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夏侯锦年,你是不是在玩火

    颜楚楚看着她捧着碗,即将喝下去,双手因紧张而渐渐握成拳状,眸子里满是期待。

    倏然,只听“嘭——”的一声,蔺宝手里的药碗便被打翻在地,些许药水飞溅在她的衣服上。

    连澈警惕地将蔺宝护在怀里,抬眸向四周望去。

    ——凭他的直觉,此处定是有人!

    颜楚楚也察觉到了异样,看着被他下意识护在怀里的蔺宝有些不是滋味,而心中更多的却是担忧,只怕来人已经看破了她的诡计。

    ——看来,此人定是不简单!

    瞅着他俩的紧张样,蔺宝也跟着紧张起来,可环顾四周,却是连半个人影都没看到,瞥了眼地上被打翻的药碗,她轻轻拽了拽连澈的袖子,道:“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手滑了一下。”

    手滑?

    连澈抿唇,看着她一副自责样,倒也不好再追究,抬眸看向颜楚楚,道:“那就劳烦公主命人再端一碗到马车里来吧。”

    说罢,他便护着蔺宝回了马车。

    颜楚楚紧咬下唇,拾起了地上未碎的碗,只好再命人重新熬了药,毕竟她又不傻,怎会不知晓来者已经给予她警示了。

    *

    经方才那么一闹,蔺宝也没了喝药的心情,在马车里换了衣服便怏怏不乐地趴在床上,继续看起连澈先前帮她借的言情小说。

    连澈也无心批奏折,揉了揉额角,有些摸不清来人的意图,不过有一点倒是很明了——颜楚楚的药有问题!

    不然,绝对没有一个人会对一碗药下手。

    可这人会是谁呢?

    ——要知道,年华现下在宫中自然是脱不开身,可他派去的探子又并未传来消息说年华曾派人跟踪他们。

    如此想来,似乎便没有人了。

    连澈头疼地叹了口气,却又听蔺宝在她身后问道:“连澈,据说女孩子流泪有两种情况,你知道是哪两么?”

    怎料,连澈想也没想,便道:“胸大滴胸上,胸小滴脚上。”

    蔺宝懵了,她问的不是流泪的方式,而是流泪的原因好不好,不过好奇心起,她在床上摆出一个撩人的姿势,撒娇道:“那你看我是哪种情况喃?”

    ——如果他说后者,那他就别想吃肉了!

    蔺宝坏坏地打着小算盘,却听连澈果然如她预料中回道:“若是你,自然不会滴脚上。”

    就在她雀跃准备抱住他猛亲一口的时候,又听连澈道:“你的脸那么大,还没流下来就干了。”

    “……”

    连澈,你不毒舌一回要难受死么!

    就在她心情降到最低点的时候,便只听连某人得瑟道:“你觉得老子可能让你流泪么?”

    “……”

    好吧,算你聪明!

    蔺宝瞥了他一眼,“连澈,你能不能别爆粗口。”

    “你应该觉得这是你的特殊待遇,朕可只对你说‘老子’。”他愈发得瑟,不得不承认,那样子像极了一头发|春的猪。

    “……”

    算了,连某人的的世界,她永远不会懂。

    蔺宝撇撇嘴,只觉得小说也看不下去了,便干脆躺在床上,拍了拍自己的脸,自语道:“我这么好看的瓜子脸怎么可能大嘛。”

    就在她沾沾自喜,难得臭美了一回的时候,连某人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来:“还瓜子脸,你那分明就是瓜子他妈的脸。”

    “……”

    她决定要再好好考虑一下今后和连澈滚床单的事情了,不然她迟早会被这货给气死。

    *

    吃过晚饭,颜楚楚便命人重新熬了药,不过她这回倒是不敢亲自去了,而是派了身边的小丫鬟给送了去。

    瞅着颜楚楚送来的药,蔺宝还没开始发牢骚,便只见连澈一股脑倒进了夜壶里,将空碗递了出去。

    听着脚步声远去,她有些懵,“你干嘛?”

    “怎么,你想吃药?”他扬扬眉毛,将夜壶一脚踹到了软塌底下去。

    ——奇怪,连澈何时有这么好心了?

