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太后果然回京了

    然而,那黑影却并不给他追上来的机会,从一拐角处闪过,便消失不见了。

    年华蹙眉,眸光深邃地看着那抹身影消失的地方,渐渐止住了脚步。

    ——会是他吗?

    *

    眼前满是火光一片,一张熟悉的脸上绽开一抹淡淡的笑,在她耳边低语:“蔺宝,我很高兴你能听我说完那些话。”

    倏然间,他的身体一下子湮没在了火光之中,化为灰烬。

    蔺宝猛地睁眼,双手紧紧拽着身下的被单,身上生了一层冷汗,下唇也险些被她咬出血来,眸子里满是余悸。

    连澈走上前,坐在床边,拿了锦帕给她擦着汗,眸子里满是温和,道:“做噩梦了?”

    蔺宝抬眸看向他,倏然湿了眼眶,起身将他抱住,呜咽道:“连澈,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看不到你了——”

    知道,他当然知道,所以他才会奋不顾身地冲进火海去救她。

    可这些,说出来怕是会吓到她吧。

    连澈轻抚她的背,低声安慰道:“只要朕活着,你就必须得活着。相信朕,有朕在,你就不会出什么事。”

    她抿唇,搂着他腰身的小手紧了几分,半晌这才抬起头闷闷道:“夏侯锦年怎么样了?”

    “他没事,你也没事,所有人都没事。”他呢喃道,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在心口弥漫开来,可他又怕会患得患失。

    闻言,蔺宝总算是松了口气,她真怕夏侯锦年出了什么事,如果严重的话,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可是,想起他在火海里同她说的话,她就有些忐忑不安。

    顾及到她的身子,连澈也不好让她累着,缓缓松开了手,半哄道:“乖乖在床上躺会儿,等你身子好些了,朕便带你去看锦年。”

    “……嗯。”

    她点头,顺势躺回了床上,恰好此时有小太监端了药走进来。

    想起上回的事情,连澈接过药碗便让小太监退下了,偌大的殿内便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这药虽未看不出什么异样,可他还是有必要检查一下。

    蔺宝看着他拿了银针测了测,有些不明所以然,眨了眨眼,问道:“这药里有毒么?”

    连澈将蘸过茶水的银针拿出来,瞧着没有发黑这才舒了口气,将药端给她道:“目前没有。”

    目前?

    她正纳闷着,却见他已经将碗端了过来,只好伸手接过碗,大口大口地喝起来——只要他说没毒,那她就相信没毒。

    可一想起有人可能下毒的事情,蔺宝便想起了在阁楼顶上同夏侯锦年看到的场景。

    ——难道,有人要害她了么?

    蔺宝只觉得背脊一僵,捧着药碗的手有些发颤,一想到身边的人可能对她存有杀意,她便觉得有些害怕。

    倏然,一只白皙的手捏着一颗蜜饯递到了她唇前。

    蔺宝抬眸望去,张嘴将蜜饯吃下,细细咀嚼一番,口中的苦涩终于被甜蜜所覆盖,看着连澈满是柔情的双眸,她倏然不想开口了。

    ——如今,他一定同她一样心慌着急,且回宫时便听闻安公公,朝中的反党已经蠢蠢欲动,若是再把这件事告诉了他,想来他定是会分心吧。

    “在想什么?”

    他拿着锦帕擦了擦手,不知怎的,她方才的那种眼神看得他有些不舒服,像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似的。

    蔺宝收回视线,摇摇头,咧嘴一笑,道:“没什么,就是想要多看你几眼。”

    不可否认,她这句话可谓是把他哄得跟吃了蜜似的。

    连澈挑挑眉,“怎么,现在才觉得朕好看了?”

    ——她家皇帝大人又开始臭屁了!

    蔺宝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拽了拽他的俊脸,道:“连澈,你什么时候能别这么臭屁!”

    “朕死了的时候。”他笑笑,任由她拽着自己的脸,只因这样的动作并不会让他觉得反感,甚至还会让他有些喜欢,或许这就是所谓亲昵吧。

    ——那他是准备祸害她一辈子么?

