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连澈,你这是要撑死我么

    解释?

    蔺宝终于掀睫抬眸看了他一眼,幽幽道:“你不知道解释就是掩饰么?”

    连澈被她的话一噎,险些没喘过气来,只道:“傻宝,朕不希望有事瞒着你。”

    这一句话,除了可真是说到她心坎里去了。

    蔺宝只觉得心里总算是有些暖暖的了,便嘟嘴道:“那你说,你干嘛要把那个颜楚楚给带回来。”

    连澈清清嗓子,道:“朕说她是朕的小师妹你信不信?”

    小师妹?

    ——唬谁呢,他不是堂堂皇帝么,怎么还会有小师妹?

    蔺宝坐起身,双手环胸,道:“不信!”

    “……”

    连澈又是一噎,无奈地扶了扶额,叹了口气,耐心对她道:“听朕说——自朕三岁起便被送到了南山派学武,直到十岁那年才回来,也就在那时认识了颜楚楚,只是朕没想过颜楚楚竟是颜国的公主。所以——”

    蔺宝接过他的话:“所以今天看到人家就迫不及待地把人家带回来叙旧了?”

    叙旧?

    连澈第一次意识到女人吃起醋来这后果有多严重,可他还是耐着性子,好脾气道:“朕事先不知道是她来迎战。”

    “那……你带她回来真的是因为她是你的小师妹?”她眨眨眼,眸底已经没有怒气了。

    连澈点头,摸了摸她的头,道:“本来是想把她送回去的,可跟随她出来的侍卫都已经逃回去了,朕总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吧?”

    他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蔺宝这才消气了,可片刻又火大道:“你把她带回来治伤我自然没意见,可你为什么要嘴对嘴喂她喝药!”

    嘴对嘴?

    连澈思前想后也没有想起来自己哪里嘴对嘴喂颜楚楚喝过药,可看她那副模样又不像是无理取闹,便只好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朕没有做过这档子事儿。”

    没有做过?

    蔺宝蹙眉,“可我明明看到你吃了药的!”

    闻言,连澈微微眯眼,这才想了起来,道:“嗯——朕是喝过,不过朕那是为了尝尝那药苦不苦。不过,你说你看到了?”

    ——她好像又说漏嘴了!

    蔺宝只好硬着头皮道:“我那是准备去看看你的,谁知道会看到你喂她喝药嘛。”

    怎料,连澈听了并没有她想象中发怒,只是轻描淡写地笑了笑,将她拉到怀里,柔声道:“其实,你吃醋,朕很高兴。”

    ——至少,她也会在意他的一举一动了。

    蔺宝听了却是懵了,眨了眨眼,仰起小脸问道:“你不会觉得我小气么?——连这种事情都要斤斤计较。”

    再说了,他可是堂堂国军,就算坐拥三千美人都不会有人说什么的,可她如今为了区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和他生闷气,他竟然都不怪她,反倒还说他很高兴?!

    对上她满是疑惑的小脸,连澈笑着吻了吻她的额头,柔声道:“至少,你是在乎朕的。”

    不可否认,蔺宝听了这句话,心里跟吃了蜜似的,可这小脸还是“噌——”地一下红了,甜蜜归甜蜜,说不害羞那是假的。

    她想,连澈应该也是在乎她的吧。

    *

    翌日一早,待蔺宝醒来的时候,连澈已经不在她身旁了,说来倒也怪,近日她老是有些嗜睡,每每醒来时,都已日上三竿。

    草草地梳洗一番,蔺宝便去找连澈了,而且她也蛮想看看那个颜楚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很不巧,待她过去的时候,颜楚楚正在喝药,听人说这会儿连澈正在另一个营帐里和将军们商议战事。

    想着,她一个人待在这儿委实没意思,可就在她准备离开去找连澈的时候,颜楚楚出声叫住了她:“公公,留步。”

    闻声,她顿住脚步,转身朝她看去,却见她使了眼色让一旁的宫人们全都退下了,自己披着衣服从软塌上坐起身来,赤脚朝她走来。

    蔺宝蹙眉,下意识地朝后退了几步,警戒地看着她,问道:“不知公主有何贵干?”

    “公公,难道在宫人没人教过您,奴才见了主子是要行礼的么?”高傲如她,纵使脸色苍白,可眉眼间却满是清高与傲气。

    光是这一眼便给了蔺宝坏印象,更何况还是这样不懂礼貌的女子。

    她莞尔,倒也不恼,不卑不亢道:“那敢问公主有没有听过——人在屋檐下必须得低头?”

    ——说白了,她也不过是连澈带回来的俘虏,不过是念在他们是师兄妹的情面上,这才没给她难堪,可让她想不到的是,她居然还把自己当作这儿的主子了!

