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踏步的好机会

    “李哥,你看你这是干啥,些许小事你还专门跑一趟。”徐斌笑脸相迎,上前伸出手与对方相握,嘴上说的很客气,表现的却很受用,花花轿子人抬人,绝对的利益之外,多少人混的就是一个面儿,也就是所说的社会地位。

    铁拐李,站前一代略带着那么点传奇色彩的人物,所有的小旅馆和一些低端的赚钱方式都收归在他的旗下,王满囤跟他很熟,站前这一带要是谁丢了点什么东西,你找别人找不到,找他九成九能追回来。有传他那条腿是为了某个大人物而断的,王满囤几年前要办他,是有大人物给过了话,不过铁拐李也被王满囤给收拾得够呛,之后对王满囤那是马首是瞻见面就差没跪在舔鞋,可你要认为这是个无能之辈就错了,在他的治下,规矩二字比律法还要管用,下面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家伙可都是敢于为了他玩命的主。

    徐斌知道,王满囤那批货里,肯定有一部分是铁拐李这里出来的黑货。现在等于徐斌也在这利益链条里,还是期间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出货商,在他们的眼中徐斌是出货商,这也是二道贩子做到成功之处让进货渠道产生的某种认可,只有他出货我们才放心,我们也只认可他一家负责出货。

    遂铁拐李对徐斌客气并不是无端放矢,利益大破天的时代,谁手里握有利益的利刃,谁就能拥有宰割别人的权力,小六子搞事搞到了徐斌父亲的身上,理所应当,他需要做出一个姿态,给一个交代。

    “徐老板,这小子浑愣,该接受点教育。”

    铁拐李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的小弟,抡起一块红色砖头,斜侧里砸在了小六子的太阳穴靠后耳上位置,力道角度都控制的很好,砖头碎了,鲜血流了,画面出来了,面子给足了,伤却不是很重。徐斌笑了:“李哥,你太客气了。”

    有些事情,你无力改变就必须选择接受,随波逐流也是一种态度。

    徐斌跟铁拐李寒暄了几句,点燃烟抽了大半支,铁拐李还过来跟徐德胜打了声招呼,小六子则早就被人搀扶走去诊所包扎。

    再次返回到七号,大家看徐斌的眼神有了变化,徐德胜觉得倍儿有面子的同时也略微有些担心,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转移到车行,转移到赵虎的身上,这小子才来没有多长时间,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人胖了不少。

    车行维修师傅老白开了一辆五菱过来,将所有人拉到了车行,虽说是住在一个屋檐下,但这条件可比外出打工好多了,风扇也不限制用,卫生间内还能冲澡,赵虎的状态更让他们彻底安心,到屋子内去整理行李之时,没少从赵虎那里探听消息,听到车行生意一般时有些心灰意冷,旋即就会被徐斌改装一台摩托车卖出五万元的天价惊呆,跟赵虎一样需要称呼徐斌一声叔的两个小孩对当维修学徒有了期待,这行要是干好了,那真是前途无量。

    办公室内,徐德胜坐在儿子的位置,这摸摸那看看,七号那边感受还不明显,到了车行这边才真有些大老板的派头,坐了一会儿拿出一支烟,啪,旁边眼尖的徐志武第一时间给老叔把烟点着,这小子是不打算回去了,反正咱是实在亲戚,肯定不能亏待我。

    “武哥,说说,想干点啥?”

    “双全,你也知道你武哥是啥样人,伺候个人办点事还行,别的就不行了,你也别让你武哥碰钱,我会开车,我看你这两边也不能总是自己跑,有点啥事你就给我打电话,跑跑腿的事情我还是可以的,工资什么的你看着给。”

    徐德胜带着些微的紧张看着儿子,自己这个侄子是个什么货色大家都清楚,有心帮忙不想让儿子为难。

    “嗯,行,不过武哥话可说在前头,那可就谁都能使唤你了,别到时候你觉得不舒服。”

    “哪能呢,你就放心吧,你武哥指定不能给你坐蜡。”

    一共来了五个人,徐斌照单全收,两个小孩学习汽车维修,三个是来打工赚钱的,人都收着,怎么说都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多多少少有一点信任度,暂时干点杂活,用不了多久就都能有活干,现状已经达到了饱和,现实迫使徐斌必须开始壮大。

