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谁让你们带他走了

    阵痛通过拳头传入身体,传入大脑,尼玛,以后老子得将手肘膝腿都如此狠辣的锤炼吗?当个高手这么不易吗?系统啊系统,你就不能直接像是驾驶技能那样,直接给我一个融会贯通不行吗?

    想是这么想,徐斌也知道不劳而获是有限度的,你想出拳,脚步腰腹臂膀拳头的爆发力速度力量都达不到,怎么可能打出一个真正高手的出拳,身体要配合意识是必然的。

    喜的是意识里忍受疼痛的能力大幅度增强,搭配金刚铁骨也算是给了徐斌作弊的机会,同时再看金刚给出的那份训练计划,再不是觉得难以完成,而是觉得有些小儿科,对于提升身体的训练再没有了半点的压力,一个更大的彩蛋等待着徐斌,当他真正开始极限训练的时候才发现,虽说身体会累,但在意识状态中并没有需要突破的极限,换言之他的耐力是由意识操控的,加之系统改造过的身体本身就有逆天的地方,别人需要咬着牙不断给自己打气才能坚持下来的训练耐力,在他这里根本就形不成太多的障碍,只要他想,想要成为高手,那就可以,需要的不是技术不是身体不是刺激,只是一点点的时间。

    “老公,你干嘛呢!”

    钟雨带着一点睡意推开了维修室的门,看到徐斌拳头上带着一点点血迹,墙上也有一点血迹,惊叫道。

    徐斌松开握着的拳头,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没事,这不刚才看视频想要学泰拳吗?不小心一激动就来了这么一下。”

    钟雨白了他一眼:“那你要是想学开飞机了,是不是要弄一架飞机过来啊。”

    徐斌故意逗她的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同,聪明如吾妻。

    钟雨喃语了一句去死:“中午吃什么?”

    徐斌无所谓的摊摊手:“你们定。嗯,给我来个滑溜肉片,多汁。”

    钟雨没好气的笑道:“知道了,猪。”

    搬了一把椅子,徐斌坐在门口,屋内的空调开着,大门敞开着,附近的店铺特就七号敢这么奢,门口的改造完成,更为宽敞的视野让七号成为了这一侧进入青岛路必经的地方,每天门口通过的客流量都多达数万甚至更多。

    别人家前面人行街道整洁,七号外面则放一些灯箱展架,徐斌不管那事,门口该立立,谁叫城管的车子就停在七号门口侧面,小贺等人的据点也变成了这附近,双全哥摆点展架怎么了,真要有检查的,收回来就好了。

    坐在那里等着午饭的当口,看到小贺带着一个小兄弟刚在旁边酒店门口收了一台手机,回头冲着屋里对钟雨喊道:“加两个菜,两个六两饭。贺啊,中午这吃,菜饭都叫了你还客气啥。”

    说是坐在这里跟小贺聊天看着外面,脑海中想的却是如何开展第二产业,可每当他想要集中精神时,脑海中就会直接转换为泰拳的格斗技术和自我修炼的各种方式,最后只得放弃去想,与小贺继续瞎侃,对方约的下午甩几把也没什么兴趣,脑子里一堆事呢,哪有时间去想三头二百的输赢扑克。

    “欸,贺你说晚上找几个小孩,偷摸把这树的枝子给砍了行不行?”

    在七号侧面,原本是地下通道背身的位置有一棵大树,过往地下通道挡了大半街道,这棵树也就不显眼,现在地下通道没有了,外围的马路正好沿着这棵树的外围转了过来,树本身的粗细到是挡不到,可垂下的那些枝蔓,却一定程度挡了七号的牌匾,前几天徐斌就想着这事,大姐来一直也没时间去处理,现在脑子里一堆事,只得一个一个处理。

    小贺皱了下眉头:“最近新来负责这一片的科长挺难搞的,我们摆放在外面的一些条幅展架他都不给面子,你还没见过,刚来几天。你要非要整,晚上天黑的时候,我找两个小孩,拿大剪子过来弄。”

    徐斌点点头:“嗯。”

    他们之间不谈钱,些许小事随便一两台机器就能找回来,徐斌晚上有些闷,想要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来点灵感解决问题,大不了就去二手车交易市场买几辆破摩托,弄不出去送回梅城去给家里亲戚骑着玩呗,虽说要花点钱,在任务面前钱的地位无限拉低。

    实际上他是把下午跟小贺谈的剪树枝事情给忘记了,否则不会出去了,会留在店铺里。

    就这一忙乎,出事了。

    “你快回来吧,城管新来的科长要处罚我们,说是我们雇佣人破坏城市建设,私自损坏树木,要罚款五千。”

