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认识你吗

    孟诗研的求救,带着焦急,却又不是那种声嘶力竭,该是遇到了难以处理的局面,但还不至于马上对她的人造成威胁,有足够缓冲的时间等到自己到达。

    徐斌一路上很平静,他在思考孟诗研碰到的局面是什么,看她那焦急的模样,该不是一般能够轻易解决的场景,但又有充足的时间给自己打电话,而直到现在孟文杰还没有来电话,那证明她没有给她父亲打电话,如此算来这件事该不会超过自己能够统御的范畴。

    遇事冷静,这四个字谁都清楚,但没有几个能做得到,关乎孟诗研,徐斌其实很着急,像是关心家人一样的着急,毕竟儿时的记忆是甜美的,重逢以来双方的关系也愈发牢固,不管是友情还是什么情,对方求救他都会全力以赴,要不是孟文杰始终没打电话,或许他就不会如此平静。

    孟诗研报出的地点是一家女子会馆,在省城比较有名气,名媛们对此地甚是喜爱,优良的条件和优良的效果,保障了其在这座城市立足的根本,名媛们发挥出的强大能量又足以保障它不会受到方方面面的侵扰。

    男宾止步!

    徐斌都没废话,迈步就往里闯,左朗以最简单的方式制服了前来阻扰的外围保安,并没有伤害对方,只是让其让开了道路,供他和老板往里走。

    到了里面那就更是畅通无阻,女人或许只有一声喊喝,并不敢过来阻挡,而那些并没有多少穿着的客人充其量是尖叫一声捂着前胸闪躲起来,实际上也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在海边,露的绝不比现在少,也没见她们尖叫。反而一个个挺胸提臀,不将自己拥有的一切展现出来就不罢休的模样。

    “喔喔喔喔……”

    徐斌不知道气还是怎样,看到孟诗研时,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并没有怎样孟诗研,只是抱着臂膀看着她,两人坐在宽敞舒适的客厅中,也没有人限制孟诗研的行动。

    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徐斌脑子反应很快,一看现场的画面。再想那电话,再联想孟文杰没有打电话给自己,孟诗研没有通知孟文杰,这熟悉身影的身份一闪现,其实答案就已经不远了,徐斌有些愤怒的看着孟诗研。

    “对不起,双全,我……”孟诗研一接触到那眼神就明白,对方远比自己想象的反应快很多。歉意的低下头,当时她也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给双全打了电话,这种事情谁沾上谁倒霉,而自己。一切尚在未知之中,只是感觉到了危机,这才求救,但不管是谁来。都要面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那个曾经在健身馆见过一面,最近碰到过几次今日在这里深入交流的女人。面对她成为她的敌人,在这座城市,还真就没有几个人够资格。

    “你可以走了,既然我来了,救你出去的使命总要完成,左朗,带他出去,然后,在外面等我。”徐斌笑了笑,有生气,但更多是一种就这一下我徐斌就不欠你们孟家任何的解脱,一个骄傲的男人,欠人人情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孟诗研既委屈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愧疚,她不觉得自己做错可又明明是错的,看着徐斌眼中浮现一层泪花,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是,她是后悔给徐斌打电话了,当时她是吓坏了嘛,没想到那位会有那种要求,拒绝了还被逼迫,还要来硬的,还大大方方喊号自己随便打电话找人,看谁敢来。

    左朗拉着她的手臂向外走,孟诗研也只是稍微抗拒了一下就放弃,她不能接受那种侮辱,至于招惹那位的事情,出去以后想办法摆平呗,徐斌是个男人,总会没事的。

    徐斌是赶鸭子上架,装作很平静,心里却是知道难以善了,衙内们最忌讳的是什么,没有面子被打脸,自己来了,就等于打了她的脸,看对方那表情,完全是一副捕捉瓮中之鳖的状态,既然来了,既然面对了问题,那就面对,大大方方的在刚才孟诗研坐着的位置坐下,姿态完全与孟诗研不同,透着无所谓的大气。

    “你是在跟我在这里装镇定吗?”

    如那端庄雍容的长相气质一样,农雪峰都要称呼一声水姐的水倩声音也是中气十足气场强大,此时此刻的她就穿着一件白色的薄纱裙,若隐若现,一双不算长却白皙肉感十足的腿露出大半截,手里正拿着一把锉刀正在轻轻的修剪着手指甲,慵懒的状态完全不是装出来的,是优渥的生活环境和常人难以企及的生活心情经年累月的孕育堆积出来的。

    徐斌突的正襟而坐,双腿并拢,一字一句说道:“那请问水姐,我现在这个模样,你能放过我吗?”

