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宝儿,你会不会瞒着我什么呢

    侍卫甲纳闷地看着蔺宝方才走去的地方,纳闷道:“奇怪,方才包公公说去御书房,可她怎么走的是反方向?”

    侍卫乙打着哈欠,不以为然道:“哪里反方向了,我记得就是那个方向啊!”

    闻言,侍卫甲坚定道:“你记错了吧,肯定是包公公走错了!”

    见他如此坚定,侍卫乙也理直气壮起来,“胡说,包公公没走错,是御书房走错了!”

    侍卫甲囧:兄弟,你确定御书房“走”得错么?

    然而,就在这时,顾如风匆匆忙忙地追了出来,看着俩侍卫,急急道:“看没看到包公公出去过?”

    “……看到了,包公公还说皇上召她去御书房呢。”侍卫甲如实道。

    闻言,顾如风愣了愣,以连澈的性子,怎么可能在大半夜不顾蔺宝的安全召她去御书房呢?而且,就算是要去,她也应该找个人陪她一起去吧?

    心中生疑,顾如风蹙着眉,道:“可知晓安公公走得哪一方?”

    侍卫甲顺手一指,“那一方——”

    顾如风看着那个方向不由地怔了怔,据他所知,那里和去御书房的路是反方向!可蔺宝为什么要对侍卫撒谎?

    ——尼玛,早知道蔺宝会在大半夜出来,他就不要偷懒打盹了!如果蔺宝出了什么幺蛾子,他家主子还不把他给大卸八块!

    待俩侍卫反应过来的时候,顾如风已经朝蔺宝追去了。

    看着那如风一般的身影,侍卫甲感叹道:“果然是有名字的配角都身手不凡啊,不像咱俩跑跑龙套就得了!不过,依我说,顾侍卫肯定是去追包公公了!”

    “这么说,包公公没有去御书房?”侍卫乙纳闷道。

    侍卫甲点点头,正想着这事儿要不要告诉皇上一声,便只见一抹黑影从他俩眼前掠过,直奔顾如风而去。

    愣了半晌,侍卫乙咽了口唾沫,用手肘撞了撞侍卫甲,“诶——那人是皇上的替身吧?要不是想着皇上还在御书房,估计我还真以为那是皇上了。”

    话音一落,便只听侍卫甲淡定道:“嗯——不是替身,那就是皇上本人。”

    ——因为他家皇上根本就不屑用替身!

    只是,皇上是神马时候得到消息的?

    *

    当连澈追上顾如风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愣在原地的蔺宝,她盯着地上的宫女服,眸子里满是惊悚,身子还在微微颤抖,似是被夜风吹得,也似是被吓得。

    未在多想,连澈赶忙脱了衣服披在她身上,将她搂在怀里,伸手撩了撩她耳边的长发,轻声问道:“怎么了?”

    蔺宝抓着他腰间的衣服,拽得死死的,可不管连澈怎么问,她都紧抿着双唇,不肯透露半分。

    一旁的顾如风瞅了眼地上的宫女服,上前拿在手里,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朝连澈看去,“主子,是温素的。”

    温素?

    连澈蹙了蹙眉,看着她那反应,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伸手朝顾如风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让他下去彻查此事,随即便横抱起蔺宝大步走了回去。

    顾如风将衣服拿在怀里,伸手探了探里面的余温,闭上双眼灵敏地嗅了嗅,随即便朝着方才那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一路上,蔺宝都将小脸埋在他怀里,眸子里露出一丝胆怯。

    见状,连澈只觉得心尖尖都有些疼了,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道:“宝儿,有我在,没事儿了。”

    有我在……

    蔺宝蓦地抬头,看向他的双眸,倏然想起了他今儿个同她说的话,心下蓦地一沉,声音有些颤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连澈蹙眉,并不知晓她说的是那件事儿,毕竟他知晓温素的事儿太多了,一时间也无法回答她“是”还是“不是”。

    见他沉默,蔺宝只当他是默认了,眼眶有些酸涩,“你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如果他提前告诉她,她可能就会有点心理准备,也不至于会害怕成这个样子。

    连澈看着她的模样有些愧疚,抿了抿唇,止住脚步,就这么抱着她,认真地注视着她的双眼,道:“宝儿,有的事情,你不知道要好一些。”

    “可是你不是最讨厌别人的欺瞒和背叛了么?既然你自己都讨厌了,那为什么还要对我做同样的事情?你就不怕我也会讨厌你么!”她微恼,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委屈和执拗。

