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简单爱

    第一场春雨如约而至,在雾霾压顶的燕京上空倾泻而下,给这压抑的环境增添了些许的清爽。

    落地窗开启,有别于空调的丝丝凉风透着春雨特殊的味道扑鼻而来,钟雨裹着浴巾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徐斌光脚只穿着一条裤子,试探了一下外面的温度,询问了一声钟雨是否觉得冷得到否定答案后,将通往阳台的落地窗门开启,踏出一步,踩着地面迸溅进来的雨水,双手搭在栏杆上,他喜欢这样的布局,会让他有一种拥抱天空的感觉。

    小别胜新婚,唱k到午夜,与大部队分开之后,在这舒适的环境中,那点小小的隔阂和胡乱猜测消失无踪,爱做的事情是保障感情能够长远维系下去的最大助力,没有滚被单来灵肉交流,再深的有情饮水饱也会淡掉。

    上午有国内大导演的讲座,钟雨不想错过,暂且不说导演讲的东西自己能够吸收多少,如果有幸能够被导演机记住或是当场看中,说不准就会有机会去参演对方的作品,那可是大荧幕啊,就算只是里面一个配角,都有可能成为你演绎生涯的转折点,机会,不会太多次降临到你的身上,每一次,都要格外的珍惜,或许你的珍惜就会给你带来不曾想到过的机会呢。

    钟雨的想法到是更为纯粹一些,她只是想要多学习一些,没有自我否定过去的几年是在虚度光阴,却也不想在想要生活到来时多去浪费时间,干一行就有干一行的样子。

    新时代的独立女性,不想也不愿将自己捆绑在男人的身上,她们更想要自己的生活是拥有独立空间的,徐斌能来燕京看她她很高兴。( 平南斌愣要她反过来陪着他,钟雨就不会觉得这是幸福和感动了,而是一种带有枷锁性质的负担。

    “早餐来了。”

    酒店服务送来了早餐,徐斌将餐车推到了钟雨的身边。自己靠躺在榻上。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着钟雨化妆。一边时不时喂她一口,这一刻的两人都感受到了幸福,淡淡的,却在这房间中聚而不散。

    将钟雨送到学校之后。徐斌并没有继续跟着她,给足她个人空间,有些东西真不是靠攥在手里监视能够长久的,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该是你的,强求你也求不来。

    看着钟雨在雨后一缕阳光难得透射到大地上时挥手告别的身影,徐斌很想用相机将这一刻抓拍下来。她的笑,是那么的满足那么的纯粹,他相信,此刻钟雨是幸福的。是她对人生要求完全达到的那种幸福,有一个自己喜欢也疼爱自己的男朋友,能够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投注更多的精力,不缺少物质的花销,不必为了一些生活中的琐事而去奔波劳碌劳心劳力,这样的生活就是钟雨想要的极致幸福生活,没有过多的要求,简单,温馨,安宁。

    能够让自己的女朋友幸福,这让徐斌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满足感,进而也使得他本人充满了奋斗的干劲,对即将到来的未知一切,也多了几分信心。

    一栋老式的红砖建筑,被城市的高楼大厦包裹,被周遭的五光十色掩盖,四周受到保护的十几棵大树刚刚开始泛绿,但可看得出来,用不了多久,这些大树的枝繁叶茂就会将这红砖建筑大面积的包裹起来。

    老式的政府单位对开铁门,五十米见方的小院,四层的红砖建筑经过几次翻修,透着安静,是那种你不看门口竖立牌子会渐渐将这里遗忘的区域,不会有豪车进出,不会有早晚高峰时蜂拥而来的员工,天黑没有大灯,天明没有喧嚣,就连竖立的白色单位指示牌上,也因长年累月沉积的灰尘和污垢显得脏兮兮的,正对着大门的建筑大门还是那种老式的红木玻璃门,进出需要来回推拉,在反光下,你什么时候去看那大门,都透着一种迟暮的颓废,就像是这整个建筑一样,在燕京,已经是廉颇老矣。

    门房的窗户全都是灰尘,里面一台老式的二十一寸彩色电视机,一个老式的双卡带录音机,总是坐着一个干巴瘦的小老头,白天你总是能偶听到广播的声音,天黑后总能看到电视放射出的光芒,大门开着进出车辆也没见他出来管一管。

