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这就是父母

    徐斌当然没喝多,不是他有技能,是没人会让他喝多,迎来送往这么多的新朋友,他要是喝多了那人可就丢大了,也会让所有人看低他,怎么这么没有深沉,这个时候还能想着把自己喝多,也不看看周遭都是些什么人。

    每一个人,徐斌都单独寒暄几句相送上车,到田东时徐斌跟他在车边聊了好几分钟,左朗开车亲自将他送回家,尽管这小城市这些人也都不怕酒驾被抓,但能够在人前端正一下形象,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

    一直忙到凌晨,徐斌才喘口气,孟诗研这时候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徐大老板,过来玩,别一天跟个老头子似的,脱离群众是可耻的,快过来,慢摇吧等你呢,过来放松放松。”

    徐斌一想也是,累到不累,觉得有乏意时热能补充一下,一天下来心累,身体到没什么,孟诗研放松放松的提议真说到了他心坎里,多长时间了,他自己也没有准谱,似乎从七号从青岛路搬到重庆路开始,他的人生就开始发生了质的变化,从一个守着旺铺有着系统日进斗金的小商户,变成了一个整日需要游走在生意场上的生意人,成就感吃喝享受都不差,唯独属于个人的时间是越来越少,想要玩玩游戏看看电影,你会发现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自己,或许还没有学会怎么样在忙碌中找寻快乐,这或许也是一个真正成功商人和一个普通商人之间的区别。

    赚钱的乐趣是让无限的钱成为自己的,可在这过程中你不能把自己变成钱的奴隶,需要学会怎么样去让自己过得舒坦。

    午夜的慢摇吧正是热闹之时,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开始更加崇尚更深的夜,从前凌晨一点基本上也就散场了,大家摇一会儿嗨一会儿也就差不多了,可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待到徐斌接近一点踏进来之时,里面的热闹那叫一个鼎沸,似乎此时此刻才是真正夜高峰。

    能跟孟诗研一起玩的,在梅城那也都不是一般人。今天关于七号的消息他们也都听到了,真正见到这个自己父辈跟人家平辈论交的年轻商人,一群本来玩的挺疯的人反倒显得有些拘谨。

    告诉自己喝的是酒,调整酒的味道,徐斌喝了一口啤酒,点燃一支烟,身子向后靠了靠,就觉得这样好舒服,自己软软的,周围的环境确实硬硬的。嘭嘭激烈的音乐始终响彻在耳边,就让你觉得你想要闭上眼睛会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叮!

    “发布主线任务,使得七号成为北海省知名品牌,至少在五个地级市开七号连锁,并都在该地区具有相当知名度。上一次省级的主要新闻,包括但不限于电器城车行,任务奖励任选三个已经拥有技能升级,系统商城未知区域开启三格物品栏,任务失败惩罚三个技能降级,降至最低级技能消失,系统商城限定期限内购买物品积分翻倍。”

    徐斌没有动。任由系统发布主线任务,他现在只想慵懒的享受工作之余的时光,享受这难得的青春生活,想到自己也曾经羡慕过能够有钱整日在这种场合消费的年轻人,淡淡的一缕苦涩从身体内流过,每一个人。都逃脱不了物质的束缚。

    不知道醉,其实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这群小家伙半夜从慢摇吧出来了,还不罢休,开着车跑到昼夜超市买了很多的啤酒和食物。一路呼啸着冲出市区,凌晨的环路外响彻着他们的鬼哭狼嚎,这群人玩的虽说疯,却还在理性范围空间内,以他们的家庭权势和手中的金钱,更刺激的也可以玩,但直到现在,也只是抽抽烟喝喝酒,更多的东西并没有去碰。

    找了一处河边,没有下雪,但呼啸的山风之冷让每一个人都跺着脚咕咚咕咚喝着白酒取暖。

    这些人车上竟然带着专门切割好的木柴和炭火,时间不长就点燃起一堆篝火,车子围成一个圈,风没有那么硬,火将寒冷驱散,很快一个个脸上就红扑扑的,喝着酒,大声的宣泄着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未来,有家长的束缚有社会的压力,在普通人眼里他们活得自由自在是这个社会最舒服的阶层,他们也有他们的压力和痛苦,一旦身边有一个同龄人做得好了,压力马上就会从四面八方而来,如果那个同龄人再是同一个阶层一起成长起来的,那压力就会更大,他们中也不光是混吃玩的,也有想要成功的,只是父母长辈的光环太过强烈,他们做什么都要经过比较,一次两次不太成功就被算成了失败,久而久之就会被巨大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也就是从这而来。

