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魔帝血影

第418章:猎魂冰刺,将计就计

    第418章:猎魂冰刺,将计就计

    “刷!”

    随着一道残影凌厉地一闪,穿过赤精犸激射而出的狂风暴雨,罗天突然出现在了珠儿的面前。

    罗天一穿过赤精犸的狂风暴雨,这才真切地感觉到,赤精犸的狂风暴雨魂技果然强悍的了得,居然在珠儿的面前风卷残云,巨浪翻涌,而且更为牛叉的是,狂风暴雨中的每一道劲风都是一种杀机,每一波的巨浪都是致命的攻击,如此形成的密集攻势,大有将人在一瞬间碾碎的威势。

    好在珠儿身怀绝技,技高一筹,面对赤精犸的狂风暴雨不急不躁,只见她瀑布一般的白发飞扬,身上的轻罗衣猎猎飘动,一双玉手不断地拂动,一道道神奇的电闪雷鸣奔突而出,一点点地化解了赤精犸的狂风暴雨。

    “公子,你……你怎么又回来了?”看到罗天又突然返回地犸门禁地,出现在了自己身边,珠儿微微一愣,玉手之中击出一道雷电滔天,嗔怪着道。

    “我已经找到了五指神,要办的事都办了。我也找到了凤儿和葵儿,她们两个已经安全地离开了,我现在回来帮你!”罗天嘿嘿一笑,小声对珠儿道。

    “你……谁要你帮忙?”闻言,珠儿白眉一皱,白了罗天一眼,埋怨着道,“你不该重返地犸门禁地,既然办完了事就该远走高飞,迅速离开这里才是。再说,这是我与地犸门的恩怨,与你没有关系,你也不该搅合进来。”

    “错!大错特错!”

    罗天摇摇头,一本正经地道,“我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么?我怎么能丢下你远走高飞?更何况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怎么叫没有关系呢?怎么叫搅合进来呢?”

    “你……”闻言,珠儿心中荡起一阵感动,但是,珠儿知道,自己说不过罗天,说什么他都有一大堆的理由等着她,只是她实在不愿意将罗天卷进这一场生死战之中。

    “嘘!”

    罗天自然明白珠儿的心思,于是,他诡秘地一笑,手指压在嘴上,嘘了一声,向珠儿使了个眼色,让她什么都不要再说了。

    “呃!?怎么回事?猎魂冰刺……怎么没有击中?”

    就在这时,一直等着珠儿被猎魂冰刺击中的赤精犸,突然感到事情有点意外,不禁自言自语地道。

    原来赤精犸暗中使出自己的绝命暗器——猎魂冰刺之后,一直心怀侥幸,在等待着奇迹出现,那就是,希望猎魂冰刺可以一招致珠儿于死地。

    然而,令赤精犸感到疑惑不解的是,他的猎魂冰刺已经击出了半天,按说早该击中珠儿了,可是,珠儿的雷电滔天依然源源不断地向他击来,丝毫看不出被猎魂冰刺击中的迹象,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奇迹出现。

    赤精犸感到很是奇怪,急忙穿过层层的气浪迷雾,向珠儿的方向一望,令他感到惊异的是,他突然看到,珠儿的身边影影绰绰,有一道血影荡漾,似乎多了一个人。

    “什么人?你是什么人?”赤精犸身子猛然一震,身上的红袍一阵飘荡,厉声喝问道。

    “你是在找这个么?”

    罗天缓缓地转过身来,现出真身,面对着赤精犸,手里举着那一枚用玄冥魔掌吸来的猎魂冰刺,摇摇头,道,“没想到,堂堂地犸门的大弟子,竟然是一个背后下黑手的小人!更没有想到,堂堂的白紫魂尊,竟然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真是令人汗颜!”

    “呃!?”

    突然之间,看到珠儿的身边残影一闪,出现了一位英俊的青年,同时,这位英俊青年的手上,正举着自己的绝命暗器——猎魂冰刺,赤精犸不禁大吃一惊,立即大声喝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这很重要么?”闻言,罗天爱答不理地瞅了赤精犸一眼,手里刷刷地转动着猎魂冰刺,反问道。

    “哼!这不是重要不重要的问题!”赤精犸眼里闪动着冷冷的凶芒,紧紧地盯视着罗天道,“我告诉你,我赤精犸从来不杀没有姓名的人!”

    “呵呵呵……”闻言,罗天摇摇头,邪然一笑,道,“我正好与你相反,我杀人从来不问姓名,也不问他的背景,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赤精犸微微一愣道。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杀的都是坏人,他们的姓名不值得我知道!”罗天摊摊手,淡淡地道。

    “哼!你的事我不管!”说着,赤精犸剑眉一皱,上下打量了一下罗天,又瞅了瞅罗天旁边的珠儿,然后冷冷地道,“既然你与那个魔女站在一起,这就说明你们是一伙的,如今你闯进了我们地犸门的地盘,你就要告诉我你的姓名。你可敢告诉我你的姓名?”

    “可以啊!这有何不敢?”罗天看了赤精犸一眼,语气一下子变得冷森森地道,“我过去有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是:杀无赦,现在,这个名字还依然有效!

    “杀无赦!?”闻言,赤精犸微微一怔,略微一沉思,心里十分奇怪地道,“他、杀无赦不是木幅门的人么?他怎么和白珠犸搅合在了一起?难道……”

    这样想着,赤精犸突然十分怪异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有这么可笑么?”看到赤精犸有点奇怪的举动,罗天斜睨着赤精犸道。

    赤精犸深舒一口气,冷冷一笑,道,“杀无赦,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就是木幅门的木幅无赦,你和木幅无恶并称木幅门门主木幅王的左膀右臂,听说你们在苍罗大海的毒岛一役大败水葵门,最终使水葵门全军覆没,这件事曾经震惊大陆。可是……你怎么和那个小魔女勾搭在一起?你今天又为何不请自来闯进我地犸门?”

    闻言,罗天暗暗地想,大陆九门之一的水葵门被木幅门所灭,人人皆知,既然赤精犸还以为自己是木幅门的人,而且是木幅门门主木幅王的得力干将,那么,不如将计就计,引起木幅门和地犸门的矛盾和冲突,让木幅门和地犸门两大门派从此走向对抗岂不更好?

    想到这里,罗天干咳了一声,故作惊讶地道,“呵呵呵……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我就是和珠儿勾搭在了一起,现在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好朋友。还有……木幅王的确曾经给我起过木幅无赦这个名字,我也的确曾经过参加过毒岛之战,不过……后来我的名字改成了杀无赦。”

    “你知道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吗?”说到这里,罗天瞥了赤精犸一眼,自问自答地道,“杀无赦就是对一切该杀之人,全部杀掉,一个也不放过。”

    “如此说来,你挺能杀,难怪水葵门在水葵岛和毒岛接连失利,看来你真是了不起!”这样说着,赤精犸傲慢地一笑,一张白净的脸上尽是鄙夷之色,又道,“你还没有回答我,既然你是木幅王的手下,你却为何不请自来,闯进我们地犸门的禁地?”

    “呵呵呵,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这里装傻?这不很明白么?这还用问么?”罗天望了一眼珠儿,邪然一笑,对赤精犸道。

    “你……什么意思?”赤精犸看了看珠儿,又看了看罗天,声音顿时提高了几分问道。

    “我告诉你,我杀无赦不出现则已,一旦出现只有两种可能。”说着,罗天举起了两根手指。

    “呃?”闻言,赤精犸十分厌恶看着罗天,面无表情地问道,“哪两种可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