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土豪

第620节 回家

    白名鹤在南美巡视了一圈。

    正如徐承宗所说的那样,这是白名鹤代表朝廷给这些宗室的一种威慑。

    别说你只是宗室,就是皇帝他亲叔又如何。

    看到白名鹤的钢铁战列舰在视线的范围缓缓的驶过,心中的压力依然是巨大的。他们明白,这是在告诉他们,你们可以有异心,也可以有野心。但……

    先摆平这船再说,要是没有这个实力,老实点!

    回去的路上,白名鹤并没有在淡马锡停留,至少现在还不时时候,会先派人把这里清理之后才过来,白名鹤会对这个城市有一个未来的规划。比如万吨级的码头是肯定要有的,而且还要为将来有扩建的可能。

    南京城,巨大的钢铁战舰进港,再一次受到了百姓的围观与欢呼。

    “夫君,你回来了!”孙苑君亲自到码头上迎接。

    白名鹤只是点了点头,却什么也没有说,对身边的万雪儿打了一个眼色,然后拉着孙苑君上了马车,马车上白名鹤这才说道:“苑君,我要回家一次,这一次只有我一个人回去。你在南京等我,收拾家中细软?当然,也不是立即就搬家的,先安排人给咱们建屋,估计怎么也要半年时间吧。”

    孙苑君明显就意识到,这一天到了。

    “夫君,那里?”淡马锡,是我自己要求的,原因不和你解释了,这个地方最适合我们。而且也最适合我。将来,这里会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最重要是通达四海,我们想去那里都会很方便。唯一不舒服就是,可能会太热了。”

    热嘛。不是问题。

    就象在广州一样,一个美丽的花园,有山有水有树,怎么可能会热。

    热是对普通人而言的,绝对不是对白名鹤这种顶尖贵族。

    “那设计,是民间来作,还是让官方?如果是官方,南京工部倒有几位合适的人选,依礼,我们的宅子……”孙苑君停下了。

    没什么再依礼的。那里可以随便建。

    “重点是,要建书院,一定要大,一定要能够让许多学子在那里。把我们的预备老师都带上,还有尽可能找到的更多的书。当然,还需要一座新的,更大的码头。不出十年。那里会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有夫君在,就是荒山也能变多山,世人皆知。”

    孙苑君这不是说好听的哄白名鹤,而是事实。对于她们来说,白名鹤就是她们的天。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活在人间的财神可不是白叫的。

    “最后说一件事情,我回去家里。是打算被离开白家的。不能不离开。这件事情我思考过,也问过万雪儿。并且得到了万岁的同意。正确的作法就是,单独立堂,我还是白氏子弟,但不再是关中白名鹤,白名鹤就是白名鹤,单独的白氏一个分堂,就是分家的意思。这为了白家好,我倒是无所谓。”

    孙苑君理解。

    “夫君,这是一件好事。有夫君在,白家在关中可以说连知府都在恭敬三分,这样不好。穷人乍富,难免会出一些不宵子孙的,夫君离开了也是一件好事。”

    听到孙苑君支持,白名鹤算是松了一口气。

    白名鹤没进南京的家门,直接就要求在正常的列车上挂了一节车厢,只带了万雪儿,还有四十个随员,其中有三十名是护卫。

    在中华的土地上,根本就没有人敢对白名鹤动手。

    眼下,别说是中华,就是奥斯曼帝国都不敢动暗杀白名鹤的心思了,正如中华不希望得到现在就有全面战争一样,奥斯曼帝国也一样。

    一节与百姓无关的车厢,没有百姓去围观,也没有人去打听。

    要知道,铁道部是独立的,除非有特殊的公务,就是南京六部尚书都没有资格临时让某列火车增加一节车厢。兵部更不需要,兵部有属于兵部的专列。

    西安府,接到电报的陕西提督亲自命令所有卫所,不要去迎接,暗中派人保护就是了。白名鹤这一次没有公开回来,是不希望天下皆知。文官系统也不要去迎接了,回避那些不必要的麻烦。

    再一次站在白家那牌楼前,白名鹤盯着牌楼在发呆。

    头一次见这个,是自己刚刚入仕。回来完婚的。

    然后再次回来,自己已经是名满天下的人物了,带着两个公主老婆,一个女皇老婆。回来倒是真的搞得鸡犬不宁的。

    这次回来,估计以后再回来,可能会在许多年后了。

    正在感慨的时候,白名鹤听到一声清咳声,就在自己身旁。

    可能是自己太专注了,竟然都不知道有人靠近。可一想也不对,这不可能有人能随便靠近自己。

    “白名鹤呀,似乎你真的感悟极深。”兴安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出现在了白名鹤的身旁。

    白名鹤笑了:“兴叔呀,一转眼,七八年过去了,怎么能没有感悟。”

    “才七八年呀。”兴安应了一句,伸手一指天空,然后又一指周围:“看看,看看这天下,别说七八年,就是七八十年能有这样的作为,也是天纵奇才。可你白名鹤,七八年就作到了,你厉害呀。”

    “不说这个了,兴叔来干什么?”

