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预备役中尉

    对于考核的结果,徐斌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每天的生活都安排的很满过得很充实,颇有些流连忘返的意思。

    “跟我来。”

    这一天完成了八个小时的考核学习,徐斌刚要离开,天虎出现了,示意他跟着自己,驾驶着外面那辆徐斌用了十天的车子,没有左朗,在燕京繁华的街道转了一圈,进了一个庄严肃穆之地,在这里见到的每一个人都显得那么忙碌,低头快步而行,多数手里都拿着资料翻看着资料,少数即便没有拿着资料的,也都是在打电话,与那些大型的公司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这里足够宽敞,每一个人活动的区域和范围都变大,那种拥挤的场面不会出现。

    军装,在这里虽不是唯一的主旋律,却也是构成主旋律的最大框架,在一间中型的会议室中,一面墙上悬挂着国旗军旗,一身如之前天虎送给徐斌的那种作训服,一身预备役的常服正装,一名金星将军和两名上校来亲自为徐斌授衔,这另类连部队都不知道却受到如此重视的授衔,古往今来也算是头一遭了。

    一杠两星,中尉,徐斌很满意了,他就没想过自己一下子直冲云霄。

    简单却不失庄重的仪式,让他心里也非常感动,甭管如何,自己是受到重视的,或许还因为种种原因有距离有隔阂,但那都不重要,我徐斌也没想着要在军队里大红大紫扶摇直上,能够贡献一点力量衍生一点特权,我也就满足了,没那么高大全的想法和思维,但我也不是一个卑劣的小人,真要到了战场上,不敢说是英勇赴死的壮烈,却也绝不会因为死亡的来临而当一个缩头乌龟胆小鬼。

    仪式过后,天虎领徐斌到了一间密室。在这里,有专属于他的东西,也有一番保密级别很高的言语嘱托。

    天虎先没有去介绍那些东西,而是正色对徐斌宣读他奉命要说的话:“你所加入的是番号9527的保密部队。是现如今在军内都实施保密原则的部队,你也需要进行相应的保密学习,鉴于你入伍的特殊不具备参考特例,上面允许你循序渐进将保密原则学习和遵守,你如果理解为暂时对你的不信任也可以,暂时你只需要有我和宋仟伊作为你的联络人即可,有什么事情我们会负责转达,当你需要进行共同的训练和考核时,我们会提前通知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徐斌摊摊手。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的越多,承担的就越多,细想想并不是什么好事。

    天虎指了指桌上:“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你的了,证件只有在特定的场合才有用。是特权证件却与你的生活没有交集,地方只有安全部门能够识别这证件真伪,当地军分区、驻防部队和公检法系统并不具备识别功能。”

    桌上一共有两个证件,还有一个是持枪证,桌上还摆放着一把手枪,一个备用弹夹、小方盒的子弹和一个挂枪的武装带,一份保密守则。这就是徐斌当前身份所能拥有的所有物品,在军营里也接触了一段时间的枪械,熟练的拆卸检查后放在身上,然后拿起那保密守则,坐下来开始进行细致全面的阅读,天虎表示他出了这间屋子。还要经历保密守则的口头考核,牢记熟记不说倒背如流要铭刻于心中。

    给钟雨打了个电话以自己忙为由取消了今晚要去逛西单的安排,一只手把玩着崭新的手枪,一只手拿着守则一字一句的细细品读,他并不知道自己这十天的学习考核成绩究竟如何。看情况估计是勉强及格,通过了这支部队接纳自己的最低标准,中尉和权限,就是最好的说明,不过这也正式徐斌想要的结果,他就想要这样,不高不低,不好不坏,不张扬不低调。

    有些时候,奉行六十分及格的主张,挺好。

    在徐斌学习保密守则时,有几双眼睛通过房间内的监控设备正看着他,那三位陪伴他十天的考核成员也在列,白发老者和中年男子都断言徐斌不会在那个封闭的房间呆太久,那保密守则也不会真的背诵下来,唯有那眼镜娘,镜片背后的双眸眯着:“不,我赌他最少会在里面将整个守则背诵下来。”

    当大家拭目以待时,徐斌向天虎要了笔要了纸,并要求他留下来在这里为自己解惑,保密守则中有一些非常专业的术语,他需要从天虎那里得到最准确的答案,不能差分毫,这毫厘之间就是保密和泄密的天地之别。

