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宝儿,我对你已经不仅仅是喜欢了【红包加更】

    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连澈的眸子里滑过一丝惊愕,瞳眸中倒映着她的小脸蛋,终是叹了口气,道:“宝儿,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后宫有多么无情。”

    闻言,蔺宝不禁有些诧异,睫毛微颤,道:“难道我现在不是身处后宫之中么?”

    ——还是说,他指的是他在后宫所经历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时,连澈倏然伸开双臂将她搂到怀里,坚定道:“宝儿,虽然你身处后宫,可是我不会让你同我一样经历后宫里的那些勾心斗角的。”

    ——因为,他希望她在他眼中能一直这么单纯美好下去,如果哪一天后宫这个大染缸真的会把她染坏的话,那他宁可放手让她带着那份纯真离开,可现在他决定拼尽全力也不想让她离开!

    感受到他的真诚,蔺宝伸手轻轻搂住了他的腰,小脑袋贴着他的胸膛,低声道:“连澈,如果有一天我变坏了,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喜欢我?”

    ——会!当然会!

    连澈的手不由地使了些力,似是想要将她揉进骨子里,可顾及到她的身子,却又不敢太过使力,声音虽有些低哑,却足以让她听清:“宝儿,我对你已经不仅仅是喜欢了。”

    不是喜欢?

    蔺宝怔了怔,却又听他继续道:“你失踪的时候,我会心慌得到处去找你,可若是找不到你,我的心就痛得不像是我自己的了。一见到你回来,我就忍不住想要抱抱你,心里也有些莫名的兴奋和欢喜。可是,还不仅仅是如此,如果你有一天真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拿命跟你换,就算换不回你,也会同你一起——”

    怎料,最后那个“死”字还未出口,他的唇便被她的手指给堵住了,唇瓣上传来她指尖上的温度,连澈第一次觉得和她触碰,竟然是如此的奇妙。

    蔺宝抿了抿唇,收回了手指,抬眸看向他,眸中含着些许雾气,道:“连澈,以后不要随随便便说那个字好不好?就当……就当是一个承诺好了,只要你还在,就保护我,不要让我出事好不好?”

    ——这样,他就不会和那个字扯上关系了。

    连澈依言点点头,似是想起了什么,眸中掠过一抹犹豫,随即便消失不见了。

    ——宝儿,无论如何我们都会相守一生的。

    *

    近几日因为年华和颜楚楚的事儿,连澈可谓是忙得焦头烂额,偶尔能抽空来看一下蔺宝已经是忙里偷闲了,而白天和她相处的时间,自然得晚上来补上了。

    因此,可以说,连澈已经好几晚都没有同蔺宝在一张床榻上休息过了。

    虽然蔺宝也提议过她去御书房那边陪他睡,或者是连澈将奏折拿到朝阳殿来,这样一来批阅完了奏折,就可以搂着她继续睡了。然而,连澈却是想都没想便拒绝了。

    拒绝前者,那是考虑到蔺宝的身子不宜多走动,且这御书房的床榻哪儿有朝阳殿的床榻睡着舒服,就算蔺宝乐意,可她肚子里的宝宝总希望自家娘亲能睡得好一些吧?

    而拒绝后者,则纯碎是以为连澈懒得将东西搬来搬去,且有的奏折是朝中密件,不宜搬动,如果搬到了朝阳殿,先不说这奏折的内容被人看到,被有些人偷走倒是很有可能。

    见连澈如此坚持,蔺宝倒也不好反对,只好由着他去了,毕竟现在有如烟妹妹搬过来陪她一起住,哪里会觉得寂寞嘛。

    正想着,便听身侧的年如烟闷闷地开口了:“蔺姐姐,你说咱俩睡一张床的消息若是传了出去,我还能嫁得出去不?”

    ——毕竟,蔺宝现在的身份可还是个公公,而年如烟正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女,知情的人觉得她俩是闺蜜睡一张床又不怎么样,可不知情的人,乱说倒是极有可能了。

    不过——“没事儿,这消息绝对传不出去的。”蔺宝拍拍胸|脯道,一副笃定的模样。

    闻言,年如烟不由地有些纳闷,在床上翻了个身,枕着自己的手臂,看着蔺宝,道:“因为皇帝哥哥的关系么?”

    蔺宝点点头,道:“只要有你皇帝哥哥在,谁敢把这消息传出去,那肯定是不想活了。”

    年如烟听着倒也觉得有理,想起今儿个连澈那副模样,不禁有些后怕,朝她怀里缩了缩,这才道:“蔺姐姐,你为什么这么相信皇帝哥哥啊?”

