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群侠再临之绝世武魂

第58章 华山思过

    第58章华山思过

    郭襄心想那白发之人难不成就是何足道?而那谢烟定是被他拦了下来,郭襄本想回头,但她对何足道武功很有信心,自己若是回去反会成了拖累令其分心,不如先将那蜡丸交予明教中人再回来找他。

    那拦下谢烟之人正是何足道,至于头发为何变白,全因他思念郭襄所致,想那郭襄虽然也是思念杨过,但尚可以自行寻找,即便无法找到,心里有点盼头却也是好的。可对何足道极其残忍的是,他曾立誓若不能十招内胜了张君宝,就永远不踏入中原一步。

    何足道愿赌服输,真的如此去做,其实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张君宝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又哪里会记着此事,可何足道偏偏有着一股书生的呆气,竟真的如此去做,纵然每每想到郭襄也只能强行压住,他身居昆仑山中,心知郭襄哪里会来到这等地方,那日一别即成了永远,如此反复心中备受煎熬,竟然使得头发全都白了。

    以后何足道只得每日寄情于琴,在这空山之中倾述着思念,谁知还真的有这么一天能与之再见。本来因为天色渐亮,郭襄已经戴上面纱,按理旁人铁定认不得她的面容,可是作为日夜思念伊人的何足道,仅仅凭借身形便已然认出。

    可他也知道相见不如不见的道理,既然感觉郭襄没有将他认出来,便也不出言招呼,仅仅是帮其拦住右使谢烟,但再睹伊人终是情难自制,在郭襄离去之时竟不自觉的将一曲《蒹葭》弹奏出来。

    何足道单手抚琴,另一手举剑招呼谢烟,那谢烟也是自重身份之人,见对方如此轻视,心下盛怒,一个照面就使出浑身解数拼力攻击。何足道却不为他那般气势所动,施展的剑法如同泼墨写意,配合琴音甚是美妙。

    高手相交是所有感官的投入,尤其以听觉为最,有时全凭对方骨骼肌肉略微一动的声音,便能判断出对方出招的方位,谢烟被琴音所扰自然失去了这等本事,看着这等充满音乐美感的剑法,却知道其中杀招的可怕,那有如实质的音律中又是实中藏虚,往往令他目眩神迷。

    谢烟得见如此琴音剑法一下想起了当年名震西域一时的“昆仑三圣”何足道,只是不知为何此人近年来消声遗迹,却不想有此等要事在身时遇到这个硬茬,而他自认明教与昆仑派虽然同居昆仑相互提防,但并没有发生过任何摩擦,所以他闪身跳出圈外质问道:“我与你们昆仑素无瓜葛,你今日如此是为哪般?!”

    何足道也不答话,继续抚琴,可是谢烟一旦试图前行,他必然挡其去路,谢烟怒极反笑高声喝道:“你以为我还真的怕你!?”

    于是这二人又拆了三十余招,如果郭襄在便会惊奇的发现,这何足道真的练成了分心两用之术,回想当年何足道与西域少林来的三个天字辈弟子对决,也是边抚琴边出剑,虽是胜过他们,可最终仍是弄断了琴弦,当时郭襄曾直接点出何足道此番功夫尚不到家,并说天下唯有三人练成此术,那便是周伯通、郭靖和小龙女三人。

    何足道实在可以算做一介书生,看似飘逸洒脱,为人却十分死板,他听得郭襄对分心两用术和会使用此术之人的推崇,竟然也要练成此种绝学。然而他并不像周伯通等人练得那般容易,他这本领全凭苦心,和一往情深的执着逐渐练成,如若郭襄知道此事定然会心生感动。

    谢烟纵然知道何足道无法伤他,可是如此下去明教一众早就接到郭襄带去的蜡丸,他知道其中之物必然对他不利,而自己的心腹又被石教主除去,到那时恐怕明教上下再无人听命于他。谢烟越想越恨,却奈何不得何足道,不想自己多年来的心血就这么毁在此人手中。

    郭襄一路顺利,再无遇见任何纠缠,来到明教总坛光明顶后,明教中人一见那用特殊手法制成的蜡丸对郭襄甚是恭敬,很快就有护法出来相迎,他们取出其中之物,一看便知其中细节,而留守总坛中人绝大多数都是听从教主之命的,得知教主遇险各个愤恨难当。

    其实这些人都早与谢烟不和,即便没有石教主蜡丸中的书信,他们也不会听命谢烟,只是有了此物,他们就更是名正言顺,便可以早早做出决断除去谢烟,以防再出现什么变数。

    明教几位高手随郭襄一道飞速离开光明顶来寻谢烟与何足道,他们一路加紧步伐,而郭襄想着可以同何足道吃酒弹琴心下也不胜欢喜,谁知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她来到与何足道相见的地方时,看到的却是早已倒地的两人!

