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群侠再临之绝世武魂

第007章 特别篇 痴情鬼冢

    第007章特别篇痴情鬼冢

    黑海劫域,万劫塔第一层。

    这是一处被无情黑暗所笼罩的地方,虽说是万劫塔中的一层,却与独立存在的空间无异。许多幽深且诡异的黑气在不断漂浮,而其中的鬼哭之声更是不绝于耳,那些凄凄惨惨的哀嚎尽是在哭诉着生离死别。如此可怕的地方,却还会让人不由得生出同情之心,这恐惧与怜悯并存的之地,究竟是怎样的所在?

    很难想象,就是这样的一处所在,还真能看到一个站立着的活人,不过被黑暗所包裹的他,更像一个本就是生在此处的厉鬼。

    只是定神细看,隐约中可见这个“厉鬼”身形魁伟,手长脚长,竟透着神威凛凛之感,虽然站在无尽黑暗之中,周身却没有沾染丝毫的邪气,与这里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绝不可能是常人眼中的厉鬼。他悄然站立,微微仰首,顾盼之际极具威势,但又融入了几分落寞,好似在等待着什么,又像是等了很久。

    在这样一个地方独自苦等,就更需要耐得住寂寞,这是何人,而又是什么才值得此人如此等下去。

    正当此时,在这个如同独立存在的空间中,响起了一片深沉且庄严的声音,“天界才是你的家,难道你真的不打算再回去?”

    这声音均匀的充满在整个空间里,伴着回音给人一种发自内行的崇敬之感,甚至在听到这声音时,就有一种双膝发软的感觉。

    只是那个站立之人,却丝毫不被这只凭声音就营造出来的强大威慑所左右,只是淡淡的回道:“都这么久了,家里人还不死心吗?”

    还是那个声音,只是这次竟然夹带了些许的情感,不再是那高不可攀的冷酷,:“大哥,我是自己来的,不是家里人派来的。”

    “萧岭,我知道你为我好,只是事到如今,我已是无话好说了,等我在此处了了心愿,定然回去谢罪,是生是死自然由家中决断。”

    原来那个神秘莫测之人叫做萧岭,而那个身在万劫塔一层的人居然还是他的哥哥。

    萧岭听大哥如此一说,情绪不禁有些激动,道:“大哥你是知道当初家里为何让你以转世之身下界炼心,可是事与愿违,你不但铸心失败,还在这痴情鬼冢里待了近二百年。”

    被萧岭称作大哥的人不禁叹了口气,道:“也只用在这里才能让她不经历轮回便可重生,而在此期间我必须要守着。”

    而这时萧岭的口气并不是那么客气了,“萧峰!家里人明明已经同意破例一次,让那个女子在天界复生,可你却不知好歹,没过多久竟又在这痴情鬼冢里,将你那两个所谓义弟的亡魂招至此处!”

    原来万劫塔的一层正是痴情鬼冢,传说中可以通过让天地都为之感动的赤诚之爱,让不幸早死的恋人得以复生的地方。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萧岭的大哥竟然就是曾经在武界名动一时的萧峰!

    萧岭话音已落,却见萧峰不再言语,开始只以声音出现在痴情鬼冢里的他,突然现出身形,只见万道金光在空中绽放,本是在此处自在游荡的黑气一时间纷纷逃散,而其中被金光所覆盖的黑气竟然瞬时化作人形,紧接着伴随着惨烈的叫声,消逝在了金光之中。

    “难道这些生命在天界人眼中就是这般微不足道!可以随意抹杀的吗?”萧峰见到自己的弟弟如此,忽然回想起了什么,而口气也随之重了许多。”

    此时出现在痴情鬼冢的萧岭,周身仍为金光所包裹,透过金光看去,一身也是金色的衣着,华贵异常,再看其面容英俊十足,与生俱来的高贵却是内敛其中,并不像那灿烂的金光般无比张扬。

    “大哥你真的变了,这不过是一些亡魂所化的死气,都让你如此在意,倘若出现的是巫家的人呢?恐怕连活人都是随意扼杀,到时你又当如何?”萧岭边说,边向着萧峰那走去,周身的金光虽然范围缩小了许多,但好似凝成实质一般,蕴含着缕缕杀气。

