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黄泉录

第三十八章 巅峰对决(二)

    第三十八章巅峰对决

    无名峰顶,大雨滂沱。

    司离使出绝杀,以“百骨功成”束缚安泽南的动作,又以无数水轮组成的杀阵直袭安泽南。然而水轮狂旋,眼看就要切中安泽南的身体。司离突然有感,抬头望天。

    天空之上,只见雷光炸裂,却有手臂粗的紫电铁树银花般直劈而下。

    天雷之威,以司离之能亦不敢小瞧。当下,魔主这式“肝肠寸断”再使不出,注意力从安泽南身上转移,水轮“哗”一声尽化雨水洒在地面之上。

    而司离却一手朝闪电拍去。

    瞬间,无名峰上轰然大响,却是天雷炸在了司离头顶。

    可安泽南看得分明,周身水雾缭绕的司离一手撑天,雷光却在他手上炸开,而伤不及他身体分毫。若仔细看,可见雷光和司离手掌之间有着5厘米左右的空隙,却是司离以本身的灵力为障隔绝了雷电之威。

    雷光四逸,道道电蛇以司离为中心四下散开。他刚放下手掌,背后狂风拂至,司离看也不看,身影消失,却有虎爪带着电光一拍而过,然后雷貘的身体出现在峰上平台间。

    身影再现时,司离已经来到不断打开的魔封匣旁。他颇为意外地看着这头牛般大小的妖魔,淡淡说道:“看来泽南对妖魔的控制力业已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不然,也无法在司某无法察觉的情况下解放这匹雷兽。”

    安泽南嘿嘿笑道:“魔主过奖,只要你不反对我们以多欺少便成。”

    司离失笑道:“妖魔本身是你的力量之一,又何来以多欺少。再者,司某本身比你多出数十年功力,如今你有妖魔为辅,我们两者间的差距刚好抹平。如此可以痛快地打上一场,司某求之不得,又岂会怪责。”

    “如此甚好,深红!”安泽南轻喝,身体隐现赤红灵光,下一秒,打在他身上的雨水突然被高热蒸发,散起阵阵水气。

    而缠在安泽南身上的骷髅们则无火自燃起来,它们由水所构成,水份一被烈焰蒸发,自然开始消散。

    司离一见安泽南便要脱出他的百骨阵,淡淡一笑,身影再度消失。出现时,已经到了安泽南身前,一掌前托。

    掌势翻飞间,缠绕在司离周身的水雾演化成龙,其水龙龙嘴大张便要朝安泽南咬去。

    但掌到中途,司离却无奈转身,手中水龙改向扑来雷貘挥去。

    见水龙张牙舞爪地冲至,雷貘大吼一声,前爪一巴掌拍在水龙脑袋上,顿时将水龙击成粉碎。

    而这时,束缚着安泽南的骷髅尽数被蒸发。刷一声,安泽南左边背侧展开三扇火翼,人更是瞬间消失在原地。

    司离通过锁定安泽南的心神,遥感他现在正以肉眼难测的极速不断绕着自己打转,正寻找着一击必杀的空隙。

    他淡淡一笑,说道:“泽南且试试我这式…昙花一现……”

    说话间,司离脚下水雾腾起、旋转凝聚成花蕾将他包裹于其中。然后,花蕾不断盛开,在展至极限时轰然炸开,化成千万点水珠朝着周围的空间劲射开去。

    每一滴水珠上皆蕴含着惊人灵力,其威力并不子弹逊色。于是在司离的感知中,安泽南出现在了高空之下,以此规避他这一式无差别的攻击。

    “去,风卷云龙!”司离朝安泽南的方向一掌托去,水气环绕凝聚成龙,自司离臂上飞出,朝着安泽南咆哮而去。

    天空一明一暗。

    紫电天雷再劈,瞬间将水龙劈成粉碎,又直直朝司离落来。

    司离身形一闪,让紫电落空,只徒然劈碎了峰上平台的一角。

    然而这一次,天上的雷光却闪耀不停。道道臂儿粗的闪电不断落下,直追着司离狂轰。

    司离没想雷貘竟然还有这一手,立时顾不得攻击安泽南。他展开身法,如同轻风般在雷电之间穿梭,雷貘直引来八十一道天雷,竟无一劈得中司离。

    可司离虽不为雷电所伤,却高兴不起来。皆因天雷暂止,他停下来的时候,便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杀机牢牢笼罩在他的身上。

    杀机源于安泽南那对准了他眉头的炎矢。

    司离的身法诡异,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之上,安泽南很难将他锁定。然而靠着雷貘的天雷,终把魔主逼到安泽南预设好的射击轨道上来,等同于安泽南版的“百骨功成”。只不过那可怕的水骷髅,换成了雷貘的天雷罢了。

    这还是安泽南自交战以来首次扳回上风,他却无悲无喜,心神全集中在由深红灵力所化的炎矢之上。

    手指轻轻放开,炎矢红光一闪消失在空气中。再出现时,已经来到司离跟前。尔后,水幕中才出现一道劲矢射过时掠过的水痕,可见炎矢的速度之快。

    司离全然无法躲避,但他却面带微笑,竟然伸手一抄,准确无误地抓住了这几可夺命的炎矢。

    箭尖离司离的眉心不到一公分的距离,但这些微差距,却决定了生与死。

    然而,司离虽抓住了炎矢,却无法避免被巨大的推进力带得身体往后飞退。魔主闷哼一声,双足插进地面,硬生生在峰顶犁出了百米长的沟壑,始停了下来。接着,炎矢爆炸,无名峰上红光大作,烈焰冲天!