    “不能。”

    “那我还委屈自己干什么,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何不让自己舒服点。”徐斌一软,以更为舒服的姿势靠坐在椅子中,点燃一支烟,怎么舒服怎么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水倩笑了一声:“你这样,并不可笑。很多人都学过你,试图在我面前特立独行,试图以此来彰显自己不同,以为我会欣赏。”

    徐斌连连摆手:“水姐你可别误会,我现在正在想,你要让我打电话,我该给谁打电话求救。”

    水倩哦了一声:“那你觉得,谁会来,农雪峰?”

    她没想到,徐斌还真就点了头,农雪峰什么人她太清楚了,能冒着得罪自己来救面前这个小子,这小子是狂妄自大还是清楚知晓自己真的就在农雪峰眼中值那么多钱?

    徐斌:“这人情他不会欠我的,所以还是别找了,要不这样,水姐你给个章程,我要能扛呢,我就扛下,要是扛不下呢,我好赶紧打电话找人说和,这眼看着挺晚了,再晚人家都该睡觉了。”

    水倩冷笑一声:“装无所谓,并不高明。”

    徐斌没解释,是装的还是真的,自己即将踏入的部门,该不至于让地方豪强把自己给剐了。

    会馆内恢复了平静,从始至终,也没人到过这里,似乎打扰到这里要比驱赶男宾对主人来说更不能接受。

    水倩直接扔了一个针管过来:“自己注-射,麻醉剂,足够你昏迷两个小时,我不想让自己置身在任何无法掌控的局面里去谈条件,你要谈,我就给你这个机会,现在,谈不谈,轮到你了。”

    徐斌想到了农雪峰对这个女人那绝非身份的忌惮,她要干什么,究竟要不要给宋仟伊打电话求救,现在这当口,宋仟伊是他能想到最合适的人选,也是自己能够求到最不费力的一个人。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或许是宋仟伊的疯,让两人之间关系的进展速度远超过常人,此时此刻徐斌能想到她,且还觉得她与自己的关系比农雪峰什么更近一层,那些看似荒诞的举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水倩平静,雍容,是那种真正具有着母仪天下气质的女人,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这种气质的,这放在古代,套上凤袍,任何一个朝代一座,那就是气质高雅的皇后娘娘。

    徐斌对那注射的麻醉剂到不害怕,无论是饕餮体质还是热能能量,都具有着排毒抗毒能力,在燕京宋家那位小魔女宋以晴就曾经动用过麻醉剂,自己的身体并不害怕,可他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也没有兴趣知道是什么,用不了多久还是会从装晕的状态起来,到那时如果窥到了一二属于这水姐的秘密,麻烦更大。

    徐斌拿出手机:“我打个电话。”

    水倩没有反应,但如果细心能够发现,她发了一点力。

    电话拨通,宋仟伊很快接起:“喂。”依旧是那么的冰冷透着不近人情,谈婚论嫁都能相识市场买菜那样谈论的人,你觉得她接电话会是一个什么状态?如果常年给她打电话,你会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个另类的人工服务台。

    “老宋,我这有点忙你得帮一下,不小心得罪了水书记的女儿,现在都不知道该找谁求救了,看在我们很有可能成为同仁的面子上,你帮个忙,打声招呼?”

    电话内,宋仟伊没有特殊的反应:“把电话给她。”

    徐斌递电话的时候,不小心偷瞥到水倩白色纱裙下那道沟,外面的人是用各种东西挤出这道沟,而眼前这位明显纱裙下空无一物,那道沟依旧深的能够夹死蚊子,两个字,好大。

    还没等他从眼睛得到好处的小小窃喜中多呆一秒钟,接起电话的水姐直接来了一句:“你谁啊?”

    “水倩。”

    “宋仟伊又是谁?”

    “我也不认识你。”

    电话挂断了,徐斌傻眼了,这什么节奏,看这意思双方说话是同步的,那边或许还快一些,应该问的也是这样。

    “你谁啊?”

    “宋仟伊。”

    “水倩是谁?”

    “我认识你吗?”

    水倩直接手机一扔,瞥了徐斌一眼:“你可以选择向来时那样,我保证还是没人能拦住你。”<6281、孙宇投出的月票!(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