    郭襄急忙跑了过去,她不想匆匆相见,匆匆一别,再回来时,竟是生死相对!

    众人一看那情形,谢烟是何足道杀的无错,可是难道谢烟临死前又反将何足道击杀?郭襄急忙用手抚摸何足道的前胸,含着泪口中喃喃道:“奇怪,怎么会是这样的掌法,怎么会是这样的掌法。”

    ……

    华山玉女峰,有一处小小的庙宇,此庙名为玉女祠,祠中大石上有一处深陷,凹处积水清碧终年不干,那殿中玉女的神像容貌婉娈,风姿嫣然,依稀和古墓中的祖师林朝英的画像有些相似。杨过与小龙女曾经在此祈愿,但求生生世世都能结为夫妇。

    此时这玉女祠中正站着一名女子,不是小龙女又是何人。按道理小龙女曾两次被人附身,自己的意识早已不复存在,可不知为何自从芊莫离体后,她消散的意识似乎被略微唤醒了几分,那日在她襄阳密林中醒来的时候,尚处于懵懂的状态,对所见的事物还没有丁点认知的能力,所以虽然见到黄蓉等人躺在地上,也未加留意,只是自己径自而去。

    就这样数日后,小龙女竟然恢复了几分思考的能力,并且还能开口讲几句简单的话语,只是她仍想不清自己是何人,但心中总有一处向往的地方,催着她一定要到达那里。

    一天天这般行走,终在一日,小龙女不自觉的来到了华山脚下,她觉得自己要来的地方正是这里,便一直走了上去,直到进入了玉女祠后方才驻足,看着那殿中玉女的神像小龙女若有所思,可她虽是想起了什么,可再往下细想就怎么也想不清了,如同在云雾之中隐约看见一山,却无论如何都描绘不出那山的模样。

    此后小龙女便定居于此,并遇上了先前早已来到华山的全真七子中唯一幸存者郝大通。回想那时金轮法王化身的苏哈屠灭全真,全真门人挺身护教,郝大通为了全真的根基不被断送,只身逃出了险境。全真被灭他孤身一人但觉生无可恋,可是师傅王重阳的基业万万不能毁在他的手里,所以那时的他决定开宗立派重头再来。

    因为当年王重阳在华山论剑后被誉为天下第一人,于是郝大通觉得在华山立派最合适不过,他本来还想以全真教命名,奈何树大招风,定然会招惹很多是非,这才直接以华山为名,建立了华山派。

    郝大通乃是全真教中有数的高手,学的又是玄门正宗,纵然不比那顶级高手,可是在武林中也算的上一号人物,那时他隐姓埋名不再以全真门人自居,可毕竟身上功夫不弱,还真的在山下招来了几个想修习武艺之人。

    正逢乱世,郝大通想隐于华山重整旗鼓也是不易,甚至时常被江湖宵小欺压到头上,与金轮法王一役后他身受重伤,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再不复当年之勇,加之全真毁教之痛郁结于心,已是日薄西山,全凭着留存基业的信念才苦苦支撑下来。

    那天小龙女遇见郝大通时,正见他和几个华山弟子被人欺辱,小龙女天性善良当然出手相救,可那群不是好歹的江湖宵小看到如此美貌的女子竟然起了轻薄之心,可惜他们哪里是小龙女的对手,几下就被其所伤,大呼仙女降世,个个灰头土脸的下山而去。

    郝大通再见小龙女百感交集,想自己曾经失手打死了孙婆婆,而后又差点被小龙女逼得自尽,数十年过去,今日却为小龙女所救,当即感怀世间变幻万千,实在难以捉摸。

    而后郝大通在于小龙女接触中发现她竟然好似失忆,对从前的事怎也回想不起来,郝大通虽有心相助,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在平时加以照顾,使得小龙女再也不用以野果松仁为食了。转眼一年过去,小龙女与郝大通相处久了也成了熟人,即便没有言语却时常相助对方,其中几次华山派被人来犯,都是小龙女出手方将来犯之人赶走。

    因为小龙女每日都会出现在华山的一个崖洞前,从日出到日暮,久久站着目视远方,好似不知疲倦一般,在等待着什么。郝大通见此心中想着,她虽然记不得什么,但杨过在脑中肯定是挥之不去的,也许正是在等着他回来,不禁被这份深厚的感情所触动。

    为此郝大通还曾派弟子下山打探杨过的下落,可那弟子带回的江湖传闻却是杨过已经身死,当然也有传杨不过和小龙女久居古墓再未出现的,可是如今小龙女明明就在华山,还能让郝大通如何相信,所以他思忖杨过身死之事说不定就是真的了,这世上也就只有生死可以让他们分开。

    此后郝大通便将那崖命名为思过崖,那三个大字还是他拼尽全力挥剑刻的,而小龙女似乎非常喜欢思过二字,那天竟对郝大通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笑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