    听了她的话,颜楚楚说不生气就太虚伪了,她秀眉微蹙,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太监来。

    只见她身着白袍,头顶纱冠,俨然一副男子打扮,可这举手投足之间却带着些许姑娘家的气息,只是她的眉眼间却满是戾气。

    颜楚楚微微眯眼,其实这个小太监长得倒还不赖,可就是——有点不讨人欢心呐。

    先前还听那些宫人说连澈宠一个小太监宠到了极点,甚至还干脆让那个小太监搬到了朝阳殿,可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太监竟然比她想象中要阴柔许多。

    ——就好像……是女子一般。

    倏然,颜楚楚秀眉一挑,道:“噢——那倒是劳烦公公提醒本宫了,不过想来公公定是不知道,皇上同本宫儿时交情不浅吧。”

    ——嘁,不就是在同一个门派相处了七年么,这算啥?再说了,七年这么长的时间,连澈都没看上她,她都没觉得自己很挫败?

    蔺宝嗤笑,淡淡勾唇,道:“那这便是皇上和公主的事了。”

    见她不吃这一招,颜楚楚不由地有些微恼,瞥了她一眼,转过身走回软塌,漫不经心道:“唉——本宫还是得多休息,不然如何在成亲之日大显风采呢?”

    成亲?

    蔺宝微怔,她这话分明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明眼人一听便知晓她要成亲的对象极有可能是连澈,只是——

    她冷哼,在连国比她好看的姑娘多了去了,若是她说要成亲连澈便要娶了她的话,那连澈现在岂不是早已有三千佳丽了?

    蔺宝只当作没听见,转身出了营帐。

    她虽然有时候笨了一点,可这并不代表她会笨到任人欺负的份上,既然颜楚楚想要和她斗,那她乐意奉陪!

    *

    这说来倒也怪,连澈将颜楚楚带回军营里养伤,到如今已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颜国竟然连封书信都没给送来问问情况。

    以至于,军营中伺候颜楚楚的那些宫人们都渐渐没有了好脸色。

    毕竟,万一颜国早就不要她这颗废棋子了呢?——那他们岂不就白白忙活了一场?

    对此,颜楚楚本人倒是没有表态,依旧安安分分地喝着药。

    就在连澈不耐烦之际,颜国也在这时派来了大使,据说是来求和的。

    怎料,就在连澈命人准备迎接大使的时候,却是倏然变了脸色,冷声道:“告诉颜国的人,若是不换一个大使,就休想要回公主!”

    众人:“……”

    ——敢问皇上,您这是怎么了?

    就在众人一脸纳闷,以及连澈黑着脸的时候,蔺宝倏然笑出了声,凑到连澈耳旁低声道:“人家好歹也是来求和的,你总得给人家一个面子吧?”

    岂料,听了这话,连澈更是恼怒,压低声音回道:“老子上次没把他阉了就算是不错的了,谁让他这次还来送死!”

    蔺宝汗颜——皇上,您能文明点不?

    说罢,便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连澈生平第一次这么粗鲁地剥起橘子来,一块块塞到蔺宝嘴里,看到跪在门口不肯走的大使,派人下去传了话。

    ——他令堂的,趁着他还有耐心,这什么狗屁大使赶紧滚回去吧!

    蔺宝默默地吃着橘子,嘴里的还未咽下,便只见他又拿起了一块,蔺宝赶忙抓住了他手,压低声音道:“连澈,你这是要撑死我么!”

    反应过来的连澈赶忙将手里的橘子放下,正准备找人拿器皿来让她吐掉橘子,可这货已经把橘子给吃了。

    看着自己派下去的人同那大使交谈着,连澈百般无聊地吃起了橘子,可刚吃一口便生吞了下去,一副难以下咽的模样。

    蔺宝眨眨眼,“怎么了?”

    他抿了口凉茶,看着手里的橘子,又看着她道:“宝儿,这橘子这么酸,你是怎么吃下去的?”

    酸?

    闻言,她便从他手里拿了块橘子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边吃边享受道:“哪里酸了,我觉得这味道挺好的吖!”

    连澈咽了口唾沫,瞧着她吃得开怀,便又重新拿了块吃起来,却依旧是酸涩无比。

    他不由地一恼,冲安公公吼道:“安公公,这橘子怎的这么酸!”

    “回皇上的话,这野橘是将士们从树林里摘来填饱肚子的,瞧着包公公爱吃这才端了上来。”安公公暗自抹了把汗。

    一旁的颜楚楚闻言,心生几分猜疑,狐疑地看向蔺宝,照理说来这野橘应该是孕妇喜食的,难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