    蔺宝努努嘴,似是在窗户外边看到了一个人影,可仔细一看,那人影却又不见了。

    ——奇怪,难道她在阁楼里被烟给熏久了视力都出现问题了?

    正想着,便又听连澈道:“再过几日,这太后估计就要回宫了,所以这几天你赶紧把身子养好,好替朕挡棍子。”

    太后?

    ——泥煤,他不提,她都快忘了太后这档子事儿了!

    蔺宝咽了口唾沫,胆怯道:“太后真有你说得那么凶么?”

    “笨!”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朕同你开开玩笑你还当真了?”

    “……”

    哪儿有人像你这么开玩笑的!

    蔺宝抓狂似的理了理自己的长发,果断躺在床上侧过身子不理他了,她觉得她现在只要和他多说一句都会被气死。

    连澈看着她那模样仅是笑笑,走到一旁的软塌前,抄起一本奏折看了起来。

    *

    从门缝里收回目光的颜楚楚有些不甘,走出大殿来到了太医院,找了张太医,冷声道:“你确定你按我说的做了么?”

    “我的确是在那药里放了大量的麝香,若是有孕的少妇吃了不仅会堕胎,还会终生不孕啊!”张太医肯定道。

    闻言,颜楚楚蹙了蹙眉,恰好有人来找张太医,便只好摆摆手让他忙去了。

    而自己则是无奈地扶了扶额,走出了太医院。

    想来那张太医应该没有说谎,可既然如此,那个小太监不是应该立马小产了吗?——还是说,因为她是太监,所以体质不一样?

    颜楚楚只觉得有些头晕,却不料在走过拐角的时候,竟会撞上一个提着装满泔水桶的小太监。

    “啊——”

    她惊呼一声,应声倒地,可还未起身,便被那泔水泼了一身,整个人登时比落汤鸡还要狼狈几分。

    跟着她的小丫鬟上前厉声道:“你这个小太监是怎么走路的!没有看到我家公主在此么!”

    “这……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还望公主恕罪!”

    那小太监害怕地跪在地上猛地磕着头,不一会儿便满额头都是大包。

    颜楚楚只觉得有些晦气,被那丫鬟扶起身,瞪着那小太监,道:“真是晦气,这年头的太监真是一个比一个讨厌!”

    说罢,她便又让那小丫鬟踹了他计较这才作罢,转身赶忙跑回了楚苑换衣服去,毕竟她还没有大胆到带着一身臭水到处显摆。

    瞅着她走远了,那小太监这才站起身,拾起地上的木桶朝不远处的拐角跑去,脸上满是献媚的表情,“公子,我已经按你的吩咐做了,您看,这银子——”

    南净眉头都未皱一下,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银票扔到他手里,淡淡道:“不许把这事儿告诉其他人,不然你会比死人还要难过。”

    闻言,那小太监赶忙点点头,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银票揣好,看着他离开了,这才提着木桶走回去。

    说来倒也怪,他今儿个不过是去太医院收拾没用的药渣,怎料却是被那公子倏然拽到了偏僻的地方,那公子还威胁他帮他换了那张太医的药。

    虽然他不识几个大字,可他对这些药倒还有些熟悉,只是他唯一想不通的是,张太医开的药里居然有大量的麝香,可偏生那公子让他换掉的药里就没有麝香。

    据他所知,这张太医的药可是给皇上身边最得宠的包公公的,可包公公同他一样都是太监,为何要服用麝香呢?

    ——莫非这麝香可以压惊?

    他无奈地摇摇头,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只觉得有些好笑,他不过是一个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小太监罢了,想这么多作甚呢?

    *

    在朝阳殿里静养了几日,蔺宝便有些坐不住了,趁着连澈还在上早朝,便避开宫人偷偷溜去了夏侯锦年的锦苑。

    虽然前几日听着连澈说他没什么事,可不亲眼看一看,她总归有些不放心,再怎么说,他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吧?

