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第六百一十九章 故人谊

    小蛮吃惊地看着陆伯言,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位白发老者竟与郎君的太师父有一段渊源。

    陆伯言的思绪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连车子拐上小道时那重重的一颠都没有察觉:“隋末大乱,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烟尘,七十二家大盗,群雄并起,烽烟处处。

    这些人,要么原就是地方豪雄,要么就是隋朝旧臣,看着一个个气势汹汹,其实要见识没见识,要野心没野心,只是应乱势气运而生,充其量就是个土皇帝,根本谈不上真能成就霸业。”

    “张三爷却不然,张三爷是扬州首富张季龄之子,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又胸有韬略,文武全才,只可惜他是商贾人家,一时间拉不起那么大的队伍,张三爷就另僻蹊径,混迹绿林,凭着一腔豪气和一身惊人的艺业,成了绿林的总瓢把子!”

    陆伯言追忆着,神色便有些神采飞扬:“丫头,那时候的绿林可不是现在,现在的绿林根本不配称为绿林,三五十个蟊贼、藏在深山老林里,那日子过得苦哈哈的比乞丐都不如。那时节天下大乱,各路绿林最弱的也有三五千人马,占山据寨,啸傲一方!”

    “呵呵,张三爷的路子是没错的,否则,他只能投奔别的义军,充其量是给别人打江山!张三爷既干不出篡位夺权之事,又不愿屈居人下,唯一的选择就是把散播于天下各地的绿林豪杰集中到一起了。这件事,别人想干也干不成。只有张三爷才能叫草莽英雄心服口服。

    可惜了,三爷虽然才智卓绝,但他奔波于三山五岳之间,收服这些绿林豪雄,却也不是一件容易事,这件事耗费了他太多的时间,等他真的做了总瓢把子,把这三山五岳的英雄豪杰都汇聚到旗下时,天下……已经变了!”

    陆伯言重重地叹了口气。惋惜地道:“十八路反王都是草莽英雄血性汉子,玩弄权术?不合格!王霸之业,不在于武功,而在于智力!呵呵,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三爷跟我说的。烽烟四起。大隋四处围剿,大伤国力,这时候太原李渊趁机起事了。

    推翻大隋不是唐王一家之功,很大程度上,他们是坐享其成,在最关键的时候捅出了一刀。推翻大隋,消灭各路反王。李家占了个大便宜。不过,他们早不反晚不反,偏就选择了一个最佳时机,这不恰恰证明李家人有眼光么?那些反王,败的不冤!”

    “等三爷征服了三山五岳的好汉,天下气运已经汇聚到李家去了,三爷苦思多日。权衡得失,最终断定。此时即便起事,也只是葬送了众多好兄弟的性命,所以,他放弃了!嘿!他竟然放弃了!”

    陆伯言脸上有抹异样的红光,双目炯炯有神,对小蛮赞叹地道:“隋末各路豪杰,要么是血性汉子、性情中人,徒然拆了大隋根基,为他人做嫁衣。要么就是秦琼、程咬金、魏征、李绩那样,一个个都是人尖子,大滑头,吃亏上当的事永远也找不着他们,谁有前途就跟着谁,识时务者,终成俊杰!可是他们哪一个比得上三爷?”

    陆伯言此时不像一个白发老者,那种颠狂的神态,就像一个疯狂的追星族谈起他最崇拜的大明星:“三爷拿得起、放得下,明知不可为,就断然放弃,哪怕他此前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这份心胸气魄,谁人能及?”

    小蛮问道:“你……就是想跟着虬髯客打天下的人?”

    陆伯言笑眯眯地点头,与有荣焉地道:“当然!三爷被拜为绿林总瓢把子的时候,陆某就是一座山头的草头王,自然是三爷的手下,而且,老夫是各路首领中惟一一个受三爷指点过武功的人!”

    陆伯言说到这里,下意识地挺起胸来,自豪不已。

    小蛮黛眉微微颦起,疑惑地道:“人人都知道虬髯客未曾起兵,便断定天下大局已定。他既不愿与李世民争王,也不愿在李世民麾下称臣,是以挥兵海外,据岛称王,你……怎么没跟他去?”

    陆伯言摆手道:“跟三爷走的,都是他的嫡系部下。陆某也是一座山头的首领,我走了,同生死共患难的那班手足兄弟怎么办?他们的父母妻儿全家老小怎么办?嘿,没多久,果如三爷所说,李家得了天下,再接下来,绿林也容不得了,大家纷纷散伙,重归田园,当年威风一时的绿林豪杰,就此化作满天浮云。”

    陆伯言说到这儿,声音似乎太响亮了些,把熟睡的小家伙吵醒了。小家伙闭着眼睛哇哇大哭起来,小蛮慌了手脚,连忙轻轻摇晃着他,柔声哄着他。可惜小家伙并不买帐,还是哭的厉害。