    直至深夜,监控的另一面充斥着几双无法置信的眼眸,他们根据十天来的考核学习综合数据拿出的判断,竟然是错误的?徐斌不仅很认真的学习背诵,还一遍遍的抄写,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发扬光大,遇到不明白的天虎给他做注解也会一字不落的抄写下来,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在场都是专业人士,能看得出,他绝不是在简单的背诵,而是每一句话每一个有转折的词句,都要彻底理解透彻,彻底将这份保密守则吃透,绝不越雷池一步。

    “这是个认真的人,他知道什么是自己必须做的。还有潜力可挖,你们上点心,弄出一套专业的方案来,我们部队每一个内卫成员,都必须有一整套专属于他的档案,每一处都要精益求精都要完美到毫无瑕疵,我不允许有一点点的漏洞。”曾经考核徐斌的何大军在午夜给出了结论,之前就徐斌是9527部队中内卫还是外卫的争论就有,按照他特殊人才的级别完全够内卫,只是他的预备役身份和那种并不是军队培养出来的身份,才让不同意见暂时占得上风。

    看到徐斌这样的表现,何大军直接拍板,反对的声音也没有了,能将保密守则重视到如此程度的人,绝不是一个轻易就将自己内心真实想法暴露出来的人,以他的天赋,未来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

    整整一夜,徐斌彻底将整个保密守则吃透,他不能一字一句不错的背诵下来,但却能对其中所有的关键点全部抓到,每一个可能触雷的地方都了然如胸,就算是一百个人以各种方式询问,都不可能让他触犯那些雷区,心里有了,行动上才有可能做得到。

    “恭喜,给你庆祝。”

    “大姐,你见到过大早上给人庆祝的吗?”

    “赶紧出来,少废话。”

    刚回到酒店准备补一觉,宋仟伊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这也就是个女人,她要是个男人或是个彻头彻尾没有一点女人味的男人婆,徐斌早就大耳瓜子抽丫了,男人对女人,尤其是有着某种欲-望冲动好感的女人,总是会无限宽容,就像是已经午夜时分,你要是有个男性朋友从外地回来刚到火车站给你打电话让你去接,你有可能找理由拒绝或是直接喷他让他自己打车过来,可要是个美女,在没有男朋友,九成九的都会屁颠屁颠换上衣服去接,暂且不论有没有可能发生超友谊关系,至少是有希望有机会。

    左朗还没有回来,徐斌知道,他的心理关难过,不是别人考核他,而是让他重新找回对纯粹部队的信心。

    走到酒店大厅一看,除了那如标枪一般负手而立的宋仟伊,浓眉大眼形象正派到可以扔到任何影视剧内饰演正派人物的宋军也在,看到徐斌抬手打招呼,而剩下的一个则让徐斌有些头疼,你说要是继续胡闹或是趾高气昂还好,偏偏这位一对小虎牙完全动漫长相的可爱美少女,上来给他来了一个绝非礼节性的凶猛拥抱:“恩人,上一次的事情不好意思啦。”

    不怕硬的不怕横的不怕娇的不怕蛮的,就怕这心思你猜不透的,能让农雪峰都直皱眉头想要远离的女孩,就算她再漂亮再可爱,你都不得不提防她内心的魔女潜质。

    “宋以晴,你我互不相欠,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她已经都代替你偿还了。”

    徐斌不指宋仟伊还好,一指她反而把宋以晴这个孕育许久的炸药包给引爆了:“切,别理她,监守自盗,还说帮我偿还救命之恩呢,说,你们俩到什么程度了。”

    宋以晴起初到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也没想过会和徐斌发生什么,偏偏宋仟伊的表现引来了她内心小小的妒忌和比较心理,这个男人要不是好男人,小姑怎么会抢,我不管,我也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好。

    宋仟伊直接拎着宋以晴的脖领子将她拉到了一边,冲着徐斌一如既往的静如水:“走吧。”

    宋军开着一辆越野车,上车时给了徐斌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

    “老宋,这大清早有什么好吃的,你不会是害怕花钱,专门请我吃早餐吧?”

    宋仟伊目不转睛,一言不发,宋以晴故意冲她嘟了嘟嘴扮鬼脸,见她没反应才知道自己那一套从小到大就对她没有任何作用,转而对徐斌说:“这一次,请你吃真正你花钱都吃不到的,我小姑为了这顿饭,可是很大的人情都用了哦。”

    “信不信我让你爸停了你的零用钱。”

    “好啊,没钱了我就去找我的救命恩人,他是不会不管我的。”说着宋以晴故意从后排座探出双手去搂徐斌,一边搂一边去看宋仟伊的反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