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埋了

    徐斌当然不会是第一个知道,宋沈两家的长辈肯定会比他知道的要早,小辈们的事情首先要他们自己处理好,家里是否干预只看是否符合大的利益,换做旁人宋以晴早已经被批不懂事,徒增笑柄被人看,谁叫她是宋靖平的独生女,是他的心肝宝贝。

    时间不长,宋靖儒和宋军这对叔侄,那边彭钢专门请假出来,沈家在燕京能够拿得出手的晚辈确实没有,又没有宋靖儒这样不学无术的老一辈公子哥,彭钢无疑就成为了最佳的选择。

    目前的僵局是宋以晴要一个解释,要一个回答,沈东宇晚上酒没少喝,尽管此刻早已醒酒,可内心还是有那么点愤怒,愤怒宋以晴不给他任何面子将事情搞大。

    “小晴,要么,我们俩揍他一顿给你出气。”宋靖儒的建议还是没有脱离根深蒂固的豪门思维,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不过是些许小事,警告一顿打一顿告诉其以后要注意也就是了。

    宋仟伊狠狠瞪了堂兄一眼,这种事真心就不是旁人能够说得上话的,是原谅是嫉恨还是一拍两散,那都得看当事人自己选择,本身这件事宋以晴选择闹大就有一招定胜负的意思,她这独也独的有道理,大不了招一个老实巴交的上门女婿,一辈子老老实实就呵护她一个人,想来这个世界想要与这样一位可爱美女牵手的男人会有很多很多。相信在大学的校园里,宋以晴的爱慕者也不会少。 宋以晴还是咬着嘴唇,过去她喜欢这个男人的渊博和能力,觉得对方就是自己成长过程中对于理想丈夫形象的标尺,萌动的青春期更是将某种暗恋的种子种在对方的身上,离别让她觉得自己不够优秀配不上对方神伤自责才有了那一段到春城的她。

    重聚首双方的关系一下子将最后那道天堑给拉没,宋以晴曾经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终于能够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家里又都同意。无忧无虑的享受着大学生活享受着恋爱生活,一切都在她勾画的最美好蓝图之内,寥寥数笔已让她沉醉其中,却不料这墨彩多了反倒味道有些不对了。对方是个事业型的男人,通过不断的接触宋以晴发现沈东宇并不是自己了解的那个完美男人,向往着完美爱情的女孩,绝不会允许自己的爱情有那么一点点瑕疵,尤其是初恋并心中想要走完一生的那种投入,更加偏执的不想失败。 没有。沈东宇始终都没有说,抽着烟,也没有那种颓废感,只是看向徐斌等人时,眼中有那么点看不太清楚的自我嘲笑,男人啊。丢面子这种事还是非常重要的。

    至始至终没有说话的徐斌只用了两个字,就将僵局打破。也让所有人都清楚,没有拖下去的可能了,今天必须有一个结果。

    “埋了。”

    埋什么?埋谁?埋这栋别墅主人那个柔弱的女子。

    沈东宇没表态,一分钟后,宋以晴站起身:“我们分手。”说完转身离开别墅,沈东宇抬起头,犹豫了一下,却没有追。

    ……………………

    被誉为金童玉女的一对分手了,燕京顿时传的是沸沸扬扬,台面上大家不敢说,私下里都在议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徐斌本以为冯敬钰和邵天闰不会来了,十点一刻,两人准时出现在徐斌在七号燕京分部的办公室内。

    “其实,他也算是解脱了。”

    邵天闰用了一句话,让屋内安静了几分钟,却将彼此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真正的能人,会有气魄,也会有利益最大化的态度,不管那边沈东宇与宋以晴发生什么,这边该继续谈下去对彼此都有利的生意,没必要不继续谈下去,哪有绝对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

    美容药膏的香江独家代理权,徐斌交给了邵天闰,而对方回馈给他的则是从此之后七号影视在香江畅通无阻,享有最高待遇,并且需要香江的任何技术人才或是明星,都可以打招呼,这边提前给安排好。

    一对小情侣分手,并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浪,只是十几天后当宋靖平前往直辖山城任职二把手的消息传出之后,大家这才知道,暗流早已不经意间席卷了两个家族,沈家沈东宇的大伯,本来很有希望在原地提拔为一方诸侯的男人,悍然进京,位置不是接替宋靖平那好位置,而是某个相对普通的部委担任一把手。