    纵使她再笨都能看得出连澈觉得这药有问题,只是连澈不想说,也是怕她胡思乱想吧。

    蔺宝抿了口凉茶,却又听连澈道:“估摸着等我们回去,太后怕是也该回宫了。”

    ——太后?

    她差点没一口茶给喷出来,放下茶杯,心惊胆战道:“那太后要是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会不会立马下旨宰了我?”

    闻言,连澈杵着下巴,作沉思状,道:“嗯——这个倒是挺有可能的。”

    ——毕竟,照他老娘那性子,若是知道他和一个小太监厮混,指不定会废了蔺宝,还极有可能会打断他的腿!

    他的话,无疑让蔺宝更为惊悚,咽了口唾沫,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真,真的假的啊?”

    连澈睨了她一眼,“你觉得朕会骗你么?”

    ——好吧,虽然连澈说得可能不是实话,但是貌似大众言情里,太后都是个狠角色吧?老天,她该不会真要栽在太后手里了吧?

    蔺宝欲哭无泪,抱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回宫之路。

    *

    眨眼间,便过了大半个月,其实连澈等人预计小半个月便能到的,可一路上为了照顾蔺宝,便放慢了赶路的速度。

    至于找人给蔺宝把脉的事,也被蔺宝给敷衍下去了。

    她私下问过军医频繁呕吐是怎么回事,军医想着她是个太监,自然排除了怀孕的可能,甚至都没给她把脉便直接告诉她可能是饮食不当所引起的。

    之后,蔺宝便放了心,实话告诉了连澈,虽然他有些不放心,可为了能今早回京,便也只好答应她回宫了再找太医给她看看。

    所以,这事儿便暂且搁下了。

    待他们回京时,正好立秋,天气也没有盛夏那般炎热了。

    一路颠簸,众人都有些吃不消,回了宫便都集体休息去了,至于连澈——第一时间便马不停蹄地赶往了御膳房,据说是朝臣觐见。

    趁着这个空隙,蔺宝便拿着给夏侯锦年准备的生辰礼物,去他的锦苑找他了。

    走近他的居所,蔺宝不得不说一句这夏侯小金鱼住的地方真是太好了,简直就是一个休闲庄。

    先不说那满是肥鱼的水塘,也不说那院子里的假山,单说那可以眺望整个皇宫的阁楼就已经是最棒的了!

    她正看得欢喜,便只听身后传来了夏侯锦年的声音:“你来这儿干嘛?”

    蔺宝转身,却见他穿着崭新的绯衣,拿着锦帕揉搓着湿漉漉的头发,一副刚沐浴完的模样,还满脸的疑惑。

    她咽了口唾沫,将手中尚未打磨的血色玛瑙石递给他,道:“诺——你俩都是姨妈红,正好配成一对了。”

    夏侯锦年拿在手中,细细大量起来,不可否认的是,这玛瑙石虽然如血一般红,可这质地却是极为普通,勉强能算作是三等货了。

    他抬眸,“你送这个给我干嘛?”

    蔺宝耸耸肩,“前些日子你不是过生辰么,想着你请我吃了几回东西,我便去大街上买了个地摊货给你。”

    地摊货?

    他撇撇嘴,无比嫌弃道:“这就是你报恩的诚意?——这么粗劣的礼物谁会要啊!”

    闻言,她伸手作势要抢回那玉佩,喊道:“既然你不要,那就还给我呗!你看不上眼,自会有人看得上眼。”

    怎料,她这么一抢,他却是慌了,将那小石头握在手里,将手举得高高的,急忙道:“谁说我不要了!”

    ——你若是想要,那方才还那么嫌弃!

    蔺宝收回手,转了转眼珠,道:“我送了你东西,你都不请我去你屋里坐坐么?”

    她话都说都这个份上了,夏侯锦年又怎么可能不依着她,干脆带着她走进屋里坐下喝了口茶。

    蔺宝看着那些珍贵的名画有些不感冒,三杯茶下肚这才道:“能带我去那个阁楼里看看么?”

    “……好吧。”

    他依言带着蔺宝走上了阁楼,让蔺宝没想到的是,进这阁楼居然还得有钥匙。

    她瞥了眼上面几乎锈掉的锁,纳闷道:“夏侯小金鱼,你就不能换把锁么?”

