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看来,有人想要对你不利了【隐藏红包加更】

    身孕?

    蔺宝微怔,眸子里有些无措和茫然,一只手缓缓抚上了小腹。

    对于身孕这事,她知晓得并不清楚,因为先前在现代时,她忙于参加各种比赛,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这些东西。

    只是偶尔听同学说过有的女同学因为私生活不检点怀了孕,事后还不敢告诉别人,只能拉着关系较好的姐妹去医院做人流。

    可毕竟只是听说,蔺宝从未见过女人怀了孕会有些什么反应,再加上这些日子的事情有些烦琐,她便忘了月信迟到的事情。

    如今听太后这么一说,她不禁有些茫然,可心里却甚是疑惑,便道:“可我前些日子让太医把了脉,太医也并未诊断出来啊!”

    闻言,太后蹙了蹙眉,对上她的双眸,严肃道:“看来,有人想要对你不利了。”

    蓦地,她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惊慌,脑海中却是倏然浮现了颜楚楚的模样,不知怎的,她总觉得颜楚楚很可疑。

    见她有些发愣,太后握了握她的手,道:“你现在好歹怀了皇室的血脉,且又是皇儿的命,若有人对你不利,哀家第一个不饶了他!”

    见她这么护着自己,蔺宝只觉得心里有些暖暖的,反握住了太后的手,笑道:“太后您也不必担心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毕竟,如她所说,她现在已经怀了一个小生命,就算她不在意自己,也总不能不在意肚子里的小连澈或者小蔺宝吧?

    太后看着她乖巧的模样,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只道:“不如哀家叫皇儿过来,正巧把这事儿也告诉他了吧。”

    蔺宝却是认真地想了想,还是摇摇头,咧嘴一笑,道:“算了吧,他现在那么忙,抽空过来一趟也不容易,还是我去找他,亲自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吧。”

    ——而且,她亲自去,说不定还能在连澈的脸上看到些其他的表情呢!

    太后倒也觉得有理,拉着她又进了屋,重新命人做了些清淡的食物来,毕竟她现在可是有孕在身,很多东西都是不能吃的。

    一碗粥下肚,蔺宝便有些饱了,太后也不想她吃得太饱,省得她待会儿吐出来可就麻烦了,想着天还早,就又拉着她进了内殿,同她交代了很多孕妇要注意的事情,而这些蔺宝都一一铭记在心。

    临近用晚膳的时间,安公公便来寻了,太后也有些乏了,就让蔺宝同安公公一起回了朝阳殿。

    只是,在出了慈宁宫后,蔺宝却突然改变了主意,打发走了安公公,独自去御书房找连澈。

    ——因为,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把他快要当爹的消息告诉他了。

    想罢,她眉梢的喜悦便愈发浓重了些。

    *

    来到御书房门前,她深吸一口气,伸手轻轻将门推开了一条缝,准备来个大突袭,给他一个惊喜。

    可让蔺宝万万没想到的却是,颜楚楚也在里面。

    好奇心作祟,她透过那一道门缝,朝后缩了缩身子,仔细地观察起屋内的情况来。

    只见连澈如往常一样坐在案桌前,垂首写着奏折,可不同于以往的是,他的眉梢始终带着一抹笑,偶尔张开薄唇说些什么。

    蔺宝蹙了蹙眉,却又见颜楚楚坐在一旁替他磨着墨,眉眼间全都是笑意,那眸子里更是遮掩不住的仰慕。

    倏然,不知颜楚楚张嘴说了什么,便只见连澈抬眸,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又伸手摸向了她的衣襟,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刹那间,蔺宝只觉得心口有些顿顿的,咬了咬下唇,便转身离开了。

    不同于来时的喜悦,这回却是带着落寞而走的。

    颜楚楚瞧着门外的那抹身影消失了,这才缓缓勾起了唇角,而连澈则是收回了手,纳闷道:“你说你脸上和衣领上有脏东西,朕怎的没瞧见?”

    闻言,她作出一副无知的模样,天真地转了转眼珠,道:“方才来的路上经过御花园,那儿正巧有花儿枯萎了,我怕染上东西了,这才让师兄帮忙瞧瞧嘛。”

    “朕还以为这些年你做了公主,这毛丫头的脾气应该给养成大家闺秀了,想不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连澈打趣道。

    颜楚楚捂嘴笑了笑,瞧着他快要批完奏折了,便问道:“今儿个我宫里的人包了饺子,师兄要不要去吃点?”

    连澈将最后一本奏折放下,揉了揉额角,想起某个小女人吃醋的表情,摇了摇头,道:“算了,朝阳殿有人等着朕。”

    此话无疑是激怒了颜楚楚,可她还是面带微笑,道:“既然如此,那楚楚只好改日再请师兄吃饺子了。不过,师兄今儿晚上好像要办宫宴吧?”

