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群侠再临之绝世武魂

第7章 北侠约战

    第7章北侠约战

    全真教被灭一事在武林中传的沸沸扬扬,在外晃荡的杨不过自然听说。对于全真教的灭亡,杨不过到没什么感触,只是对传闻中金轮法王的大弟子疑惑万分,他清楚的记得书中的那个金轮法王的大弟子早已死去,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未出场人物。

    目前来说,随着杨不过对这个新世界的逐渐了解,他早已认定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事,与《神雕侠侣》万分吻合,即使他无法理解,为何从前世界的小说情节竟然真的会在另一个世界发生。

    如今苏哈的出现,对杨不过来说无疑成了变数,他甚至在想那苏哈是否也是穿越之人。之前,杨不过虽然对自己穿越感到不安,但仍然认为这是一个既定的世界,他也不想强行去改变什么,但这变数一出,杨不过不自觉的产生新的想法,当然要去见一下那个苏哈,看看到底是何许人也。

    苏哈对杨不过来说更多的是好奇,但对守在襄阳的诸位高手来说,可成了巨大的压力。这个突然出现的金轮法王大弟子既然成为蒙古国师,武功造诣定然非同小可。现在,强大的蒙古军队如今又多了一位绝顶高手,而且第一次出手,就让守卫襄阳的力量损失不少,对不容乐观的襄阳城无疑是雪上加霜。

    全真教被灭,那些一度驻守襄阳的全真弟子,因为救援师门遭受伏击基本死伤殆尽,不仅如此,郭芙带来的噩耗,更让黄蓉一时站立不稳,险些晕了过去。

    黄蓉作为守军的智囊,多年来已是心力交瘁,又偏偏曾在大战之时临盆产子,元气大伤。诸多的辛苦劳顿,使得身子早已落下病根,要不是武功底子不错,恐是已经卧病在床。

    而今听闻耶律齐惨死,心中之痛非常人可想,可怜那耶律齐身为丐帮帮主太过忙碌,与郭芙结婚几年也未曾开花结果,郭芙这般年纪就已丧夫,连儿女都没有,以后的日子定然难过。

    救援全真教本来是极为隐秘之事,而作战方针又是拖而不战,黄蓉哪里想到居然会全军覆没。她从郭芙口中得知遭受伏击,也怀疑过襄阳守军出现内奸,但知道这个消息的只有区区数人,又都是跟着他们夫妇出生入死多年的守将,实在难以相信竟会有人叛变通敌。

    郭靖得知此事,更是不信内奸之说,郭芙则因丧夫心中悲痛,一心想找到并除去那个所谓的襄阳城奸细,但无法得到父母的支持,也是有心无力。还好她已经不是当年那大小姐的性格,心性沉稳了许多,要不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端。

    耶律齐中伏成了黄蓉的心病,她心想:“如果不是因为内奸通风报信,这件事就太过蹊跷,即便有人再怎么神机妙算,也难以将设伏的位置掐算的如此准确,听郭芙的描述,他们救援全真教遭受伏击之地,简直就是预谋已久的布局。攻击他们的人尽是蒙古精锐和武林败类,功夫都很是不错,黄蓉认为如果不是得知确切消息,忽必烈可不会花费如此手笔。

    方今,蒙古人灭全真教狠狠的打压了中原武林的反抗气焰,襄阳本就是孤城一座,可以坚守如此之久,和来自武林势力的帮助有着很大关系,而且这次丐帮亦是损失惨重,不但死了帮主,还有四位武功颇高的骨干弟子阵亡,其余死伤更是不下百人。

    丐帮本就日趋衰落,再去寻帮主人选谈何容易,况且蒙古也没有留给黄蓉喘息的时间,时下大军已经围在襄阳城下,高声呐喊,试图在声势上压倒襄阳守军。

    城中郭靖面对襄阳众守将不禁叹道:“当年过儿击杀蒙哥,随后蒙古内乱,本以为襄阳十年内难有战事,不想忽必烈竟有此等雄才大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清扫了反叛势力,不但建号大元做了皇帝,而且各汗国也皆尊他为大汗,威势更胜以往。现下襄阳再生危机,死伤在所难免,是郭某连累了大家!”

    郭靖说完,他面前众人一口同声回道:“郭大侠为国为民,能在此效力实乃荣幸,我们誓与襄阳共存亡!切莫在说此话!”现在仍坚守襄阳之人,无不是悍不惧死的英雄,难怪即使多疑的黄蓉都不相信,这襄阳守军中会出现投降蒙古的叛徒。

    在外游走许久的杨不过,此时正在赶往襄阳的路上,只是这古代哪有现代的诸多标示,寻路辨向异常困难,他徒有杨过的记忆却屡屡走错地方,多花费了何止一倍的时间。杨不过深知自己并非杨过,也不想利用杨过的那些江湖朋友给他带路,何况他听说最近襄阳危机,也知道襄阳城破是必然之事,更不愿让他们为此白丢性命。

    其实他去襄阳目的有二:其一是为了见见那个自称金轮法王大弟子的苏哈;其二便是向郭靖求得全本《九阴真经》,以求武学更加精进。

    杨不过已经下定决心,准备直接告诉郭靖夫妇自己的真实身份,许下留守后方的诺言,他相信郭靖夫妇正需要像他这样有号召力之人,在南宋灭亡后可以保护那些侥幸逃脱的抗元志士。

