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传说

    节目很用心,质量很高,现场走神的人不太多,几乎每一个节目都有自己的特点,不会出现观众频繁进出的现象。

    为了让在场的几位明星参与进来,专门安排了一个本该在饭店的小节目穿插在中间,几个人都上台参与了一下,现场的气氛也打到了最顶点,紧接着麻有为一身白色西服黑墨镜的骑马舞,彻底让全场笑翻,他什么都不需要做,从一旁走到舞台上,音乐一起,现场就已经笑疯了,太有喜感了,直接就将大牌过后可能出现的尿-点时间给完美过渡。

    时间没打算安排太长,节目也就在一个小时左右,加上中间大家因为开心的一些互动环节,也没拖出多长时间,看到节目差不多结束了,已经玩嗨的女孩们开始哄徐斌,很快就形成了齐声:“徐总,来一个,徐总,来一个。”

    大家以为,老板能唱首歌,也就行了,没多奢望当老板的能够有什么颠覆表现。

    徐斌站起身,大方的跟大家说答应的是录一段视频,本身这里就是电影放映厅,徐斌录制的视频很快就呈现在大家面前,先是文房四宝的梨花木桌上挥毫泼墨,现场尽管九成以上人不懂书法,但还是能够感受到徐斌字里行间的那种特殊意境,不懂,也知道这是高手。 “哇!”

    “帅!”

    “徐总,我爱你!”“徐总,我爱你!”

    几分钟的视频结束之后,现场小丫头们集体起哄,齐声喊着这样的口号,气氛又达到了一个高-潮。

    画面再次一转,一身白色西服的徐斌坐在钢琴前,优美的旋律在他双手控制下传递出来,本打算是现场弹,限于条件最后还是选择了录制视频。

    一个书法。一个运动男孩,一个白马王子,现场的欢呼声是一浪高过一浪,要不是这里的隔音效果足够强大,估摸着周遭几十米内的人都会受到影响。

    就这一天晚上,在之后的很多年里,公司内部都流传着他们那个关芒万丈老总的传说,每一年,老板都会给大家一个惊喜。都会让大家看到他全能的一面,每一个东西只要是他拿出来的,定然是至少国内顶级水平,后来有人拿到今天的视频。好信找人看了看徐斌的书法,惊为天人。懂钢琴的人很多,现场也有几个听出来徐斌弹奏曲目的难度,就觉得自己的老板简直是每一个女人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化身。一个女孩对男人有的要求。似乎他都具备并且都在极优的标准之上。 酒菜都是中高档,晚会表演的大奖是苹果系列。笔记本手机,包括公司年终评选出来的员工奖项,也都是价值大几千的奖品,年度的销售冠军更是直接得到了欧洲十国游的超级大奖,一次次的惊喜,一个个的沸点,让这个夜晚七号的员工们彻底疯狂。

    各个厂家也不是没有表示,第一顿喝完之后就开始分别成帮结伙的出去玩,注定这个夜晚对于他们来说是不玩到嗨爆不罢休,歌厅酒吧慢摇吧分批出动,徐志武麻有为这一大堆人也都被徐斌放假出去尽情玩乐,反倒是谢震和一些武术学校出来的保镖,至始至终一口酒没让喝,吃饭也是简简单单吃一口就完事,各位明星离开时他们不仅护送整夜还要在酒店帮着看门。

    用徐斌的话说,这是你们的职业,选择这一行就要忍住别人在喧嚣玩乐时你必须站在一旁无法参与的痛苦,别人最快乐的时候,你们就是最沉默的时候。

    第二天一大早,徐斌就载着不愿意跟他分开的钟雨,懒觉也没睡到了七号的几个店,一半的人休息,两天串休,结了婚的或是年岁大一些的,都很有自控能力昨晚也没喝多少酒休息的还可以,没有耽误今天的工作,那些能玩能闹的小年轻今天休息明天上班。

    看到各个店的秩序井然,徐斌很高兴,这也是他故意拿出来的态度,实际他完全可以不用自己来,他来的目的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跟我干,该你做到的你必须做到,该我做到的我肯定也能做到且还会做的更好,我可以跟你们朋友相处嘻嘻哈哈玩的时候尽兴玩,到工作上,我的眼里不揉一点沙子。

