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一饭之恩’

    “如果是我自己的意愿,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动手的却是西门吹雨,只是他对徐斌的‘仁慈’并不是很赞同。

    徐斌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已经是目前我所能做到的极致了,虽有未雨绸缪之举,但对方却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对我进行过人身攻击,废掉他的手筋脚筋,是我心里最严重的惩罚了。”

    西门吹雨望着徐斌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赞许,够狠固然是立足于社会的根本,鲜血残酷之下的那张仁慈笑脸,才是这个男人身上最宝贵的品质。杀不难,不杀也不难,难的是该杀的时候杀、不该杀的时候不杀。每个人,都期待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意识影响到别人,却不知你所认为的想当然,在别人那里或许只是一个错误的引导信息,这小子不错,能将本心的想法始终悬在中间,吸纳外界的有效有益信息,拒绝那些试图改变自己思维模式的别人认定正确想法。

    “今天的事情,谢了,算我欠你的。”徐斌表达了谢意,他从来没指望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高手会成为自己下面的打手走狗,这一次所求,他真的是用了求的态度。

    西门吹雨笑了笑,拿起地上的大扫帚:“你不欠我。”

    徐斌:“这算是一饭之恩吗?”

    西门吹雨笑骂道:“滚犊子,以后我出场,是要收出场费的。”

    徐斌:“呵呵!”

    只要你肯出手,外面会有大把的人攥着钱要塞给你。

    第二天一大早,王满囤的第二批货到来,对比第一批丝毫不少,三十二万的货款徐斌并没有任何为难的当场结算,车行内又多了几辆中低档的车子,到是摩托来了十几辆,昨ri被徐斌放了鸽子的孟诗研也听说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今天到来时徐斌刚刚接受完耿成所在分局的询问调查,听闻他昨天跟一名银行的副行长和一名城管的科长一起吃晚饭,询问不到十分钟就宣告结束。

    大批的家电没有卸在青岛路那边,而是在徐斌的安排下卸在了后面的小维修间内,现在里面被徐斌弄得非常干净,一点也不像是修车的地方,他也不允许任何人进来。青岛路那边电器行地方已经明显不够用了,ri后要么从这里运,要么网络销售直接从这里出货,点旧成新或是翻新后的货物,他会摆放在大厅的一角,随时随地来车就能拉走。

    孟诗研来的时候,刚好徐斌去给送货的结完账,看到他维修间内堆积如山的电器,孟诗研摇着头:“徐双全啊徐双全,一直听说你现在做的挺大,之前是光看到门面,现在算是看到里面的实质了,有那么点意思了。”

    徐斌翻白眼,与一个美女接触,就算只是斗嘴,也好过一整天跟一个糙老爷们在一起。

    谢茹看到孟诗研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被蛇惊到了一样,全身紧绷,暗中为闺蜜担忧,不过也没蠢到拍照片或是告诉钟雨,男女朋友之间,信任是基础,但有一些时候大不见小不见是关键。

    孟诗研的美,是从小到大细心呵护的美,普通人家也有天生丽质的女孩,但多数还是需要一些点缀,孟诗研从小就用最好的护肤产品,一个星期会有固定的spa,每一寸肌肤都投入了大量的金钱更不要说脸上,全世界最顶级品牌的化妆品护肤产品始终在使用,搭配科学的美容产品,整个人就像是用雕刀一点点细细雕琢出来,一些瑕疵之处正在被金钱支撑的‘磨砂布’慢慢抹掉。

    “看看这个怎么样?你不是说要弄一台给劲点的摩托吗?”徐斌将他改装的那辆摩托推了出来,示意孟诗研可以尝试一下,结果被对方用一种近乎要吃人的眼神给狠狠瞪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忘记提醒对方穿能够在这种天气下驾驶摩托车的服装了。风衣、棉质长裙、棉质丝袜、高跟长筒靴,这装扮,暂且不提冷不冷的问题,能骑乘吗?