    一件小事,其所造成的深远影响是徐斌没有想到的,或许在当日,也就只有寥寥当事人才清楚,男女朋友之间的分手,会产生那般超出计划的变化。

    宋以晴和沈东宇或许就是那只蝴蝶,扇动的翅膀影响了整个大陆。

    徐斌照例是光芒万丈,昨天晚上的欢迎晚宴,相当于上面给了他一个公开身份的机会,向很多人宣告,我们维护徐斌可不是没有道理,他现在可将自己的大脑用到了国家建设方面,是军队科研方面的超级人才,挂少将衔,领一所研究所之职。

    数天时间,徐斌都在迎来送往中度过,不止是来自香江的那批人,燕京的很多人也都在通过关系想要跟他近距离接触一下,每天,都有至少两场的饭局,很多时候面对对方安排的节目你还不好拒绝,类似冯敬钰这样用姐妹花你自行选择的还算儒雅,有的直接就是安排生扑的肉-戏,看准了你不好拒绝。

    聂涛的那位三叔,国-资-委的副职聂中胜安排了一场饭局,双方的关系徐斌当然得到场,可一听对方安排的那地方,他有点犯愁,本来觉得给水倩打电话让她来肯定能够轻松应对,又想到水仲国如今的身份,水倩自己都低调了许多……

    一黑一白。

    八分的马裤,清凉的矮跟凉拖,素版小衫,外搭一模一样的超短牛仔马甲,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从上到下很素,可分别在左右脚踝的一串白金链,搭配钻石小耳钉,立时就将小性感给点缀出来。

    聂中胜看到跟在徐斌身边的这对姐妹花,眼中带着一抹不分年纪辈分的意味,口中言道:“徐所长,看来今天只谈公事是不行喽。”

    一旁的聂涛则没那么多忌讳,他也是雏鹰计划的一员,他可不在意什么面子里子,直接就通过与徐斌的关系,先服用了一枚龙虎丹,增加了视力,开始转而专攻狙击手,成效不错,今天也算是出来放松一下,时间长了他了解徐斌是什么人,有些玩笑也不会太过避讳,该开就开。

    “看到没有,我估计现在全京城也就我们老大敢这么招摇过市了。”

    这句玩笑,都听得懂,宋以晴和沈东宇那件事之后,几天来大家都收敛了许多,生怕自己成为连锁反应的一环,这徐斌与宋家之间的关系不必说,他反倒是第一个我行我素的。

    何止是第一个,这对姐妹花长袖善舞,也不怯场,又不是让她们失掉尊严的被人上下其手灌酒,就是充当酒桌上的调剂品,几天下来,徐斌发现自己都有些离不开她们了,谈事的时候她们悄悄在一旁默默端茶倒水,需要她们调节气氛时寥寥几句话就能点燃气氛,有着徐斌女人的身份护驾,也没人敢对她们有非分之想,至多是大家开一些有节制的玩笑,结果是她们越发挥越好,正不知道回到春城如何面对那些老朋友的狂轰滥炸,有了她们,很好。

    刁刁和蛮蛮虽说有着一般女孩对物质的需求,但她们怎么说也算是见到过所谓上流社会,还不至于几天来陪着没有什么收获而心中不满,听闻要跟着去东北,两人也只是一人收拾了一个随身的小包,就上了车子跟着出发。

    “完了完了,我身份证忘拿了,徐总,时间还来得及来不及?”

    “没事,走吧。”

    几天了,姐妹花还是不太了解徐斌,但也知道对方不是急色之辈,虽偶尔眼神中会有*闪过却一直控制的很好,相处下来发现对方很好相处,说话什么的分寸尺度也在慢慢拉大。

    本以为是有门路不必拿证件过安检,孰料连车都没下,直接通过某个角落的大门,进入到机场区域,这让两姐妹突然之间有了一种特权阶层的认知,几天来第一次感受到身边男人所拥有的特殊地位。

    说实话,作为国内最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刁刁蛮蛮也在电视上对着夺得冠军的徐斌欢呼过,相处下来也有一种就算什么都不为跟他在一起也不亏的想法,但也多多少少有那么点不甘心,有情饮水饱帅哥怀中抱并不是她们的追求,单纯的拜金也不是她们的想法,只是希望自己的未来不那么累,不想奋斗十几年到了三四十岁还需要每日为了车贷房贷而努力工作,就算不是阔太少奶奶,也希望能用自己几年的青春换来下半生的衣食无忧,换来父母不必苦熬的工作换来家庭成员的生活质量全面提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