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群侠再临之绝世武魂

第5章 金轮重生

    第5章金轮重生

    听郭襄如此一说,杨不过不自觉的腿了两步,心道:好机警的女子。虽然他有种被骗的感觉,但毕竟自己的话终被证实,也算是件好事,只是刚才用情过深,如今再面对郭襄心中有了些尴尬的感觉。

    郭襄又对杨不过说道:“你放心,这事太过蹊跷,我也不会对其他人说出,但你遇到旁人最好还是尽量装成大哥哥,以免多生事端。

    说罢她又上下打量了下杨不过,少年老成般的说道:“你能对我坦诚还算不错,既然你附在大哥哥身上,也希望你可以有个神雕大侠的样子,不要辱没了大哥哥的名声才是。”郭襄装的惟妙惟肖,连口气都有沧桑之感。

    杨不过被装熟的郭襄雷的一脸愕然,赶忙回道:“这是当然,我在曾经的世界也不是一个坏人。”他话音刚落,突然想到:“那玄铁重剑可是杨过曾经托人带给郭襄之物,最后还被铸成倚天剑,屠龙刀,自己切莫驳了杨过本人的意思才是。”

    郭襄只觉杨不过在认真思考些什么,所以并没再开口,她哪里知道杨不过竟然在想着未来之事,并最终决定将独孤剑冢的位置告诉郭襄,让他自行去取那玄铁重剑,也好作为守卫襄阳的一大利器。

    过了片刻,杨不过才又道:“郭女侠,在下名叫杨不过,在曾经的世界被一道闪电击中,醒来却不知为何来到这个世界,并在离襄阳城不远的独孤剑冢内,相信之前你的大哥哥也一直就在那里生活。

    郭襄得知她大哥哥原来的住所感慨万千,心想,自己四处苦苦找寻,却不知大哥哥就身在离襄阳不远的地方。她不知独孤剑冢却又心有所系,便说道:“可否告知独孤剑冢的详细所在?”

    杨不过本来就打算让郭襄去取那玄铁重剑,当然乐得告之,她告诉郭襄具体位置后又道:“那里还有一把玄铁重剑,这本是神雕大侠遗留之物,他人之物我不应携带,还劳烦郭女侠带走,或可...”杨过本想说,或可当作对杨过的念想,又觉贸然点破有些唐突,差点出口的话又收了回去。

    郭襄见杨不过有话而不说,也不屑追问,她知道玄铁重剑乃是杨过贴身之物,睹物亦可思人,当然要去拿来。其实郭襄对杨不过印象还不坏,觉得他为人老实,话语真诚。

    只是他终究是附在她大哥哥身上的陌生人,心中仍有顾虑,还略有几分尴尬。于是也不再多说,与杨不过道别之后,就径自下山。又想:“那独孤剑冢离襄阳城本就不远,自己离家又已有一段时日,也正好顺道回去拜望父母。

    杨不过呆呆的回想着刚才怀抱郭襄时的感觉,又看着伊人远去的背影,生出一阵失落的感觉,突然首次觉得要不是附身在这神雕大侠身上就好了,哪怕只是这个世界的平凡之人,通过努力依然可以追求自己的理想。

    这杨过虽然厉害,但很多既定的事实摆在面前,却也束手束脚,可是转念又一想,若只是普通人,可能还会成了这个世界的废物。人生哪有万般如意的时候,脱离曾经的苦海,杨不过已经十分知足了,心中随即释然,便也下山而去。

    ……

    魂界之中表面平静,却是暗流涌动,暗域之主黑黠闭关不出,交代手下千万不要挑起事端,以免被其他势力有机可乘。冥域之主幽葵自从派人围杀了黑黠手下最得力干将殷峰后,也收敛了许多,转攻为守生怕暗域的报复。

    如今只有这阴域之主绝灭还算好过,但他也是个不安寂寞之人,趁着魂界此风平浪静,私底下也干起了见不得光的事。

    阴域密室,绝灭身前摆着三堆暗绿色的火盆,幽幽鬼火之中却冷气习习,十分诡异。此时绝灭周身充满着阴森的能量波动,有的甚至结成虚影,显现出许多幽灵鬼魂般的形体,整个密室鬼气横行,夹带着阵阵低沉的哀嚎。

    绝灭口念咒语,似乎在召唤着什么,只见他大汗如豆,颗颗滴下,紧闭双眼,面孔狰狞,样子很是吃力。又过了一会,鬼气竟似渐渐凝为一体,化成一个在半空游荡的圆球,散发着幽暗的蓝光。

    绝灭看到那蓝色光球不禁自语道:“耗费了我这么多魂力,终于将你散落的意识召唤至此。”

    那幽暗的篮色球体竟也可以发出声音,对绝灭说道:“这是哪里,你又是何人?”

    绝灭阴森的一笑,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我让你散落的魂魄重聚,得以复生,似乎应该算你的主人!”他说罢发出一道黑芒刺入那个蓝色球光,又道:“你已经接受到我发出的神识,其中细节自行了解便是。”

    那篮色球光不再出声,静静读取着黑芒中含有的信息,而绝灭双眼依旧盯着那个球体,不知在想些什么。

    有一丝善念很是浓厚啊,看来你还是并不够坏,我还得想些办法才是,绝灭边想边又开始施展魂力,双眼直视面前三堆暗绿色的火盆,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沉静,好像可以在火堆中看到些什么似的。

    武界,嘉兴铁枪庙后,两株大树之间有座坟墓,坟前立有一碑,上写‘先父杨府君康之墓,不肖子杨过谨立’。这几个大字,正是杨过当年托飞天蝙蝠柯镇恶所书,为父重立的新碑。铁枪庙是杨康惨死的地方,传闻中那夜恐怖万分,且自杨康死后,这里阴森可怖无人敢来。

    绝灭正是通过阴域至宝“万鬼盆”加上自身无上魂力,使得视觉透入武界而发现此处所在。这里怨毒之气浓厚,且久久不能散去,墓中安葬之人正好可以为绝灭所用,断去他之前招来魂魄的那丝善念。

    随着“万鬼盆”的召唤,铁枪庙内墓碑裂,黑气出,埋藏已久的怨毒之气最终被绝灭利用“万鬼盆”牵引到了魂界的阴域密室之中。而那个蓝色球光也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这才对绝灭说道:“你可是准备让我前往武界,灭尽那里的高手?”

