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赵履温面朝杨帆,看不见身后的情形,但那妇人的声音他却听的清清楚楚,赵履温的脸色顿时一变,露出央求之意对杨帆道:“杨将军,赵某曾听桓相公提到过足下的大名,不意今日竟相遇于此处,也算有缘,如今赵某有一事相求,还请将军切勿推托。”

    杨帆奇怪地道:“不知赵太守有什么事情需要杨某帮忙的?”

    赵履温脸上现出一丝羞愧的神色,但是时间紧迫,他也不敢吞吞吐吐,急急便道:“桓相公是赵某的妹婿。赵某自易州来时,顺便给桓相公带了两个侍女,本来今日打听到妹子去大慈恩寺上香了,赵某这才过来,谁知……”

    杨帆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原委。这赵履温得到桓彦范的保举,从易州那苦地方回到京朝做了大官,如此大恩,虽然是亲戚也要投桃报李的,他便想送给桓彦范两个美人儿侍奉枕席。

    不过这桓彦范的正室夫人乃是他的胞妹,大舅哥给妹夫送女人,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杨帆忍俊不禁地道:“这个么……,以桓相公的身份,便是收几房美人儿,想必令妹也不会反对吧?”

    赵履温赧然道:“旁人若是送美婢与桓相公,自然是不妨的。可赵某……赵某毕竟是桓相公的舅兄啊。”

    杨帆故意问道:“那赵太守想要杨某怎么帮忙呢?”

    赵履温急道:“还请大将军帮忙遮掩一二,一旦舍妹问起这车中女子的来历。你就说……就说赵某与将军你乃是旧相识,车中这两个美婢乃是送与杨将军的。否则叫妹子知道了真相,赵某可就无颜再见她了。”

    赵履温自回京后,这已不是第一次来桓府了,老妇身边的那个侍婢眼尖,已经看见了赵履温的身影,远远地向这边一指,还对那老妇说了几句什么,老妇便兴冲冲地向这边赶过来。

    杨帆见状。也不想再难为这赵履忠了,便对他丢了个是男人都懂得的眼神儿,笑吟吟地道:“赵太守放心,杨某知道该怎么做了。”

    “兄长?哎呀,果然是兄长!”

    那老妇走到近处,欣喜地道:“妹子本在园中赏花。忽听家人说大兄来了,妹子正要迎出来,又听家人说大兄返身离开了,叫人莫名其妙,大兄,你这是做什么?”

    “啊!妹子!”

    赵履温霍然扭身。故做惊喜状道:“你怎么出来了?呵呵,为兄今日本要去拜访千骑卫的杨将军。再来探望你和妹婿的,不想杨将军不在府上,问他家人,却说杨将军今日来了昭国坊公干,为兄就先奔你这儿来了。”

    赵履温笑容满面,撒起谎来眼都不眨:“为兄方才本想先到你的府上,再让人去寻找杨将军。不巧杨将军正好从巷中经过,是以为兄就迎出来了。你呀。咱们两兄妹是自家人,还用得着那么客气吗,为兄与杨将军说完话这便进去了。”

    赵履温其实本想连车子都推说是杨帆的,那就一了百了,不必解释了,可那样一来,他就无法解释他是如何来到桓府的了,以他的身份总不能是走路来的吧,再说他的车夫妹子是见过的,也不知她还记不记的,不能冒险。

    到底是做官的人,不但心思缜密,且有急智,赵履温竟然想出这么个理由圆的天衣无缝,听得杨帆暗暗佩服。赵履温提及他身份时,杨帆便向桓夫人欠了欠身,客气地道:“桓夫人好。”

    桓夫人是宰相夫人,倒不必对杨帆太客气,不过听兄长这话风儿,应该和杨帆是官场上相近的朋友,桓夫人便向杨帆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才对赵履温道:“兄长这便与妹子回府吗?”

    赵履温抚须道:“呃……好。杨将军啊,你戎马倥偬军务繁忙,身边岂能没个细心的丫头照料呢?这两个美婢,说起来还是老夫赴京时同僚好友馈赠的,老夫年纪大了,留在身边岂不暴殄天物?送与将军,那正是英雄美人,相得益彰啊。哈、哈哈、哈哈哈!”

    杨帆一脸为难的样子:“哎呀,太守,您真是太客气了。说起来,当初契丹作乱,本将军赴河北道执行军务,也没少得到太守您的帮助啊。本将军只是顺手帮了您一点小忙,不想却劳您记在了心里,这么一份大礼,杨某……愧不敢受啊。”

    “哪里哪里,杨将军,这是赵某一点小小心意,你就不要客气啦!”

