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赤刃

第二百八十七章 禁忌神物

    然而,就在这时,滔天的血浪铺天盖地而来,无边的血海近乎遮蔽了天日,交战中的古兽与老人,在这一刻也停止了战斗,望着远方那汹涌澎湃的血海,二者竟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尽管两者都已经达到了人间界的顶峰,但是面对此情此景,也生出了一丝无力感,这根本就不应该是属于人间界的力量,如此恐怖的能量波动,早就超出了人间界承受的范围。

    还好这里只是古仙遗迹的内部空间,若是在外界,这滔天的血海恐怕早就干扰到了人间界的法则秩序,从而引来天雷灭顶了。

    古兽那庞大的身躯有些颤抖,内心惴惴不安,它出生在这里,也是在这里成长起来的,没人比它更了解古殿的恐怖,那神秘的太极图,恐怖的石碑,以及那诡异的石棺,无一不是禁忌之物,是万万不可招惹的。

    在这里生活了上千年,古兽都不曾去接近过这三者,主动守护古殿也是因为它心生敬畏,然而,今日突然闯入的这群外来者,却打破了古殿内的平衡,这让它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吼!”

    古兽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旋即转身飞逃而去,虽然贵为神兽,但是在那些禁忌的面前,也显得微不足道。

    东圣神朝的那名老人已是蜕凡之境的高手,位列人间界的无敌极境,但是面对身后的血海,也感觉到一股难言的压抑。下一刻,他舍弃了古兽,同样转身御空飞逃。

    地面上,肖泽早已祭出了飞剑,贴着地面底空飞行,在他的前方,是老道元始,身后滔天的血浪铺天盖地而来,谁也不敢说能逃出生天,老道很强大。且无比的神秘。跟在他身后生还的几率会大很多。

    事实上,见识过老道硬撼那面血碑后,与肖泽抱着同样想法的修炼有很多,包括六大门。派以及六大圣地的人马。都一直吊在老道的身后。人们知道,在关键时刻,说不定老道能够阻挡那血海片刻。

    小兽吱吱的尖叫。跳到了肖泽的肩头,冲着身后奔腾的血海张牙舞爪,显得焦躁不安,它在古仙遗迹内也生活了漫长岁月,对内部一些危险的地方与物都有敏锐的感应,其中那面血碑在它的眼中就是最不可接近的东西之一。

    无数的修炼者为了活命而奔逃,很多人都后悔来到了此地,可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眼前的事实,一些跑得慢的修炼者被身后的血海追上后,瞬间就被吞噬了进去。

    死的修炼者有很多,但凡被血海吞没者,不管实力再强大,都将消融,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轰隆!”

    大地突然颤抖了起来,一股磅礴到无法揣测的力量自血海中爆发而出,冲天的煞气令得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与此同时,古殿的方向传来一声爆响,一截高大的血碑自古殿的顶端浮现而出,高耸入云。

    此时,血碑不知道突然放大了有多少倍,将整座古殿的屋顶都彻底挤爆,整个碑体直插云霄,不下于万丈,在这一刻,血碑仿佛化身成了擎天的支柱,高大无比。

    同一时间,一面神秘的太极图冲出了血海,飞临到了高空,它极速的放大,眨眼间将整片天空都给遮掩了,它无声无息的旋转道,与血碑成了对立之势。

    滔天的魔气自血碑上涌动而出,一道血浪逆空向上,冲天而起,阻挡在了血碑与太极图的中间,此刻,一边是邪异无比的血碑,而另一面则是神秘莫测的太极图,中间被那道无边的血海隔离开来。

    太极图停在高空之中,无声无息的旋转,仿佛恒古如一,它似乎有些忌惮,并没有去冲击那血海,不过,从那一阴一阳两个阴鱼却喷涌出一道蒙蒙雾霭。

    那雾霭非常怪异,沉凝如山,厚重如云,似乎一缕雾丝就能压碎一座山岭,在此刻,奔逃之中的修炼者都感到一股重压,让人有着一种窒息的感觉,最让人震惊的是,那雾霭竟呈玄黄二色。

    逃窜中的肖泽露出了惊容,那是因为,他是认出了那雾霭是何物,竟是传说中的玄黄二气。

    古籍中曾有记载,天地分阴阳,而阴阳蕴玄黄,地为阴、天为阳,玄黄二气乃是天开辟地时的产物,只是万古岁月过去了,当初开天辟地时所诞生的玄黄二气早就没了。

    但是没想到,这面神秘的太极图竟然孕育出了玄黄之气,难道,这面太极图正在演化天地吗?这……太匪夷所思了。

    肖泽真得恨不得冲上去收取一缕玄黄之气,杨溢传他玄黄秘力,正是用玄黄二气淬炼已身之法,可是而今早已寻不到长生之气了,所以才以其他灵物代替,只是这样做,修炼出来的效果远远没有正法强大了。

