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她刚刚……给他擦嘴了

    “欺瞒和背叛。”

    他的嗓音不温不愠,如低沉的大提琴那般,在这仲夏的深夜中听不出喜怒哀乐。

    蔺宝倏然发现,他好像装有心事。

    连澈顿了顿,又道:“这或许和很多人一样,但是却又有一点不一样。”

    闻言,她抬眸看向他,却见他的眸子里装有太多她无法看懂的东西,深邃而迷离。

    “若有一天发生了这样的事,常人顶多会视其为敌,然后再结交其他人,结果还是会重蹈覆辙。可是,我宁可和所有人断绝来往,也不愿将来有一天去面对这种事。”他坦然道。

    听了他的话,蔺宝微怔。

    是啊,很多人都是如此,可是他宁愿孤身一人,也不愿去面对这种情况的发生。

    这算是畏惧吗?

    她不太肯定,而唯一肯定的一点,是他方才那句话里,用的是“我”而不是“朕”,可见他是以个人感受而谈,而不是以连国皇帝的身份来谈。

    蔺宝毕竟是个女孩子,心思虽然细腻,但还没有细致到知晓如何安慰男人的地步。

    于是,她伸出了油乎乎的小爪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配合他轻叹了口气。

    倏然,似是想起了什么,连澈僵硬地扭过头,看了看她那油乎乎的小爪子,又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油爪印。

    请注意,连某人有洁癖。

    就在他正向包公的脸进化时,蔺宝忽然扭过头,用油乎乎的手擦了擦他的嘴,道:“其实吧,有时候也有善意的谎言嘛。”

    他瞪大了双眸,为之一怔。当然,不是因为她说的那番话。

    她刚刚……给他擦嘴了?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蔺宝又道:“所以呢,你也不要埋怨任何一个隐瞒你的人,万一他们有万不得已的苦衷呢?”

    感受到了他炽热的目光,蔺宝抬眸,“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他不语,依旧直直地盯着她。

    神经大条的蔺宝忽然想了起来,干笑几声,道:“如果是因为刚才的动作,那个……你别介意,我们那儿都这样的。”

    都哪样?

    ——难道是像她这样随便给男人擦嘴?

    连澈眉头紧锁,胸腔中夹杂着一股莫名的怒气,却又听她道:“诶——连澈,这儿还有几串你要不要?”

    他看着她手中拿着的美食,突然没了胃口,站起身淡淡道:“朕先走了,你吃完也赶紧回去了吧,别被人发现了。”

    说罢,他便头也没回地走了。

    蔺宝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因为她刚刚给他擦嘴惹他不高兴了?

    她沉思片刻,觉得貌似也是,古代人都是封建思想,拉个小手都会落人话柄,更别说擦嘴这样的亲密动作了。

    只是,她怎么觉得他刚才瞪大眼睛盯着她的时候,不像是在生气呢?

    罢了,她没事儿想他干嘛呀!他又不是她的谁谁谁。

    她摇摇头,看着夜幕中的圆月,吃着烤串,突然格外怀念啤酒的味道。

    *

    深夜,换了小厮衣服的蔺宝偷偷溜出了房间,直奔马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