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赤刃

第二百四十七章 吞食灵乳之后

    虽然肖泽只用了七八分力,也没有使用真气,但是肖泽自识体术无双,即便没有展现出来,但是那份力量也不比普通的修炼者弱,可是,就这么一拳砸在眼前的钟乳石上,却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这不禁让肖泽有些动容。

    望着眼前的钟乳石,肖泽再度惊叹一番,钟乳石的坚硬远超他的想象。

    就在肖泽再次紧握起拳头,淡淡红芒萦绕,准备再次发力将钟乳石砸开之时,那绽放着淡淡五色荧光的钟乳石突然迸发出一丝清脆的咔嚓声,紧接着在那钟乳石的表面,突然裂开了几道裂纹。

    望着还是在巨大力量下崩裂的岩石,肖泽的脸庞终于浮现一抹笑容。然而,就在此时,那钟乳石的列纹中,突然渗出一股粘稠的液体,那液体呈乳白之色,如同浆糊一般,从裂缝中流出后,就直直的向下方坠落而去。

    突然出现的一幕让肖泽也是一阵狐疑,然而,就在粘稠的浆液脱离了钟乳石,向下坠落之迹,他突然有些动容了。虽然暂时还没弄清楚那如同浆糊一般的粘稠液体倒底是何物,可是其中所蕴含的那股精纯的灵气,却是让得肖泽大为震惊。这股精纯的灵气,甚至比下方那块荧光石台内的地心灵浆还要浓郁数十倍,这股粘液,绝对是比地心灵浆还要珍贵的东西。。

    眼看着那一小股乳白色粘稠液体正在向下方坠落而去,肖泽赶忙驾驭着飞剑俯冲而下。其中一只手更是迅速的向那股液体抓去。尽管肖泽反应神速,可是那股粘液毕境是最先向下坠落的,肖泽拼命的催动着飞剑,最终却还是差了一线,眼睁睁的看着粘液掉落到了下方的荧光石台上,溅的整个石台到处都是。

    长叹了一口气,望着那溅的到处都是的粘液,肖泽懊恼不已,若是他在探测钟乳石的时候小心一些,也不会如此。不过所幸的时。钟乳石的石尖是正对着下方荧光石台的那个凹槽的。而乳白色的粘液从钟乳石时渗出之时,也是顺着石尖流下的,所以,虽然石台上被溅了很多。但是还有一些流到了那个石槽中。

    事已至此。肖泽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上前几步,开始查探这种粘稠的液体到体是何物。他怕用手会影响了那乳液的灵力,在行囊里一阵翻找后。取出了一个玉制的小勺子。

    药师在炼药时是有很多忌讳的,稍有不慎就会使药效大减,通常在保存和拿取丹药和灵药灵物时都用玉器来操作的,普通的金属器具之类的都西都有可能造成药效大减,肖泽深得杨溢的真传,如今敢算是一名合格的药师了,所以这些玉器身上自然少不了。

    肖泽能够买到这些玉器,还是要多谢柳鹤轩的徒弟顾文昊,因为火去芝,他与顾文昊发生了矛盾,后者更是因此欲要将肖泽斩杀,抢夺他手中的灵药,结果到头来却被肖泽斩杀。说起来这个家伙也不愧有一个疑似融魂境的高手为师傅,身家的确还算不错,让他暂时解决了钱财问题。

    取出了一把玉勺,肖泽将洒在荧光石台上的乳液舀了一点,然后轻轻的放在鼻梁下嗅了嗅。乳液散发着一丝淡淡的清香,在肖泽鼻孔轻轻一吸之下,一抹芳香夹带着一股极为精纯的灵气顺着肖泽的鼻息进入了他的体内,那灵气入体的一刻,肖泽感觉精神一震,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那种感觉舒服之极。

    如此一来,肖泽对这乳液更加的好奇了,只是轻轻的闻了一下,就令得全身都舒坦无比。在检查一会,确认此物并无毒后,他将舌头伸出,用舌尖在玉勺上轻轻的沾了一丝乳液。

    那一丝乳液在入嘴后,立刻化开,形成了一股精纯的灵力,然后游走于全身各处,同时,肖泽所修炼的《修罗天书》心法,也自主的运转起来。感觉到这一幕,肖泽也是为之一怔,忽然,他暮然醒转,有些口干舌燥的咽了一口吐沫,整个脸庞露出极为震惊的色神,有些难以置信的道:“这是地心灵乳?”