    中午带着一行人去吃海鲜自助,这是最实惠也最可以敞开吃的东西,化了妆打扮了一下的钟雨过来之后,更是让所有人都呆住了,比电视里的明星还要漂亮,老徐在村里是真没吹牛。

    吃了一顿午饭,徐德胜将来到这里的另一个目的说了出来,家里人听说他在这边开店,几家想要买电器的就商量了一下,让问问徐斌能便宜多少钱,一定要质量好的,便宜的钱抛去车费还能省多少,如果行,那就从这边买一些回去。

    徐斌一听,还真就应了最开始自己蒙骗别人的话,家电是销往了农村。

    徐斌给季鹏打了电话,这小子入冬就忙了起来,跟了一个大活儿,忙了两个来月,这才闲下来前两天给他打电话说休息够了聚一聚,现在干活的人多了,杂活都有人抢着干,就在车行,季鹏的箱货内装了多半,徐斌还给家里拿了一台电视一台冰箱一台全自动洗衣机,本来要给季鹏钱,这小子现在看到老同学好起来了,也变得很大方,说自己也要趁机会回家一趟,元旦可能回不去了,顺道大家都是熟人,什么钱不钱的。

    徐斌也没坚持,东西配好装好之后,让徐志武和和人抬了一台四十寸的液晶过来,以他在王满囤手里收来的价格,如果季鹏走高速实际上还亏点车费,可如果是按照市场新电视的价格,季鹏那就不是赚一点半点了。

    徐德胜说什么也没停留,趁着下午直接跟车回去,这两天没下雪农村土路好走一些,准备趁黑今天也要拉到各家各户,徐斌也没拦着,摩托车又给装了一台,并在父亲上车后在车门边说了一句让徐德胜立时满脸笑容的话语。

    “爸,回去开春没事报个驾校,考个驾驶证,到时候我送你台车。”

    徐志武是忙前忙后显得很活跃,徐斌在心里也不得不赞一句,他这样的人还能吃得开并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这人你怎么看都不会讨厌,眼里太有活儿了,作为本家哥哥,他就算端着一点,实际上徐斌也不会说什么。没有,表现的很像是个员工,谦恭不失活跃。

    ……………………

    “双全,有好事,晚上出来放松放松。”蔡野从不掩饰心里那点龌龊,徐斌一听主题是放松,晚饭就安排的很简单,为了活跃气氛,他特别还将徐志武带去了,到了饭店他就知道自己选择对了,这徐志武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吃喝玩乐这套事那叫一个熟络,跟你聊正事可能不行,要是聊一些有的没的,很快就能活跃起气氛,蔡野这酒一喝高兴,基本就没怎么刹住车。

    搂着徐斌,喘着酒气,脸色通红,打着酒嗝,献宝的说道:“你旁边那家书店要换地方,它就不是指着黄金地段活着的,现在地方好了,对它反倒是个累赘。房子我帮你问了,人家是不打算卖,但可以往出租,你们是邻居,先下手为强,到真谈拢了我可以帮你说说出租年限和优先权的事情,书店老板的弟弟,跟我手下一个小兄弟是铁哥们,你懂我意思吧?他已经租好了地方,想要在门口摆摊,我故意给卡住了,兄弟,剩下可就是你自己本事了,当哥哥的,也就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徐斌一听,眼睛一亮,确实,这是个好消息,但是否能够转化为好事,还需要运作。

    “啥也不说了,来,蔡哥,我连干三个。”

    就见徐斌举起三两白酒杯,咣当就干了一杯,蔡野眼皮一翻:“好样的。”

    看到徐斌真的连干了三杯,蔡野这下子觉得倍有面子,酒兴也上来了:“好,服务员……”

    “武哥,去我车里再拿瓶酒来。”

    徐志武就这点好,不端着,关键也是没什么可端着呢,老弟现在能耐,使唤自己怎么了,很正常嘛。

    蔡野和徐斌点燃烟,烟雾之中,蔡野又提点了徐斌几句经验之谈:“兄弟,那条街的铺子面积中小,否则价格会更高,一家大户看不上,你是近水楼台,别差那三瓜俩枣,多点租金无所谓,年限上想点办法,到时候疏通疏通内部装修墙壁打通,哪一条都比租金重要,你说是不是?速战速决,别给别人留机会直接以对方心理价位接手。”

    直到今天徐斌才发现蔡野一个优点,这小子是喝多少酒不会耽误正事,你看他东倒西歪的,可一旦谈到正事,舌头也不大了思维丝毫不受影响,他能成为一名实权科长,也绝不是单单靠运气,是真有几把刷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