    ——万一哪天这锁锈掉了,有人被锁在里面岂不是会出不来了?就算这锁能砸开,可总得有人发现这里边有人吧?

    毕竟,这儿可以说是锦苑里最偏僻的一个地方了,而听夏侯锦年说就连连澈都不曾知晓皇宫里有这么一栋阁楼。

    夏侯锦年并不说话,只是带着她走进了阁楼。

    许是很久都没人上来打扫过,阶梯上满是灰尘,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个清晰的脚印。

    好不容易走到顶层了,蔺宝趴在栏杆上俯视着连国的皇宫,不可否认的是,这儿的地形真是挺好的,能看到很多地方。

    譬如,她能看到小鸽子正抱着一堆高过头的衣服匆匆忙忙地朝浣衣局跑去,却在拐角处撞上了捧着砚台的小福子,二人纷纷倒地,衣服上也染上了墨汁。

    再譬如,她能看到刚进宫的颜楚楚正带着一群宫人在御花园里悠闲的散步,不知怎的,一个小丫鬟跑了过来,对她耳边说了什么,她便匆匆忙忙地跑开了。

    瞧她一脸的新奇,夏侯锦年却是叹了口气,道:“知道我为什么不告诉别人有这阁楼么?”

    “当然是因为你想要独霸这么好的地方咯!”她笑笑,收回了目光,朝他望去,却是发现他的脸上带着些许莫名的落寞。

    而这样的表情,她以为,夏侯锦年从来都不会有。

    闻言,夏侯锦年摇摇头,道:“这是我第二次上来。第一次,还是在我发现这里的时候。”

    第二次?

    蔺宝有些愕然,正欲开口问他原因,便听他道:“想问我为什么对吗?”

    她点点头,却见他自嘲地笑了笑,道:“我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也发现这里能看到很多东西,可一旦看到了,就忍不住想要亲自去那里看一看,可有的地方,却是我不能去的。既然注定要在这里困一辈子,那倒不如不要给自己留任何想念。”

    他的话说得很是忧伤,很难让人联想到这和平时那个嚣张跋扈的夏侯锦年是同一个人。

    听他说得那么多,蔺宝配合他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道:“夏侯锦年,我发现,你好像长大了。”

    “人都是要长大的,不是吗?”他笑笑,平日里年华哥哥和皇表兄总对他说这样的话,可他却从未在意过,现下想想,倒也是对的。

    蔺宝真是看得不他顶着一张骚年的脸,说着老成的话,一手搭在他的肩上,打趣道:“其实吧,你可以出宫给人家做上门女婿的。”

    ——这样一来,他就不用担心自己会永远被困在宫里了。

    怎料,夏侯锦年扭过来,颇为无语道:“你觉得皇表兄会同意么?”

    “……不会。”

    她尴尬地笑笑,收回了手,照连某人的性子,若是知晓夏侯锦年要给人家做上门女婿,还不直接把夏侯锦年给打断腿了。

    然而,就在这时,夏侯锦年却是无意瞥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翻进了他的锦苑,朝他们脚下的阁楼走来。

    他懵,用手肘撞了撞蔺宝,问道:“你看那人是不是来找你的?”

    蔺宝眨眨眼,“不像吧,若是来找我的,干嘛要翻墙,还这么鬼鬼祟祟的。”

    夏侯锦年认可地点点头,又问道:“那你说他干嘛要把阁楼的大门给关上?”

    蔺宝杵着下巴,学着连澈平时沉思的模样,道:“估计是强迫症作祟,看不得这门是开着的。”

    强迫症?

    夏侯锦年不好意思问她那是个什么词,瞅着那人不知道往阁楼里扔了些什么便跑了,又问道:“他跑什么?”

    蔺宝这回没吭声,在空气中嗅了嗅,问道:“夏侯小金鱼,这儿有厨房么?”

    厨房?

    他纳闷,伸手指了指锦苑的另一头,道:“没有啊,厨房在那头呢。”

    ——那可真是奇怪了,为什么她闻到了一股生炊的味道呢?

    正想着,便只觉得那味道愈发浓了,甚至还有些许烟雾弥漫开来,她咳嗽几声,道:“夏侯锦年,你是不是在玩火?”

    话音一落,便只听夏侯锦年拽着她惊呼道:“着火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