    左朗开车过来时,老头却背着手踱着步从门房里面出来,一个小院,以他门房所在的位置,就算他是慢慢走,车子停稳之前他也能够横穿整个小院。

    扫了一眼放在前挡风玻璃下的通行证,看都没看徐斌和左朗,转身又返回他那小屋,继续听着单田芳的评书。

    天虎从推开门走了出来,迎二人进入到楼内,八十年代的政府机关格局设计,内部正对着大门的就是宽敞的向上楼梯,两侧走廊内所有的门都紧紧关闭着,本该这类建筑是那种上面有个玻璃窗下面是老式木门的建筑,现在这里全部是刷卡防盗门,透着一股子老旧尘封外的现代化。

    天虎带着二人上了二楼,指了指右侧一个房间示意左朗去那边,然后他带着徐斌进了左侧一个小会议室,在里面,三个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个气质充满攻击性且坐在三人中间位置的中年男子,一个制服眼镜娘,整个氛围营造了一个类似职场面试的感觉,又略有不同,至少徐斌需要坐的位置,是一个很舒适的单人沙发,他对面的那三个人,则是普通的办公椅,同时在沙发的旁边还有一个小茶几,上面已经泡好了热茶,放置了一个烟灰缸,显然,他们是想要给徐斌一个舒服的环境,不会让他一进来就感觉到厌烦,就如同窗户一样,淡蓝色的玻璃色已经阻拦了外面刺眼的光芒,一层透色的纱帘,给这房间增添了几抹宁静,又是在这样的建筑内,会让你觉得心情格外的舒畅。

    在与门同侧的墙壁上,悬挂着一个巨大的led屏幕,此刻也开启着,播放着美轮美奂的祖国山水画面,静音。

    “徐先生,坐吧。”

    徐斌是既来之则安之,反正都已经来了,选择了这条道路他就不会后悔,未来会发生什么他无暇去考虑,心底那一点点大气磅礴的思维让他对参军没有抗拒只有喜悦的责任,保家卫国是每一个公民都应该尽的业务,这没什么可说的。

    本来那老者还想要说出口的一句话生生咽了回去,本来想说徐先生你请放松,可当他一看徐斌的状态时,这句话不用说了,他何止是放松,完全就将这里当作了自己家的炕头。

    身子往沙发里一靠,手臂搭在一头的扶手上,先喝了一口茶水,自顾自的把烟点燃,并抬手示意天虎和三个也不知乘坐考核教官还是辅导老师更合适的人是否需要抽一根,老者手里的遥控器对着电视点了一下。

    “徐先生,先回答我一些问题。”

    “好。”

    接下来的问题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天文地理人文景观,体育文娱方面都有,涉猎到的问题也都不是很深奥,徐斌也懒得去想这里面存在的心理暗示和心理分析内容,全凭本心回答,我说的答案就是我心中所想,明明一些可以回答的很高大全的问题,他也没有故意改变自己的想法,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不需要劳心劳力去伪装的事件上,绝不装绝不做作。

    讲课,提问,测试。

    三个人轮番上阵,老者是数据分析心理分析类型的,那气势很凶的中年人则是个讲师,到那眼镜娘则是徐斌猜测的心理学家,不怎么开口一直观察自己,时不时在本上写着什么。

    每天固定的八个小时,允许徐斌在八个小时之外行动自由,每天去观察他的变化,足足十天的时间,才结束了这让人有些莫名其妙不明就里的学习旅程,对徐斌来说就当是在这里陪伴女朋友了,白天钟雨上课他也上课,放了学两人一同游览整个京城,诸多的景点诸多的美食,结伴而行每天都是欢声笑语,每当那个时候,工作的压力生活的压力对未来的迷茫都没有了,完全沉浸在古韵的景致和携手并肩的幸福之中。

    十天时间,徐斌没有忘记去学习,偶尔钟雨忙或是怎样,他会让左朗拉着他到京城的大楼盘去转一转,静下来时会拿着ipad伤亡学习了解房地产的种种,在那些大楼盘的样板间,去看人家的装修风格,去了解人家的装修质量和配套设施完善程度。

    徐斌丝毫也不觉得这十天的时间浪费掉了,反而觉得很充实,有西门吹雨和麻有为徐志武等人在家里看家,内招和外聘两股势力相互制约相互牵制,每天电话办公电话回报工作,电器城方面一切按部就班,赚多赚少取决于二手机翻新后的销售情况,车行那边还是秉承着一个原则,维修师傅老李老白看过车况还可以就回收,不怕卖不出去,这都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不少曾经在七号车行买过车的老主顾成了回头客,带着亲戚朋友重新回到这里再次选购,谢茹也因此适当的提升了一些价格,却依旧是供不应求,车行的扩张,势在必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