    徐斌歉意的笑了笑,跨坐在车子上,示意孟诗研横坐在自己身后,也不出去,就在这院子里来两圈,好车子不需要非得跑多远才能感受出来,几百米也能将其优劣xing展现出来。

    几分钟之后,孟诗研小脸红扑扑的看着车子,这看看那看看,身上的一点凉意早已被彻底驱散,全身心的投入到对车子的审度之中。过了很长时间才抬起头,示意小亮过来联系人将车子弄走。

    “这车我要了,五万够不够,算了,够不够就这些了,稍晚我让人送过来。”

    徐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是没打算白送,可也没打算黑孟诗研,这么高的价格传出去不让人笑话死,徐双全就是个贪心鬼,自己好朋友的钱都赚。

    “行了,你少废话,当我真不懂行啊,这车子不错,改装的配件也不错,重要的是这手艺,说到底我还是占你便宜了,不过没关系,以后有这类活儿我都推过来,你还弄什么二手车行,直接就改装,一年我保你上百万的收入。”孟诗研霸道,源于家庭生活的优越,永远都站在你上面说话,也不允许你反对,她说出的话就是圣旨,不容你反驳,富家女的通病姿态显露无遗,徐斌也懒得与她去争辩,人家不在乎的三瓜两枣,到你这里就完成了月任务的三分之一,这车子来的时候二手价格加上改装用的一些高档配件,总成本一万多,净赚三万多,当然了,这其中点旧成新的技能是没有办法用jing准数字的价钱来衡量的。

    纯粹生意人的角度,有孟诗研这么个大主顾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也不差钱;以朋友的角度,会不舒服,凭什么你就要永远站在上面说话,凭什么你说的就一定是最后的结论。

    有了在罗颜面前的卑微,在孟诗研这里,徐斌就没有太过于轻易的毁于那点因为成功产生的自信心,她有钱愿意拿也行,老子这点旧成新的技能还不值三万元啊。

    眼看着就要到元旦了,这么一大批货的到来,注定了徐斌难以轻松的休息度过阳历新年,孟诗研得到了新的玩具乐不思蜀,几次打电话过来都是询问车子的事情,那之前给徐斌一点点错觉的亲近,已经消失无踪,也不知是看到儿时玩伴成功了心里高兴不用再去帮他,还是某种其他的原因,总之,孟诗研主动找徐斌的次数少了,这反倒出乎了孟文杰的预料,最初他害怕徐斌接近自己女儿,女儿脾气又给惯坏了真要是非要跟着他还处理不了;待到他现在对徐斌有了点兴趣觉得不联姻招婿更符合自己女儿的xing格,开始重点对他进行观察时,女儿反倒显得很无所谓的状态,弄得孟文杰晕晕乎乎,也懒得管了,女儿年岁还小,这种事不必急于一时就定下来。

    老八的事情完了吗?

    王满囤没有给答复,徐斌就一直提防着,青岛路那边到没事,jing务亭就在门口,都打过招呼,也都知道这家老板跟王局是好朋友,不止是晚上,白天的时候也会很注意这边。

    车行这边,有西门吹雨坐镇,还有……

    午夜时分,两台面包车停在了车行大门外,十几个脸上带着脸谱面具的男子从车上下来,其中半数手里拎着长短不一的猎枪,还有半数则拎着寒光闪闪的短斧,身手敏捷的跳过外院栏杆,迅速的冲向车行。

    斧子直接猛猛的砸在了玻璃门上,几下砸碎人陆续的冲了进去,猎枪也都端了起来,在外面用影响大,在里面用就能对外解释是鞭炮,也好遮掩得多。

    徐斌正在维修间点旧成新家电,几个学徒和赵虎在房间内看熟睡,徐斌晚上请大家吃了宵夜,烤的肉串。

    玻璃门被砸碎的声音惊动了他,这段时间那把手枪他就随身携带着,还专门让张义想办法在黑市给自己弄了一个备用弹夹,多余的子弹分别放在车行和电器行,枪随时放在包内,包不离手,备用弹夹则卡在裤腰带上,听到异响,拽出枪打开保险就冲了出来,还没等他看清楚状况,就感觉危险临近,下意识的向身后侧一躲,对方的第一枪就追了上来,直接喷在墙壁之上,就差不到十公分,徐斌就要‘慷慨就义’了。

    “砸。”伴随着一声砸,拎短斧的去砸,手拿枪的向着徐斌所在的维修室围了过去。

    再烂的枪法,连续击发的手枪也要比普通锯短的猎枪更加具有杀伤力,当徐斌开枪后,现场顿时陷入了某种尴尬之中,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偷袭虽说成功了,将对方堵住了,可对方手里竟然有枪,这太不可思议了。

    嗖!

    在他们的身后,寒光乍现,伴随着第一个人闷哼一声被砍倒在地,徐斌端着枪在掩体内露出一点点身子后:“都放下武器,不然老子马上杀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