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地狱魔犬麻有为

    因为雷克萨,徐斌必须让血与玫瑰成为过去式,他不想知道雷克萨为什么会如此疯狂,细细去纠结查询人家的目的,不如使用最直接的方式,不必劳心,单纯劳力,即便能够迫使雷克萨做出那般疯狂举动的人不是家族,也不重要,聪明的敌人不会让自己轻易暴露,他们会选择多种多样的隐藏方式,与其费尽心力去找寻答案找寻背后的人,最直接的方式,无疑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与我徐斌为敌不会有好结果,你有强大的实力也没有用,我会比你更加强大,强大百倍。

    雷克萨的行为总要付出代价,幕后的人不重要,那让所有人以为是幕后的主使就比较重要,他所生存的家族也就成为了徐斌的目标,一个能够培养出雷克萨这样狠人的家族,一旦与你为敌,暂且不论成为敌人是怎样可笑的原因,既然站在了对立面,那就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一方灭亡才是解决,就如同对面老者所言徐斌此番举动何尝不是宣告自己在世界地位的一种方式呢。

    当最后的宣战开始后,徐斌没有去强攻古堡,而是做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动作,就是这个动作,让古堡内的防御力量体系差点瞬间崩溃,他们告诉自己,那一切都是假的,绝不可能他有这般能力,都是假的。 “给我把这里炸开!”

    伴随着徐斌一声丝毫不掩饰音量的命令下达。古堡内打算要靠着地形优势死守的血与玫瑰家族,被迫无奈选择了主动出击。看到他们杀红眼的模样,徐斌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是你心狠。是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别想着食物链法则会有失效的那一天,你不够强大就一定会被别人蚕食掉,就如同他没有今时今日的一切,怎么敢将自己系统内给予出的东西拿出来,早早就被当作实验室白老鼠处理了。

    得到的越多,你需要付出的也就越多,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谁也不可能从中逃脱。每一个人都必须遵守,你想成为一国君王,首先不是你有没有那个实力。而是你有没有一颗面临生灵涂炭尸横遍野也要挥舞战刀发起进攻的心。 很长时间了,在公众面前,徐斌都未曾展现过自己强大的攻击性,一直以来,靠着系统不断的发展,弄出龙虎丹和稳定药剂来计算自己实力,真正当徐斌展现出自己大部分的实力时,目前正傲视群雄的异能战士顿时黯然失色,所有国家强大的异能战士通过卫星观看到发生在庄园的一幕后,都沉默了,很多强大的战士都做出了近乎相同的决定。

    “来吧,我需要更强烈的刺激,别担心我会受不了,我可以。”

    “将实验的剂量加大,不用担心我,不能变的更强,就算活着也只能是活在别人的阴影下。”

    “给我准备海底更深的压力环境,我要突破自己。”

    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培养强大战士的方式,随着异能战士的新鲜出炉,很多超出普通人层面的强者也被通通划归到异能战士的行列,他们过去是在进行假想敌的预测训练,如今,随着龙虎丹的问世,随着徐斌展现出实力,他们开始有了参照物,那些至尊强者心头就一个信念,如果不能跟徐斌一战,那还算什么强者。

    伴随着轰隆一声,干净通风还储有食品水源的地下通道,能够抵挡子弹射击的钢板夹层,只挡住了徐斌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要知道当初进行测试的时候,整个通道即便是在外围用4炸开,需要的量都不是各*队常规作战小队配备剂量,需要几个小队配备的4凑在一起,才足够炸开通道防护体系,而这所需要的时间,足够通道内的人跑到很远的位置。

    做梦都没有想到,碰到了一个徐斌。

    通道被砸开,他并没有跳下去,麻有为和凯瑟琳娜跳了下去,徐斌扔给他们一个袋子,里面是李兆德调配的一些东西,能起到的作用就是让你不必去面对一些不忍却又必须做的画面。

    凯瑟琳娜以非常不屑的眼神扫了徐斌一眼,这一眼,传递出来的消息只有一条:“你这辈子,有做大事的能力,却没有做大事的心肠,现在这样做个闲散人,最适合你。”

