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群侠再临之绝世武魂

第9章 七公救徒

    第9章七公救徒

    金轮法王既已下定必杀郭靖的决心,十二层龙象般若功运到极致不再做保任何保留,刚准备起手轰杀郭靖之时,突感周身骨骼仿佛碎裂一般,倏然而来一阵剧痛让金轮法王功力锐减,也就发挥出了龙象般若功第十一层的实力,与郭靖一拼之下仅仅战成平手。

    众人远处看的分明,苏哈的厉害也是超乎所有人的预料,谁能想到郭靖还真的接下了,襄阳城上的守军即时传来欢呼,相比之下,对面元军之前那兴奋劲儿已经少了很多。

    这也难怪,苏哈开始施展的乃是十二层龙象般若功,那极强气力形成的阵势,只能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震惊了所有观战之人。他们皆对苏哈预期过高,尤其都已认为郭靖必死,甚至随时准备在郭靖身死后,一举拿下这多年未能攻克的襄阳城。

    谁想,正当金轮法王在出招的关键时刻,他体内洪七公的尸骸竟好似有了感应,对金轮法王产生了莫大的抗拒之力。如此一来金轮法王行功受阻,一下子弱了很多。可是即便这样,实力依然超出郭靖一筹,而郭靖隐隐战成平局的另一原因,就是那曾经悟得的天罡北斗阵。

    当年丐帮君山大会,郭靖就是凭借刚刚悟得的天罡北斗阵,与那时武功尚高出自己一线的裘千仞战成平手,后来他武功不断精进直逼五绝,却很少再运用天罡北斗阵中悟得的道理。

    对郭靖而言,不用并不代表放下,他虽然心思迟钝但性格沉稳,别人顶多研习一年便失去兴趣的东西,郭靖却可以研习十余年,最终完全领悟了这深奥的阵法,比之当年的创始者王重阳最初所创又加入了诸多改进。

    全真诸子也是一直研究天罡北斗阵的奥妙,鉴于门下弟子难成气候,他们研究的乃是大天罡北斗阵,意在阵中可以加入更多的门人弟子,靠着人多取胜。全真诸子改大了天罡北斗阵,郭靖却是缩小了这种阵法,使得他自成一阵,只是郭靖不喜卖弄,也很久没有碰到过真正的对手,他可以独自施展的小天罡北斗阵却是从未用过。

    今日对敌苏哈,面临生死考验,郭靖终于使出了这天罡北斗阵中的奥妙,巧妙的融入自身武学,硬是卸去了大半龙象般若功发出了劲力,要不是这重生金轮法王肉身强横,而且龙象般若功本来具有强大的护体罡气,那化身成苏哈的金轮法王就不可能是站在这里了。

    郭靖在金轮法王手上死里逃生,最该感谢的就是他的师傅洪七公。当年洪七公身死在华山之巅,他虽然没有独孤求败那般超凡入圣的功力,可以神识凝聚,好似飞升般的继续存活,不过依然不同于常人,没有因死亡导致意识完全消散。

    功力达到洪七公那般,脑中意识已经产生灵性,且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生命的另一种形式,只是武界高手没有这种概念,并不自知而已。这些独立的意识,即便没有强大到脱身躯壳后依然完整的留存,却是让死后的尸骨中蕴含着一点点感知的能力。

    郭靖可是洪七公最得意的弟子,在他受到危难之时,仅仅存留的那点感知,即刻开始抗拒金轮法王,甚至不惜自毁尸骨,来阻止金轮法王那惊世一击,这才是郭靖得以存活的关键所在。

    金轮法王没有想到还会有这种怪事发生,也不明白其中道理,竟算在了绝灭的头上,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暗骂绝灭了。此刻站在金轮前方的就是郭靖,可是他却没有再击杀郭靖的气力,而郭靖也已是强弩之末。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还是忽必烈发现其中原由,心知他们无力再战,便朗声喊道:“金刀驸马和龙象国师武功惊人,实乃并列的天下第一,无法分出胜负,不如就以平手作罢。”

    襄阳城下的武三通等人,巴不得停止对战好赶快让郭靖回城疗伤,郭靖可算是一城的统帅,而苏哈不过是挂了名的国师,万一郭靖重伤不起,襄阳城再难坚守。所以同样重伤,襄阳方面可是吃了大亏,忽必烈正是窥出此间奥妙,想方设法赶快结束这场比斗,为进攻襄阳做好准备。

    能和金刀驸马战成平局,蒙古人也是绝对可以接受的,当金轮法王回到阵中时,大家纷纷祝贺这位龙象国师,他心中却是怒火中烧,心想:“这次重生以为可以轻易横扫天下,谁想区区郭靖就让我如此为难。”

    金轮法王重伤在身,即使肉体强横依然需要调养许久,可他却不想耽误攻取襄阳的时间,于是施展了绝灭教给他与之沟通的秘法,忍着想大骂一顿的火气,对绝灭说道:“现在郭靖已经重伤,黄蓉定会有所布置,我若再次得知她的计谋,相信这回定可以一举攻破襄阳!”

    金轮法王没有骂绝灭,可绝灭张口就喷上了金轮,呵斥道:“你以为我这魂力跨界而行很简单!?如果没有两界间难以想象的斥力,我早就自己去那武界,何必将你复生。上次为那件小事你就让我动用魂力窥探那黄蓉的心思,没过多久竟然又来。”

    原来当日耶律齐率队中伏,正是绝灭动用那魂界的秘术,洞悉黄蓉的心思,才导致援军近乎全部覆没!

    绝灭此刻心中暴怒,却不想停止他先前的计划,缓和情绪后,又道:“金轮法王,这可是我最后一次助你,如果事事需要我亲力亲为,那还留你何用!”

    金轮法王觉得这次重生后简直憋屈的要死,憋屈的装成苏哈,憋屈的被郭靖重伤,又憋屈的被绝灭大骂,奈何金轮依然要憋屈的听从绝灭的安排。

    但他心里很清楚,绝灭能让他复生,更能让他轻易的再死一次,魂界的种种可不是金轮能知晓的,金轮明白绝灭的实力对他来说,用恐怖都是无法形容的。正因如此,金轮王法明知自己被利用,也要先报仇雪恨,哪怕最后仍逃不了死亡的命运。

    其实金轮法王也没想过,自己其实就是一个憋屈的命,堂堂宗师级人物屡屡受挫,当好不容练得龙象般若功第十层,自以为天下无敌的时候,却仍是难敌杨过,最后舍身救那郭襄而死,才多少留了点好名声,实在是一个悲剧人物。

    话说此时的襄阳城内,因为郭靖重伤产生了不小的混乱,黄蓉出现后才稳住了大家的情绪,而随后襄阳众守将竟然听到了黄蓉弃城的命令。襄阳名义上的城守吕文焕,本来很是担心此举,想说些什么,但奈何郭靖夫妇多年死守襄阳,乃是人心所向,而他本人也乐得清闲,何况朝廷奸臣当道早就不管襄阳了,这样郭靖黄蓉才获得了绝对的领导权,吕文焕自然把想说的话又收了回去。

    不过如此突然的放弃襄阳,还是又引起一阵混乱,可后来听到黄蓉详细解释后,才明白这是一个逆转危局的妙计,质疑自是换做了叹服。

    就在襄阳守将为此等妙计而欣喜之时,魂界中的绝灭正动用魂力窥视着黄蓉心中所想,当他得知那黄蓉的计策后也很是佩服,都有了让其到魂界为自己效力的心思。

    魂界阴域之主绝灭的能力,已经超出武界中人的认知,谁能想到黄蓉的计策竟然给襄阳城带来了巨大的危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