    绝灭将杨康的怨魂招来很是高兴,也没有理会那蓝色球光,直接将招来的怨气注入了蓝色球光之中,只见那蓝色球光中传出一阵低吼,周身突然产生十龙十象之形。

    绝灭看到此景不禁失笑道:“微末的手段又能奈何于我!”

    说罢指尖轻晃,一张犹如冰晶编织而成的大网,轻易困住了正在奔腾的十龙十象之力,龙象之形随即消散。绝灭冷哼道:“我助你重生复仇,本是天大的恩德,你却不知好歹,若不是你那心中善念,又岂会因救郭靖之女落得身死的下场。只有断你善念,才会让你最终攻占那襄阳城,杀尽郭靖一家!”

    那蓝色光球听后也不再反抗,幽幽的蓝光夹杂着几缕黑气,很是骇人。绝灭见此大笑道:“金轮法王,我之所以选中你,无非就因你那龙象波若功,此等功法可不是你们现在的武界中人就能创出的,那可是远古强者的遗留。若达十三层就算资质甚高,起码也需三百年以上,以你们武界中人的寿命何以练成此功。”

    这个被称作金轮法王的球形魂魄听完叹道:“我知密宗不乏高手,却从未有练成之人,其实皆因那时限的缘故,我也曾想过这创立此功之人又是如何修成,不想这功法居然不是我那世上之物。”

    绝灭又道:“我看那龙象般若功本来也绝不止十三层,远古强者的功法一旦练成,无人可挡,可惜那些诸多强者早已逝去,绝大部分远古绝学逐渐失传,武界还有遗留已是不易。这功法颇为霸道,我虽可用外力助你,但达到十三层也甚是困难,不过助你练到十二层却有些把握,武界中人的那点微末道行,你练至十二层对付他们足矣。”

    金轮法王哼道:“你不助我,我又何以帮你屠尽武界高手!”随后又道:“我不知你有何阴谋,却心知自己不过是你的工具,但那些中原武林人士委实可恨,此番重生我定要让那杨过,郭靖不得好死!”金轮法王本身就不是善茬,融入杨康怨毒之气后更是邪念横生,如今恶性十足,更为狠毒,不再留存一点善念。

    绝灭笑道:“我们各取所需,谈不上谁帮谁,我先用魂力将你引至武界,你到了武界就要立刻去那华山之巅重塑肉身!”

    漂泊在外许久的郭襄终于见到父母,黄蓉看着郭襄手中的玄铁重剑脸色阴晴不定,郭靖则对爱女归来万分欢喜,问长问短充满怜爱。郭襄简单讲了些在外的经历,只是隐去了与杨不过见面的一段。当谈及玄铁重剑,郭襄只说是杨大哥托江湖朋友转交到她手中,至于为何如此,自己也并不清楚。

    郭靖看着那玄铁重剑不禁叹道:“看来过儿归隐之心已决,弃剑明意,只是可惜了这大好人才。最近蒙古军队集结,襄阳形势并不乐观,还曾想叫过儿助我一臂之力。”郭靖眼神转向黄蓉又道:“没想到过儿竟似洞察我们的心思,将这玄铁重剑带给襄儿,如今却不好再去请他”。

    郭襄没想到父母竟然想偏,却不好明言,只听母亲黄蓉低声道:“不来也好。”此时的黄蓉也没有了突见女儿的欣喜之色,而郭靖眼中也是一片凄然。本来欢喜的氛围,一下就充满了悲意。

    郭襄当然明白悲从何来,她也知道无论杨过如何选择,自己父母都不会怪罪于他,只是他们想到城破人亡之时,不免伤感。谁都明白,襄阳城早已孤立无援,而蒙古军队在忽必烈的领导下更加强大,攻下襄阳只是时间的问题。

    黄蓉说杨过不来也好,言外之意就是,即便来了也不过是白白牺牲性命,然而郭家誓死守卫襄阳,必然会与之共同存亡。

    东邪黄药师,也曾多番劝黄蓉等人避在桃花岛再做打算,只是郭靖心意已决,黄蓉也是誓死相随。黄药师表面曾说女婿太过迂腐,心中却是对郭靖佩服万分,药师虽邪,不遵循礼法,但依然深明国家大义,女儿与女婿舍生取义,黄药师只有在暗地里伤感,但也绝不会硬是让黄蓉回到桃花岛去避难。

    黄蓉不忍女儿也陷入悲伤,刚想强颜欢笑,突然感觉一阵心神不宁,郭靖也似有所感,仿佛如临大敌,就连郭襄都不知道为何,竟然有一种被威压的感觉。这原因就是,郭家宿敌重生,在华山之巅得到肉身,首先便来到襄阳城外,复生的金轮施展着周身从未有过的力量,仿佛化作巨兽般在夜间对着襄阳城嘶吼……

    太阳尚未升起,忽必烈就已经坐在蒙古军中的帅帐之内,处理着军情要务,突然一道身形出现在他眼前,但忽必烈不愧是蒙古之主,面对来人,处变不惊、安然而坐,而那来者见到忽必烈即便朗声说道:“金轮法王大弟子,苏哈前来军中效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