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群侠再临之绝世武魂

第6章 全真教灭

    第6章全真教灭

    忽必烈心知蒙古军中不乏高手,能在此间来去自如者,必定不是等闲之辈,且来人对他似无敌意,还自称已故金轮法王的大弟子,看来八成真是想为自己效力。忽必烈本就是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之人,既然觉得对方不会对自己不利,心下就更是轻松。

    他也不马上答话,只是仔细地打量着眼前之人,那金轮法王曾是他手下,连其两个弟子也为他所熟知,只是这个大弟子从何而来忽必烈并不知晓。他曾听闻金轮法王还有一个弟子,只是英年早逝,不为人所知。

    忽必烈思前想后,过了一会才道:“能为我大蒙古效力,当然来者不拒,况且你师傅跟随我多年,劳苦功高,你作为他的弟子定当受到重用。”紧接着忽必烈话锋一转,正色道:“只是金轮法王的弟子我也略知一二,至于你这个大弟子却是从何说起?”

    这个自称苏哈之人,早就想到忽必烈必然起疑,不慌不忙的说道:“大汗,我早年因为年轻气盛得罪权贵,引来杀身之祸。先师与我得罪之人交好,实在不便出手助我,最后迫不得已,只得让我远走,对外则宣称我因重伤而死,先师如此身份,说出的话外人必然相信,我才得以走脱。”

    苏哈说完偷眼看了下忽必烈,只是那忽必烈面无表情,哪里能瞧出端倪,只好马上又道:“我虽然无时无刻不想与先师重聚,但奈何若贸然出现,必有损先师名声,只得隐居在外,不想一晃竟过了三十年。”

    “最近只因神功大成,我才想与师傅相见,也好让他知道我并未辜负他一片苦心,可谁料先师竟被奸人所害,落得身死的下场。我身为弟子,受其大恩无以回报,必要手刃仇人,以祭奠先师在天之灵!”

    忽必烈耐心地听完心道:“故事可以编的天花乱坠,武功路数可是无法改变的,于是对苏哈说道:“你既然为金轮法王的大弟子,想必已经继承其衣钵,不知学的何种神功?”

    苏哈加重语气回道:“前不久刚刚将龙象般若功练至十二层,才想出来与家师相见!”

    忽必烈听罢便是一惊,龙象波若功盛名在外,金轮法王曾借此大出风头,忽必烈当然十分清楚。可是他却记得那金轮法王练至十层时,已经是震古烁今无人能及,传言与五绝都是不相上下。如今这个自称其大弟子的苏哈竟然说练至十二层,实在太不可思议。

    忽必烈觉得这年近五十岁的高手,在他面前定然不会胡乱说话,倘若对自己不利他早可下手,也没有费心骗他的必要,所以对苏哈的话倒是信了几分。

    当苏哈还以为忽必烈会让他显示几分手段时,却不想忽必烈直接对他笑道:“既然是金轮法王的弟子,我封你为龙象国师想必旁人也并无异议。不过,你今日见我的方式实在有损我手下那班护卫的颜面,此时也不便当众封赏于你,以免他们难堪,龙象国师请先行回去,次日我必将派人前去请你。”

    苏哈将自己行踪告知忽必烈后,便闪身离去,心中则愤恨不已。其实他就是被绝灭复生的金轮法王,偏偏绝灭不让他透露真实身份,只得装成自己死去的大弟子,实在有些憋屈。

    昨日,金轮法王魂魄回到武界时,就借着夜色前往华山之巅,还好那绝灭施展魂力正将他传至华山附近,不然以他那魂魄之形还真不好避开他人耳目。

    之前绝灭用“万鬼盆”搜寻到华山之巅葬着两个位绝世高手,尸骨正好可以帮助金轮王法重塑肉身,好在那二人身死的年份并不久远,否则超过百年,绝灭也很难做到让白骨生肉。

    华山之巅正是洪七公与欧阳锋的埋骨之处,当年这二人因为拼斗,最后力竭再加之年老体衰,身死在此处,还是杨过安葬二人,不想竟被那魂界的绝灭发现,让这两位绝顶高手死后也不得安宁。

