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第三百三十四章 凡事难瞒枕边人

    “嗯……”

    婉儿被惊醒了,娇躯一动,那副优美的山水仿佛一下子活了一样,于优美之中立即焕发出一种活泼的生命力。全文字..

    她扭头一看,见是杨帆正笑微微地望着她,绷紧的娇躯才放松下来,娇嗔地瞪了杨帆一眼,昵声道:“你呀,怎也不说一声就闯进来了,吓了人家一跳!”

    杨帆蹬掉靴子,挨着她的身子躺下来,婉儿本想转身的,被杨帆这样紧紧一贴,便转不过来,腰肢一扭,想要往里边给他腾些地方,偏又被杨帆紧紧揽住了腰肢动弹不得,这样一动,反似主动把两个人紧紧贴在了一起似的。

    杨帆轻声笑道:“有什么好怕的,你这地方,除了我,还有什么人敢胡乱闯进来么?”

    上官婉儿负气地用屁股拱了他一下,忍不住也笑起来:“你呀,也就是你这个胆大包天的偷香贼才敢擅闯本姑娘的闺房。你信不信,本姑娘只消喊上一声,就有人拖了你去剁成肉酱!”

    杨帆嘿嘿一笑,在她耳畔道:“信,我当然信。只是,肉酱哪有**香啊,我的小婉儿舍得么!”

    说着,他还暖昧地向前顶了一下,婉儿侧卧如弓,一具圆臀被他搂了个结结实实,如此一顶,再听了这般暧昧的话,婉儿的俏脸登时一红,连忙挪开了一些距离,低声道:“今ri这般情形,宫里很是紧张,你身负要任,怎么还敢过来?”

    杨帆道:“现在已经放松了。只是三两ri内,我怕是又离不开皇宫了。婉儿,我正想问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皇帝连早朝也不开了,还抓了这么多的大臣?”

    婉儿眼中微微掠过一抹忧虑,只是她背对着杨帆,杨帆并不曾看见。婉儿低声道:“昨夜有人往太子宫投书。说是要发动兵变,逼迫皇帝退位,扶保太子恢复李唐江山。恰被巡夜的侍卫发现,马上报到了皇帝的寝宫。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杨帆听了心头顿时一沉。这还真是树yu静而风不知啊,刚刚使计,费尽周折才平息了事态,想不到转眼间风云再起,如果说上一次的谋反还算是捕风捉影的话,这一次简直是证据确凿了,只怕这一场风波比上一次要更加严重。

    认真说起来,杨帆也不清楚狄仁杰等人是否真的要发动兵变,这种可能自然是有的,这种动机也说的过去。但是这样的大事。不可能事先叫他知道,不要说他现在看起来属于武三思阵营,就算是以前,他也只是狄仁杰青睐欣赏的一个晚辈,而不能算是他政坛上的盟友。

    杨帆沉默了片刻。低声问道:“狄公和几位宰相就是主谋了?”

    婉儿道:“若依信中正言,当是如此了,为了鼓动太子,信中可是刻意提到了他们几人的名字。”

    杨帆略一沉吟,又道:“就凭这样一封信?”

    婉儿道:“就凭这一封信还不够么?难道还要等他们真的发动,兵临寝宫。大势已去,皇帝才相信他们确实要谋反?”

    婉儿这番反问,已经加了些语气,杨帆正在思索着这种复杂的政治形势该如何应付,一时没有察觉,只是循着自己的思路道:“你说,会不会是因为宰相们与魏王之争,使得魏王失了相位,魏王怀恨之下故意陷害,投书可是很容易就办到的事。”

    婉儿香肩一挣,转过身来,凝重地道:“你说的自然也不无可能,不过,要说宰相们不满陛下大兴牢狱,有心扶保太子恢复李唐江山,却也是理由充足。究竟如何,还需审过才知了。婉儿对这些并不在意,婉儿只想知道,郎君意yu如何?”

    杨帆一怔,马上提高了jing觉,故做平静地问道:“婉儿何出此言?”

    婉儿轻轻伏到他的怀里,抱紧他的身子,有些担心地道:“郎君只管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且莫过问这等国家大事,如今这天下,就算是宗室、王侯、宰相们,一旦涉案,也很容易就送了xing命,婉儿在陛下身边,这些年来已不知亲眼看着多少权倾朝野的重臣掉了脑袋,郎君何必多事。.. ”

    杨帆暗自一惊,心道:“不好,婉儿冰雪聪明,莫不是被她察觉了什么。”

    杨帆忙以一种无所谓的口气,从容笑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我也只是随便问问罢了,怎么会参与其中呢。这等大事,是宰相和大将军们才玩得起的游戏,我一个小小郎将,就算想掺和也不够资格啊。你不要胡思乱想。”

    婉儿深深望了他一眼,道:“郎君若真作此想,婉儿就能放心了。这等事情,就算是位极人臣的宰相、手握重兵的大将军,还不是弹指间灰飞烟灭?韦相、岑相还有丘神绩那些人,就是前车之鉴!