    萧峰见此立时怒道:“萧岭你敢!”与此同时,赭黄色的光芒在萧峰身上泛起,虽然不比金光那么华丽,但却流露着一种无与伦比的威势。

    萧岭一见那赭黄色的光芒,双眉一皱,随后苦笑道:“我这才知道家里人为何选大哥下界炼心了。”说着萧岭周身已经凝为实质的金光也随即淡了下去。接着续道:“你在此处招恋人重生也算无可厚非,但你擅自动用天力,去复活你的两个义弟,这可有违天界定下的规矩。”

    已经恢复成原样的萧峰开口回道:“我知道家中好意,但我两个义弟本不该死,我身为大哥去救他们自然在所不惜。”

    “义弟?你可以在意过我这个亲弟弟!”萧岭突然冲萧峰吼道,“天界并不安宁,萧家因你离去本已损失一位赐殊天君,而你在痴情鬼冢的所作所为又坏了天界的规矩,你可知父亲为你也是好生为难!”

    萧峰狂笑道:“天界的规矩?天界中人又有几个还守着天界的规矩?我那两个义弟便是为魂界中人所害,那魂界到底如何而来,想必你也知道,是否有天界中人暗使手段,大家自是心知肚明”。

    说道悲愤之处,萧峰眼中流露出冷电般的利芒,“天界的存在正是靠着下界万物生灵的扶持,而六大家族一方面害怕下界损毁,另一方面又怕下界过分强大威胁到天界的地位。左右下界本就有违天规,而天界中的六大家族又有哪家没做过这种事?”

    萧岭听萧峰说到这些,自是难以反驳,只好说道:“别忘了你可是天界中人,天生使然,不是你一个人就能改变的!”

    “我是天界中人,但别忘了我也是下界之人!”萧峰说道此处,体内不禁出现一阵龙吟,使得对面的萧岭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战。而萧峰发觉自己杀气外露,急忙克制住天生的狂性,语气变淡对萧岭说道:“我那两个义弟均是天资高绝之人,只不过下界不比天界,他们才达不到应有的境界。自初源之始,本就只有一界,不过是包括我们萧家在内的六大家族,窃取了初源灵气自成天界而已,就像这痴情鬼冢如果尚有初源灵气滋润,也绝不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天界倚仗实力强取豪夺,却又视所谓的下界中人如刍狗一般,而那巫家更拿下界人修炼蛊术,人间多少悲剧正是出于他们之手,我们萧家虽不至于如此不堪,但不过也是同流合污而已。”

    萧峰不料萧岭听到此处突然大吼,道:“够了!!大哥你说的这些难道我就不知道?难道父亲就不知道?事实已是如此,而巫家若不是受到来自萧接的威慑,做的就不仅仅只是这些了,你不回去相助父亲,在这里说的不过满口空话,要不是巫家又诞生一位赐殊天君,我也不会再来找你。”

    萧峰却没有因为巫家又出现赐殊天君而面露异色,只是冷哼道:“待我回去,便找巫家讨个公道!哪怕多一个赐殊天君,我也不惧!”

    萧岭并不喜自己大哥此般言语,但不禁为其逼人的豪气所折服,转开话题说道:“刚才发现武界有一人降龙掌法使的很好,大哥可不要因为惺惺相惜,再将他引致魂界了。”

    萧峰听后笑道:“此人自有此人的去处,说不定还是好事,我当然不会插手。”

    萧岭听后放心了许多,留下一句:“我在天界等你。”便化作一道金光离去。

    就在萧岭走后,痴情鬼冢倏然回荡起另一个声音:“痴情鬼冢,痴情人,情人虽死,情却真,天界徒然居高位,不知何为情意深。”

    听到这个苍老的声音,萧峰急忙跪拜,道:“当年初到痴情鬼冢,若不是前辈出手,我早就为巫家所害,我知前辈不愿透露身份,萧某也不敢多问。只是当日因重伤之身无法行礼,而今请受我一拜。”说罢萧峰跪倒在地,可是痴情鬼冢里已是声息皆无,好似从始至终都只有萧峰一人。

    ……

    天界,萧家。

    “峰儿为何没有随你回来?难道你不忍出手?”

    “孩儿谨遵父亲旨意,不是不想除掉那三个被大哥招到痴情鬼冢的魂魄,只不过……我仍不是大哥的对手。”

    “哦?峰儿在那种地方竟仍有进境,看来我也只能等他自己回到天界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