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群侠再临之绝世武魂

第59章 崖山海战

    第59章崖山海战

    元军在襄樊大战中获胜后,即刻挥军南下势如破竹,宋将虽然纷纷抵抗,但敌我悬殊除了几个兵家重镇支撑的时间较久外,其他的均在短时间内就为元军所破。仅仅一年不到的时间,元朝军队就直逼南宋首都临安,宋朝朝廷求和不成,幼帝投降。

    之后力保宋氏江山的大臣另立新帝,流亡小朝廷再向南移,与此同时,元朝加紧灭宋步伐,很快攻陷了福州,而小朝廷最后在海岛崖山成立据点,准备继续抗元。

    这时的宋朝已经彻底失去了武林力量的扶植,那些人降的降,死的死,剩下的在如此不利局面也只得选择独善其身,只有零星几个义士自告奋勇成为皇帝以及大臣们的贴身护卫,若不是他们恐怕如今小朝廷中的要员连临安都难以逃离。

    还有个别侠义之士之如张三丰者则是选择为地方百姓尽一份心力,乱世之中百姓最苦,趁火打劫的流氓地痞多不胜数,能解救一小部分平民,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了。

    至于郭襄此时正和一百余名明教弟子在广南西路助文天祥抗元,与陈荆戎所率领的南派丐帮一众进行了数次激烈的对抗互有胜负。只是奈何明教因谢烟的反叛损失惨重,自身尚且自顾不暇,又哪里还有心力派去更多的高手。

    回想那时谢烟、楚云在明教并称为烟云二使,即使石教主资历尚浅,可在他们的辅佐下明教也是蒸蒸日上。谁能想谢烟早就心怀不轨,想利用明教实现自己的野心,导致楚云和教主石涛先后身死,本来的大好形势又不复存在。

    两军相交,武林高手虽不能凭个人之力扭转乾坤,但在战局中也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郭靖可守襄阳如此之久,靠的也是武林一脉的鼎力相助,然而现在中原武林再不复昔日的盛况。文天祥纵然有郭襄和明教相助,也是接连败退,眼看就落得全军覆没的境地。

    所幸那一众明教弟子皆属五行旗的精英,每一旗由二十多人组成,凭借作战手法奇特也让元军颇为头疼,更使得南派丐帮损失惨重。

    军中的夜幕倍感压抑,就在蒙古大营一个不起眼的军帐内,已贵为丞相的史天泽却正在其中,只听他对着身旁的蒙面黑衣人说道:“郭大侠果然英雄了得,连他的子女都如此不凡。”

    蒙面的黑衣人听后冷哼一声:“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就是了!”

    史天泽也不生气回道:“明日我会想法将郭襄引入军中,你则需要同军中高手将那文天祥生擒,若能将他说服,南宋残党不攻自破。”

    “这个我做不到!”蒙面黑衣人斩钉截铁的回道:“文天祥乃是大宋忠臣,我若助你擒他将有何面目去九泉之下见我的双亲。”

    史天泽正色道:“凡事有破才有立,如今元朝一统天下已不可逆,负隅顽抗不过是拖延时间,我想你有生之年也想见到蒙古被赶出中原,人的寿命终究有限,延误一年你便少一分机会,听我安排自是无错。”

    蒙面黑衣人冷笑道:“如宋朝这般积弱尚且存在了两百余年,一个朝代的更替岂是那么简单,我倒想问问你,我活到何等年岁才能亲眼见到蒙古人被我汉人驱逐的那天?”

    史天泽淡淡的说道:“异族统治中华绝不轻松,我想以你的武功将来达到天下五绝的那边境界应该不难,想他们大多都是近百岁才身故之人,你只要可以活到他们那等年岁便可见到。”

    蒙面黑衣人道:“我也知以蒙古现今的强盛,一时想逐走他们也绝无可能,只是这和加速南宋灭亡又有何干?”

    史天泽道:“所谓物极必反,盛极必衰,只有先将元朝推至盛世,才可以早日迎来其衰败的那天,我刚才就已经说过,蒙古人毕竟是异族,全凭成吉思汗个人的本领才走到如今地步,而后又有忽必烈将之推向高峰,如成吉思汗、忽必烈那等人物百年来也难出一个,我料想蒙古人坐享江山定然难思进取,很快衰落,那时再揭竿而起,撼动他的统治并不是难事。

    蒙面黑衣人道:“哦?你既然对这形势认识的这般清楚,为何还要助那蒙古灭宋?”

    史天泽笑道:“我灭的是宋,却不是中华!你要知道时下许多汉人将领受到大汗忽必烈重用,我力戒杀掠建议他更是完全接受,就像此间统帅张弘范,力整蒙古军纪,从前蒙古人所过之处对当地可谓是百般骚扰,蒙古大将更是动辄屠城,而现在已是少之又少,外人只知我等是投降异族的汉奸,却不知道其中用心良苦!”

