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不狠怎么立足

    “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胡来。”

    每一个人的性格底色都不相同,有人外柔内刚,有人外刚内柔,有人平日看起来很坚强可遇到事情就会瘫软下来,有人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真到了有事情的时候肩膀够坚硬。

    徐斌就属于后者,不做则罢,做了就不后悔,且是那种我既然做了就做到底的人,动手了,动刀了,那就索性一次性将这位蔡科长彻底收拾老实,否则你在不该退的时候退了,以后他必定会蹦到你的头顶作威作福。

    拽着这位蔡科长的后脖领,西瓜刀始终指着不肯散去的手下,也不管对方打电话给谁,抓着他进了店铺,虽说是夜晚街面上车辆通行还很多,徐斌也留了个心眼,可以在直线距离一直往下走,但不要将一件事扩散开,那样很容易超出自己能够掌控的范围。

    “闭嘴,再bb弄死你。”

    蔡科长闭嘴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伴随着卷闸门落下,他人也被徐斌拉到了后面违章建筑出来的储物间,将后门打开,面对着后楼的过道,西瓜刀的刀把随着手臂的抬起落下砸在蔡科长的身上:“要罚我的款是吧,主动来找我的麻烦是吧,拿我杀鸡儆猴是吧,调-戏我媳妇儿是吧,nmd,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我弄死你。”

    有神选技能傍身,徐斌下手不需要有分寸,轻重技能自动控制,遂当钟雨和刘丽尖叫着过来阻拦他时,那位早已经成了血葫芦,不止是头上,身上也有很多地方被徐斌狠狠的用西瓜刀的刀把狠捶,还没晕过去,不断的求饶,当徐斌被拦住之后,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气力,手撑在地上,屁股挪着,双脚脚后跟用力向后蹬,缩到了门口的角落,还不敢跑,抹掉额头的血水,真心是露出恐惧的眼神望着徐斌,这小子真tm是条疯狗,别的可以装,刚刚那眼神是装不出来,那是真准备要活活打死自己的眼神。

    他又哪里知道,徐斌心里想的是拿出杀人的气魄,有底啊,有神选在,在技能被强制关闭之前,你想杀人都杀不了,就像是打游戏一样,如果这样你都拿不出必杀的勇气,那以后走路还是贴墙根小心树叶掉下来把脑袋砸个窟窿;回家就钻进被窝缩成一团免得地震把你给震死。如果你有狠的资本还软弱的像个娘们,那这辈子就始终处于食物链的底层吧。

    得罪了就别怯场,不然就干脆不要得罪,动手了就往死里打,怎么都是结仇了,至少先让对方深深惧怕自己。

    后门外亮起汽车大灯的探照,照了一下之后大灯关闭,王满囤那辆老旧的捷达车开进了后楼的胡同内,待到那位蔡科长看清楚车牌号之后,抬手呼喊:“老王,王所,救我,我是蔡野啊。”

    徐斌上去就一飞脚,抡起大腿,一记无需抬高的侧踢,蔡野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这回他没逃脱晕过去的悲催,待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头上已经被包扎好,人还是靠坐在地上,只是身下垫了一个厚厚的垫子,浑身上下一阵酸痛,后面的储物间门已经关闭,灯亮着,在些许蚊虫飞舞的环境中,蚊香的味道刺鼻,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坐在自己前面的两个人。

    看到那清瘦的年轻身影,蔡野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带有一种自我保护的缩着身子,从小到大他哪经历过这个,一路顺风顺水的成为一名公务员,一直吃喝不愁生活无忧,有了点小权利之后更是生活的愈发滋润,到哪里都是别人捧着抬着,号称华夏三大神器的工作,都差点比军队猛了,平日里耀武扬威带着人招摇过市的事情做的多了,也曾发生过身体上的冲突,根本就不需要他动手了,手下巴结的让你早就冲了出去,看着别人被打翻在地或是被弄得苦苦哀求,更加满足了他那小小的邪恶心理,三十六年的生命里,说出来旁人都不相信,这是蔡野真正第一次被父亲之外的人给揍了,还一次性打的这么狠,他内心产生的恐惧要远比一般人重得多。

    “来,老蔡,抽支烟,都是自家兄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王满囤将自己嘴叼着刚点燃的烟拿了下来,塞到了蔡野的嘴里,看到他那股子恐惧害怕的模样,心里高兴啊,来到站前了,不合群装屁驴子,该,被收拾了吧,这回老实了吧,看你装b不,你好我好大家好你不干,非在这里得瑟,这回碰到了硬茬了吧,服不服,还装大瓣蒜不?

