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没事儿,哥护着你

    一些简单的仪式完成后,蔺宝便和自家老爹老哥回了丞相府,至于南净和南易修,则执意留在小院,说是想要在这里待一些日子。

    回丞相府的路上,蔺宝坐在马车内踌躇不安,生怕蔺行舟和蔺晚琛问些什么,不过蔺行舟现在只顾着伤心,蔺晚琛也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之没人有注意到蔺宝就对了。

    下了马车,来到丞相府门口,下人们看到蔺宝下巴全都掉在了地上,一副无比震惊的样子。

    倏然,一个瘦弱的人影从人群中跑出来,激动地上前将蔺宝抱住,激动道:“小姐!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蔺宝愣了愣,双手下意识地护住小腹,生怕因为此人的一个不小心就害她小产了,然而,当她看清楚眼前这个小丫鬟时,眸子里也满是震惊,语气却是惊喜的,“迎春?”

    迎春应声抬起头来,眸子里是满满的惊喜,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激动,她握住了蔺宝的手,险些没哭出来,“小姐,你前些日子一声不吭地走了,可把迎春给吓死了!”

    “死了你怎么还在这儿?”她笑笑,亲昵地拉住了迎春的手。

    一旁的下人们也熟视无睹,毕竟自从他家小姐落水后,醒来就同迎春的关系特别好,活像一对亲密的小姐妹。

    而走下马车的蔺行舟则是睨了蔺宝一眼,道:“同你哥到我书房来。”

    “……是。”

    蔺宝只觉得心蓦地慌了,手心里满是湿答答的感觉。

    ——蔺行舟,会找她谈些什么呢?

    *

    昏暗的地牢内,衣衫褴褛的男子狼狈地趴在地上,低低地喘着气,身上全是破裂的伤口,鲜血混合着脏水流了一地,整个地牢内都是一股恶臭。

    连澈坐在椅子上,伸手把玩着手里的发带,冷声提醒道:“小福子,朕的耐心可没有多少了。”

    趴在地上的小福子只觉得胸口有些闷痛,想来定是带走蔺宝的那个男子踹他一脚时造成的内伤,可现下,他关心的不是身上的伤,而是他这条命。

    喘了口气,他道:“皇,皇上,不管你信不信,我和那个刺客真不是一伙的!”

    “哦?”

    他挑眉,将发带缠在手腕上,拿起了桌上的匕首,细细打量着,漫不经心道:“那你说说,你和谁是一伙的?”

    ——他可不相信小福子有这本事敢当众行刺蔺宝。

    小福子咽了口唾沫,口腔中充斥着血腥味,脑海中滑过一张娇艳如花的脸,他敛下双眸,心虚道:“是奴才自己要行刺包公公的,没有谁和奴才一伙。”

    ——如果他把那个人招了,那么那个人肯定不会遵守诺言好好照顾他在宫外的爹娘!

    似是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连澈并未有多惊讶,唇边扬起一抹淡淡的笑,眸子里射出一抹凶狠,依旧是漫不经心道:“是吗?那么你有想过你在宫外的亲人吗?”

    小福子的身形蓦地一怔,看向连澈的眼光有些胆怯和不可置信。

    ——想不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调查清楚他的底细了!也对,他可是一国之君,调查一个人的底细也不过是说句话的事儿罢了。

    见他呆住,连澈又道:“朕可是听说,你爹好赌呢。想必,这些年定是欠下不少赌债了吧。”

    小福子渐渐握住了双手,敛下的双眸满是血腥——他当然知道他那个爹好赌,为了还赌债不惜把他亲妹妹卖到青|楼,更不惜让他跟着舅舅入宫做了宦官!

    ——那种屈辱,没有哪个男人会心甘情愿承受的!可是,那些赌场里早就发了话,如果他爹死了,那么剩下的赌债和利息就让他妹妹和他娘来还!

    妹妹和娘亲对他这么好,他怎么能不管她们的死活?

    可正因如此,他才会答应那个女人的要求,替那个女人除掉包公公!

    只是……如今连澈知晓了这事儿,那个女人定是不会和连澈作对再救济他的亲人了吧?

    想到这儿,他就有种绝望感。

    见状,连澈拿着匕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如同看蝼蚁一般,淡淡道:“怎么,想好了么?”

    “如果奴才全都招了,皇上会帮奴才照顾奴才的亲人么?”小福子抬起头,一张脏兮兮的脸上满是血痕,可唯独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连澈抿唇,将手中的匕首扔回桌上,不屑道:“朕没心思动和这件事儿无关的人,可若是你全都招了,朕兴许会帮你的家人还了那些赌债。”

    ——这样的条件不啻是诱|人的。

    挣扎几番,小福子点了点头,这才道:“同奴才联手的人,是鳳安公主。”

    鳳安……公主?

