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4.第754章 完结篇17

    丝毫不理会自己身体的情况,寒邪在第一时间紧紧的抱住已经落下来的玄女,急切大呼:“你这个傻女人!你做了什么!”

    他的声音如此的急切暴躁,却是带着了满满的不安。

    而这个时候,玄女的身体却是重重的一震,不敢置信似的,缓缓的转头看向寒邪,面上已经惨白,却还是笑着道:“原来,你是这么大的了……”

    她认出了他,不管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寒邪的身上带着的与众不同的气息,这样轻易的撩拨自己的心绪,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是她知道,寒邪就是她生命中出现的一个变数,如此的突兀,但是她很开心,至少这一生,她是已经感受到了这样的特别,如此的有趣。

    只是,玄女的面色一变,露出惊惧的神色,急切道:“刚才!刚才,我的灵咒,打,打进了你,你的身体?”

    “我不管什么灵咒不灵咒!你快点给我站起来!你说过要等我来找你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寒邪急切的大叫,根本不想要管玄女此时的惊讶是什么意思,他能直接感觉到的就是,此时的玄女是真的已经受了重创,不会轻易就好,只是这牙膏的认知,让他十分的额痛苦,已经不想逃管任何的事情,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如此的怪异却又伤心。

    玄女憔悴一笑,道:“没用了,来,趁我还没消失,我给你解除,否则,你会受苦的……”

    “不要!我等你好了再说,这灵咒根本没事!”

    寒邪却是不依,坚决不想要看着此时玄女嘴里说着自己不行的话,还要给自己疗伤。

    “虽然你已经是大人,却还是小孩子脾气。”完全不理会寒邪,玄女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掌抵在寒邪的肩头,将刚刚在他身体里生根的灵咒解除,只是,毕竟,此时的玄女已经没有了那么强大的力量,只是一会,便就再也没有了力气,手从寒邪的肩头落下,全身瘫软下去。

    寒邪得了自由,见玄女已经就要昏迷,心中急切的不行,大声道:“你不要睡过去!你醒过来!你答应我好多事情都没有说清楚!你给我醒来……”

    “没用的,我用玄石之身,天灵之心,下的灵咒,就必须我要用生命来祭奠,这本就是我的宿命,反而是你,身中灵咒,要受苦,我已给你解掉一些,或许能等到机缘,你要好好活着,好好的……能够遇到你,我……很开心……我,也……可以,开心……”

    玄女终是昏死了过去,紧接着,她的整个身体都瞬间碎裂开来,那一片片的,一块块的七彩玄石就这样分裂开来,又一个个的在所有人的面前缓缓的化成灰烟消散开来。

    寒邪心中大惊,连说话的气息都不能流出来,只能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根本不能够接受的一幕,看着玄女的身体就这样碎裂消失,她甚至是刚才根本不问自己是谁,根本不去在意是自己的父尊逼得她这个样子,或者,那是自己,将她逼成了这样,是他造成了玄女的死亡,可是他真的不想这样,他唯一可以有好感的女子,希望与之共同修渡的女子,就这样,眼见着就要消失!

    在最后关头,寒邪能够留下来的只是一块玄石,如此而已……

    “不要!”

    允炙大声叫着,飞奔着而来,却是根本不能碰到玄女一点点的身体,弥留之际,只能有那一小块的七彩玄石,仅供想念。他不知道,原来自己的痴迷,最后也只能这样的消散,他没有想到,这样的美好的女子,竟是会用这样壮烈的方法牺牲,此时他是多么的恨自己,竟然不能保护玄女,竟然要让玄女出手来保全他们,用自己的性命来保全他们!

    寒邪没有理会在一边疯癫着神色的允炙,只是上前一下子将玄女的遗留之体抱起来,虽然已经碎裂成了石头,虽然已经没有了本来的面目,他还是紧紧的抱着,抱着不知道要去往何处。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和玄女之间到底是有怎样的牵连,也不知道遇上自己,是不是就已经是玄女命中的终结,他不想要相信这些虚无飘渺的情感,只是此时,这确实真真实实的在自己的心中感受到,发酵成浓烈,他想,他已经着魔,只是他还是不会相信天意,不会相信自己和玄女真的只有这样的命运,他们还会再相见,一定会!

