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妙手圣医

第37章 计擒劫匪

    这小皮衣一脱下来,两边珠圆玉润的肩膀就露了出来,胸前的丰满虽然不是很大,但也很耐看了,有点低胸,微微地露出了一截深深的玉沟。而肩膀一侧的伤口,明显就是子弹的贯穿伤。也算这个女孩走运了,没被打中骨头,子弹就从手臂一侧射了过去。

    马小牛将嘴里嚼得稀巴烂的草药吐了出来,按在了冰花的伤口上,还轻轻揉动。

    他说:“疼啊,你忍着点!我这么揉,是为了让药性快点散发!”

    冰花的脸已经疼得煞白了,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地滚落。她死死地咬着下嘴唇,微微点头。马小牛看了都有点心疼了,说:“你也挺能忍的。我听说世界上有一种女孩子,不叫女孩子,叫女汉纸!你就是对啵?”

    冰花一听,忍不住嘴巴一松笑了出来,顿时就没忍住了,啊呀一声痛叫。

    马小牛叹了一口气,还是不忍心啊,就默默地运起“神农之手”,但却有意控制能量的外发,只让它一丝一缕地渗入冰花的伤口。

    很快,冰花就觉得一股热流在伤口处涌动,像是在凝聚着受创面,让它处在一种可以感受的愈合状态。而痛楚,也随之慢慢消散。

    她低头看看,原本还渗着血的伤口竟然不流血了,伤口还有一种舒适感。

    “这怎么回事?好得这么快?”冰花惊讶地问。

    马小牛耸耸肩膀:“草药啊!药效呗!我们村的大夫教我摘的,听说他的祖上还在清朝做过御医呢!很神奇的!”

    现在不管他怎么瞎扯,劫匪们都是信的。

    甚至,他们当中受了比较严重的伤的,都迫不及待了。

    马小牛给冰花弄好了伤口,又回到草筐边,捡起了几棵草药。不过,这次的草药跟上次的有点不同,换了两棵。

    刚才对冰花,他不忍心下手,毕竟,这太惨了,小牛同志是有怜香惜玉之心的。不过,对这些男的就没顾忌了。

    马小牛心里邪笑着,将草药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谁先来?”马小牛将草药吐到手心里之后,扭头看着劫匪,然后又看了一眼那一叠钞票,眼神中故意露出一丝贪婪之色。

    劫匪们倒也还懂得谦让,最后让一个叫老三的先治。

    这个老三的腰边中了一枪,马小牛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搞定了。当然,这回可没用“神农之手”,让他疼得脸孔都扭得像牛粪了。

    不过,草药的效果确实是有一些的,敷了药之后,血没多久就止住了。接下来是第二个、第三个……这些家伙全部受了伤,除了枪伤,还有警犬咬到的伤。甚至有个没受枪伤也没被狗咬伤的家伙,只是在逃亡的路上被一丛芒刺给刮破了皮,也让马小牛给他止血。

    小牛同志当然是非常乐意,多治一个人,就少一分威胁。

    最后,马小牛走到了邵青青的身边,她已经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

    马小牛朝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她那被打得高高肿起的脸,忍不住露出心疼的表情。他刚要伸手给她治疗,那个冰花在一边冷冷地说:“她不用了,你给我离她远一些,把桌子上那叠钞票拿走吧。”

    马小牛无奈地朝邵青青比了个口型:我会救你出去的!

    邵青青也简单地回了两个字听不到声音的字:小心。

    马小牛回头毫不客气地将那叠钞票塞到怀里,那个叫熊头的汉子瞪着他说:“特么,你小子运气好,简单弄几下就赚了一万元。我说你赶紧给我弄点吃的去,快!”

    他们商量好了,在这吃顿饭,休息一会儿,再赶紧走人。

    马小牛耸了耸肩头,没有违抗这个命令。他熟手熟脚地拿了米煲饭,然后切肉干,用干辣椒爆炒,又蒸了一盘鱼干。

    两个汉子一边坐着,一边举着枪盯着他看,防备他有不轨的意图。不过,过程一直很安静。二十分钟左右,饭菜都上桌了。两菜一饭没有汤,以前,那帮家伙可不把这些山野粗食放在眼里,但现在都饿了,看得口水直流。

    冰花也一样,还赞叹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这手艺不错啊,看着就觉得好吃。”

    小牛同志呵呵一笑:“我叫马小牛,做这个忒简单了,要是给我一直老虎,我都可以给你们做全虎宴。”

    那个叫老李的一声嗤笑:“哼,给你点阳光就灿烂了。”

    马小牛懒洋洋地冒出一句:“赶紧吃吧,再不吃估计就来不及了。”

    他算了算时间,这也差不多了啊!