    想罢,她便正大光明地走进了锦苑,正忙着的宫人一看到她都纷纷行了大礼:“包公公——”

    蔺宝无比镇定地抬手,示意他们起身,问道:“夏侯公子在何处?”

    “公公请随奴婢来——”

    有水灵的宫女上前领着她进了屋子,可待她进屋时,夏侯锦年正脱光了衣服在上药。

    一瞅着她来了,夏侯锦年只觉得无地自容,赶忙吩咐给自己上药的小太监帮自己把衣服穿上,却不料那小太监一脸为难道:“可太医说了得等这药干了才能穿衣服呢。”

    他囧,正欲开口,便只见蔺宝上前拿过了那小太监手中的药,冲那小太监道:“你先下去吧,这儿有我就可以了。”

    “好吧。”说罢,那小太监逃也似的溜了,他还真怕自己再呆一会儿就会被自家主子那吃人的眼神给吓死。

    虽说这并不是第一次和她独处,可夏侯锦年还是觉得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问道:“你来找我干嘛?”

    “瞧瞧你死了没有啊!”她一如既往地同他开着玩笑,小心翼翼地给他涂起药来,生怕弄疼了他。

    瞧着他背上的那些烧伤,蔺宝只觉得有些惨不忍睹,若是他亲自看了,怕是也会被吓一大跳吧。

    夏侯锦年只觉得背上有些微痒,又感觉到她的动作稍微轻了些,便道:“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特别难看?”

    “夏侯小金鱼,你一直都很难看的好么?”

    她云淡风轻道,面不改色地给他继续上着药。

    闻言,夏侯锦年倒是勾唇笑了笑,想起那日阁楼里的场景,便问道:“那你呢,你身上有没有伤?”

    “嘁——不知道是哪个蠢货把我护得那么死,害得本公公身上一点伤都没有,简直要愧疚死了。”她故作嫌弃道。

    而夏侯锦年听了她这话却是笑得更开怀了,将那日她送给他的玛瑙石拿了出来,道:“其实,我觉得比较幸运的是——它没有丢。”

    蔺宝循声看去,瞅着上完了药,这才将药碗放下,道:“一个廉价的小石头,至于这么得瑟不?”

    ——要知道,她当初还就偏生挑了这个最难看也最便宜的买呢,为的就是打击他!咳咳,当然,前提得是他收下了才行。

    夏侯锦年笑笑,将嘴边那句“因为是你送的”给生生咽了下去,只道:“但凡是本公子手里的东西都没有廉价的。”

    ——所以,言外之意就是这块小石头不廉价?

    蔺宝无语,想起自己来的另一个目的,便问道:“诶——你听说太后要回宫的事情了么?”

    “自然听说了,好像是后天便到了吧。”他趴在床上,倒也不害羞了,毕竟真正裸|露的部分也就只有上半身。

    后天?

    蔺宝摸摸鼻子,起身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试探性地问道:“太后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么?”

    “应该不算是,只要不触及到她的底线,姑姑都是很和蔼的一个人。”夏侯锦年如此道。

    怎料,蔺宝却是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皱眉道:“照你的意思是,如果触及到了太后的底线,那她就不是人了?”

    “……”

    他有这么说过么?

    夏侯锦年汗颜,瞧着她那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勾唇道:“怎么,害怕姑姑知道你和皇表兄的事情会找你算账?”

    害怕,岂止是害怕!简直就是惊恐了!

    蔺宝委实看不顺眼他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这叫打探底细,你懂什么?”

    “是,我是不懂,可我知道一件事儿——”他扬扬眉毛。

    她两眼放光,“什么事儿?”

    “姑姑若是知道了这件事儿,皇表兄肯定会被打断腿,至于你嘛——”他故意顿了顿,这才继续道:“有没有个全尸就说不定了。”

    蔺宝有些害怕,尼玛,她为什么一下子想到了《葫芦娃》里的蛇精?

    恰好此时有小鸽子来寻她,蔺宝只好同他告了别回了朝阳殿。

    就在她忐忑不安地度过两日后,太后果真回京了,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太后居然第一时间便召见了蔺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