    那时在魂界阴域,得知金轮法王找到绝世高手埋骨之地的绝灭心想:“此事可真让我下了血本,但为了不让那黑黠得逞,也是值得的。”想罢割破手掌,让鲜血不断的滴入三堆绿火之中。

    身在华山之巅的金轮法王惊奇地看到,洪七公与欧阳锋的坟地诡异地裂开,两具骷髅缓缓爬了出来,饶是金轮法王自己就是魂魄之形,见到此景也不禁骇然。

    过了一会,他只见那两具骷髅渐渐走到一起,面对面站立,随后竟然慢慢贴近相融,并泛起了阵阵青光,青光散去之时,两具骷髅竟然只剩一具,而金轮王法魂魄轻轻飘起,最终融入其中。

    而后那具骷髅充满红光,居然一点点的长出血肉,开始许多红色血珠密密麻麻挂在全身,分外可怖,而有的还一滴一滴地掉在地上,血腥之景极是骇人。直到生出皮肤,才终于有了不再令人惧怕的人形。此刻结合了杨康怨毒之气的金轮法王,才算真正完成重生,以新面目再次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了复仇之路。

    知道金轮法王彻底重生的绝灭,发出一阵低沉的奸笑,自语道:“要不是我拥有这万鬼盆,即便想破坏你黑黠的计划也是有心无力。”

    黑黠本是生怕被其他势力得知自己对武界的动作,所以才不惜耗费苦心,让手下去完成击杀杨过的任务,不想还是被绝灭发现,他又哪里知道开界之时会引起万鬼盆的波动。

    那时绝灭就心想:“暗域曾经同黑海隐秘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定留存了一些上古隐秘,结合阴域前辈的遗留,他多少猜到,武界绝顶高手魂魄的用处。”为了不让黑黠得逞,即便不能完全肯定他到底是何意图,但还是让金轮除掉武界的所有绝顶高手,以防黑黠真的习得了失传的秘术。

    正在闭关养伤的黑黠哪里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他得到的魂界上古隐秘,就是吸纳武界高手魂魄作为武魂中的魂位,而他只希望武界不要再有人达到独孤求败与黄裳那般修为,至于武界中的绝顶高手,却正是武魂魂位的最佳选择。谁料绝灭猜出了其中玄机,倘若黑黠得知,定会被气的七窍生姻。

    魂界暗流涌动,武界危机四伏,而穿越至武界的杨不过,哪里知道还有另一个世界的人在惦记着这里。胆子渐渐变大的他,也开始行走于闹市之中,偶遇杨过好友随意敷衍几句,倒也没人看破,临别时还不忘告诉人家别透露他的消息。

    杨不过还希望最好能找到小龙女,让自己知道更多的实情,他心里明白,自己穿越这事肯定很不简单,是福是祸难以定论,时下只有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最好的倚仗。

    不知是否因附身于杨过,杨不过在这个世界简直就是个习武的天才,稳稳达到木剑级的他,还对杨过自创的黯然销魂掌加以修改补充,竟似又厉害的几分,只是他没有经历杨过那生离死别的苦等之情,实在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蒙古方面,在苏哈成为龙象国师的几日后,便向忽必烈提出若要破襄阳城,应先剿灭中原武林反抗势力的计策,这一主张得到忽必烈的支持后,苏哈心中已经确定此次复仇的开端就是d对那全真教下手!

