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魔帝血影

第483章:竟魂大战,世纪对决

    第483章:竟魂大战,世纪对决

    “呃!?”

    当独孤震寰真切地听到,罗天说自己练就的魂技不只是魔帝笑之后,他不禁微微一怔,睁大眼睛将罗天上下打量了半天,这才急忙问道,“这么说……你不仅真的练成了魔帝笑,而且还练成了其他别的绝技?那么,你练成的另外一种魂技又是什么?”

    “呵呵呵……看来独孤宗主对我挺感兴趣啊!”罗天瞥了独孤震寰一眼,摇摇头,道,“独孤宗主,我练成了什么绝技,这是我自己的事,貌似没有什么理由要告诉你。”

    “哼!”被罗天呛了一句,独孤震寰十分尴尬地冷哼了一声,随即转化了一个话题道,“你不告诉我练成了何种绝技也行,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只身来到魂神宗?你这一次来魂神宗的目的是什么?”

    “我来魂神宗只有两个目的。”罗天诡秘地一笑,竖起两根指头,在独孤震寰面前晃了晃道。

    “两个目的?先说说你的第一个目的。”闻言,独孤震寰眉头一皱,打断罗天的话,十分傲慢地道。

    罗天深吸一口气,理了一下思绪,道,“两年多之前,魂神宗假借大陆三宗六教九门的名义,不仅强迫我到魔愁谷去服役,额而且强迫罗门家族交出了家族虎符,这纯粹是一场阴谋,更是一场骗局,今天我来魂神宗,就是要拿回属于罗门家族的虎符。”

    “哈哈哈……”独孤震寰一声长笑,然后眼睛一转动,冷冷地对罗天道,“罗公子,你想拿回罗门虎符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呃?答应你一件事?”闻言,罗天刷地看向独孤震寰,不知他又要耍什么花招,于是,又进一步问道,“你要我答应什么事?”

    “这件事非常简单!”

    独孤震寰背着手,在秘殿之中来回踱了几步,忽然十分阴险地一笑,道,“如果你想从魂神宗拿回罗门虎符,你必须答应我与我进行对决!”

    “与你对决?”明白了独孤震寰的意图,罗天皱起眉头,疑惑地看着独孤震寰。

    “怎么?你不敢与老夫对决?”独孤震寰挑衅地瞅着罗天,一脸的得意忘形,一脸的咄咄逼人,明显带有威逼利诱和恐吓的意思。

    “独孤宗主,你的话言之过早了,我何时说不敢与你对决?”

    看到独孤震寰的表情,罗天摇摇头,并没有把独孤震寰的恐吓放在眼里,随有问道,“既然独孤宗主提出要与我对决,我不答应就是不给独孤宗主面子,此事要是传出去,独孤宗主的颜面何存?那么,独孤宗主想如何与我对决?”

    “哼!这不是什么颜面的问题。”听到了罗天的话,独孤震寰冷哼一声道。

    “哦,这么说……独孤宗主还有别的想法?你究竟有何目的,不妨说出来听听。”罗天看着独孤震寰,耸耸肩,一脸的邪笑道。

    “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告诉你!”

    闻言,独孤震寰扫视了一眼旁边的叶孤城和青面血蝠,眉头一皱,一对浑浊的老眼盯着罗天,然后沉声道,“六教教主乃大陆数一数二的魂皇,每一个人都身怀绝技,魂技深不可测,居然都被你一一斩杀,这足以说明你的魂魄有过人之处,你的魂技不同于一般,因此,老夫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有何能耐,你的魂技究竟有多高超!”

    “呵呵呵……原来是这样!”明白了独孤震寰的真正目的,罗天邪然一笑,道,“独孤宗主的理由貌似很正当啊,那么,独孤宗主想怎样进行对决?”

    “我们来一场竟魂大战。”帝独孤震寰想了想,冷冷地道。

    “竟魂大战!”

    罗天看向独孤震寰,摇摇头道,“既然独孤宗主知道我练成了天下第一魂技——魔帝笑,六教教主都不是我的对手,你拿什么与我进行竟魂大战?”

    “哈哈哈……”闻言,独孤震寰冷冷的一笑,道,“年轻人,我实话告诉你,虽说魔帝笑是天下第一魂技,已经失传了数千年,但是幸运的是,老夫得到过一本魔帝笑残卷,并修炼过魔帝笑,会一两招,因此,不如我们就以魔帝笑对魔帝笑,来个双笑对决,你觉得怎么样?”

    “呵呵呵……你的这个建议不怎么样?”听到独孤震寰要与他双笑对决,罗天摇摇头,淡淡地道。

    “呃!我的建议不怎么样?”闻言,独孤震寰微微一怔,缓缓地转过身来,奇怪地瞅着罗天道,“罗公子,你不想与我双笑对决,那么……你的意思……你有何好的建议?”

