着,蔺宝抬眸看向嫣儿,只见那小家伙满脸惊恐,赶忙道:“我才不要嫁不出去呢!娘亲对不起,嫣儿以后都不和你顶嘴了,娘亲不能让嫣儿嫁不出去啊!”

    “……”

    嫣儿,你确定你现在这样就嫁得出去了么?

    蔺宝扶额,揉了揉额角,瞅着快到厢房门口了,便从连澈怀里抢过了嫣儿,飞也似的奔进了房间,轻声关上了房门这才缓缓松了口气,为了保险起见,她还特地锁上了门。

    ——尼玛,以后绝对不能和那个毒舌男再接触了,不然自家闺女一定会被他教坏的!

    看着自家娘亲这副模样,嫣儿从她怀里缩到了地上,悄悄跑到笙笙床前,看了眼睡得香香的笙笙,俯身亲了亲他的小嘴巴,甜甜地笑了笑,低声道:“哥哥,我找到爹爹啦!”

    “……”

    回应她的当然是笙笙的呼吸声。

    不过,嫣儿也不气馁,这会儿哥哥听不到,反正明儿个一早还可以和哥哥说嘛,只要哥哥也和自己站在同一方,那么娘亲也会乖乖投降和连澈爹爹在一起啦!

    想罢,嫣儿咧嘴又笑了笑,转身溜到了床上,看了眼枕头下的两个小布偶,伸手摸了摸他们的脸,又低声道:“小笙和小嫣你们以后也会有爹爹啦!”

    ——艾玛,这个消息简直太令人振奋了!

    蔺宝看着自家闺女神经兮兮地跑来跑去,也懒得管她了,毕竟这是小孩子自己的秘密,她这个当娘的,还是应该留给孩子一点私人空间和隐私。

    脱掉鞋袜,蔺宝也懒得洗脚了,脱了棉袄拉过棉被躺在床上,瞅着嫣儿也脱了衣服,这才熄了灯。

    一时间,整个屋里静悄悄的。

    许是吃饱了撑着了,嫣儿挤进蔺宝怀里,仰着脸蛋看着蔺宝,眨眨眼道:“娘亲,难道你不喜欢方才那个连澈爹爹吗?”

    ——喜欢个鸟!

    蔺宝蹙眉,“小孩子想这些干嘛,我说他不是你爹他就不是。”

    “可是……嫣儿真的觉得他很像是爹爹呢。”

    嫣儿如实道,因为连澈是除了南净、哥哥和帮派里的师兄以外,对她这么好,还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子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觉得笙笙哥哥长得很像他,而且当连澈抱着她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快融化了。

    这种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

    听着嫣儿这么说,蔺宝只觉得自己的整颗心沉了沉,许久,她这才伸出手摸着她的脸,叹了口气,道:“嫣儿,你还太小,有的事你看着是真的,它未必的真的。”

    ——如果想要证明那个连澈到底是不是笙笙和嫣儿的亲生父亲,她倒是有一个办法,可是这种办法并不保险,而且她害怕,到时候验出来他也不是那个人,那么她会更失望。

    或许真如嫣儿所说,她也有点喜欢他了吧。

    *

    翌日,蔺宝一大早就起床收拾起了东西,由于昨晚大半夜才睡,嫣儿睡到现在还没起来,至于笙笙——因为昨晚受了惊吓,这会儿也还没醒。

    想着两个小家伙可能出了一身的汗,蔺宝特地让小二抬了热水准备给两个孩子沐浴,咳咳,当然,这些钱都算在连澈头上。

    弄好了一切,瞅着两个小家伙睡得熟,蔺宝干脆出去准备看一看阿希。

    听白澜说,连澈一大早便派了人去通知周氏夫妇,估计现在还在路上。

    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蔺宝看着一脸疲倦的阿希心疼地叹了口气,看着她的眉眼,蔺宝倏然想起了昨晚那个疯女人,也不知道她是否知晓阿希就是她的女儿,如果她是在知晓的情况下做出这事儿的,那么就太没良心了!

    只是,可怜阿希了。

    不过,让蔺宝最为好奇的是,阿希那稚嫩的脸蛋,竟然有些相似她梦中时常出现的那个人的模样,晃眼一看,简直就是那个人的缩小版。

    ——等等,难道阿希的亲生父亲是那个人?

    可这么说来,那阿希的亲生父亲为什么会经常出现在她梦里呢?该不会这是无比狗血的多角恋吧?

    蔺宝抽了抽嘴角,正想着,便只听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待她转过头时,门已经被人推开了,而进来的人正是周氏夫妇。

    看着阿希还在睡着,周老伯同老伴都放轻了脚步,大致瞅着阿希身上没有多少伤,他们二人都松了口气。

    为了不打扰到阿希,蔺宝便同他们二人去了一旁的隔间商量。

    “周伯、周婶,我很抱歉,如果不是我太粗心大意,笙笙也不会乱跑,更也不会连累阿希一起被抓了。”蔺宝愧疚道,早知道事情会弄成这样,她就应该多给笙笙一点关心的。

    闻言,周老伯摇摇头,两鬓白了许多,道:“宝儿这是说的什么话,如果不是你,阿希就不会被就回来了。”

    言罢,周婶也跟着道:“是啊是啊,这还多亏了你,你却还说是你的不对,我们夫妇俩还不得愧疚死。”

    看着他们夫妇俩夫唱妇随的,蔺宝叹了口气,有些哭笑不得,只是瞅着他们二老来了,便起身道:“周伯、周婶,实不相瞒,我准备今儿个就带笙笙和嫣儿启程去京城,怕是要过些日子才能回来了,若是这些日子你们二老有什么事儿,可以书信通知我,或者直接去苍山派找我哥南净,总之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一定要说。”

    她说了这么大一堆,周氏夫妇都给听糊涂了,可听到什么南净,还是给震惊了一下,不过还是不大敢表现得有多震惊,只道:“我们都知晓,那你们路上得小心啊。”

    “嗯——”

    蔺宝点点头,正欲再说什么,随即便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了异样的动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