    这时,那帮汉子已经扑到桌子边,狼吞虎咽起来,枪支都放到了一边,几乎就没有听到马小牛的话。这听到了的,也没多大反应。冰花倒是一愣,一双好看的杏眼立刻瞪住了马小牛:“什么叫来不及了?这是什么意思?”

    马小牛摸摸鼻尖,他运用“透视之眼”,看了看那四个劫匪。一股青黑色的气体,已经循着他们全身的血脉迅速向头部蔓延,很快就要发挥作用了。

    “透视之眼”就是好,能看得到那些毒素的发作情况。

    然后,他看向冰花:“我就是说,他们要再不赶紧吃,就没办法吃了。不过,我估摸着这吃了没没用,他们很快就会吐出来的!”

    说着,马小牛的脸上微微地透出了一股煞气。

    冰花心神大凛,已经察觉到这里边有猫腻了!她一边大喊:“别吃了,把他抓住!”一边就要去拔已经插在腰后的手枪。

    但是,马小牛更快,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下子就将冰花按倒在地。紧接着,伸手就朝她右边的咯吱窝一阵乱掏。冰花哎呀一声尖叫,整条右臂都酥麻起来,没有力气再去抓枪。而她腰后的那支手枪,被马小牛迅速抓住,一下子就丢到了窗外。

    “你被捕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都将成为呈堂证供!”马小牛霸气侧漏地嚷着,记得电视剧里好像是这么说的。

    “你是警察?”冰花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嚷。她那娇柔而富有弹性的身体这么扭着,都让马小牛有反应了。他说:“我是半个警察,我是镇派出所的协警!哎哎,你别扭了,你扭得我下边都硬了!”

    “混蛋!”冰花气愤地喊:“放开我!”

    而这时,那帮狼吞虎咽的劫匪们都呆住了,赶紧去抓枪。

    但是,他们很快就起了异变,浑身浑然颤抖起来,还抖得挺剧烈的。全身扭动着像在跳一支什么舞。这跳着跳着,就倒在了地上,浑身贴着粗糙的地面在抽搐。有的吐出了白沫,有的还真的将刚吃进去的东西呕吐出来了。

    “啊哈!”马小牛笑道:“发挥作用了!”

    忽然,有一个长得特别壮的汉子竟艰难地爬了起来,双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抖着去拿桌子上的手枪。他一用力,还真抓在手里了。他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就要对向马小牛。

    马小牛顿时吓得一呆,也顾不得被压住了的冰花了,立刻朝一旁窜去,躲在一块竖起的木板后边。不过,那个汉子的子弹没有发出去,他忽然嗷一声惨叫!

    原来,被绑在椅子上的邵青青见情况危急,她就猛地一扭身,让自己连同椅子倒在地上,还翻了一个滚,然后用两条长腿狠狠砸在那个劫匪的脑袋上,当即就把他脑袋给砸在地面上,还砰的一声。登时,那家伙就昏倒了。

    不过,邵青青不敢放松,还死死地用双腿夹住他的脑袋。

    马小牛松了一口气,却看见冰花窜了起来,猛地就朝门外扑去,一下子窜进了黑暗中。

    马小牛一愣,他本来不打算去追的,先照料好邵青青再说。哪知道,邵青青喊道:“快去追!她才是主犯!”

    马小牛只能说:“那你照顾好自己啊!”

    说着,就朝外边扑去。

    这茫茫丛林,又黑天黑地的,冰花虽然辨明了方向,但却因为对环境不熟,跑得比较缓慢。这时,也有一丝一缕的曙光照进了丛林。

    新的一天开始了。

    马小牛其实早就能够追上冰花了,但他心中总有一些犹豫。虽然邵青青说对方是主犯,但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要是抓住了,以后就算没判无期徒刑,这判个十几二十年的,出来也人老珠黄了嘛!还有人要么?

    不过,听邵青青的意思,是一定要抓住她的。

    所以,马小牛在犹豫之中一直跟着,缀在她背后二三十米的地方。

    到了后来,冰花实在跑不动了,她干脆一扭身,狠狠地看着慢慢逼上来的马小牛。

    马小牛放缓了脚步,一步步走上去,还无奈地摊了摊双手,他说:“喂,你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年轻,正该谈恋爱啊,干嘛要学人家抢劫?”

    冰花咬了咬下嘴唇,目光显得很怨毒:“你到底给我的人动了什么手脚?”

    马小牛带着歉意地说:“那草药里头有一种叫做断弦草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为啥叫这个名字,但中了它的毒,人就会变得浑身没有力气,只会打抖。而且,不及时救治的话,估摸着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我可对付不了那么多劫匪,只能用这东西了。”

    “你没对我用?”冰花满心的疑惑。

    马小牛摸摸后脑勺:“呵呵,你是个女孩子,又那么漂亮,不能对你用这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