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黄泉录

第四十章 无尽海现

    第四十章无尽海现

    就是这样了。

    司离心中涌起狂喜,但一掠而没。在他的感知中,安泽南全身充满着爆炸性的雷能,那如同一团旋转不休的雷云,其间蕴含着无有穷尽的大能。若单以灵能的强弱论,此时的安泽南已经凌驾在他之上,达到了神魔才有层次。

    可司离不忧反喜,嘴上更提示道:“泽南如此变化,已经全面越越司某。可惜的是,司某有佛钵护体,恐怕泽南无法在魔封匣全开前打败本人。”

    “为何不能,只要把那佛钵打碎了不就可以?”安泽南淡淡说道。

    突然,他消失了。

    司离脸色终变,在安泽南消失的瞬间,他再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这本是不可能的事,自安泽南出现时,他便牢牢锁定对方的心神。可就在这一刻,在司离的感知中,安泽南似乎突然从这个世界消失了般,所有存在的痕迹消失得一干二净。

    可他知道,安泽南并非真个消失,只是他瞬间逸出了自己感应的范围之内罢了。

    这还是司离首闪无法锁定对手的心神,如此经验从所未有,倒让司离觉得新鲜无比。

    安泽南骤失又现,再出现时,他一拳朝司离轰来。同时,司离发现他这付妖雷神的身体上,后背及膝间六根光刺不见了。

    而安泽南的拳头中,有一点光亮起。

    拳头硬撼在司离的护体佛光之上,但见金光不断震动,其强烈的程度似乎随时会崩溃一般。

    然而佛光虽震不碎,司离的嘴角逸出了笑容。

    可这笑容方展,司离突然瞳孔收缩。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左肩,再缓缓看向安泽南,最后落在他轰击佛光的拳头之上。

    那拳头上,有一根如同尖锥般的光刺刺出。光刺刺穿了佛光屏障,同时刺穿了司离的左肩。

    光刺一刺又收,缩回安泽南拳头处时只余一小截。看着它,安泽南淡淡说道:“由六千万伏特凝聚的雷光极牙,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它刺不穿的,包括三藏佛钵的佛光屏障,还有司老的身体…….”

    说话的同时,那仿佛永远不会崩溃的金光突然应声而碎。同时粉碎的,还有那绕着司离旋转的佛钵。

    在佛钵粉碎的瞬间,某种灵波突然窜入安泽南的思感中,接着,一付付画面在安泽南的眼中展开。

    安泽南双眼大张,呆在原地。

    而被击伤的司离却仰天大笑起来,他笑得东歪西倒,又泪流满面,哪有半分魔主的风范。

    “泽南啊,你终是上了司某的当。你这雷光极牙虽然锋利,却不该刺穿这层佛光屏障。佛光既失,三藏佛钵也跟着粉碎,可你知不知道,这东西根本不是什么佛钵,而是安敬宗刻意隐瞒的界印!能够打开无尽怨海的界印啊!”司离大笑,张臂砍啸,全然不理那左肩被极牙刺穿的血洞中不断流出的鲜血。

    变天了……

    随着佛钵粉碎,一股奇异的波动直掠上高空。接着,云团中隐现红光。

    雨渐渐停下,然而无名峰周遭的生灵却感受到莫名的压力。仿佛大难将至般,山上鼠虫之物纷纷自藏身的地穴中涌出,再吱叫着飞逃而去。大规模的虫蚁活动,让山脚下众人无不称奇。

    而如白亦雪、战无极等有数的高手,却敏锐地感应到,就在无名峰的上空,有令人抓狂的恐怕灵动出现。那非是一人一物所能发出的灵动,而是属于某个世界集合巨量生灵所发出的未威性灵动。

    那些灵动的味道不属于人间,同时,他们脑海中皆掠过一个世界的名字。

    无尽怨海!

    嗡!

    高空传来巨响鸣动,那被红光映成赤红色的云团开始旋转起来。云团越旋越快,生出强大吸力,把下方的空气不断往云团的中心狂吸猛吮。渐渐形成的红色云涡里开始出现各种狂躁的灵,在下一瞬间,云涡猛然展开。从其中,露出一个直径长达数公里的巨圆。

    圆形的红光里,一只只奇异的兽头探出,它们仿佛异世界的生灵刚来到人间,正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接着,它们蜂涌而出,发出阵阵尖啸厉吼,在云涡的周围盘旋飞绕。

    天眼所预见的未来,终于在此刻成为了现实!

    准南市。

    “凿齿,獍,你们怎么了?”

    唐柯好奇地看着两只妖兽,无论凿齿还是獍,它们皆仰天狂吼,似乎在回应着某物。而唐柯并不知道,在这一刻,整个人间的妖兽都活跃起来,它们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东西,都和凿齿它们一般发出巨吼。

    在妖兽的感知中,有无比亲切的波动从遥远之处传来。那深藏在灵魂深处的记忆告诉它们,妖兽们的老祖先回来了。

    “那些是什么东西?”

    无名峰下,所有人无不看着从恐怖的巨大云涡中不断掠出的奇形异兽发出各种疑问。

    商良海拳头握紧,龙渊之中除了他,也就十席高手知道那些奇兽的真正身份。

    早在安泽南把《黄泉录》出现十六字谒告知龙渊时,便同时告之无尽怨海中有什么东西。那些东西就是飞旋在云涡上空的异兽,它们全都是……妖魔!