    “办两件小事,一件是鉴证你分堂之事。另一件是你白家过继女儿,来作一个观礼人。”

    听兴安这么一说,白名鹤倒是不明白了。

    “你还会糊涂,你白家长房白英兰,过继到你名下。然后你分堂出去,也自然把这个孩子带出去了。这就么简单,你还要装糊涂呀?”兴安一拍白名鹤:“走,这到你家里了,请叔喝一杯去。”

    “难道是那……”白名鹤虽然知道,但没想到会是真的。

    “没错,太子说了,这件事情你要是不答应,他就脱光了跳进南海里,然后游到淡马锡以示诚意。”兴安笑的连嘴都合不上了。

    白名鹤更是放声大笑:“告诉他,让他游!”

    从广州到淡马锡有多远,用游的,真是有材呀。

    不过,这件事情白名鹤倒是不反对,从小一起长大,从最初的时候,白英兰护着朱见深,然后再到朱见深处处护着白英兰,这已经七八年了。白英兰都已经十一岁了,朱见深也十岁了,这件事情估计是皇后的意见吧。

    “宫里同意了?”白名鹤还是问了一句。

    “这是太上皇、皇上,两位皇后,皇太后,亲点的太子妃。说白了,只差你了。但你的意见不用考虑了,这件事情你拒绝不了。你致仕,加封太师衔,其余的分封宫里估计你会拒绝,但万岁却有旨意,既然你在拜占庭受封亲王,拜占庭女皇又是万岁的义妹,那宗室的记录上,也给你加一个爱琴王,然后封名鹤公!”

    听兴安讲着,白名鹤倒真不在乎这些。

    不过话说到这里了,白名鹤还是提了一句。

    “这估计是史上第一位,正五品直接进正一品的官吧。”

    “你早就是见官大一品了,知道杨能怎么说你,他说,你叫小一品官。不提这事了,白家这边对英兰的事情已经应下了。从白英兰跟你去广州开始,其实你们家里就意识到,但却没敢想,总之是明白,英兰肯定不会回来了。”

    “也是!”

    进屋,照样给奶奶磕头。

    老太太哭的眼泪就止不住,好象从此就要失去这个孙子了一样。

    白崇喜一言不发的坐在旁边,走到这一步也是必须之势,从上一次白名鹤回来,他就明白,白名鹤单独立家是必行之势。

    白名鹤是谁?

    关中甚至有人说,白名鹤是天上的神仙弟子,这已经不算是凡人了。所以早就没有人再提什么关中白名鹤之类的话题,而是名鹤公。

    “不得不走,也不能不走。”白名鹤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虚的,只能实话实话。

    “知道,都知道。可心里就是……”老太太继续在哭,白崇喜示意白名鹤和他出去走走,留在这里让老太太的哭的伤了身体,反而是不好了。正好父子俩也有许多话说要说一说。

    还是那片桃园,已经光了,被人砍光了,都认为这桃枝已经通神了。

    唯一留下的,就是白名鹤当年自己种下的那一株,甚至有人在这里建了一座庙,并且建了围栏把白名鹤种下那一株桃树保护了起来,上面的一枝一叶都不允许有人碰到。

    “名鹤呀,为父是如何也想不到呀。这一切,好象都不是真的,可却是真的。”

    “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姓白,叫白名鹤,还是您的儿子。这分家之事,您是能够理解的,不分的话麻烦太多。分了好,有名鹭在,白家还是大兴之家。不过父亲大人您要时常告诫名鹭,让他忘记了,还有我这个哥哥。”

    听到这话,白父猛的转过头看着白名鹤。

    盯着白名鹤的双眼看了好一会,白崇喜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明白白名鹤的意思了,让白名鹭忘记自己还有这个哥哥是正确的。走自己的路。(未 完待续 ~^~)

    PS:  还有一些收尾的内容,当面,也给三部曲加一个引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