    罗天深吸一口气,俊朗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诡秘的微笑,道,“这个……好的建议倒是有,不知独孤宗主是否敢与我对决。”

    “哼!笑话!”

    独孤震寰冷哼一声,鄙夷着白了罗天一眼,十分不耐烦地道,“只要能进行竟魂大战,没有老夫不敢的!你说你到底有什么建议。”

    “那好!”

    罗天霍地从高背椅子里站起身,走到帝国震寰面前,邪邪地一笑,道,“独孤宗主,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还练成了什么绝技吗?我看不如这样,你使用魔帝笑,我使用别的魂技,我们进行一场公平的对决,这样也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如何?”

    “呃!你使用别的魂技与我对决!”

    听到罗天的话,独孤震寰眼睛一转,脸上放绽出一丝喜色,随即啪地一拍手掌,连声道,“好,好,你这个主意不错,就按你说的办!”

    “来人!”突然,独孤震寰转向魂神秘殿的一侧,十分威严地叫道。

    魂神秘殿的一侧一道异光呼地一闪,从一副山水浮雕之中走出一位魂神宗弟子。

    这位魂神宗弟子走到独孤震寰跟前,含胸俯首,然后轻声问道,“宗主,您有何吩咐?”

    “将罗门家族的虎符呈到宗门的竟魂场!”独孤震寰背着双手,瓮声瓮气地道。

    “遵命!”闻言,魂神宗弟子答应了一声,嗤地一闪身,划过一道淡淡的虚影,又消失进那一副山水浮雕之中。

    “罗公子,请!”这时,独孤震寰诡秘地一笑,伸手向秘殿外一指道。

    说完,独孤震寰与罗天在前,叶孤城与青面血蝠在后,四个人鱼贯走出了魂神宗秘殿,来到了魂神宗内的一片开阔的地带。

    在这一片开阔地站定,罗天向周围打量了一眼,发现这里四周绿树环抱,极其隐蔽,极其静谧,这正魂神宗弟子修炼魂技的地方——竟魂场。

    同时,罗天忽然发现,在竟魂场的中间,放着一张古色古香的莲花石桌,莲花石桌之中有一个盘子,盘子里放着罗门家族的虎符。

    此时,叶孤城和青面血蝠远远地站在竟魂场的一角,两个人目不转睛,注视着独孤震寰和罗天,共同见证着这一场世纪对决。

    当罗天将目光从四周收回,看向竟魂场另一端的独孤震寰时,突然,罗天发现,独孤震寰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奇怪的微笑。

    “罗公子!”

    这时,独孤震寰手指向竟魂场中间的莲花石桌一指,十分阴险地笑着道,“罗门家族的虎符就在那一个莲花石桌上,今天你能否顺利拿到家族的虎符,就看你的本事了!”

    说完,独孤震寰身子一震颤,脸上的奇怪微笑又盛了一层。

    看到独孤震寰那一张冷峻而苍老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罗天心里知道,独孤震寰是笑里藏刀,这是独孤震寰狂炼魔帝笑走入偏门的结果。

    “嘎嘎嘎……”

    就在罗天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之间,只见独孤震寰眉头一皱,刷地一甩长长的衣袍,仰天发出了一声长笑。

    独孤震寰这一声长笑甚至生猛,具有山呼海啸一般的威力,一时间震得人的耳鼓一阵阵发麻。

    “呼……”

    与此同时,在独孤震寰发出长笑的一刹那,只见独孤震寰身上的衣袍轰然一阵飘荡,一道赤色的波旋奔突而出,快速地旋转着,猛然向着竟魂场另一端的罗天急速扩散而来。

    “独孤震寰凭借一部残卷将魔帝笑练到如此程度,看来这个老家伙没少费功夫,难怪他刚才提出与我进行双笑对决!”此时,罗天望着独孤震寰,心中暗暗地道。

    心里这样想着,罗天猛然深吸一口气,脚踏魔影魅踪,凌厉地一闪,向着一旁斜刺里飞出,罗天想避开独孤震寰的魔笑波旋,伺机再对独孤震寰下手。

    然而,独孤震寰的魔帝笑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弱,就在罗天心里这样盘算着,闪向一旁的一瞬间,那一道迅猛扩散的魔笑波旋铺天盖地而来,已经十分凌厉地攻到了罗天的跟前。

    罗天来不及躲避了,只好眉头一皱,运转起体内的魔魂金光,迎向了那一道凌厉的魔笑波旋。

    “呼……”

    独孤震寰的魔笑波旋功力深厚,暗藏着十分凶猛的杀机,一接触之下,罗天竟被被独孤震寰的魔笑波旋击的倒退了数步。

    “嚓!嚓……”

    同时,罗天清晰地听到,一阵诡异的撕裂之声在自己身上响起。

    罗天急忙低头一看,令罗天感到惊奇的是,独孤震寰的魔帝笑十分的诡异,转眼之间,就将自己身上的紫金长袍撕裂成了一绺一绺的乞丐服。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