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浮华之下的哀鸣曲

    “就知道是你们几个,邵天闰,你一来燕京就把南边拿一套带过来,呦,今天水准不错哦。”

    徐静雯穿着打扮从来都不会应付,从上到下全部都是专门的造型师帮着弄,每一个细节包括耳环手表怎么搭配衣服那都是有讲究的,在徐霸王的富养政策下,多年来她早已经是养成了唯我的心理素质,一旦她想要发飙时,肯定是眼中没有任何人唯有我独大,反正不管是招惹了多么大的麻烦,后面都有徐霸王给撑着。

    徐斌还真就没有看过这个妹妹娇蛮不讲理的一面,就算是最初也至多是大小姐姿态端着,尽量不说话罢了。

    徐大小姐带着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姐妹来砸场子,别说是冯敬钰和邵天闰了,就算是许嘉凯也是第一次碰到,他是知道自己女朋友骨子里的偏执和任性,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也都是徐静雯来做主,男弱女强也算是相敬如宾,过去也有过类似的场面,但徐静雯都会选择留有退路,或是来一下转身就走,也不闹也不说什么,第二天在私下里许嘉凯是怎么赔礼道歉那是两个人的事情,表面上徐静雯是维护对方面子的,今天出乎寻常的要寸步不让,将冯敬钰等人弄的下不来台。

    “沈东宇,原来这里面还有你呢啊,怎么说我也跟宋大小姐算是有点亲戚关系,她可比我眼里不揉傻子,用不用我通知一声,让她一起过来玩玩?”

    骄傲的同龄女人几乎没有成为朋友的可能,越优秀这概率越低,徐静雯和宋以晴同龄又都在燕京,认识自不必说,却从来都是形同陌路,我要的是我一枝独秀,凭什么放一个同样优秀的在我身边。

    “冯敬钰,你信不信我今天让人查一查你们,看看有多少人晚上要靠家里的车子将你们接走。别看我,实话跟你们说,今天我就是来闹事的,人就在后面跟着,别以为躲在这里就没人敢把你们怎么样?要么现在把许嘉凯给我送出来,还有他旁边的小花朵,要么就试一试看看我敢不敢把这里封了。”

    跋扈,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年轻人的狂放显露无遗,这不涉及到利用职权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也不涉及到家族之间的对抗,年轻人之间的打打闹闹,上面从来就是看热闹,甚至还有些放任的意思。年轻的时候不让你们玩利索了,真等到三十多岁开始在一些重要位置工作时,怎么可能经受得住诱惑。反之,什么都吃过见过什么都经历过,一些腐蚀的手段在他们眼里连小儿科都算不上,犯错的机会也就会少很多。

    沈东宇来了之后比其他人都低调,毕竟他还有着外面的身份,虽不怕传出去却也时刻注意影响。

    “小姑奶奶,别闹了行吗?我知道徐先生回来了,你现在给谁打电话都给你这个面子,他现在就在里面,要不,你进去看看?”

    徐静雯眼眉一挑:“什么,我哥在里面?”

    许嘉凯这才敢从里面冒头:“小雯,我陪徐先生一起过来的。”

    徐静雯狠狠挖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那意思是你的事情回去再算,带着两个小姐妹,打着电话让下面的人撤了,径直走进了透着奢靡气息的环境,说实话,徐静雯和她的两个小姐妹对类似环境并不陌生,也正因为不陌生,对许嘉凯总是跟着冯敬钰那群人在这里鬼混才会更加在意。

    …韩家教给她的是一些高门大户的规矩,作为女人有些时候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包括母亲对父亲很多时候也都是装作没看到,父亲在外面的女人,徐静雯都见过不止一个,之前她觉得这很正常,可她现在有了哥哥,有了一个告诉她咱们谁的气也不受、谁也不准欺负咱们的哥哥,且这个哥哥在二十四岁还没有真正到来之前,就已经成为了一名将军,作为女人对男朋友那点自私的心态就冒了出来,也才有了今晚之事,没料到徐斌会在这里而已。

    “哥!”

    从无视到冷漠,从承认到慢慢改变,从熟悉到热情,再到此刻徐静雯发现自己有些怕这个哥哥,这个怕不是害怕,而是担心得不到对方的认同。

    就似现在,没有对哥哥带着男朋友来这种场合的不满,只是有些赌气,完全是小女孩期待得到别人为她撑腰的模样。

    徐斌笑道:“雯雯,那边可有不少的帅哥,不过去看看?”

