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群侠再临之绝世武魂

第1章 惊世一战

    第1章惊世一战

    北宋末年,明教时任教主方腊起义,最初也算官逼民反,期间还为百姓做过不少好事。可后来势力见长,他那不少手下竟也做起了欺男霸女的行径。于是黄裳奉命围剿明教,杀了他们不少高手,但当时佞臣当道怕其功高,竟设计陷害。最后不仅在与明教征战中惨败,还受到了明教高手乃至中原武林人士的围杀。

    就在此时,河朔高手独孤求败应好友之邀,围杀勾结外邦的奸臣,他一人一剑应战黄裳,不许他人相助,黄裳看在眼里着实佩服。只是那时孤独求败争强之心甚重,他全力以赴,却不查黄裳受伤在先,终将其重伤。

    之后独孤求败虽没有赶尽杀绝放了黄裳,可是面对众多武林人士的围杀,还是因体力不支,被人一剑刺穿前心,踢下悬崖,追杀之人皆以为其已毙命。

    庆幸的是,黄裳天生心在右侧,重伤之身却逃得一死,自此隐居山中研修武功,定要重出江湖报那深仇大恨。

    没有人能想到,当年独孤求败与黄裳的那一战,竟然是一段武林传奇的伏笔,更使得两套旷古奇功问世!

    起初那黄裳自行悟出的武功虽然以诡异致胜,却仍以内功为主,他也从未将招式放在心上,只觉倘若功力强大,任何招式都是信手拈来且刚猛无匹。可是当他见到独孤求败那出神入化的剑招,才对招式有了新的感悟,而后又融合了十余位明教高手的武功招式终于创出了《九阴真经》。

    而独孤求败先前却只重视招式,以快制快,以招破招,后来见识到黄裳那超凡入圣的功力,才悟出了大巧不工的道理,故而有了以后的重剑无锋,天下横行。

    岁月无情,物是人非,可叹两个练成绝世武功的强者,只是落得了寂寞终老的下场,也错过了再次相见的机会。

    而后如郭靖、杨过等少数高手,虽是或多或少知悉独孤求败与黄裳过往的,却万没料到,这二人竟仍活在世上!只不过他们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地方!

    ……

    半空之中,黑气缭绕,几点星辰错落有致。

    一位白发老者负手而立,神色倨傲的朗声说道:“我当此间仅有我一人,却不想你黄裳也在!”

    那个被白发老者称作黄裳之人乃是一位青年道士,面露欣喜之色,笑道:“能在此间得见故人,上天对我也算不薄。”

    白发老者冷哼道:“你我相见与天何干!我独孤求败当年若知你尚在人间,又何必在那剑冢了此残生!”

    黄裳叹道:“当年武功大成本想出世寻仇,却不想早已物是人非,那番景象至今记忆犹新,也让我当时突然心灰意冷,一直隐居山林等待终老,不然或许还可以和你相见。”这话语中夹带了无限的叹息,还有着一抹难以察觉的伤感。

    独孤求败此刻神色也舒缓了许多,与生俱来的的霸气也被一缕凝重覆盖,静立了一会后,对黄裳说道:“不知你是否与我经历相同,那时我只觉自己好似受到天地的排斥一般,被硬生生的挤进了这里,连一副皮囊都被禁毁,却不知还真有魂魄留存,又重修了这副肉身,只是竟被生生困在了这里。”

    黄裳脸上僵硬的一笑,道:“连我都不喜此种境遇,又何况你这极为孤高之人,这种好似受人所控的滋味并不怎么好受啊!也可能那时我们的功力真不为天地所容,才会被送到这个地方。”

    黄裳无意中提到功力,却使得独孤求败不禁盯着黄裳,面色肃然,道:“没想到你的修为更胜于我,已经达到返老的境界。”

    黄裳谦逊的说道:“我达到返老之境,不过是因为《九阴真经》有些妙处,真以功力而论想必难以及你。”

    独孤求败听后怫然不悦,道:“我们都是孤寂了许久之人,还未比试哪来的定论,你莫非此刻不想同我一较高低?”

