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徐总,久闻大名

    “那这一次就要预祝何导能够创下票房佳绩,来,我们大家举杯。”

    高谈阔论间,一部徐斌听来没有太大感触的影片故事就被大家推举成为明年电影票房的黑马,让他多多少少有点不习惯,不过很快就释然,赚钱这东西不是谁都能投资一百万赚个大几十万的,只要影片不死,导演演员有一定号召力,投资个二三百万赚个三十四万,这是可以被接受的,安稳不招惹麻烦不投入太大精力又有一定托底保障的投资,少赚点也能够被大家所热爱,一年左右周期,赚个三四十万,又不需要干什么,至多是协调一些拍摄所需的场地和有关部门,就这投资,你想要进场,还要看你够不够资格,不是谁想来就来的。

    海生正式将钟雨介绍给何导,本来对方眼中是有那么点别样目光,在他加重语气后明了,这是海生看中的女人,而何导之所以要启用他看重他,无非看中的就是他的人脉和那他背后那隐而不见却能在关键时刻出力的背景,一个女人,自不会相争,圈子内外各类女人有的是,什么都奉献了且还不止一次没能上位的女演员有的是,如过江之鲤多如牛毛。“小钟,我这部片子还剩下一个女三号,正好跟海生饰演的角色有不少对手戏,饰演一对欲-海-沉-沦的男女,你们相熟,到时一些亲-热-戏就更顺手一些。我很看好你们,好好努力。”

    钟雨一直听着,没有表态。在圈子里也算是历练了大半年,整个人的状态早已不是当初冒失的直率小女孩,这是一个讲究面子的圈子,你可以不赞同导演的话,可以反对,但不要当面否定拒绝顶撞,事后可谈。当面要听着。

    海生误会了,钟雨表现出来的淡然恬静被他当作了默认。因为脸皮薄而不好直接应承什么,那自己该更加主动发起攻势,争取在春城这两天就将她拿下,一会说不准那位大人物还要来。带她去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上层生活,到时还怕她不就范吗?

    有人很配合海生,突的指着徐斌:“钟雨小姐,这是你的助理吗?”

    徐斌身子向后靠了靠,从兜里拿出烟来点燃,看戏改变无聊的状态是有限度的,不直接冲着我来就当作没看见,直接冲着我来,我会惯着你?钟雨坦然道:“这是我的男朋友。诸位,今天也不早了,我还要回家去看看父母。就先告辞了。”

    说着,站起身拉着徐斌就要离开,她实际上并不知道自己的男人究竟在春城混的怎么样,以为只是有些钱,肯定会不如这些地头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招惹他们犯不上,以后会给七号下绊子。

    海生急了。站起身就拉住了钟雨的手臂:“急什么,一会儿皮少可过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还有何导明天一早就走,晚上我们还要聊一聊剧本,小雨,机会难得,你要考虑清楚,别因为一些不重要的而错过人生重要的机会。你,小雨注定是要成为国内一线女星,你认为你们还配吗?如果我是你一定会默默的祝福她悄悄离开,你们的世界已经不同了,今晚的场合你也看到了,用不用我给你介绍一下在座的各位?”

    徐斌比了一个请便的手势,海生很自豪的开始逐个介绍:“这位,鼎盛集团的副总……青藤连锁超市的副总……恒通运输公司的副总……达因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副总……”…

    这个副总可不是百分百真正意义上公司的副总,一种隐晦的称呼,实际上是告知外人,这些人可都是公司的少东家小开,似乎害怕徐斌不明白这副总的含义,海生还很自豪也很土鳖的附送了一句:“哥几个今后可都是各自家里公司的掌舵人……”

    徐斌指了指海生:“那你呢?”

    海生愣了下,没想到这个家伙还这么冷静,旁边有人说道:“海生可是能在燕京开着兰博基尼飙-车的选手,别以为在春城有两个钱就如何了不起,低调点。”

    海生认为徐斌是司机,旁人却看出了他的气度,该也是有些钱的二代,这才提醒一二,我们这个圈子内想要碾碎你这样的,不过是挥挥手之间。

    徐斌有些想笑,是在说我还是在说自己,还有两个钱就如何了不起,哥几个,刚才在外面闯红灯抢路不可一世时,你们就不是装b吗?还是你们觉得有实力的装b是牛b,那你们,有实力吗?