    峰下,观战的众人只听山上传来巨响,跟着火龙冲天,焰光照亮了半边天,甚是壮观。

    在众人心神无不被上方的大战所吸引时,却没有人留意到,同时在无名峰东、西两个方向,各有一道鬼魅般的身影闯过了封锁线,朝着上山小道掠去。

    安泽南皱着眉头,他的灵觉告诉他,司离的灵动并没有半分减弱。换言之,他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果然,山上燃烧的烈焰突然朝四周拂开。司离拍了拍手掌,淡然自若地站在场中。

    而在他的身体周围,竟透出一层金光。其光祥和,带着一种圣洁的味道。金光成障,便是它隔绝了炎矢的爆炸让司离毫发无伤。

    司离手掌一翻,有物出现在他手中。再缓缓飞起,竟绕着司离旋转起来。

    安泽南看得一征,此物正是那喀尔巴鬼国出世时所见的三藏佛钵。

    “怎么会是它?”安泽南意外道。

    司离淡淡说道:“此物为圣僧三藏所有,其钵内自带无上佛力,能够自成结界。大至一国,小至米粒,变化随心,实乃不世宝物。只可惜上面烙有三藏印记,非圣僧无人能够使用。司某不才,以泽南朋友的灵胎大能,方洗去三藏印记,才能把这佛钵自由使用。正如泽南所见,它能生成一个佛力结界,几乎能为本人挡下任何攻击。泽南这么快便逼得我不得不使用佛钵,已足可自傲。”

    咆哮从背后响起,司离头也不回,便知道是雷貘扑至。他站在原地不动,而雷貘则飞起一爪,重重朝司离拍去。

    然而雷貘千均之力,尚未拍及司离,却拍在了佛光结界之上。

    立时,台上响起“咚”的一声,有如暮鼓晨钟,声音源源散开。然而佛光却连晃也未曾晃一下,人在其中,司离淡淡说道:“没用的!”

    他突然返身回敬雷貘一掌。

    只见司离一掌印在雷貘巨头的左侧,但见水雾呈圆形朝四方激荡,下一刻,雷貘闷哼声中,打横侧飞出去。

    妖魔身体在地面擦出数米始停,雷貘摇晃着脑袋立起,咆哮着对司离人立而起。

    隐晦的灵波直掠向高空。

    天上,不安的灵动在传递。却见乌云汇聚、旋绕成涡。但见云涡中有层层电光不断掠开,下一刻,直径达五米的巨大雷光柱随着雷貘前爪落下,而直直朝司离劈下。

    九天狱雷!

    被激怒的妖魔终于拿出压箱底的本事,那曾经把无数强大的存在一击成灰的巨大天雷轰然落下。瞬间,山峰之上仿佛升起一轮烈阳,光芒强烈得无法目视。

    强光持续绽放,然后爆炸的巨响声传千里。

    峰下,众人看得心神激荡。他们只见一道雷龙从天而降,跟着无名峰被天雷轰得轻轻摇晃,但却没人知道,那雷龙究竟为何物所召。

    无名峰上。

    当雷光消逝,司离所在的地面一片焦黑。道道电蛇发出“滋滋”的声音在黑地上流窜,但那蒙蒙的金光却依旧存在,司离卓立场中,连眉毛也未曾烧着一根。

    安泽南看得一颗心直往下沉,连雷貘最强力的招式也轰不破三藏佛钵的结界。如此一来,司离几乎已立不败之地。

    他看向旁侧巨石,其上,五个魔封匣已经打开大半。其间,属于五煞的不同灵光已开始闪烁,更有阵阵低吼从里面传来。魔封匣正震动不休,似乎五煞感应解封在既,正拼命冲激着魔封匣,加速它的开放。

    没时间了!

    安泽南深深吸一口气,身后两只炎翼同时消失。只见安泽南身上炎光流转,在空中划出复杂的红光轨道,再于他的身前形成一枝巨大的炎矢。

    足有成人手臂粗的炎矢,让安泽南如同小孩扛着大枪般滑稽。

    可司离一点也笑不出来。

    他感觉到庞大的灼热灵能正海纳百川般凝聚在这枚炎矢之内,同时还凝聚了安泽南的全心全灵。

    却见安泽南迈步开弓,弓弦拉成满月状,再瞬间放开。

    顿时,炎矢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来到司离身前三米处,直直朝他胸口撞去。

    司离一掌朝炎矢劈去,可出手他意料的是,炎矢突然裂开,爆成无数道赤红流火呼啸而至。司离连闪躲的时间也欠奉,双眼已为爆炸的烈焰所占满。千道流火尽击在佛钵金光之上,立时爆炸连连。

    这一箭正是安泽南入微之境下的妙作,在司离想要拦截的瞬间,他凭借着与深红灵能的联系,遥控炎矢瞬间分裂,化成千百流炎进行密集打击。上千道流火中,至少有七八百道同时冲击着佛光结界同个方位。

    虽然在力量上不及雷貘的九天狱雷,但安泽南这一招却胜在力量集中。司离身在局中,感受最深。九天狱雷轰来,佛光连晃都不晃一下,但被安泽南如此集中攻击,结界却不断震动,隐有溃散的趋势。

    然而持续的轰击后,结界再次恢复了稳定,以司离的修养,也大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如果结界提前被击散,那他的计划可就实施不了。而见安泽南最强的两次攻击均告失效,司离在心中说道:怕是到时间逼他走出最后一步了!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