    不过,肖泽最终还是忍住了冲动,玄黄之气对他来说虽然珍贵,但是也待有命拿才行,他知道,若是现在冲上去的话,恐怕还没有临近,就被无边的血海吞没了。

    无尽的玄黄二气从太极图喷吐而出,然后浩浩荡荡的向着前方的血海与血碑汹涌而去,厚重的气息铺天盖地,轰的一声,将阻融在血碑前方的血浪一下子轰散、蒸干,猩红的血水退去,露出了后方那个如天柱般的血碑。

    不过,此刻血碑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血红的碑体前后两面,分别映射出了“灭”与“绝”两个血淋淋的大字,随后,两个血字竟从碑体上飞离了出来,围绕着血碑了画旋转,紧接着,向那喷涌而来的玄黄二气冲撞而去。

    “轰隆隆!”

    如山体崩塌,似海啸狂涌,玄黄之气与血字相撞在一起后,竟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在两个血字的阻挡下,无尽的玄黄之气被两个血字冲散,最终还是未能震压向血碑。

    肖泽惊得是目瞪口呆,虽然他现在在飞逃,但是时刻的在关注着身后的情况,本应为死物的太极图与血碑,此像竟然像是在斗法一般,根本不像是一件死物,倒像是两个禁忌的神灵在较量。

    还是说,有人隔着遥远的天地,在遥控着这一切?不过这未免太可怕了,有些不可思议,如果真是这样,那掌控太极图与血碑的双方,未免太恐怖了。

    难道说,古仙遗迹的主人并没有死去,此刻正是他在操控着太极图或是血碑,肖泽心中一阵巨烈的跳动,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得一大跳。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光影突然冲出了血海,飞上了高空,绽放出万千光芒,然后想要冲出去,肖泽吃惊,轻轻一瞥之间,发现自那血海中冲出的光影,竟是老道元始的那件神秘的大印。

    当初,在冲出古殿时,为了阻挡身后血海的靠近,老道祭出这件兵器砸向了血海,可是一直没能收回来,原本这件大印被血海吞噬了进去,如今好不容易,才在老道的控制下,突围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肖泽更加震惊了,老道的那个大印倒底是什么兵器,竟然如此强悍,要知道,融魂境的绝世高手被血海吞没后,都没能再出来,而那大印却没有在血海中消融,反而在最后又出现在了血海之外,这焉能不让人震惊。

    同时,肖泽对老道的实力又多了一分清晰的认知,大印是他的兵器,被他所控制,虽然起初被血海吞噬了,但是最终还是在他的控制下冲击了出来,这要换作是一般人,恐怕早就与大印失去了联系。

    不过,大印虽然冲出了血海,但是情况依旧算不得好,血碑似首是记恨于它砸过自己,所以并不肯让它就此离去。

    碑体之上,血光闪烁,明灭不定,然后一个漏斗似的漩涡出现在了碑体之上,漩涡越来越大,快速的旋转着,老道的大印竟如受招引一般,顿时定在了半空,没能破空飞去。

    血碑太强大了,此刻正在与太极图争斗不休,可是仍然分出了一部分力量,定住了老道的大印,碑体之上漩涡越转越快,而后那大印竟被生生吸纳了过去,看其样子,那血碑似乎想要将大印吞噬掉。

    “无良他妈的天尊……”老道气得破口大骂,在他的操控下,大印好不容易才冲破血海的阻挡,可是此刻又被那血碑定在了半空,而且眼看着就要被血碑吞噬了进去,无奈之下,他只能停下了奔逃,全身心想要将大印收回来。

    “无良的牛鼻子,你怎么停下了,神器再好有命重要吗,还不快逃!”

    见老道突然停了下来,身后的肖泽一惊,老道虽然有些无良,但是给他的感觉也并不是太坏,尽管不知道他到底在打自己什么注意, 但是好歹他将自己从古殿中带了出来,不管怎么说,肖泽也算是欠了他一份情。

    “混账的小子,怎么话的呢,忘了我刚刚怎么教你的?要尊师重道!”老道双手结出繁奥难明的印法,一道刺目的光华在他的掌心绽放,死死的将大印牵制住,不让血碑将它吞噬。(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