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我来报

    看到那些人的表情就足够了,害怕愤怒惊恐不知所措,你们加诸在我妹妹身上的一切,我要十倍百倍的奉还,打你们一顿能解气?不不不。还是真的将那些家伙法办了解气?不不不。自己来最解气。

    我要让你们每一天都活在惶恐之中,我要让你们每一个人都后悔曾经对小妹做过的一切,我要让你们每一个人都跪在小妹的面前给她道歉求她原谅……

    徐斌将西门吹雨递过来的a4纸张扬了扬:“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我都记住了,你们最好期待能够有一个公正的官方回答,否则我不介意慢慢跟你们玩。”

    宋仟伊的女兵们过来给徐斌敬礼,他没有还礼,只是冲着她们点点头离开,对那身军装他还是比较尊重的,这件事虽说会利用到特权,但他不想被那群家长以这个人是军人为说话的开头语。

    分局的大门口,何大军从车中下来,皱着眉头看着徐斌:“你要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要胡闹,这件事我们要相信地方能够给出一个公正的结果。” 何大军眼眉一挑,不怒自威:“你不要太自以为是。”

    徐斌迈步走到那辆军用的越野车前,一拳就砸在了机器盖子上,直接砸瘪出一个坑,里面的司机赶忙下车。徐斌就像是小时候玩过的街霸游戏一样,对着那辆车子前后左右这通老拳,压着火没办法对人动手怕给直接打死了。也怕不能给妹妹一个公正的结果,努力压着火,此刻,当他看到本该相信自己进而相信妹妹站在自己一边的同事跟自己打官腔,这股火再也压不住了,同时他也要给身后那些混蛋家长一个终身难忘的深刻记忆,得罪我。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一直都有人说,肉与钢铁是完全不能比的。今天徐斌为所有人倾情演绎了什么叫做超脱人类极限的强大,徒手将一辆车给砸碎,将油箱拆下来扔在一边,最后将一辆车子给生生砸成了一堆废铁。他拳头上的鲜血很刺眼,滴落在没有融化的雪地上更为刺眼,刺进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里。 仰天怒吼后抬起手点指着那群为了孩子舍弃一切的家长:“告诉你们的孩子,跪在我妹妹的面前磕头认错,在学校里当着所有人道歉,然后通通给我接受他们应该接受的惩罚,这件事就算完事,别以为我是在提你们根本无法接受的条件,我会让你们知道。有一天你们那些混蛋儿子女儿想这么做的时候,是一种奢望。”

    戾气冲天,杀气凝聚。眼中的红血丝是愤怒,他的脑海中总会浮现虚拟的一幕,当天虎冲进去看到的是什么,换成自己会不会想要杀了现场的所有人;如果当时天虎没赶到,或是晚去了十几分钟乃至半个小时,会是什么后果?

    一想到这些后果。徐斌就有一种按耐不住的杀人冲动,真要是那样。所有人都死不足惜,他们都应该被剥皮抽筋,都应该得到最严酷的惩罚。

    何大军拦住了想要上前抓捕徐斌的警察,无论他多么强大,在分局门口砸车,这都必须要捉拿,可人家车主无所谓并且承担运走,那谁也不会轻易去招惹那个煞星,况且这煞星的背后还有着好几个家族的影子,到底那些豪门与他是什么关系最后会出到什么程度的力,现在谁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件事大条了。

    这些家长有聪明的,被徐斌那暴力手段吓是吓到了,可作为家长为了孩子那是不惧天地崩塌,找记者,找媒体,现在不是孩子们能不能统一口径到最后的问题,是要对抗那个疯子的问题。

    磕头、道歉、公开道歉、接受惩罚、滚出学校。这是徐斌的要求,如果得不到满足,那他将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到那时就不是这么平静了。

    没有一个熟悉他的人来到他身边,这让他非常感动,估摸着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承受着被要求来解劝自己的压力选择回避,默默支持自己,这个时候谁出现相劝,那就不是朋友是敌人,最后徐斌是在大街上被来自部队首长的车子给接走,接到了某个神秘的办公地点。

    看着走过来的金星将军,徐斌是没打算有任何的妥协。

    “那帮混蛋该死,你放心天鬼,没有人敢在这件事上动歪脑筋,事实必须被还原,你的妹妹名誉、委屈,一切的一切都会大白于天下,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不要给人找到攻击你的手段,那么多的大律师帮你弄这件事,别说是分局了,就算是部里,也不敢有任何人有哪怕一点点的马虎,所有的人员都接受最专业人员和仪器的重新询问……”