    “嗯——在慈宁宫举行。”他淡淡道。

    “那……师兄会去么?”她试探性地问道,眸子里带着些许请求的意味。

    连澈沉思了片刻,道:“或许会吧。”

    或许?

    颜楚楚蹙了蹙眉,却还是故作不在意道:“师兄还是去吧,毕竟楚楚听闻太后可是难得回宫一趟呢。”

    “倒也对。”

    他笑笑,眸子里带着些许宠溺的意味,可她知道,那些宠溺终归不是属于她的。

    *

    待连澈回到朝阳殿时,蔺宝正在内殿睡得熟,听宫人说,似是自从去了御书房一趟,心情便有些不大好,一回来倒头便睡。

    连澈自然不知道她去了御书房的事情,又听闻宫人说她心情不大好,便猜到这个小丫头许是又吃醋了。

    屏退了众人,他走到床边,看着她熟睡的容颜,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宝儿,起床了——”

    怎料,蔺宝却是极其不给他面子地拍开了他的手,翻了个身继续睡,小嘴嘟得老高,连做了梦心情都不大好。

    连澈无奈地笑笑,又上前捏了捏她的脸,道:“宝儿,慈宁宫里的东西好吃不?”

    “不要和我说话!”

    蔺宝翻过身,趴在床上怏怏不乐地别过了脸。

    “怎么,又吃醋了?”

    他耐心地扳过她的身子,眉眼间满是笑意,却不料她的眸子里却满是委屈。

    那表情,任谁看了都会误会。

    连澈微怔,“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不要你管!”

    说罢,她便做作势推开他,听他问起,眸子里的委屈却是愈发浓重。

    连澈无奈地叹了口气,好脾气地将她抱在怀里,道:“是不是太后同你说了什么?还是说,你在御书房里看到了什么?”

    ——明知故问!

    蔺宝撇撇嘴,“太后都不会欺负我,就你会欺负我!”

    闻言,他险些没喘过气来,睁着凤眸,捏了捏她的小脸,道:“哟,还真看不出来,朕的包子这么有魅力,连太后都收服了。”

    被他这么一戏|弄,蔺宝没好气地推开他的手,道:“连澈,你不觉得你应该同我解释一下么!”

    解释?

    连澈傲娇地竖起三根手指,道:“朕发誓,朕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儿。”

    “讨厌,谁要你发誓了!我问你,你今儿个和颜楚楚在御书房里做了些什么?”她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锤了锤他的胸膛,质问道。

    对于她的质疑,连澈也不觉得厌烦,倒还有些新鲜,认真想了想,道:“一下午朕都在一旁批奏折,她在一旁磨墨,好像……没做什么吧?”

    好像?

    蔺宝嘟嘟嘴,“可我明明看到你摸她的脸了!”

    此言一出,连澈恍然,瞅着她那一副醋样,笑了笑,“她说她脸上有脏东西,朕才帮她看看的。”

    “那我脸上有脏东西,你会帮我看?”她翻了个白眼,心里却是已经信服这个理由了,毕竟想起先前太后说的话,他是不会随便和其他女人接触的。

    连澈倏然严肃起来,盯着她的脸看了好半晌,这才道:“嗯——朕看完了,宝儿的脸一点都不脏。”

    “……”

    她无语,连澈吖连澈,你这么逗比,你母后知道不?

    想起宫宴的事儿,连澈便问道:“宝儿,待会儿想不想去慈宁宫陪太后吃顿饭?”

    ——算了吧,她都同太后聊一下午了,这会儿早就困了。

    蔺宝摇摇头,打了个呵欠,道:“唔——我还想再睡一会儿呢,要不你自己去吧,到时候给我带点夜宵回来就行了。”

    “小瞌睡猫。”

    他又是捏了捏她的脸,这才将她放回床上,任由她睡,自己则是去换了衣服,准备去慈宁宫。

    许是真的有些乏了,没过一会儿蔺宝便又睡得跟死猪似的了。

    他看着她的脸,只觉得有些庆幸,心里也有些高兴,其实今天太后要召见她,他都给吓了一跳,可听宫人传来的消息说,她和太后交谈甚欢,他这才放了心。

    不过,让他很好奇的一点是——蔺宝究竟用了什么法子,居然把他那个难缠的老娘给收服了?

    想来,这或许也是她的魅力之一吧。

    *

    翌日,待蔺宝醒来时,连澈还在身旁睡着,许是昨儿个喝多了酒,他的脸上还有些酡红。

    蔺宝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有些口渴,下了床便去找水喝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