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血秋

    鏖战三个小时,作为敌对方必然要重点针对的对象,徐斌竟然在这个时候,还依旧保持着很正常的状态,用一个魔字来形容怎么能够。

    宋仟伊能够坚持下来,那是靠着龙虎丹刷出了百分之三十一的徐斌整体防御能力和近乎他半数的体能,不然以她的战斗能力会比左朗还要糟糕。

    他真的有那么强大吗?强大到人海战术在他面前失去效用?

    如果有人知晓龙虎丹的药效完全取决于他自身的实力,想来就不会奇怪他为何能够在此时,还依旧保持着很正常的状态,极度的疲乏战斗过后,能如同一个正常人般行走就已经非常的了不起,看他轻描淡写点烟缓步行走的模样,你能想象他刚刚经历了一场鏖战吗?

    坎贝尔相信,他不是一个走在后面看下属战斗的男人,有没有那种悍勇之心,一见面就能看出来,如果这三个小时他一直都跟下属们战斗,他得彪悍成什么样子,此时此刻才能一点没受到影响的模样?

    如果他没有战斗,那他又在干什么?诺大一个血与玫瑰家族,传承了数百年,是真正意义上的欧洲贵族,其族中控制的资金高达数百亿,旗下公司分布全世界,其族人在各个领域都有着不俗的成绩。

    而◆♂长◆♂风◆♂文◆♂学,≌.★x.ne⊥t今,象征着家族荣耀的古堡被贡献,家族中无数的老弱妇孺成为了家族的尊葬品,耗资数十亿长达几十年时间建造的私人武装力量,在面对着徐斌等人的进攻时,显得是那么无力苍白,除了任人宰割之外,竟然没有涌现出一幕值得荣耀的反击。

    灭掉了古堡,不等于灭掉了血与玫瑰。在外面这个家族豢养了很多雇佣兵杀手,也有很多的公司。更有相当一部分的族人常年在外,还有相当多见不得光的孩子,流落在世界各地,当他们得到了准确消息,大本营被人摧毁时……

    义愤填膺者有之、懵楞不知所措者有之、担心害怕恐惧者有之、心生鸵鸟思维的有之、愤起想要复仇的有之、咬碎牙关者有之……

    不管内心有怎样的真实想法,嘴上来一句徐斌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来彰显自己家族荣耀并不难,只不过半个小时后就能看出谁是真的要维护家族荣耀,谁是纸上谈兵已然吓得屁滚尿流。有人是积聚力量召唤能够联系到的族人,商讨如何报仇,有人则是最快速度收拢身边的东西。弄到足够多的钱准备找一个地方藏起来,这时候不席卷家族的资金还等到什么时候,这时候损失多少钱未来都不可能被查出来,尽情的贪墨吧。直到徐斌等人乘坐车子离开,再也没有人阻拦他们半步,空气中能够闻到的除了火药的味道燃烧的味道就只剩下那淡淡的血腥味。

    麻有为在车上狂吐不止,整个头就搭在车窗外,苦胆水被吐出来,双眼迷离中带着坚定。双手始终握拳,他的内心独白始终就不曾有过半点动摇。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一定要成为一个强大的战士帮助双全叔。我可以,我可以,我一定可以!”

    一遍遍的怒吼,哪怕脑海中某根柔弱的神经不断的反馈给他信息那太残忍了。他还是一遍遍的怒吼着:“谁叫她们是双全叔的敌人,只要是叔的敌人,那就该死。那就该死。”

    宋仟伊和武念丹心疼的看着麻有为,今天这一幕,使得她们都从内心真正意义上的接受了麻有为,他是真心的对徐斌好,是一个将徐斌当做天的男人,甭管他多丑多么的粗俗,在徐斌和他身边最亲近的人眼中,麻有为的血液与自己相连,我们是一家人。

    “这小子不错。”凯瑟琳娜很少会评价别人,开着车,目视前方,眼神中却有着一抹对麻有为的关切,很少见到如此彪悍的战士,看着他的成长就像是看到自己一样。

    靠坐在那里的左朗微微皱起眉头:“徐总,要不然,给他一些药吧。”

    这所谓的药是什么,车内的人都清楚,多少狂暴的战士在私下里都要靠某些精神食粮来维系内心精神不崩溃,麻有为今天做了很多在大家看来是有违天和的事情,扛下了所有的罪孽,内心肯定会非常不好受,我们不缺少来源更加不缺少‘药’,实在不行,可以让他尝试一下。

    徐斌摇摇头,默默的望着窗外,大家注意到了,尽管他的脸始终都没有转过来,但从侧面依稀能够看到,他的眼眸是湿润的,他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更加不想被别人看到他的脆弱。

    “啊!!!!”