    蔡野在徐斌的面前有些不太敢说话,但看那眼神和表情就知道,这口气他咽不下,现在又不敢说,生怕对方还动手打自己。

    王满囤悠悠然,带着几分感慨的说道:“老蔡啊,站前这一带就是这么乱,你刚从别的地方调过来不了解情况,这么大一块肥肉,谁也自己吃不了,腻死是一方面,万一哪一口你自己咬下去的时候里面有个钉子,扎破了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

    说到钉子的时候,意所指大家都清楚,那钉子就在旁边坐着抽着烟,清清秀秀干干净净的一个年轻人,坐在那里像是学生更多一些,就是这个年轻人,在刚刚如一个从地狱归来的凶神要杀人要见血。

    王满囤见蔡野不说话也不在意,徐斌这么做的结果似乎超出了他的预期,没想到这蔡野是个纸老虎,叫徐斌一顿捶老实了这么多,早知道这小子怕这个,早就让张义安排两个人趁着他下班的时候好好收拾他一顿。

    “老蔡,走吧,我送你去医院。”

    别的话王满囤知道说多无意,现在就看蔡野能不能咽下这口气了,纵然他真的咽下了也是两种情况,一种自然是大家想的他是怕了选择合作或是调走,一种是他后背很硬,朋友关系网也不错,回去之后找人来报复或是明的或是暗的。

    在王满囤的搀扶下,蔡野默默的走出了后面的储物间,上车之后突的翻开眼皮,看着不远处站着的徐斌:“你就不怕我回去报复你?”

    徐斌笑了笑:“怕,但我相信你没有勇气弄死我,一次弄不死我,下一次,我肯定会弄死你。”

    蔡野什么也没说,沉默着,直到王满囤开车将他送到了医院,脑袋有些迷糊,检查完没什么大碍进了病房他也没多想,躺在病床上就睡着,王满囤还是有面子的,要一个单间只是一个电话的事情,看着熟睡的蔡野,他的眼珠转了转,到门口吩咐了一下护士照顾一下便独自离开,重新返回了七号。

    果不其然,徐斌在等着他,一瓶酒,一袋花生米几个鸡爪子,王满囤解开了衬衫的纽扣,也没客气,都这个点了,他只要不喝醉,喝点酒开车以他的身份很正常,游离于律法之外,才是特权阶层彰显特权的方式。

    “要不要给罗颜打个电话?”

    看似随意的一句话,等来的却是徐斌应了他心里最完美的回答:“些许小事,值得麻烦人吗?”

    一句话,王满囤就将徐斌化作了能做大事能成大事人的行列,也正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与徐斌喝酒并且如现在这般平等相处并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王满囤抛出了橄榄枝,徐斌端起酒杯:“王哥,派出所没少抓小偷小摸和罚没一些三轮车摩托车吧?”

    对他突然间转换的话题,王满囤愣了一下:“车都有,不过都送分局了,怎么,要买辆车?我给你……”

    徐斌笑着摇摇头:“无人认领的一些破烂摩托车,作价卖给我,别太黑了就行。”

    王满囤深深的望了徐斌一眼,点点头:“行,你要就给你。”

    他误会了,以为徐斌这是在变相的给自己一些实惠,很多罚没的东西堆积在后院,破摩托也不值钱,新的现在省城都没几个人买。

    徐斌是故意让他误会的,一举两得,在当下没想到如何开展新业务之前,为了完成周任务付出一点钱做赔本生意也无所谓,要知道一公分的身高或是一次身体强化一点弹跳爆发力增加,可不是千八百块钱能够换来的。现在只是少量,或许王满囤看不入眼,可真的以后出现了汽车点旧成新呢,在公-安口弄到二手车无疑是最容易的,量多皮毛不好价格便宜没有后顾之忧,种种条件无疑都是徐斌作为喜欢的。

    没有人知道他短短时间想了这么多,之前还在狂揍一个实权人物,转眼脑海中考虑的就是以后,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种遇到大事稳得住泰山崩顶不变色的心态,多少人都梦想拥有,多少人在后天付出多少代价培养,而他,则先天就拥有这一切,随着在社会上接触的层面提升,这种品质会给他带来无数的好处。

    ps:感谢肥仔兵、我要的是核桃的打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