    蒙面黑衣人也笑道:“口才我自是远不及你,不管真假,落到此番局面,你说如何那便如何,只是我若真的活到了天下五绝那等人的年岁,结果却并不像你说的那般,那时我可要带着你子孙一同入地府去见你了!”

    史天泽尴尬的一笑,毕竟自己后代性命受到威胁听在耳中怎么都不舒服,可是为了让这蒙面黑衣人相助,也只能陪笑道:“那还需你快一步擒来文天祥,不然等到他与那南送小朝廷回合,想逐个击破可就难了!”

    就在这夜,郭襄守到一封敌营来的书信,上书:汝胞弟被擒关押至今,现已随军而来,若想与之相见,明日一早速来我军中营帐。

    郭襄当然不敢深信,与军中几人商讨后,大多人认为,此信有诈,恐怕是想将郭家斩尽杀绝,并不建议郭襄前往。而郭襄却执意要去,一来她盼望胞弟郭破虏未死,二来她言道:“如果蒙古人目标是我,明日定会派不少高手相围,我一早出发,你们便护送文大人尽快撤离,让他同朝廷主力大军尽快会合才好!”

    众人见郭襄这般舍生忘死,心下皆是感动,他们一番准备后便想明早尽快突围,心里都想着,如果对方高手的目标真是郭襄,文天祥的安全倒是又多了几分保障,可是史天泽又哪会让他们如愿。

    ……

    想当年宋太祖曾言,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同是开国帝王忽必烈又怎能容得下这个小朝廷,很快他便派汉人大将张弘范进攻崖山。那时小朝廷号称仍有大军二十万,但其中连太监、宫女都算入其内,甚至包括了随朝廷流亡的百姓。

    张弘范乃是汉将,家世与元朝丞相史天泽很是相近,也正是他将文天祥大军击破,使得大宋在陆地上的抗元势力彻底消亡。元军水师挺向崖山,此时文天祥正被软禁在船上,张弘范要求他给张世杰写一封劝降信,却不想文天祥在其上赋诗一首:“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抛絮,身世飘摇雨打萍,皇恐滩头说皇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张弘范看罢心想,不愧是连史丞相那般大才者都无法拿下的人物,但他虽然与文天祥在政治上对立,但对文天祥的人格则是无比崇敬,拿着书信对部下笑着说道:“他是个忠义至性的男儿,你们绝不要难为他。”

    再说当日郭襄只身前往元军大营,虽然连续与陈荆戎手下的病翁张叹,丑仙陆通等人动手,却也没有遭受太大的为难,不过既然没有见到自己的胞弟,她当然知道那封书信就是要骗她来此,可是怎么也想不明为何群人却并不急着将她除去。

    既然眼见陈荆戎手下的一众高手俱是在此,郭襄心想文天祥应该可以安然而反,纵然身死在此处,也算是值得了。郭襄在元军营帐内从日出待到日落,她很是奇怪为何陈荆戎只是困她,却不杀她,甚至还用好酒好菜来招待,想了半天也没想出结果,就只得随机应变了。然而郭襄怎么知道,史天泽又派了一位更厉害的角色去擒那文天祥呢。

    只是令史天泽心里甚至恼火的是,那蒙面黑衣人虽然擒来了文天祥,可他自己不但没有将其说动,反而被文天祥用激励的言辞冷嘲热讽,被他说的甚是不安。想要借助文天祥说反张世杰,让小朝廷投降已然没有可能,一番心血竟成了一场空,就只得期盼马上要展开的崖山海战得以速战速决了,但小朝廷那十二余万条性命就绝不可能幸免了。

    三日后,崖山海战正式打响,中国历史上的大规模海战是少有的,大战开始张弘范的水师于是正面进攻,接著用布遮蔽预先建成并埋下伏兵的船楼,以鸣金为进攻讯号,各伏兵负盾俯伏,在矢雨下驶近宋船,两边船舰接近,元军鸣金撤布交战,一时间连破七艘宋船。

    宋水师大败,元军一路打到宋军中央,这时张世杰早见大势已去,抽调精兵,并已经预先和其他战将带领余部十余只船舰斩断大索突围而去。

    幼帝赵昺的船在军队中间,四十三岁的陆秀夫见无法突围,便背着八岁的赵昺投海,随行十多万军民亦相继跳海壮烈殉国!

    崖山海战后,宋室覆亡。元将张弘范命人在崖山岩壁上雕刻了“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十二个大字。

    《宋史》记载战后十余万具尸体浮海,向世人昭示了一个民族宁折不弯,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如郭靖那般义守襄阳,最后的结局虽然惨烈,但其精神终会有人继承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