    徐斌什么都不想说,立正,敬礼。

    “尼玛,欺负到我们头上了,管他是谁,揍丫。”

    护犊子,你徐斌敢问心无愧,我们就敢护着你,顶着所有的压力让真相大白,名校怎么了,出现了害群之马就要处理。

    “放心首长,我就在公众面前晒着,让所有人无话可说,要让一个人痛苦,伤害他的*不一定是最佳选择。”

    ……………………

    徐斌做好了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打算,却没想到9527部队的首长会如此的力挺他,完全就是一副护犊子的姿态,这让他刚刚在何大军面前渐冷的心,一下子暖了起来。

    他就将车子停在分局的门口,有时候在车里坐着,多数时候就在对面的餐馆内坐着,看着徐静雯从全国各地乃至国外请来的诸多专打此类官司的大律师跟那些家长唇枪舌战,再有秦朗这个超级大‘贱’人专门在他们面前晃悠,各种言语刺激着,弄的对方每一个人整日都是面红耳赤精神从亢奋的暴怒到萎靡的失落,毕竟里面只是一群孩子,在专-政-机关的专业人士和最先进的测谎仪面前,他们再优秀,所拥有的抵抗力也有限,一个突破口被打开,就意味着共同构筑的江堤将会溃于一旦。

    每天,徐斌就坐在那里大鱼大肉大吃大喝,每天都摆上几桌,所有为这件事忙碌的人,随时随地到这个餐馆都可以吃到可口热乎的饭菜,他则每天攒足了热能回去给徐双疗伤,不到三天她就已经痊愈,所剩下的就是精神方面的长久治疗。

    一个从来就没有伤害过别人的女孩,突然间遭受到那样的伤害,在她的心中会留下一个很深的阴影,挥之不去消之不散。徐斌放下了一切天天晚上陪在她的身边,领着她到一些开心的地方去找快乐,去天桥听相声,去看明星演唱会,去看篮球比赛足球比赛……

    四环某个高档小区,联排别墅的七号住户,正是被徐斌扇了一耳光麻有为踹了一脚秦朗踹进雪堆的妇女,这几天家里的亲戚都聚齐了,一起想办法来摆平这件事,家里的独苗谁也不想他出事,奈何这件事无论你是什么关系,得到的回应都是公事公办吧,你们说自己的孩子是冤枉的,那就等待结果吧?

    徐双第一次到分局接受测谎仪和专业人士的询问时,就将现场那位心理学的女性专家给弄出了眼泪,多么纯净的一个小女孩,就是漂亮点优秀点有错吗?就要遭受这样的磨难,想想当日如果不是有人及时赶到,这个女孩的一生就会被毁掉,怪不得她的哥哥拿出了一副要杀人不得到公正待遇就要将天捅破的架势,换做是谁,都不可能在这件事上面有分毫的退让。

    午夜,那妇女和爱人刚刚入睡,一阵阵从缝隙刮进来的风声透着渗人,异响开始在房间内出现,妇女先醒,还没当回事,以为是哪个窗户没有关严,当她走到客厅时,先是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头顶落下了什么东西,用手一摸湿漉漉黏糊糊的,脑海中就闪过了某种可怕的念头,拍开附近墙壁上的开关,看到的是手上的鲜血,滴答滴答顺着棚顶滴落到鱼缸内的鲜血,以及在墙壁上以鲜血画出的骷髅图案。

    “啊!!!!”

    从这一天开始,所有这些家都开始出现诡异事件,他们报警,他们将目标指向徐斌,他们要求严惩凶徒,结果呢,不在场的证据毫无瑕疵,徐斌和西门吹雨等人每天要么是在公众场合,要么是在宾馆酒店休息,酒店的服务员和监控录像忠实的记录下他们进入房间后并没有出来。

    高难度的西门吹雨等人玩,低难度的那些之前派出去找寻秦朗的武术学校毕业生们也偷偷汇聚到燕京,玩的全都是恶心的吓人的折磨你神经的,却又与刑-事-犯-罪无关的。

    诡异灵异事件是用来吓人的,这些人还会时不时的被人敲闷棍,其中有两个家长的腿被打折,他们的惨就因为他们白天叫嚣的最欢,有警察找到徐斌时,他连否认都不否认,就一句话:“恶有恶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