    孟诗研年轻,他这些朋友也都是二十啷当岁,还没有被社会摧残,刚刚感受到压力,他们需要给自己动力也需要释放,这样无拘无束的在黑夜中肆意狂欢,可能会让他们觉得这就是最舒服的方式。

    徐斌找到了共鸣,他到不是有压力,只是觉得偶尔发泄一下挺好的,喝酒没兴趣,独自一人一路疯跑到山里,在周遭孤寂的恐惧中,打起了八极拳,还是华夏老祖宗留下的玩意靠谱,一深入研究进去就觉得要比泰拳博大精深多了,同时也发现了异曲同工之处,相辅相成,都是那种将力量发挥到极致的刚猛套路,也是徐斌最喜欢的,他不相信什么以柔克刚,那是因为你的刚猛还不够力,有了系统,他很想知道自己力量不断增强后,还有什么柔能够克得了自己的刚。

    山间的大树成了他发泄的伙伴,肩膀,臂,腿,背,不断的对大树进行撞击,上面的雪花不断的飘落,在徐斌身上很快化为汗珠,难得需要一次发泄,徐斌就用到了融合八极拳上面,近身短打也不缺乏远程猛攻,直到浑身的气力全部消耗而空,看着那棵大树倾倒,砸在雪地上溅起的雪雾让徐斌感觉到一阵凉爽,浑身湿透的继续向着上下跑去,来到篝火旁看到的熄灭的篝火而没有人,看着远处蒙蒙亮的天际,他只能笑着摇摇头,调整了一下呼吸,沿着小路,以手机做导航,向着城里跑去。

    滴滴,喇叭声响起,孟诗研长发飘扬,车窗开着,以一种玩味的笑容看着徐斌:“真打算跑回去啊。”

    ……………………

    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宾馆,徐斌选择了距离家不太远的铁路大浴池,这家浴池存在了足有二十多年,反正他从小到大就是在这里洗澡,每次来里面都充斥着孩子们的笑声,都是邻居要么就是同事,彼此的孩子也都认识,大家在一起玩闹,随着这些年家用热水器的普及,浴池的生意全靠着这帮老顾客维系着。

    这里的池子很干净,多少年如一日,早上四点多热水就注满了池子,下夜班或是跑列车刚回来不愿意睡觉的,在这里泡一下那才叫爽,泡完了,喝上一杯浓茶,在大厅里让搓澡师傅给你在后背拍打几下那叫一个舒服,拔个火罐刮个痧,有兴致的修个脚,这原汁原味的大澡堂子即便是在经济不算发达的梅城都不太多见了。

    徐斌好好的泡了一个澡,就躺在大厅的休息榻上,人来人往的声音每一个常来这里并洗完澡睡一觉的人都适应了,你说你的,我睡我的。

    一边睡觉,修脚师傅给修着脚,多少年的老手艺真不是盖的,保证不会将你从睡梦中疼醒,每一处都弄得干干净净。刚躺了没一会儿,徐斌就被人叫醒,父亲徐德胜带着酒血丝的眼睛看着他笑道:“你到知道享受,大早上跑这来躲清闲。”

    徐斌坐起身,打了个哈欠:“累啊,叫孟诗研拉着我到外面闹了一夜,回来就觉得还是这里泡澡是真舒服。”

    徐德胜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躺会儿,一会儿咱爷俩去吃火烧,好久没一起吃了,谁输了谁买单啊,你现在长大了我可不请你了。”

    徐斌笑道:“好,老赵大爷,给我弄壶茶,浓点。”

    在这里干了二十多年的老搓澡工赵大爷应了一声,点指着徐斌:“双全小子,多久没来了,听说你到省城去学手艺了?”

    徐斌并不会对老赵信息更新慢而感觉到自己被怠慢,人家在这里享受的就是慢节奏的生活,别觉得人家怎么样,那叫一个神仙不换。

    “是啊,开了个小店,养家糊口。”

    老赵手脚麻利的将一壶茶递到了徐斌旁边的矮桌上,顺势坐下来聊了几句:“行,小子有出息,你爸啊,这些年就惦记着给你弄套房子,可现在这房价,哎呦真是个贵,你要能自己赚钱,那感情好。”

    这就是父母啊。

    赵大爷的话提醒了徐斌,或许,该给父母买一套像样点的房子了?

    话题是在早市的早点摊上提出来的,塑料布搭成的简易棚子,油条火烧油炸糕,豆浆豆腐脑热汤面,想吃什么有什么经济实惠不贵,普通老百姓早餐桌上最贴心的朋友,爷俩比赛吃火烧,一人十个看谁吃的快,徐斌刻意让了让老爷子,徐德胜赢了一回那叫高兴,趁着这时候,徐斌提及了买房子的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