    这一场天界和魔界的大战就这样结束,没有任何的言语能够描述,此次大战的各种结局细节,只听闻,魔界虽然没有因为玄女的出现而重创,却是最后并没有再为难天界,又好像是因为魔界的太子被玄女重伤,所以才会有停战一说,只是魔界和天界的不合还是存在,只是因为玄女的消失而告一段落。

    在大战告一段落之后,允炙却是伤心的不知如何才能调整自己的心情,只是一个人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知道要去做什么,他在责备自己,他在伤心疑惑,只是这个时候最伤心的,却是星月,她一人重伤,却无允炙关怀,即使是对玄女的逝世而伤心,却更是不知道要如何将允炙给拉回来,她知道,自己的存在没有任何的作用。

    终于是在将身上的重伤养的差不多了之后,星月心中始终还是不能够放心允炙,在经过几番思量之后,还是决定去找允炙,看看他现在是怎样的情况,她想,自己始终都是能够原谅允炙的,就算是他对自己是多么的狠心,就算是他的心里从来都不会有自己,但是她始终都能找到各种的理由去原谅他,去迁就一切。

    来到允炙的屋子里之后,星月却看到满满的黑暗,根本没有任何的生命的气息,星月的眉头一皱,伸手将整个屋子的寒意都一挥而散,紧接着,便看到整个人都窝在角落里的允炙,只是他的身上不知怎么像是被什么腐蚀了一样,满满的创伤。

    星月赶紧上前,查看允炙的伤势,“允炙,你怎么了?快说话!”

    只是允炙始终不会睁开双眼,星月探查了一下,见他还是有生命的气息的,心下也就松了一口气,抬手想要将他整个人给抱到床上去休息,只是这一抱之下,却见他的手上此时正牢牢的抓着一个小小的石头,星月将石头抓在手上,却发现那石头烫的厉害,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一声脆响,立刻让允炙醒了过来,连忙低头将地上的石头给抓起来,抱在心口处,无限的宝贝,“玄女……玄女……你没事吧?”

    这一声声的呢喃,这才让给星月知道,原来这个石头就是玄女留下来的本神一角,只是这本就是不应该留在世上的东西,却被允炙强行留了下来,所以此时他身上的重伤就是因为要誓死护住这块石头而手的!

    没想到他竟然会做这么傻的事情!连这么理智的允炙竟然也会做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够让人理解的事情!没有人知道,这个时候竟然会有如此的情况能够让她的心口重重的钝痛,谁又会知道,自己会输的这样的残,她输的是自己,此时她,无话可说!

    将心中的钝痛按捺下,星月温柔道:“玄女没事,你先跟我上床休息好不好?”

    “不要!我要保护玄女!我要保护玄女!”

    允炙完全不配合星月的劝阻,只是一个劲的保护着自己心口的这个玄石,只是此时的玄石之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玄石而已,没有了主人的寄托,这块玄石已经失去了意思,但是此时的允炙哪里还会顾得了这么多,他用了命也要保住这块玄石,自然是不会让它有任何的闪失的!

    而看着允炙如此的不对劲,星月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很很心便要将允炙给强制扶起来,但是这一扶,却遭到允炙本能的反抗,只奈何此时允炙的力量已经有限,根本不能抵抗的住星月的力量。

    只是半拉半推之间,允炙就这样昏倒了过去,星月将他安置好了之后,便细细的查看允炙的伤势,却发现他全身的伤势十分的严重,不仅是这次保存这个玄石而用掉的神力,已经让他整个人都已经没有了怎样的生气,更是在之前他就已经受到了大大小小的伤势,此时却是因为一再的不好好照顾,而更加的眼中,她不知道此时应该要怎么做才行。

    只废了半天的功夫,也根本不能够从根本上将允炙的伤势给治好,更是因为自己也是身受重伤,根本不能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足足有一个月的时间,星月也只能抱住允炙的性命而找不到任何的好办法,她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允炙变回到从前的样子,即使是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自己也好,只要他好好的活着,一切都没有什么。

    一天天的,星月月的面色越来越不好,总算是有一天,她听说在太子那里,得到了一颗神药,能够固本培元,使信念倍增,神元坚固,她听了大喜,这种种的病原便就是说了允炙,而且这样的神药,对于平常的神仙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么想着,星月赶忙去找太子容齐去找这一颗神药,希望能够救回允炙一命。

    终于找到容齐的地方,见到了容易正背对着自己站在殿堂之上,而他却是已经招手让所有人都退下了,此时只是他一个人站在那里,略显萧条,星月这才想起来,自从大战回来了之后,自己一直都没有来看过容齐,而他还在自己昏迷的时候来见过自己。

    虽然心中一直都是知道容齐对自己的心意的,但是星月想,她始终还是一个固执的人,就算是允炙一直都不喜欢自己,她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而投怀他人,现在便是如此。

    “你终于来了,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容齐缓缓开口,让星月心中一惊,顿时明白过来,容齐已经等了自己很长的时间了,那就是,是他散出了自己有一颗神药这样的事情,知道自己想要,就一定会来找他,这是他早就已经想好的,只是他这样的想法到底是要做什么,她却不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