    黄裳摇头笑道:“非也非也,即便功力不及你,我也有心一战。古往今来自创奇功达到如此境界的,恐怕也只有你我二人!我们又在这不知名的空间中修炼了如此之久,可这一身修为却从未施展过,如今你我相见,不较量一番岂不可惜。”

    独孤求败这才面色缓和,道:“如此甚好!”

    这话音刚落,黄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马上续道:“说到这自创武功确实是千难万难之事,我虽身在此处,却也不能完全放下那武林之事。凭借重塑肉身后具备的强大的灵识得知,我在武林中留下的《九阴真经》竟然引起了江湖上的腥风血雨,后来更是有不少人练得此功。可惜的是,他们只知练却不知道创,不然兴许还会有人来到这奇异的空间与你我相会。”

    独孤求败仰望天空心有所想,口中却道:“我可不像你还留得秘籍,除了将那最初悟得的剑招留给家族外,后来的功夫全都没有文字记录。只有一头陪伴我多年的神雕,因为跟我久了才学得一招半式。”

    独孤求败谈到此处,竟不再分心,笑道:“说来也巧,还真有一位资质颇高的青年俊秀,得到我那神雕的认可,传授其武功要诀。只可惜那人右臂已断,必然影响武功进境,不然或许也可以脱离常人的生死。”

    黄裳眼睛微眯,道:“哦?右臂已断?我那《九阴真经》中的一少部分,也被一位右臂已断之人学得,而那人所学颇杂,还创出了一套威力绝伦的掌法,很不简单,只不过其中模仿痕迹甚多罢了。”

    黄裳边想边说,突然又说道:“我经常留意武林之事,知晓那断臂之人所使兵器正是一把玄铁重剑,莫非就是你的传人?!”

    “玄铁重剑?!”独孤求败喃喃自语,然后对黄裳说道:“天外玄铁是在隋朝时我们独孤家主偶得的至宝,被一名铸剑大师制成兵器。后来虽然独孤家逐渐衰败,但这玄铁重剑却一直传了下来,相信当世也只有这一把。”

    黄裳听后笑容可掬,道:“那有缘之人得到你我相传,说不定日后我们真会遇见这位小友。”

    然而独孤求败只是淡淡的说道:“只希望他不要辱没那玄铁重剑便是!”而后话锋一转道:“说了许久,我们的比试也该开始了吧!”

    黄裳收起笑意,经过少许思索才道:“我占了肉身返老的便宜,不过独孤求败岂是浪则虚名,恕我不会相让,依然会尽全力与你拼出高低!”

    独孤求败听后异常满意,道:“如此才好!!”高亢的声音一落,他周身竟如同静止一般凝在了虚空之中。

    独孤求败以剑成名,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已经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而后更是练得一身剑气,达到无剑胜有剑的地步,如今的独孤求败更是将自己练成了一把剑,无坚不摧的利剑!

    在黄裳眼中,现在的独孤求败正是一把利剑,虽是不动却剑意外露,好似宝剑虽未出鞘,但剑势已向对手袭来。黄裳只感自己被独孤求败的剑意所笼罩,那千剑万剑不是刺向自己的肉体,而是直接刺进自己的灵魂。

    黄裳心道:“这独孤剑意果然厉害,竟然可以影响对手的心里,精神上的攻击才是最致命的,如果换做武林人士,哪怕武功再高,也只得落得吐血败亡的下场。”

    但黄裳毕竟是黄裳,如果修习的《九阴真经》仍是停留在武界中的那个层次,又怎能使得他灵魂出体、重塑肉身。面对独孤求败蓄势待发的剑意,黄裳祭出了重塑肉身后才练得的九阴法阵。

    九阴法阵,阴气习习,九幽深处的力量好佛被召唤出来,使得这不知名的空间都有些动荡不安。到了独孤求败与黄裳这等境界,可将内劲衍化为阵法,而他们毕生的诸多绝学也蕴含在这阵法之中,通过此间的神妙变化一一展现出来。

    这时两种威力绝伦的阵法正面交锋,一个是巨型的蓝色光轮,无数的利剑在其中穿梭;另一个则是庞大的灰色锥形透明体,恐怖的阴风戾气在其间飞速转动。

    当下那独孤剑阵和九阴法阵不断的相互冲撞,不时有利剑刺破阴风,有时那些阴风却又将剑气卷的粉碎。

    二人悬在空中挥动着祭出的阵法,已是拼斗了半晌,他们周围的空气被这绝强的力量挤压的支离破碎,几道被撕裂的空气中吐出了如漩涡般的气流,不断的吸纳着这片空间的黑气,使得这空间竟然霍然明亮起来。