    郎君,谋反素来是君王大忌,但凡涉及者,宁可杀错,绝不放过的,自古帝王莫不如此。今上以女儿之身成为帝王,创自古未有之盛举,所承受的阻力也远比例代帝王更大,对此自然更加在意。

    你看,如今三位宰相、那么多的文武参与谋反,如此危急时刻,皇上最可信赖的就是武家子侄了,可是即便在如此情况下,皇帝也没有召见武承嗣,叫他来主持大局,连武三思都未予任何差遣,这是为什么?皇帝对武家兄弟的野心已经在提妨着了。

    皇帝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和侄子都戒备如斯,其他人一旦涉案还能轻饶了么?不管是对宰相们还是武家这些王爷们,郎君最好都保持些距离。天子还在,郎君只管忠于天子,进退自如,岂不是好,何必冒险犯难……”

    杨帆赶紧道:“我知道,我知道,婉儿,你不必担心。我才不会牵扯这些事情。”

    婉儿yu言又止,最后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把头轻轻埋进了他的怀里。

    杨帆游走在各方势力之间,确实有些左右逢源。现在人人都觉得,他跟武三思走得更近,与薛怀义、太平公主这两支势力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唯有婉儿察觉了一些异状。

    杨帆对婉儿没有戒心,所以他在别人面前可以很注意掩饰自己的政治倾向,但是在婉儿面前,他虽不会着意说些什么,可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在没有戒备之心的状态下,必然有所展露。

    常言说凡事难瞒枕边人,女人的直觉是很可怕的,一个把心都放在你的身上,对你的一举一动尤为关注的女人,更加不易隐瞒。更何况,婉儿侍奉女帝十年,对于政坛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早就见得多了,岂能发现不了一些端倪。

    婉儿虽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她并没有什么政治野心,她清楚,以她的身份,所有的权力都只能来自于天子,如果没有天子作为凭恃,她就是一棵无所依附的菟丝花,任何一场风雨,都能把她打倒。

    所以,她一直很注意把握分寸,她所建立的势力,都是从自保的角度出发的,从未想过呼风唤雨、一手遮天。她能在武则天身边这么多年,始终受到信任和重用,就是因为她始终能对自己有一个准确的定位。武则天最宠爱的女儿太平公主稍稍表现出一点对政治的热心,都马上受到jing告,叫女儿不要插手政治,如果婉儿有什么异样心思,又岂能活到今ri。

    但是,现在婉儿有了他,有了她的男人。

    以前,她是一支菟丝花,她唯一的依靠,是权力这棵大树,而一切权力之根源,是武则天。如今在她心中,最大的依靠却是她的男人杨帆,尽管他的权势地位,他所拥有的力量还很弱,但是这是一种心灵上的依靠,让她感觉最踏实、最安全的依靠。

    她是皇帝身边的人,是女皇帝身边的女宰相,她所掌握的力量丝毫不比中书里的那些宰相们少,但是她很少与杨帆分享她所掌握的这一切。在杨帆选择了自己的成长道路之后,她更是很少过问、参与他的事情。

    因为,她始终认为,男人是太阳,女人是月亮。男人就该光芒万丈,而女人只能温柔地陪伴他的身边。所以,她一直很聪明地避免过问杨帆的事情,因为她知道,对于一个有个xing的男人,即便是最美丽、最可爱的女人,如果对他干涉太多,都只能惹他厌烦,而她的男人恰恰是一匹不羁的野马。

    当初,她帮杨帆分析了两条成长的道路,杨帆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那条速迁之路,婉儿就知道他的个xing了。她知道她的郎君是不会让一个女人所掌控的,哪怕是以爱的名义。他是一匹不羁的野马,而这野xing也正是吸引她的地方,她从没想过替自己的男人安排一切,把他的棱角磨平,让他变成一个平庸的男人。

    她的男人还太弱,以她的能力和地位,如果干预太多,必然会夺走他的光辉和信心,使他要么渐渐习惯于依赖自己、服从自己,要么远远的离开自己,所以她宁愿默默等待,陪伴他走他选定的路,而非替他安排一切。

    可是现在,她感觉到他的男人正在踏上一条很危险的道路。她不可以不予劝诫,就像一个忠心耿耿的臣子,劝诫他侍奉的君王。

    p:第二更了,接下来还有,先吃午饭去,求票!求票!各位兄弟姐妹,求一切票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