    很多员工在看到徐斌早上巡店后,对他有一种非常直观的感觉——恩威并重,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完全就没有这个年纪的浮躁,让你会不自觉的对他产生敬畏之心,在他处于工作状态时,你会觉得自己如果工作不好,没脸见他不敢跟他的眼神对视。

    亲自将各位来捧场的明星送上飞机,每一个人,徐斌都包了一个不算小的红包,又跟着钟雨买了很多的年货和礼品,分别去了她父母的家里,中午坐在一起吃饭,钟雨心里的怨念少了很多,对父母各自的新伴侣也给予了足够的尊重,只是无论怎样和谐,她就总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是多余的,没有办法把自己放在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家中,自己也觉得别扭。

    下午一路开车返回梅城,骑士十五世的公路巨兽姿态碾压高速路上一切车辆,夏天还好,偶尔有昂贵的跑车会在价格、速度方面比肩,到了这个季节,骑士十五世那稳定到不见丝毫打滑的稳定状态和强大的功率,让它可以无视任何路面,就算是开到积雪很多的田地里,也能够呼啸着征服而不是被征服。

    徐志武和麻有为各自开了一辆车,徐志武开的是一辆大金杯,是他替哥哥徐志文买的,一直在铁艺厂工作的徐志文最后是拉下脸皮求到徐斌的头上,借了钱自己开了一个小的铁艺厂,这辆大金杯就当是一直不懂事祸害了哥哥很多年的弟弟,给哥哥的一点补偿。麻有为则开了一辆智跑,这算是徐斌送给家里的,父亲愿意开就他开,他开这个捷达就给张大伟,他不开这辆智跑就是大姐家的。不是送不起更好的,老爹的一句话很对,咱是什么家庭,你在外面做生意做的大开好车是门面,我们就是小门小户借了光有点钱,有辆车代步就好,开更贵的车咱自己心里都打怵。

    当这三辆车出现在铁路家属楼区时,很多人就说着是老徐家的小子回来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有那么点羡慕嫉妒,那小子是看着长大的,以前调皮捣蛋也没什么特殊的本事,跟这附近的孩子几乎都一个样,你再看看这两年人家混的那叫一个好,老徐天天兜里都能揣着中华烟,出门开车溜达玩,棋社打麻将时说话字里行间那种随意自信,都哪来的,不就是人家那小子争气!

    骑士十五世在楼头停了下来,有两个叼着烟正往外走的年轻人盯着这车看了半天,徐斌按开车窗喊了一嗓子这两人才惊醒,真是双全回来了。

    “宝子,涛子。”

    “呵,双全回来啦,你直接开进去,咱们三家的棚子挨着,你就停那前面就行,棚子里就有点冬菜。”

    一声呵,带着某种无奈和辛酸,从小一起长大的光屁-股娃娃,人家现在混的好,赵宝和江海涛耳朵都要磨出茧子了,每天听到的都是他的事情,再见面多多少少热情有些尴尬,没想往前凑,示意徐斌往前开,他们两个就要转身向外走。

    徐斌直接从车上下来,后面的徐志武和麻有为都已经将车直接开到单元门口,他们车子一会就走也不怕挡人路,将车上的东西搬下来也就都回家了。

    “宝子,涛子,咋的啊,哥们回来不高兴啊,好几次回来都没见着你们,你家我姨说你们两个去魔都了,我还想着今年过年能不能聚一聚呢,去年咱们铁路家属区这些孩子,都没聚上。”

    徐斌的热情并没有消除这两人内心那点所谓的傲气,你混牛b了,我们还是别往前凑了,免得让人说我们攀高枝,你双全要真是落魄了,哥几个往一起凑合凑合那叫哥们情义。

    可当徐斌熟络的从赵宝皮夹克外兜将他的红塔山烟掏出来点燃时,那点不知名的尴尬也就消失了,三人几乎都想到了过去,上小学时赵宝家条件最好,小孩子偷着学抽烟都是他弄出一盒半盒的烟来,徐斌和江海涛也都是这个样子,你的就是我的,上去摸出来就抽。

    都说双全人家现在都抽好几十块钱一盒的烟,这七块钱的红塔山,他还抽得惯?我们这些穷朋友,他还认识?

    徐斌叼着烟,一人拍了他们胳膊一下:“想什么呢,走走走,家里喝点,咋的,还非得我请你俩下馆子啊,别做梦了,赶紧的,家里混一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