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诛魔

第93章 天魔老祖

    老者悬在空中,淡淡凝望着洞眼,也不作为,而他却身上却是没有丝毫灵力流转。

    能如此隐藏实力,毫不显山露水,却给人一种强大到压抑的威压。

    唰!

    一道流影随着声音掠出洞眼,出现在老者对面,与他对立,冷冷的看着他。

    怜儿瞳孔无神,衣袂飘飞,散发着凶威,戾气冲天,宛似嫡世的魔神。

    “你是谁?”怜儿开口,道。

    就算此时的她,拥有强大的魔息,还是在此人面前能够感受到压抑,那人很不凡。

    须发老者仙风道骨,身着一身灰色长袍,面无波澜,滞临高空,望着怜儿。

    “惊世的魔胎竟然是个如此年纪轻轻的女娃,真是令人惊奇。”老者抚须开口,有所震惊。

    料想,恐怕没有人知晓惊动世间的魔胎,竟然是十几岁的女娃,这太震撼。

    这消息传入世间,必然引发各大宗门震动,他们必将掀起狂潮,魔胎年纪轻轻,也就是说,其修为必然不高,任其发展,只是更加滋长祸患。

    怜儿这几个月来,一直隐身断兽山深处,从未涉足世间,她也知道自己魔胎苏醒,必然会引发各宗至强诛杀,藉此,她从不出去。

    她原以为,这里非常安全,无人敢深入,却不料,今日被如此强者发现了自己的踪迹。

    断兽山各种妖兽纵横,相传其山深处更有超级凶兽的存在,怜儿是迫不得已,故此才避退入其中。

    断兽山一直是人族禁地,所以怜儿料想,这里应该不会有人踏入,就算他们如何想找到自己,也不会冒着危险,进入这里。

    怜儿起了戒备,她一路上遇到过很多强者,却均是被她镇杀,全部陨落,身死道消。

    耗时半月,她才深入到这里,半月后,竟然就被如此强者寻到,她第一次感觉到不安。

    “你是谁!”怜儿眸光寒冷,森冷道。

    老者依旧抚须,并无其他举动,只是带着微笑,看着怜儿,竟然是在轻轻叹息。

    许久之后,他才再次开口,似是喃语,道:“想不到,那孩子竟然真的沦为魔胎,唉……”

    怜儿眉头微蹙,看着不远处的老者,心中腾起难解,此人看似风轻云淡,却能让怜儿有所忌惮。

    “你到底是何人?”怜儿怒目,周身气息骤然森冷,如同让人坠落冰窟一般,刻骨的幽寒。

    就如是怜儿此时的眼眸,双瞳之中乌光萦绕,泛着杀机。

    哧!

    烈光横空,随着怜儿甩手,化成有形风刃,直接劈向须发老者,毫无留手,空气都被斩裂。

    然而,如此一击却是被老者轻易化解,他只是袖袍轻甩,就将拿到风刃消散。

    怜儿不安,不再出手,其实,自从当日灭杀雷虎之后,她的实力就极速下降,她也释然,之所以,当日她能拥有那么强大的实力,必然是魔胎苏醒之时所致。

    这也是她退避深林原因之一。

    可是,如今,似乎有了大麻烦,面前这个看似仙风道骨的老者,挥袖间就能轻易将她凝聚而成的攻势化解,不简单,若他出手,自己恐怕难敌!

    想到这,怜儿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转首向身后洞眼望去,幽冷的目光非常深邃。

    仿佛是能沉了日月星辰一般的眸光,转眼又恢复了以往的黯淡。

    但是,那老者却并无有出手之意,只是平静如水,悬在那里,望着怜儿,并未有其他举动。

    这一点让怜儿十分不解,二人对立无言,只是静静的观望着对方。

    日光斜落,大地披上了霞衣。

    就在此时,老者方才开口了:“不错,看来你并未被魔性吞噬了神智,很好很好……”

    怜儿美眸微皱,并未答话,只是冷厉的望着老者。

    时过去许久,老者也不曾表露恶意,一直是云淡风轻,面带吟笑,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曾动过。

    “女娃,你可否愿意同我一道离去,入我宗下?”老者开口,声音朗朗,回荡在天地间。

    怜儿闻言,冰冷的面庞上闪烁出一丝惊讶,她实在不曾料想到,老者在此和自己耗这么久,竟然是为了收自己为门下。

    “我体内蕴含魔息,为世所难容,你也敢收我为徒?”怜儿声音很冷,出声道。

    老者闻言,竟然纵声大笑,笑得很豪迈,狂放而不羁,音涛在天地间滚滚,丝毫不像是一名老者。

    “你资质超绝,必定会凤翔九天,至于魔息,何须压制,本尊自然会为你调息。”

    “我天魔宗本就不容与世,又何须在意世人看法!”

    他的话让怜儿有所动摇,她是魔体,已经无法融入世人中间,现在老者的话,让她有所选择。

    可是,她却开口拒绝了,她想到了牧羽,她的爱人。

    她的神色再度暗淡了下来,落在洞眼前,走了进去,看着生机全无的牧羽,她沉默了。

    而她身后,老者也走了进来,当他看到牧羽的时候,眼神忽然一亮。

    “真是奇异!此子体魄百年罕见!”天魔老祖目放光明,惊讶道。

    “受了如此重伤竟然未殒命,真是奇迹。”天魔老祖如此说道,非常惊奇。

    怜儿闻言,幽冷的眸子中骤然闪过一丝色彩,猛然转首望着天魔老祖,促声道:“你是说……他还活着么?”

    她的声音在发颤,时间过去如此之久,她竟然不知道牧羽还活着,此时,她很激动。

    血魔老祖点头,表示是真的如此:“他只是受伤太过严重,体脉被毁损,灵气无法流转,方才沉湎而已。”

    怜儿怔怔的望着牧羽,不知所言,到最后她才想到什么,向天魔老祖说道“有什么办法救他么?只要能让他苏醒,我就入天魔宗。“

    怜儿已经妥协,只要天魔老祖能救牧羽,她怎样都无怨无悔。

    “好,就这样!”天魔老祖倒也开朗,这是交易,他并不亏,能够收得一名旷古的绝世奇才,必将让天魔宗壮大。

    其实,就算是怜儿不曾那样开口,他也一样会出手相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