    独孤求败知道自己这套独孤剑阵难以取胜,一直看似静止的他好似破冰而出,不动则已,一动惊人!周身剑气旋转,与那无尽的阴风缠斗起来,很快便将阴风逼退,靠近黄裳。

    黄裳见独孤求败攻来,右手化作巨爪,带着阵阵鬼气试图将独孤求败包裹起来。

    转眼间,独孤求败的身形就被那巨爪所覆盖,黄裳看在眼里却没有一丝得意,他明白这点招式肯定无法困住独孤求败,于是接着用真气凝成一个金色巨拳,刚气十足,此拳固然与黄裳的阴柔路数毫不沾边,但却不能掩饰其强大的威力。

    就在独孤求败破开巨爪的时候,那巨拳化作一道金光直袭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明白这后手才是真正杀招,他丝毫不会怀疑,这一拳轰平几座大山都是极其轻松的,他当下不敢大意,双手一挥,结成剑网硬是将这巨拳困在其中。

    这时黄裳口中喊道:“独孤先生可不要小觑此拳!”

    话音刚传出去,那金色巨拳突然炸开,一声巨响后,仍是回音不断,空气如碎了的玻璃般片片剥落,而整个空间更是纵横阡陌般的扭曲起来,使得各种光影在其中无限的叠加。

    这爆炸的威力着实难以想象,黄裳怕真的重伤独孤求败,才在发招的同时出言提醒。

    而独孤求败也没有料到,这爆炸的巨拳竟然隐隐有炸碎这片空间的威力。于是马上想到:“黄裳肯定在这里闷久了,想破开这片空间看看外面是否还别有洞天!”

    “哼!他黄裳想的,也正是我独孤求败想的!”独孤求败即便没受伤,也被炸退了数步,一发狠也使出了自己琢磨许久,用以撕开这片空间的绝招。

    这片空间也真够惨的,虽然不够大,可也是从混沌开始慢慢形成的,如同武林中人的修炼一般甚是不易,不知道为何来了这两个变态的煞星,竟然都想破空而去,毁了这片空间。

    独孤求败也喊道:“黄道长,可要当心我这巨剑!”

    黄裳看着独孤求败由真气凝成的巨剑,丝毫不怀疑这把巨剑真有撕开空间的能力,他当然不敢大意,用全身的九阴真气在前方凝成了厚达一丈的气墙,等待着那巨剑劈下!

    通过数回合的较量,独孤求败已经知道,其实他们功力基本相当,一拼之下难免两败俱伤,可此巨剑已经凝成,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独孤求败面对那气墙,毫不留情的劈下。

    就在这一瞬间,诡异的笑声充满了整片空间,独孤求败和黄裳一拼之下都受伤不轻,这空间也果真被劈开一道极是宽广的裂痕,如长鲸吸水般势不可挡的吞食着一切。

    而此时一道黑影倏然而至,竟被一头巨猿的虚影所包裹着,两拳快如闪电,分别击在了二人身上,饶是独孤求败与黄裳都是重塑肉身之人,也被这拳击的口吐鲜血。

    他们没想到的是,这空间之内竟还有第三人的存在!

    这个黑影得手后狂笑道:“终于等到这天了,有你们二人在,即便我这魂界一方霸主也岂敢染指武界。只可惜你们知道的东西太少了,才被我有机可乘。不过这也难怪,你们武界相对魂界本来就是低级的存在,很多隐秘的事又岂是你们可以知道的。”

    等那黑影说完,独孤求败与黄裳也不作理会,只是对望一眼,好像在告诉对方什么。

    紧接着独孤求败喝道:“黄裳!我们两个都是重伤,公平合理,一样可以一决生死!”

    黄裳也高声叫道:“那你就看看我这最后一击吧!”

    那黑影没想到被自己重伤的二人,竟然如此武痴,死到临头还要决出高低,反正他们对自己也没有威胁,而二人又要互拼,他乐得看看这惨状,就不再说什么,任由二人发出那最后一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