    麻有为也同样看了一眼,这一眼,传递的是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坚定,双全叔,你不好做的事,我来做,无论有多少血腥,我来替你背负。他的心中,只有一个画面,那就是父母为了自己跑遍所有亲戚给联系工作,有应承者,那也是带有应付性质,看向自己的眼神内也充斥着可怜和施舍,唯有双全叔,那是真正看得起我,看看我家里现在什么状况,亲戚朋友谁不说一句我麻五有正事将家里置办的一等一,这一切,都是双全叔给我的,而我又能为双全叔做什么呢?唯有这条贱命,只要双全叔一日用得到我,大话不说了,看我表现。

    徐斌握了握拳头,什么话都没说,看着冲出来的血与玫瑰家族战士,怒吼一声,从远程的枪击到近距离的肉搏,当爆炸的灰土重新落下地面之时,战斗还没有结束,枪声爆炸声一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外围的坎贝尔脸色都已经变得铁青,更不要说其他人,一个个目光呆滞的望着庄园,幸亏距离足够远,否则他们真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三个多小时的血战,来自几大知名雇佣军的雇佣兵都已经撤退,战斗却还是继续着,直到黑虎等天空战士进入庄园,才算宣告这一切都已经结束。

    “全面封锁庄园,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会有相应的部队接手进入处理,你现在的任务是去给我将那些雇佣兵打出去,能杀多少杀多少。”

    坎贝尔接到了命令,迅速布置自己的手下分别带领军警拉开全面封锁线,彻底将整个庄园所在区域全部封锁,所有军警全部实枪荷弹面朝外,五步一岗,确保任何人不得进入到庄园区域内,在下达命令时,坎贝尔不阴不阳的提醒所有人:“谁要是靠着关系放进去一两个记者或是好奇的,不管你是故意的还是走神了,后果我保证你会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还要在监狱里至少度过五个年头。”…

    坎贝尔安排完毕刚要离开之时,庄园内,数道身影出现,浑身鲜血和伤口,拖着沉重的步伐从里面总出来,黑虎五人在空中,五人下来搀扶着左朗、宋仟伊、武念丹、麻有为,其中尤以左朗的伤势最重,已经临近昏迷,又以麻有为的状况最为吓人,整个就是血人,浑身上下被血浆覆盖着,本就丑得吓人,此刻搭配那浓重的戾气和血腥味道,真正是地狱归来的死神,很多与他延伸对视的人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坎贝尔暗道一声,又一个杀神诞生了,过了这一关,得恭喜徐斌身边多了一条忠实的地狱魔犬,过不去这一关,就当一个纯粹的杀人机器吧。

    还能够独立行走的,唯有徐斌和凯瑟琳娜,后者的状况让人都有些不敢相信,不是累到极致的乏,而是累到极致的亢奋,为了战斗而生,为了战斗而疯狂,为了战斗而兴奋,她不需要像是麻有为那样屠杀弱小而产生心魔,她的眼里只有战斗,即便是现在这样身体超负荷乏累到极致,一旦再有战斗,她还是能够展现出百分百的实力,直到她透支的体力超过了警戒线。

    要么在战斗,要么直接死亡,这就是凯瑟琳娜。

    一个她,已经超出了坎贝尔对于强悍的理解,再多一个徐斌,就完全是颠覆了坎贝尔这三十八年形成的世界观,这世界里,还能存在这样的怪物吗?

    不,那个来自北方战斗民族的女人可以称之为怪物,这个男人,最后要新创造一个词汇来专门形容他,怪物根本不足以来形容他。

    魔,或许吧。

    ps:感谢风雨中的云打赏!感谢白玉豆腐汁、黯然投出的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