    也难怪徐斌没能出场镇住全场,他今天不出众的穿着,左朗出现时的穿着,车子脏兮兮,本身又不是从大家族或是富贵家族培养出来的二代,身上并没有那种真正大少刻意低调也掩盖不了的气质,怎么看都只像是一个普通人,这群人也不是傻子,不是他们觉得能踩乎的人,轻易也不会出言不逊。

    屋内有服务员开始撤桌重新摆盘,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海生和徐斌的身上,海生也算是骑虎难下,见到对方那状态,杀手锏直接祭出:“皮少一会过来,别说你不知道皮少是哪一位,在春城,只有一个皮少。”

    皮?

    徐斌心中一动,敢这么说话的,该是那一位,没想到这些人还能与那位拉上关系,看海生说话这状态,还是很熟的意思。

    “怎么,认识?皮少可是我哥们……”

    “谁这么想我,背后这么念叨我。”

    海生话音未落,包厢门被推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走了进来,打扮老气,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出彩的地方,头发也梳得板板整整,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公务员多过大衙内,可只要认识他的就知道,皮大少这不是低调,只是他的志愿不是混日子而是在仕途内有所作为,三十一岁,就已经是春城驾-管处的二把手,开驾校的郭守民曾经跟徐斌提起过,这皮永新可不是草包,手握实权却未曾大肆赚钱,据说只有一家驾校与他有关系,还在遥远的长白山上,天高皇帝远。

    徐斌坐了下来,他的位置背对着包厢门,皮永新走进来时并没有注意他,先对着海生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对海生的尊重一部分是他性格使然的低调对谁都挺客气,一部分是对海生那位生身父亲的尊重,尽管海生只是私-生-子,血缘关系不容抹杀,那位远在京城的大人物到不会刻意关注他,但他要是有什么事,那位也不会不管。

    “咦,你是那个……”皮永新一眼就认出了钟雨,只是看得时间太少还没有记住钟雨的真正姓名和剧中扮演的角色名字。

    “皮少,这是钟雨。”海生站在了钟雨一旁,那站位和手臂的姿势,明显是在宣布领土主权,任谁一看都知道,我这么介绍,是因为她是我的人。

    钟雨侧移一步,她感觉到海生到了春城愈发的过份,还不如之前那种温和的方式,现在是咄咄逼人,都已经说了很多次还这样,那就让人讨厌了。

    在场的人都站了起来,唯独徐斌,他到不是装,只是因为所处立场的不同,你就算是姜鸿在这里,也至多是站起身,点点头打招呼,差距再大在外面姜鸿是农雪峰麾下一员,代表的是农雪峰的面子,颇有些站着死不能跪着活的意思,被踩,那都要被踩得腰杆挺直,所以很多时候都会躲着敌对方的‘大人物’,避免倒霉。

    海生抬腿给了徐斌所做椅子一脚:“想什么呢,皮少不认识吗?”

    徐斌看了他一眼,转身看着皮永新:“皮少,你好。”

    皮永新微微皱起眉头,他可不是海生那些人,走体制,要求他必须步步为营不能有半点闪失,就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很面熟,面熟归面熟他很确信自己并不认识对方。

    海生在一旁撇嘴道:“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好似谁都认识你似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皮永新认出了徐斌,要说最近在春城谁的风头最劲,整个北海最顶层的阶层内,都知道一个徐斌,一把双刃剑玩的是淋漓尽致,看似成为众矢之的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可你仔细想想,他实际上也给自己上了一道安全锁,一定时间内不仅不会有人动他,大家还会想尽办法保护他,大脑壳死的时候究竟留下了什么,除了他之外无人得知,无论他说谁,都会掀起一股不必要的血雨腥风,真假不论,在斗争中不需要真假证据,需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借口。

    这位原本只是一个新兴企业老总的男人,其身上的多种身份同时曝-光,宋仟伊的正牌男友听说已经进过京见过老太爷,国家培养的特殊行动部门的成员,江湖道上赫赫有名的强悍人物……

    现场,几乎所有人都跟海生一个反应,就你,还伸手要跟皮大少握手,你是哪根葱啊,那态度听了就让人觉得不爽,漫不经心的态度,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对方是谁啊,省内公-安-口一哥的公子,人家在省-政-府可还挂着副职呢,不是一般的厅-级干部,是省-领导。

    皮永新脸上露出公式化的笑容,尽管公式化,却丝毫伸手不比对方慢,没有将自己抬得太高,也等同于间接承认了徐斌不止是农雪峰下面的人,还是伙伴。

    “徐总,久闻大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