    隐隐间,杨不过还有一层想见郭襄的心思,只是他却不知那郭襄早些时候又出去游历,黄蓉曾严厉叮嘱郭襄,哪怕知道襄阳危矣都不要回去,大势不可逆,留得青山才是明智的选择。

    转眼元军已在襄阳城外呐喊了半月之久,却迟迟不肯发动攻击,襄阳守军战力极高,还有那闻名蒙古的金刀驸马镇守,忽必烈心知轻易发动进攻势必难以取胜,他在等待时期,一个可以一举攻下襄阳的时机。

    蒙古军队虽然并不攻城,但镇守襄阳的郭靖夫妇却很不好过,派出的探子已经得到消息,蒙古大军仍在集结,后续部队不断赶来,襄阳乃是孤城,不会再得到任何援救,最怕的就是被蒙古大军围死。蒙古军队一旦全部到达,势必形成合围之势,那时只需围而不攻,襄阳早晚不攻自破。

    在绝对实力的差距面前,计策是很不好使的,面对如此情形,安抚使吕文焕闷不做声,黄蓉也再无良策,不禁看了眼身旁的朱子柳,却见其只是摇头苦笑。这本是一场商讨作战方针的会议,不想一时哑然无声,还是郭靖率先打破僵局:“我与全真教渊源甚深,一身武功更是得益于几位全真高人的指教,如今全真教被蒙古所灭,实在令我痛心不已。”

    众人不知郭靖说这些是何意,只有黄蓉脸上出现一缕忧色,而后郭靖续道:“我听闻带领蒙古军队攻打全真教的,正是新任蒙古国师苏哈,据说此人乃是金轮法王传人,不少全真教弟子即为此人所杀,不如让我以全真传人之名,直接向那蒙古国师去下战书,与之约战。若是侥幸获胜,蒙古军队必将锐气大减,我们就可趁此机会反击,总好过坐以待毙。”

    别说黄蓉,就是朱子柳都觉此举太险,他刚想出言阻止,却听郭靖正色道:“如果各位还有更好的计策,便请提出,如若不然,郭某不才愿意扛起大任,与那苏哈一战!”这句话等于一下封住了所有的人嘴,朱子柳若是再说也是自讨没趣,只得在黄蓉授意下写好约战书信,派人送到蒙古军中。

    几个时辰后,蒙古帅帐之内,忽必烈手拿书信,饶有兴致地看着其中内容,而信中所言先礼后兵,句句斟酌言辞犀利,气势夺人,更重要的是,将此战勾勒的名正言顺,苏哈若不战,反而弱了蒙古的声势。

    这让忽必烈大爱写信之人的才华,他本来就喜爱中原文化,见信中每个文字都是大气磅礴十分耐看,不禁感叹道:“此人若为我所用,定可为贤臣。”

    说罢放下书信,对前来送信的使者含笑道:“金刀驸马既然开口,我便先替国师应承下来,地点选在襄阳城下即可。”

    郭靖哪里知道,这封约战书信正中了忽必烈的下怀,送走使者后,忽必烈马上派人去通传苏哈,心中自是无比快意。

    首先,忽必烈知道苏哈武功高强,虽然郭靖武功号称天下第一,但忽必烈认为苏哈还有一战之力,如果苏哈真的伤了郭靖,那就为攻取襄阳创造了良好的契机。其次,忽必烈虽然赏识苏哈的本领,却总觉这人身上透着浓厚的阴气,心里十分介怀,如果苏哈实力不济被郭靖击杀,忽必烈也不觉可惜。

    在忽必烈眼里苏哈算是一个白白得到的高手,容易得到自然不会珍惜,况且还心有所忌,故而虽然信中说明比武地点由苏哈来定,忽必烈却选在了襄阳城下,地利方面让金轮法王可占不到一丝便宜。

    其实忽必烈觉得此时攻击襄阳为时尚早,要不是苏哈突然出现,又在剿灭全真教一战中表现出色,忽必烈也不会听取他的建议,攻打襄阳,说白了忽必烈动手的原因,就是想凭借苏哈的几分本事重伤郭靖,如果苏哈实力不济,蒙古撤兵就是。

    当化身为苏哈的金轮法王得知自己将与郭靖在襄阳城下一战,激动万分。他可没工夫去琢磨忽必烈算计自己的心思,因为练成十二层龙象般若功的他自信稳胜郭靖。十层龙象般若功发出的十龙十象之力,已经可以说是所向无匹,而练至十二层时竟然可以发挥出百龙百象的力道,这样的威力早就超出金轮法王的认知范围,自觉杀那郭靖轻松至极。

    再说襄阳那边收到忽必烈的回话,得知竟然选在襄阳城下一战,俱是感觉那苏哈太过自大,他们哪里知道忽必烈的心思,即便以如今重生金轮法王的实力,决战地点选在哪皆不重要。

    半夜时分,杨不过终于回到独孤剑冢,见郭襄已经拿走了玄铁重剑,一路奔波的他决定先休息两日,再去襄阳城拜见郭靖夫妇,只是心里郭襄的身影竟是不自觉的浓烈起来。

    而此时郭襄正在离河南少室山不远的林中,正听那重伤的觉远呓语出的《九阳真经》,一旁的张君宝也在细听,谁能想这二人正因时下所悟从而各创出一大门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