    听了这话,从不走文艺范的蔺宝今儿个难得文艺了一回,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道:“如果有一天,你有了值得付出的人,那么你就会相信他的所作所为。”

    值得付出?

    未经人事的年如烟不解地眨了眨眼,只觉得她这话未免太过深奥了,可看她那一脸陶醉的模样,倒也猜到了不少,便道:“对了蔺姐姐,我现在可是按照你说的,对锦年哥哥不理不睬的了,那你觉得我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呢?”

    锦年……哥哥?

    蔺宝抽了抽嘴角,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恋人口中喊昵称”啊!

    瞥了眼一副天真好学的如烟小朋友,蔺宝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道:“现在呢,你就继续不理他,他到时候肯定会有意无意地来找你,不过你还是别搭理他,等到他心灰意冷的时候,你再搭理他,好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若即若离’。”

    ——要知道,这方法还是她从连澈给她借来的言情小说上看来的呢。

    年如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中又增添了几分自信,可想到颜楚楚先前同她说的话,她便有点泄气,只好问道:“蔺姐姐,你觉得锦年哥哥到时候真的会喜欢上我吗?”

    蔺宝点点头,拍了拍她的肩,道:“相信我,只要你有耐心的话,一定会等到他喜欢你那一天的。”

    耐心?

    不知怎的,年如烟竟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如果真的能等到锦年哥哥喜欢她的那一天,该有多好。

    *

    就这么在宫里待了几日,没多久便举行了年华的册封大殿,毕竟这是连国史上第一个外姓王爷的册封大典,有的大臣虽然不大情愿,可还是去了天坛为年华举办了大典。

    原本蔺宝也挺想去的,毕竟大典上肯定有不少吃的嘛,可连澈是死活都不肯答应,一来是因为她怀有身孕稍有不慎就会小产,二来则是他俩的事情群臣已经知晓些许了,如果蔺宝出现在大典上,无疑就是找虐!

    听连澈分析完,蔺宝也不大敢去了,只好一个人窝在朝阳殿里喝着补药晒晒太阳打发时间。

    而年如烟却是没她这么悠闲了,毕竟年华要封王了,她好歹也是年华的妹妹,即使不是公主的身份,可好歹也是个郡主,而郡主出席封王大典,和公主出席封王大典,其实是没有多少差别的,只不过是服饰有些变化罢了,其他的礼节都是差不多了。

    一向女汉子脾气的年如烟为了不给自己的哥哥丢面子,在那大典上表现得可谓是要多淑女有多淑女,群臣瞅着她如此淑女,都纷纷说起了恭维话,甚至还同年华开起了玩笑,说是愿意让自家儿子娶了年如烟做媳妇儿呢。

    听到众人说自己的淑女且文静的年如烟一边扯着嘴角僵硬地笑笑,一边却是暗自嘀咕到——你们这群无知的大臣!

    就在某一个朝廷官员又开起要年如烟做自家儿媳妇的时候,一旁的夏侯锦年不淡定了,上前拽着她便走,一如往常的小霸王脾气,毕竟他是太后的亲侄儿,众人也不好说什么,纷纷打起了圆场,仿佛刚才那一幕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被夏侯锦年拽着走了很远的年如烟终是忍不住甩开了他的手,蹙眉道:“夏侯锦年,你又发什么神经啊!”

    ——难道如蔺姐姐所说的那般,他今儿个又没吃药了?

    被她这么一吼,夏侯锦年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生闷气将她拽出了人群之中,瞅着她那不满的神情,他微恼:“怎么,本公子救了你,你还不乐意了是不?”

    救?

    年如烟翻了个白眼,双手叉腰,微微仰头看着他,道:“夏侯锦年,你就是希望本姑娘嫁不出去是不是!”

    “所以,你很想嫁给那些朝廷官员的儿子了?”他微微眯眼,眉眼间透出些许怒气。

    原本不想同他吵架的年如烟不知怎的,一股火气冒上心尖,张口便道:“是,我就是想嫁给人家做儿媳妇,你又能怎样?反正我现在又不喜欢你了!”

    蓦地,夏侯锦年只觉得心尖有些微痛,明明她说得很对,她要嫁给他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在听到她说“不喜欢”那三个字的时候,他居然觉得有些心里有些难受!

    奇怪,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瞅着他没反应,年如烟也觉得自己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只好转身走回去。

    可走到一半,她这才发现身后似乎有人追了上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