    连澈蓦地握紧了双拳,眸子里是弑人的戾气,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凌人的傲气,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这会儿的气温分明已经降低到了冰点!

    而这些只说明了一个问题——连澈动怒了!

    少卿,连澈这才咬牙道:“她为何会找上你?”

    “回皇上的话,前些日子奴才因为偷酒喝的事儿被罚到了猪棚,一时间奴才心有不甘,而鳳安公主却在这时候找到了奴才,还给了奴才一笔钱,承诺说只要奴才杀了包公公,她就会帮奴才的家人还赌债。”小福子喘着气道,额角滑过一丝冷汗。

    ——早知道那个包公公如此深受皇上宠爱,他就不应该动那个歪脑筋!

    偷喝酒?

    连澈微微眯眼,似是想起了什么,睨了他一眼,冷声道:“宝儿那回在冷宫喝酒的事儿,是你设计的?”

    ——在这之前顾如风就查出来是个叫小福子的宫人做的,可他一直想着蔺宝,根本就没注意那个小福子,只是让顾如风给他点惩罚以示警告罢了。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小福子的胆子居然这么大!

    小福子舔了舔干裂的唇,声音有些颤抖,身体因为过度失血而瑟瑟发抖,半晌这才憋出一个字来:“……是。”

    话音一落,他便做好了会被连澈踹飞的准备,然而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连澈那一脚,睁眼时,连澈已经走到了牢房门口,朝几个狱卒细细交代着什么。

    不过,看着那些狱卒的脸,他猜测到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而不久之后,他才见识到连澈的手段!

    *

    明亮的书房内,蔺行舟背对着他们兄妹俩站在窗前,那背影是说不出的孤寂。

    蔺宝忐忑不安地站在蔺晚琛身后,垂着小脑袋看着脚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蔺行舟这才开口道:“晚琛啊——”

    “儿子在。”蔺晚琛上前一步,那高大而挺拔的身影是说不出的成熟和稳重。

    见他应了一声,蔺行舟这才缓缓转过身来,蜡黄的脸上有些憔悴,叹了口气,道:“日后多去看看你弟弟吧,如果有机会,接他回来住些日子也是好的。”

    蔺晚琛点点头,可是,一想起南净是自己的双生弟弟,他就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可无论他接不接受,这都是事实,而事实是不容许人反抗的。

    看着蔺晚琛懂事的样子,蔺行舟又看向了蔺宝,蹙起了眉头,道:“晚颜,前些日子你去了哪儿?”

    蔺宝抿了抿唇,抬起头,紧张道:“……我本来是打算在大街上晃悠一圈就回去的,可是路上遇到了南净,就和他一起去了逍遥山庄。”

    “那他那时候没有告诉你他是你亲哥哥?”蔺行舟的眉头像是打了个结似的,蹙得深深的。

    蔺宝点点头。

    然而,就在她点头后,蔺行舟就劈头盖脸地骂起来了:“不是我说你,他那时候都没有同你说清楚身份,你跟着他走了,就不怕他对你做些其他的事儿么!”

    闻言,蔺宝委屈地撇撇嘴,钻着牛角尖道:“不是您说我,那现在是谁说我。”

    “你!”

    蔺行舟被她的话一噎,半晌都没回过神来,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了,自从落水后整个人的性子都跟变了似的,原来还挺温婉的一个大家闺秀,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个不知规矩的毛丫头!

    真是愈想愈气,他干脆抄起了挂在墙上的鸡毛掸子,想要收拾一下蔺宝,可这鸡毛掸子还没打下去,便只见蔺晚琛挡在了蔺宝跟前,硬生生地接下了那一下。

    蔺宝看着挡在眼前的蔺晚琛,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抓上了他干净的衣袍。

    他这么一挡,蔺行舟更是气恼,“臭小子,挡着做什么,这个毛丫头这么没规矩,我这个当爹的非得教训她一顿不可!”

    声落,只听蔺晚琛身子未动,依旧挡在她身前,坚定道:“晚颜是我妹妹,她的错也是我这个当哥哥的错,如果爹真要教训的话,那就先教训我吧。”

    被他这么护着,蔺宝终是探出半个脑袋,低声唤道:“哥……”

    闻声,蔺晚琛回眸冲她笑笑,温柔道:“没事儿,哥护着你。”

    “……哥,你真好。”

    话音一落,她便伸手抱住他的腰,由衷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