    小蛮犹豫了一下,背过身去,悄悄解开了衣衫。车中虽然还有一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的岁数做她爷爷都嫌太小,再加上孩子哭得她心疼,一时也就顾不了那么多的忌讳了。

    谁知小家伙也不知犯了什么驴性了,奶头儿塞进了嘴里,又被他吐来,依旧扯着喉咙大哭,眼看他闭着眼睛,眼泪爬得满脸,可把小蛮心疼坏了,却不知孩子如此大哭的原因。

    陆伯言正说到兴头儿上,却被小家伙打断了,耳听得小家伙哭得撕心裂肺,陆伯言白眉微皱,说道:“你且瞧瞧,小家伙怕是拉了或者尿了吧,身子不舒服也会大哭大叫的。”

    小蛮得他提醒,连忙放下孩子打开包裹,果然,小家伙尿了,一泡热尿泡着屁股,他还能舒服?小蛮慌了,手足无措地道:“这……这怎么办?”

    这个小母亲才当了一天的娘,身边又没有个长辈女子提点着,根本不知道怎么侍候孩子。

    陆伯言啼笑皆非,勉强挪近了些,道:“老夫来吧!”

    小蛮连忙系好衣衫,给陆伯言让出位置,陆伯言看看手舞足蹈闭目大哭的胖小子,对小蛮道:“可惜也没准备些柔软的布片儿……”

    小蛮二话不说,就从裙摆处撕下几块内衬,陆伯言接过来又铺又垫的,在座榻上折成一个三角形,又把小家伙从原来的襁褓中抱出来交给小蛮,把底下未曾湿透的几块布片拿出来也跟他叠好的三角形布片铺在一起,然后接过小家伙放上去,三下两下就给他包裹好了。

    他把包好的孩子交还给小蛮,小家伙换了“干净衣服”,又被娘亲在小屁股上轻拍几下,虽然还是扁着小嘴,眼泪汪汪的一副委屈样儿,却是不再哭泣了,小蛮不禁又惊又喜。

    陆伯言按了按胸口剑伤,嘿嘿笑道:“你这娃儿,算是很乖啦。老夫那重孙可比他淘气的多,有事没事的就哭,哭得老夫心烦意乱。”

    小蛮惊讶地道:“重孙?你……的重孙?”

    陆伯言白眉一耸,嘿地一声,道:“你以为老夫鳏独一人,无儿无女么?”

    小蛮低下头,轻轻摇着怀里的孩子,低声道:“你的儿孙,也和你一样,是此道中人?”

    陆伯言摇摇头,喟然道:“谁愿让儿孙干些刀头舔血的买卖?老夫甚至只教了长子武功,后来陆家彻底安定下来,儿孙们便再也不许学武了。除非乱世……否则学一身功夫,有害无益。”

    陆伯言沉默了片刻,脸上又缓缓绽出笑意:“得公子相助,老夫的儿孙现在都有一份正当的职业,现在重孙辈儿都上了学堂,读书认字做小先生去了,嘿嘿!老夫满足的很!”

    小蛮心中一动,虽然希望不大,她还是想就着这个话题谈下去,万一能打动这老人,就算不肯放她走,若是能把她的孩子交还到郎君身边……

    谁料小蛮还未张口,一个骑士便急急赶到车旁,促声禀报:“陆老,有追兵!”

    陆伯言白眉一耸,沉声问道:“杨帆?”

    小蛮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那骑士道:“追兵足有几十人,好象是独孤世家的人。”

    小蛮的心一下子又放下了,她无时无刻不在盼着郎君来救她出去,可是她深知陆伯言的厉害,虽然瞧他现在受了伤,好象有气无力的样子,可谁知他还能不能动手,又盼杨帆来,又怕陆伯言伤了郎君,她这一颗心可矛盾的很。

    陆伯言先是有点诧异,随即恍然笑道:“嘿!独孤世家,有魄力!山东关陇,高门无数,就这么一个叫老夫佩服的人家。”

    说话间,陆伯言突然出手如电,往小蛮颈下一点,小蛮眼前一黑,登时昏厥过去。不等她软倒在地,陆伯言便扶住了她,向窗外沉声吩咐道:“甩不脱他们的,迎敌!”

    那骑士听了陆伯言吩咐,立即喝令下去,马车顿时停下,七八名侍卫呈半圆形护住马车,纷纷拔出兵刃,严阵以待。

    陆伯言把小蛮轻轻放倒在榻上,顺手把孩子揽在了怀中,轻轻拨弄了一下他的小脸蛋,微笑道:“你爹是三爷的传人,你就是三爷的徒子徒孙了,老夫偌大年纪,跟你爹动手已经是不得已,如今还要为难你这吃奶的娃娃,九泉之下可真是没脸去见三爷了,呵呵……”

    陆伯言笑了两声,托起襁褓,把孩子小心地放到小蛮内侧,这才转过身,一掀轿帘儿走了出去。

    p: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看完先别走,投完票再行。哈里路亚!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