    怎么办?商良海问自己,但却没有答案。

    事实上,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除了,安泽南。

    在佛钵粉碎,无尽怨海开启的时候。安泽南却一动不动,因为在他眼前,有人正对他细细叮咛。

    这人,却是玄灵院初建时,安阀的家主……安敬宗。

    “我安氏的后裔啊,当你看到这段我用秘术封印在界印中的片断时,说明因为你的鲁莽和无知,无尽怨海业已开启。”

    画面中,安敬宗以燃烧的长安城为背景,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安泽南说道。

    “事到如今,你只有仔细听我说,才有一丝补救的希望。”

    “这个世界,除了由人间、冥庭及神境构成三界之外,却还有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被称为无尽怨海,无尽怨海中生灵是各种可怕的妖魔,我们的祖先不知从何处得来一物,其上带有怨海的印记,以之能够开启及关闭怨海。此物,我们安氏称之为界印。”

    “界印及怨海的操纵之法由安氏世代相传,敬宗无能,却不得不把此物和怨海操纵之术尽皆毁去。只因为,贞观十三年间,发生了一件大事!”

    安敬宗的身影渐渐消失,然后,安泽南看到了一付熟悉的场景。

    长安城中,玄武门外。烈焰雄雄,尸横遍野。

    就在一座尸山之上,他身披明光铠,手持乌金枪,状若天神般抵挡着如狼兵士。

    这是安泽南之前做过的异梦,而这付场景,便是那梦境没发生异变前的画面。

    安敬宗的声音再度响起。

    “武德九年,太宗皇帝以王府精兵伏杀太子建成、三弟元吉于玄武门外,史称‘玄武门之后‘。尔后,高祖退位,世民登基,开创大唐盛世,改号贞观。”

    “然世民三弟元吉,英雄盖世,本欲助其兄建成成立大业,不想被二哥世民所杀,心生怨恨。终于贞观十三年间,破开阴阳两界的屏障,化魔而来。同时随元吉来到人间的,还有从各大地狱招揽而来的冥兵邪将。”

    随着安敬宗的声音,画面再变。

    安泽南眼中,长安城外魔军涌至,和人类的军队激战于平原之上。镜头突然拉近,却见魔军里,他雄姿依旧,只是脸上泛着浓浓死气,嘴角更挂着邪笑。

    他倒提三丈乌金枪,骑胯下幽冥鬼马冲入阵中。所到之处,人仰马翻,枪下竟无三合之敌。

    “太宗皇帝有感魔军强盛,勇不能敌。故大招天下能人异士,成立玄灵院以对抗元吉魔军。而我安氏便为玄灵院之首,然元吉骁勇善战,合我四大家主之能亦无法将他击败。情非得以,敬宗只有祭出界印,开启怨海,把元吉及其属下魔军皆封印于无尽怨海之中。”

    大战的画面不断模糊,又深化成另一个场景。

    长安城门大开,太宗皇帝和一众朝臣亲自把一骑着白马的僧人送至城外。

    画面再变,一处山头上,安敬宗将一个佛钵交给了这个僧人。僧人慎而重之地将之收起,骑着白马渐行远去。

    “元吉虽封,可敬宗怕后人无意开启怨海,从而让元吉归来。于是敬宗只能尽毁操控怨海的秘术书籍,更把界印打造成佛钵,送给当日欲往印度天竺取经的僧人三藏,托他将之带离中土,永世不归。但以防万一,敬宗以秘术将这一片断封印在界印之中,若有后人见之,必是怨海出现之时。”

    “若真如此,便只剩下一个方法可以关闭怨海。我的后人,你要仔细听好,这个方法便是……”

    山峰之上,司离看着头顶上打开的无尽怨海,脸上尽是喜悦之情。

    突然,他心有所感,朝安泽南看去。却见自刚才便呆立不动的安泽南,脸上却浮现一个奇怪的笑容。

    “原来那十六字谒根本说的是两回事,一是五煞现世,二是怨海开启。可笑我自作聪明,把两件联想成一件事,以为阻止得了五煞现世便可不让怨海出现,却不想这无尽怨海竟是我亲手打开。”安泽南自嘲道。

    司离笑道:“我虽不知你那什么十六字谒,只知道打开怨海的方法已经为安敬宗所毁。但却知道若界印被毁,便会强行打开怨海。又见泽南你拼命阻止五煞现世,我便知道可利用这些东西来诱泽南全力出手。皆因为只有安氏后人以化印的力量,方能够催毁界印。”

    “我真好奇,司老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东西。”安泽南笑道,似看不见头顶上从无尽怨海飞出来的妖魔越来越多似的。

    “我自然不知道那么多,可泽南别忘了,我宗天魔殿自春秋战国时便已经创立,经历了数千年的岁月,自然也知道一些不为人和的秘辛。司某不才,今日成就,不过是建立在先人的心血之上罢了。”司离淡淡说道。

    安泽南笑意更浓,说道:“但司老可能不知,除了界印外,却还有一法可以关闭怨海!”

    司离突然一征,便在这分神的刹那。安泽南突然出现在他身前,并紧紧抓住司离的手脚,同时大喝:“九凤,出来!”

    巨大术阵在脚下生成,妖魔巨凤跨空而来,托着安泽南两人飞上高空,竟朝着无尽怨海而起。

    安泽南脑海中掠过龚倩的身影,只得在心中黯然说道:抱歉了,小倩。我…….估计回不来了。

    同时,人在准南市的龚倩突然心中一痛,像是将要失去至亲般的恐慌迅速在心中蔓延。她奔向阳台,看向云丘的方向,眼泪不受控制地溢出、落下。

    除了以界印辅以秘术可以关闭怨海之外,安氏后人还可以利用源自怨海的妖魔之能把怨海关闭。然而这个方法有个条件,那必须是安氏后人位于怨海之中方能发动。换言之,当怨海关闭,安氏后人也无法回归人间。

    这便是,安敬宗告诉安泽南的方法!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