    徐静雯有那么一瞬间的迷惘,旋即就眼中一亮,脸上呈现笑容,拉着两个小姐妹道:“走,今天晚上有人请客,我们尽情玩。”

    许嘉凯瞬间脸苦的跟苦瓜一样,看到女朋友冲着一个肌肉男走去,回头对徐斌道:“徐先生,不待这么踩乎我的。”

    其他人俱是哈哈大笑,一场小风波在徐斌翻手之间,变成了许嘉凯不断拉着徐静雯试图挽回对方今晚要玩一玩的心态,有了哥哥撑腰,就算是玩了又如何,没有徐斌发话徐静雯可有些不敢,你私下里偷偷摸摸怎么都行,被人家点出来那叫有失家风,徐斌在就不一样了,外面会传是大家开玩笑,实际也是开玩笑,前提是许嘉凯今晚要低头追着人家了。

    不过经此一事,大家的关系拉近了许多,冯敬钰和邵天闰还觉得这个徐先生一定很不好相处,少年得志不一定狂成什么样子,真接触下来才发现人很不错啊,很风趣也没有什么架子,tm的,全都是外面胡乱传的骗人,差点就错过了结交这样一位未来权贵的机会。

    又坐了一会儿,看到徐静雯跟着许嘉凯带着几分扭捏的离开,徐斌也站起身:“今天就先这样,明天早上到我公司去喝茶,我就懂一个解渴,别喝浪费了,你们帮着我过来尝尝。”

    冯敬钰等人赶忙跟着站起身:“徐先生,不再玩玩?”眼神飘忽时,已经拿了主意,徐斌真要这对姐妹花,就算坏了规矩他也要将她们送到他的床上,他有破坏规矩的资本。

    徐斌带着不容拒绝的口吻笑道:“算了,改日再说。”

    说走就走,没有一点点的留恋,如果这对姐妹花不是那种抱有我要长线操作的心思,他不介意风流一个晚上,越是草根出身,越忌讳自己的一些行为受到控制和限制。

    却没想到,冯敬钰和邵天闰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狠人,当徐斌到楼下上车之时,他们只送到门口未曾送出来,而在车中,那对姐妹花已然端坐其中,不再是之前的驾轻就熟长袖善舞,眉宇之间隐隐有着恐惧和不甘,但这情绪在徐斌上车之后,很快便掩饰起来,依旧是笑脸迎人。

    在徐斌面前可以没有什么存在感保持足够的谦卑,那只是针对他一个人,冯敬钰和邵天闰那都是从小到大生活在掌控别人命运圈子里的人,刚刚也只是说了一句话,刁刁蛮蛮这对姐妹花就必须乖乖的上了徐斌的车子,不管她们心里是否愿意,不管她们觉得自己是否卖到了想要的价格。

    …“你们可以游走在这些场合,也有可能大家都再也见不到你们。”

    以冯敬钰和邵天闰这种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大少爷,到不至于将自己深陷在一些越破法律界限的麻烦中,但他们所说的话却一定能够实现,这一点见惯了上层这些公子哥行事风格的姐妹花很清楚,一个连这两位都需要巴结的人,要求自己走上他的车子,或许如果他表现出来一些喜欢或是不舍还有的周旋,怎么也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曾有色与魂授的状态。

    是货物,我当作深夜的消遣尚可。没资格让我付出太多的精力。

    没说什么,也没回四合院,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面对着这环境心里告诉自己也不算亏待了任命的姐妹花,洗干净了,却未曾有人爬上她们的床,在彷徨和不解之中迎来了天明。

    ……………………

    不是徐斌没兴趣尝一尝姐妹花共同侍奉的滋味,也不是为了今天与冯敬钰等人的会面做准备……

    出事了,出了一件大事,一件必须控制在小范围圈子内却又注定控制不了的大事,甭说是今天还要见面了,那一点点初次见面留下的交情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还不确定。

    徐斌是直接从酒店出发的,在一栋安静的别墅内,见到了该见到的所有人,宋仟伊宋以晴,沈东宇和一个娇弱的女孩。

    几个小时之前,徐静雯上演了类似的一幕,只不过那边没有上演更为激烈没有退路的对抗,没想到几个小时之后,一项在沈东宇面前很是乖巧的宋以晴,竟然直接来了一个不管不顾的当面质问,且还是将对方堵在了被窝之中。

    没有吵闹,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沈东宇不明白的是为何对方要将这一切撕破,身边的女孩只是一个平日里用来抚慰乏累状态的体己,自己随便流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东西就能满足她,没想过让她给自己生孩子,也不存在未来负担,为什么宋以晴还要来表现出那种我将不接受不原谅不理解的状态?

    普通人家明刀明枪解决的事情,到了他们这样的家庭,顾虑太多,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宋以晴偏偏就不要这顾虑,要的就是本心。

    :感谢luoke000、萧湘笑笑的打赏!感谢老民投出的月票!r1152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