    赵履温说着,咳嗽一声,对那车夫道:“请那两位姑娘下车吧。”

    车上姗姗出来两位垂髫少女,看年纪也就十五六岁模样,明眸皓齿,月貌花容,当真生的娇俏。

    两个少女事先已经得到交待,此番是要送去侍候宰相大人的,在车中忽听转送了一个武夫,心中便有些不喜。不料下车一看,这位将军并非想像中的那种粗鲁大汉,而是英俊健硕,一表人才,想那宰相固然威风,年纪终究太大了,与这杨帆一比,她们反而欢喜起来。

    官场上互赠美婢宝马那都是常有的事情,所以桓夫人毫不起疑,等兄长把一双璧人赠与杨帆后,她便欢欢喜喜地陪胞兄回了桓府,赵履温走到角门处时,还依依不舍地回头望了一眼,看得杨帆差点儿笑出声来。

    李持盈在秋千上观望看着外边动静,一起一伏的看的支离破碎,自然无法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反正看到后来,她就看见旁人都走了,杨帆身边却多了一双俊俏丫头,李持盈不禁心道:“这个大色鬼,原来偷偷摸摸跑到这儿,是有人送女人给他。”

    李持盈扭头道:“十一娘,你再用力些嘛!”

    霍国本来就比较胖。再加上她年纪小力气轻,这一阵子推下来,已经额头见汗了,一见姐姐还不满意,便开始找外援了:“六娘,你最好啦,来帮帮小妹嘛。”

    相王第六女李华庄正在一旁踢毽子,听见小妹召唤,老大不情愿地走过来。在李持盈的秋千又荡回来时,与霍国合力顺着秋千再度荡回去的劲儿用力一推,李持盈恰好急不可耐地扭身催促,这秋千陡然力道猛增,荡起老高,李持盈啊地一声尖叫。竟尔脱手飞出墙外。

    霍国呆呆地站在那儿,喃喃道:“啊!十娘……飞出去了。”

    李华庄怔了刹那,忽地一声尖叫,吓得小脸苍白,人从这么高的地方摔出去,那还得了?

    赵履温走后。杨帆看着两位姑娘却犯了难。他和赵履温的一番低语,旁人没有听见。只道这两位姑娘真是送给他的,但他自己清楚原委啊,人家只是托他遮掩一下,又不是真送给他的。

    这两位姑娘的模样桓夫人已经见过了,赵履温十有**得另换两位姑娘,至于这两位姑娘他是自己留用还是转手再赠送他人,就跟杨帆没有关系了。杨帆只管等他从桓府出来,再把人还给他就行。

    问题是杨帆眼下有公务在身。总不能把这两位姑娘带在身边啊。杨帆正考虑要不要先派个人把这两位姑娘带走,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回头再知会赵刺史去把人带回,就听半空中传来一声尖叫。

    杨帆猛一抬头,就见一朵红云当头罩下,杨帆大吃一惊,“呛啷”一声响,一招“举火撩天”,腰间佩刀便脱鞘而出,犹如一道电光般直刺那红云的中心。

    “咦……,这白白圆圆的是什么东西……”

    亏得杨帆眼力过人,一眼看清那当头压下来的物事,只把他吓了一跳,傲指苍穹的长刀急急一收,反手一插,“哧”地一声便入地半尺。

    那时节还没有带裆的裤子,红裙飞扬如云,裙底春光尽泄,杨帆一俟看清那圆圆白白的竟是……,可真把他吓了一跳,若非他收刀及时,这从天而降的人就要一屁股坐到他的刀上去。

    杨帆攸然收刀,李持盈的身子也随之落下。杨帆“嚓”地一声钢刀入土,下意识地一抬手,便觉触手一阵滑腻,随即一个少女的身子坐到了他的肩头,红裙随之飘落,将他头脸盖住。

    任威等人大惊,拔出刀子恶狠狠地扑过来,一见是个娇俏少女,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坐在杨帆身上,杨帆的头面都钻到了人家裙子里边,不禁傻了眼,定睛再一看,认出那少女竟是屡次找过自家主人麻烦的相王府千金,几个人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哎哟……”

    虽说杨帆肩膀挺宽挺厚实的,坐在上面并不硌人,可李持盈是从上边砸下来的,屁股还是有些痛楚,她惊魂稍定,发现自己竟是坐在别人身上的,更是慌乱不已,双腿乱蹬,又羞又窘地叫道:“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

    杨帆眼前光线昏暗,只见一双光溜溜的大腿乱蹬,鼻端则是淡淡香气,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忍不住大声喝道:“闭嘴!不要乱动!”

    杨帆手忙脚乱地把那一层层的亵衣中衣外裙拨拉开,露出自己的脑袋,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就见任威等人刀举在空中,正傻兮兮地看他。杨帆怒道:“你们这么看什么看,还不……哎呀!”

    杨帆刚说到一半,一双小拳头就在他头上捶开了,李持盈敲着他的脑袋,又羞又气地叫道:“你这个坏蛋,还不放我下来。”

    杨帆恼怒地一耸肩膀,把坐在肩头的李持盈震了下来,不过他的手在裙下垫了一把,李持盈得以稳稳地落到地上,慌里慌张地整理了一下衣裙,再抬起头时,一张小脸已经跟那石榴裙变成了同一颜色。

    “啊!是你!”杨帆一看是李持盈,忽然忆起方才所见的白白圆圆,不禁傻了眼……

    p:向诸友诚求月票!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