    自从火烧重阳宫,全真教以退为进一路向西,看似是毁去根基,却积蓄下复兴的资本,而门下弟子因为居所被毁,四处漂泊,更是有了奋发图强的精神,本来逐渐衰败的全真教,几年下来居然又有了起色。

    唯一的坏消息就是丘处机的离世,可是全真教虽然少了一位坐镇的高手,但因为门下弟子努力,整体实力早已超过蒙古军队入侵前的全真教。至于硕果仅存的全真四子,在垂暮之年也是各所有突破。

    更为庆幸的是,全真教所过之处,也常常可以开花散叶,不少小支派的建立,成为全真教坚实的助力,还有众多弟子甚至直接来到襄阳城,为郭靖夫妇所用,直接对抗起蒙古的军队。

    全真教失去重阳宫,却迎来了遍地开花的景象,可谓是因祸得福。这也难怪,盛名在外,难免骄傲自大又固步自封,使得门下第子一代不如一代。

    但巨变之下让那些门人终于知道了,靠着祖宗留下的基业,肯定无法吃上一辈子,若想求存还是要靠自己的实力。全真教本来家底深厚,武学正宗,门下弟子若肯发奋,哪有不突飞猛进的道理。

    全真教这番变化让忽必烈都头疼不已,几年下来不少从全真教分化出的小门派,也渐渐发展起来,中原武林本来就是反抗蒙古的最大力量,那些小门小派或明或暗,支持反抗之师或者直接打击蒙古军队,虽然形不成很大的规模,但这样的散乱作战可让蒙古军队吃亏不小。

    小门小派也不怕失去那微薄的根基,真惹来了大批蒙古军队之时,就直接转移,像蚊虫般骚扰着蒙古军队行动。

    于是在龙象国师的怂恿下,忽必烈终于下定决心,灭掉全真教,给那些小门小派予以警告。这才有了大批军队集结襄阳城下,作出佯攻襄阳之势,为的就是引全真门人前来相助,好分散他们的力量。

    多日以来,黄蓉见这蒙古军队虽然声势壮大,却从不攻城,心生警觉,判定蒙古军队似乎在声东击西,至于对哪下手,黄蓉却一时也没想到。但这日突然发现还有全真门人陆续赶来,终于明白这蒙古应该是要对全真教下死手了。

    于是赶忙遣返全真门人,还派郭芙与耶律齐率一批丐帮弟子前去相助,临行前黄蓉再三告诫不要死战,一定要回避锋芒保存实力,助全真门人逃出敌人的围堵就是获得胜利。

    当全真门人得知师门有难,哪有不赶回去的道理,谁料同耶律齐率领的丐帮弟子,正中了一群高手的伏击,而耶律齐的第一反应,就是襄阳守军中定是出了内鬼,不然何以对他们的行军路线与时间了若指掌。好似早已设计好圈套,等着他们入网。

    金轮苦心布下的杀局,又岂能让耶律齐等人安然离开,有心算无心,仅仅一个照面丐帮和全真弟子就是损失惨重,耶律齐临危不乱,从容指挥着剩余弟子继续拼死突围。他的“降龙十八掌”比之大成之境仅差一线,生死关头凭借这刚猛绝伦的掌法,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

    化身为苏哈的金轮法王自视甚高,本不想出手,但眼见耶律齐、郭芙等少数人即将突出重围,终不能坐视不理,纵身急追,冷不防的一掌正中耶律齐后心。金轮不屑动用全力,可仍不是耶律齐所能抵挡。

    可怜他与郭芙甚至连诀别的一眼都不能对视,就命丧在金轮之手,而金轮识得郭芙,正好让她回去给郭靖报个信,也就不再出手,在众多丐帮弟子的拼死护卫下,郭芙终于逃出重围,她顾不得伤感,加急赶回襄阳向父母禀明一切。

    金轮雷厉风行,对在全真教曾经留下的阴影久久不能释怀,连下辣手,一路之上率众消灭了全真教的诸多据点,十二层龙象般若功所向披靡,最后全真四子以身护教,竟然瞬间就被苏哈击毙其三,只有郝大通在这次绝杀中幸免于难。

    那郝大通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全真教重阳祖师传下的衣钵万万不可失传,他拼死逃出险境,只为了留存住全真教的绝学,以图东山再起。

    短短几日全真教被灭,已是再无复苏的可能,而蒙古又出了一位绝世高手的消息迅速传开,据说此人运功之时周身散动百龙百象之力,无人可挡,而死在他手上的全真门人更是不计其数,就这样龙象国师大名终于传到襄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