    不知怎的,自打怀了孕,她的脾气就愈来愈难以控制了,甚至会因为一点小事敏感得睡不着觉,虽然她也曾努力控制过自己的情绪,可能控制得住的,就不会称之为情绪了。

    许是被她的话一噎,连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同她说才好,叹了口气,这才:“宝儿,先前是我不对,没有想到隐瞒反而会给你造成更大的伤害,可是——”

    他顿了顿,颔首吻去她眼角溢出的泪滴,继续道:“可是,我是为了你好。太医说过,怀孕的时候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不然会对宝宝有影响,所以我才会瞒着所有事儿不告诉你,原本打算等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告诉你,可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这么快就知晓了。”

    ——而这样的结果,也是他未曾想到的。

    蔺宝的情绪因为他那句“我是为了你好”而平缓了一些,对上他那真诚的双眸,她吸了吸鼻子,闷闷道:“那你以后不许再瞒着我了,就算真的有什么事儿不能告诉我,那就瞒我一辈子,不要让我有知晓的机会,不然——”

    她仰着脸,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轻轻咬了咬他的下巴,这才继续道:“不然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闻言,连澈怔了怔,眸子里滑过一丝顾虑,随即便笑了笑,道:“那好,其他的事儿就瞒你一辈子好了。”

    蔺宝点点头,继续窝在他怀里,许是有些倦意了,没多久便在他怀里睡着了。

    连澈抱着她走在寂静的宫道上,脑子轮嗡嗡的,实在难以想象日后她若是知晓了那件事会如何,可是在她知晓其他事之前,他必须要先弄清楚她的身份!

    虽然她说过想要自己去找回那些记忆,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决定让顾如风先去查一查她的身世,到时候再陪着她帮她找回她的记忆也不迟。

    只是——“宝儿,你会不会瞒着我什么呢?”他低声呢喃道。

    *

    三日后,年华和颜楚楚的婚礼在皇宫里历代帝王举行大婚的地方——鸳鸯殿举行,其实按照惯例,年华虽然封了王,可再怎么说他也不是皇室嫡亲的血脉,举行婚礼都应该在他的安王府举行,奈何这日子凑得太紧,新修的安王府还未完工,而丞相府又太过寒酸,连澈只好打破惯例,让这门婚事在鸳鸯殿举行。

    鸳鸯殿并不是帝王封妃举行的地方,这个地方神圣而庄重,历史上也只有皇帝举行的封后大典才能在这里进行,一般的嫔妃哪怕是贵妃都是没有资格进来的。

    看着眼前华丽的装潢,蔺宝有些缓不过神来,虽然朝阳殿内的装潢已经算是皇宫里上上等的了,可在她看来,这鸳鸯殿里的装潢甚至比朝阳殿的还要更好一些。

    然而,当众宾客进去时,全是一副敬重而虔诚的模样,一举一动都甚为小心谨慎,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亵|渎了这神圣之地。

    蔺宝同连澈坐在高堂之上,看着众宾客纷纷入座,宫人们也有条有理地穿梭在人群中,安公公则是领着一群年长的宫人仔细查看会场是否还有何纰漏。

    本来这大典是可以在室内举行的,连澈也不希望蔺宝在外边吹个风着个凉什么的,正准备同意,蔺宝却是反对了,依她看来,如果婚礼在室外举行的话,还可以撒点花瓣来点小浪漫,可若是在室内,难免会有些气闷。

    连澈拿她没辙,只好依她的意思去办了。

    倏然,有欢悦的乐声渐近,蔺宝同坐得规规矩矩地众宾客循声望去,便只见一八人抬的喜轿稳稳当当地停在了殿门口,随即有喜娘上前扶着新娘走了出来,在众人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踏过火盆等一系列烦琐的细节,这才走到年华跟前站定,二人拉着手缓缓朝身居高堂的连澈走来。

    看着年华那一身打扮,蔺宝只觉得他整个人惊艳至极,那一身红火象征着喜庆的新郎服穿在他身上,不同于往日的文雅淡漠,整个人更增添了一种惊艳感,在座不少大臣的千金差点没被他的惊艳而闪瞎了狗眼。

    只是,让蔺宝想不明白的是,年华的脸上并未透露一丝喜庆的感觉,虽然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着,可那笑容却是完全公式化的笑,再看看他的双眸,里面更是深邃得看不到尽头。

    蔺宝不禁诧异,这样的他真的是幸福的么?

    可是,他幸不幸福,都不是她说了算,日后他的路还得他自己走了才作数。

    正想着,便只见他俩已到了跟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