    徐斌这才一拍脑门,自己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脚踩油门,车子飞速的穿行在城市街道中,尽管他的车技无双,在小堵的道路面前也很无奈,足足耗费了近半个小时才返回到店里,刘丽没走,正陪在钟雨的身边,一个三十多岁胖哒哒的梳着三七分老式头型的男子,正在几名年轻城管的陪同劝阻下,一脸怒容的站在七号门口,他到的时候,那位正点指着钟雨,出言不逊:“打扮这么漂亮,这是要出门啊,还等你老公回来,等谁能怎么样,破坏城市树木,罚你款是轻的,还有这灯箱,你们还真敢顶风作案,别以为在我们内部认识几个人就觉得可以高枕无忧了。”说到这时,男子扫了一眼身后,带着一抹嘲讽,再次看向钟雨时,眼神中流露出某种淫-邪之色,继续说道:“现在我来了,青岛路这边就要整肃,我看谁敢顶风作案,你们两个,过来,把这灯箱给拆下来。”

    钟雨很生气,怒道:“你敢?”

    男子轻蔑一笑:“更多的事我都敢做你信不信?”这话透出来的某种味道就更浓了,一些男人对一些漂亮女人惯用的伎俩,说一些稍稍擦-边隐喻深的话,试探你是不是他想的那种人,如果你能够跟其开得起玩笑,就会有更多相对更擦-边的话题随之而来,在这不熟悉的两个人之间有这样的对话,故意挑逗的味道就浓郁了许多。

    钟雨眉毛一立,刚要发怒又想到自己这边是两个女孩子:“我不知道,一切等我老公回来再说,罚款我也没钱,钱都在他那里。”

    此时的钟雨真的很勾-人,为了直播刚刚画好的妆容,漂亮的衣服搭配高挑的身材。本身就很让人产生误会,眼前这位骨子里又不是什么好饼,也不管自己现在是在干什么就忍不住挑逗对方。

    “没钱,糊弄谁呢,这么大的店一点现金没有,在这样抵抗我们执-法,说不得就得将你们都带回去了,到时候让你那老公带着罚款来赎人。”

    “你!”钟雨感觉到屈辱,混迹社会这种事情她也没少碰到过,不然也不会与老三那种人搅在一起,为的就是在社会上能够不被人欺负,本身也不是能够受气的人,对方那眼神那表情,尽管嘴里没说出什么过份的话,可想要表达的意思却已经清楚无比,钟雨抬手就想要给他一巴掌,对方抓住她的手腕,脸上某种表情更浓,还故意耸了耸鼻子,那意思是好香。

    “操!”

    有大男子主义并且是外柔内刚那种的,最不能容忍的唯有两件事,那就是绝不能允许自己头上有点绿;不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徐斌车子一个急刹车,人直接跳下来,几步蹿上台阶,意识里的招式突破了身体的束缚,跳起来膝盖以泰拳的架势顶在了那男子的背后,手肘从上至下砸在了他的肩膀上,轰的一声,以徐斌当下的力量爆发力冲起来的惯性,这一下就将那男子直接干爬在地上。

    “双全,这是蔡科长!”

    “徐斌,你别胡闹,这是我们新来的科长!”

    旁边的几名城管迅速跑上来抱住徐斌拦住他,不让他继续动手,这要是弄起来麻烦可就大了。

    “给我打,出事……我负责!”那蔡科长狰狞着面孔,点指着徐斌,在地上撑起身子。

    旁边几个年轻人一听,靠,科长啊科长,都跟你说了开刀别拿这家,你现在还拿出这副做派了,这人可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你敢不闹吗?还打他?

    “去你mb。”一不注意,徐斌挣脱,上去就是一脚,抡起来从下至上正正的踢在还没站起来的蔡科长肚子上,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动作,有些不标准走形,速率也慢是身体跟不上意识,否则第一下这蔡科长就直接去医院了。

    一脚,跟进,膝盖再来一下,双手抓住对方的头,连续几下,最后膝盖从上至下在蔡科长的后背砸了一下,对方直接吐血摔倒在地,这下那些年轻城管不能看着了,不管是谁的关系,现在领导被打了,再眼睁睁看着以后在单位还想不想呆了。

    刚想往上冲,徐斌从门口卷闸门边的缝隙里,唰的直接冲出一把西瓜刀,这都是受到了当年那部浩南哥的港片影响,觉得这样倍儿酷,东西藏在了所有自己活动区域最容易碰到的地方。

    举着西瓜刀,平举在身前,点指着站定脚步的几人,轻轻挥舞了一下:“滚!”

    “谁让你们带走他了。”

    尼玛的,老子说了,再不受欺负,就要说到做到,就拿你立誓了。打都打了那就一次性得罪到底,你敢拿我七号开刀找事,我就敢拿你的人开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