    麻有为怒吼一声,双拳紧握,太阳穴和脖颈处青筋暴跳,脸色从铁青到涨红,垂着的头抬起来,狠狠向外面啐了一口。

    转回身坐进车里,面色平静,那是一种有了信仰后战斗力飙升到无极限的信仰战士状态,所有人都被他的状态震慑住,就见他拿起一瓶酒打开咕咚咕咚灌满一口,然后喷出去当作漱口,再回头时,人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叔,给我支烟,我歇会,给我十个小时,我又能战斗。”

    徐斌转过头,与麻有为对视,对方那如同看着自己生存信仰的眼神,让他内心不单单是感动,没想到他会选择这样一种方式摆脱精神的崩溃,这一辈子,自己对不起谁都可以,绝不能对不起这个将自己当作神灵膜拜充当一生信仰的男人。

    “再给你找十个妞,你五个小时能起来不?”

    “叔,让她们脱光了排成一排躺在地上,我爬爬高山,过过草地……”

    麻有为笑着,身子堆在那里,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累的直接半晕半睡过去,解掉了心魔,他重生了,开始接受身体的匮乏。

    徐斌探着身子,将他手里夹着的烟接过来吊上,将他拽过来坐在自己舒适的位置上好好休息,旋即,左朗也闭上了眼睛,不再担心,此时此刻来自徐斌和麻有为的粗俗,大家都不觉得如何,经历了这样的三个小时,世俗人在意、忌讳的东西,他们早已不放在眼里,纵然麻有为真要来一句,叔,我想看看婶子的胸部,大家也不会认为他是在亵渎徐斌身边某一个女人,只是单纯想要看看。

    没有等到全世界为血与玫瑰家族覆灭震惊,徐斌就再一次的出发,以柔骨术和易容术让自己改变样貌,拿着来自雪莉实时更新的血与玫瑰家族主要成员行踪的手机,开始了一场范围覆盖全球的大追杀。

    凯瑟琳娜和麻有为在恢复过来之后,也分别开始带队进行强杀,暗中,还有一个同样能够利用柔体术改变自己一些外形的罗颜,夹带着徐斌的格杀术,与徐斌一同,开始扫掉那名单上的成员,面对着那些襁褓内婴儿,他们不杀,带走,将其身上能够与身份对接的东西收走,放在一些医院或是社会福利院内,保证他们还能活着,以一个孤儿的身份。

    再有就是直接让雪莉家族的人动手,徐斌不需要了解雷克萨为什么动手带上雪莉,只要他坚信不是恰逢其会,坚信是故意为之的一石二鸟,那就有底气跟雪莉喊话,灭掉血与玫瑰你和你的家族也必须出一份力,不管是为了那些我不知道的原因还是你们家族想要蚕食血与玫瑰的数百年财富,不能让你们白干,对外,你雪莉只需要将自己雪明珠的身份扔掉,以和我同仇敌忾的姿态就行,你需要承担的就是被人解读为明珠坠落凡间,而得到的却是堂而皇之侵吞血与玫瑰财富的权力。

    这一年的金秋,被很多人在事后称之为血秋。

    一个多月的时间,全世界范围内,隐匿了八成只有两成被媒体曝光民众了解,即便如此,还是引起了相当大的恐慌,一个地方或许只有一次杀戮,可总有一些数据控,喜欢在罗列数字的时候,将一些有关联的联系在一起,有时会有惊人发现,有时则是单纯的强加在一起,而这一次,真的是惊人发现,靠着政府强有力的铁腕才将这些苗头扼杀,不让将这些事联系在一起的势头起来。

    雪莉的家族,那个在欧洲比血与玫瑰更为古老强势的家族,在徐斌不断的杀戮面前,成为了一个单纯擦屁股的角色,只不过他这个角色可是香饽饽,即便是被迫的,估摸着全世界也会有很多人愿意为之,血与玫瑰家族数百年的传承,台面上的公司企业不说了,暗地里的买卖也是多如牛毛,雪莉家族在一边收尾过程中,一边疯狂的侵占这些资源,没有人敢从中插手抢夺,没见前面来自华夏那条疯狗还在疯狂的杀戮吗?不想将他招惹过来,即便内心再眼馋那些资源,也只能放任雪莉家族一口吃个胖子全部收入囊中。

    这一个多月,让全世界都看到了徐斌的疯狂,他有多强他手下有多少死士,这些固然值得探究,但更多人看到的是他坚决的杀戮之心,他和血与玫瑰之间的仇恨被扒了出来,听起来有些可笑,没有仇恨只有一次爆炸,如果将天鬼的身份联系起来,也非常的可笑,不过是贝立德这样一个贵族子弟在外面装b装过头了,想要在做生意过程中玩点黑的玩点埋汰的,结果让人给废了不算,最后牵连整个家族成为徐斌的敌人,最后被彻底覆灭。

    是啊,彻底,非常之彻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