    难怪这里会有地心灵浆,连地心灵乳都能形成,区区地心灵浆又算的了什么呢?想来那荧光石台凹槽内的地心灵浆恐怕也是钟乳石内的地心灵乳散发后,渗透而出的。

    地心灵乳与地心灵浆一样,都需要在灵气非常浓郁地下,且历经岁月的挤压方可形成。不过相比这下,地心灵乳所形成的时间要比地心灵浆更长远。

    当灵气浓郁到一定程度后会渐渐的化雾,当灵雾达到一定程度后就会渐渐的液化,从而形成液体,这就是地心灵浆,而当地心灵浆形成后,随着时间的锤炼,会变的更加沾稠,渐渐的会变成如同浆糊一样的粘液,那时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地心灵乳。

    不过地心灵乳形成的时间太长,所以一般在修炼界很难见到。同样的,地心灵乳的价值也远不是地心灵浆所能比拟的。同等量的灵乳和灵浆,前者的灵气浓郁程度,是后者的十数位都不止。

    原本就因为得到了地心灵浆而欣喜若狂的肖泽,被突然掉下来的一个大馅饼砸的有些发蒙。一边想着这东西的功效,肖泽的身体便是激动的颤抖了起来。旋即他从自己身后的那个包裹中,又找出了一个玉瓶,

    强压着心中的激动,肖泽用玉勺将那滴落在荧光石台凹槽内约莫小半碗的地心灵乳小心翼翼的灌入了玉瓶中,然后,他的目光再次瞄准了,荧光石台顶部的那个钟乳石。

    钟乳石上已经裂开了几道裂痕,里面的地心灵乳也流出的差不多了,可是估计多少还是有一点的,虽然不会太多,但是地心灵乳每一滴都是无比珍贵的东西,即便只是几滴,肖泽也没有理由放弃。

    于是,他再次攀爬到了洞穴的顶端,将那钟乳石小心翼翼的拆了下来。钟乳石的中心是有一个中空的凹坑,那中空凹坑上,还沾着丝丝乳液,显然,地心灵乳就是在这里形成的,在那中空的底部,肖泽仔细一看,那里真的还有一点地心灵乳,看来他想的不错。

    将地心灵乳一滴不剩的将入玉瓶,肖泽望着那些起初溅在石台上的乳液,心痛的嘴巴直哆嗦,这里可是地心灵乳啊,自从辨别出这东西以后,肖泽就视若珍宝,连地心灵浆都甩在了脑后,眼看着这么多的灵乳就这么浪费了,他心中痛惜万分。

    盯了洒落在荧光石台上的灵液片刻后,肖泽忽然将身子扑在了石台之上,然后张大了嘴巴,非常夸张的,用舌头把石台上的所有洒落的灵乳,全部添进了肚子。然后,他又将那破碎的钟乳石般了过来,同样的用舌头伸进中空的小坑内添了又添,同时口中还喃喃有词的道:“这可都是天地灵物啊,若是这么浪费了就太可耻了!”

    说着,他再次用舌头向中空的钟乳石添去,那表情说不出的猥琐。

    几口将石台上的地心灵乳添干净后,肖泽随意的抹了抹嘴巴,然后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准备离开。现在东西已经到手,也是时候回去了,况且,他进入洞穴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也不知道蓝风情那边如今怎么样了,若是没有牵制住那只妖兽,半途突然回来了,他可就糟了。

    目光再次扫了扫洞穴,肖泽转身顺着来时的路向山洞外急忙跑去。此时他将灵觉之力运转到了极至,直接祭出了飞剑,在山洞内御剑飞行了起来,生怕这个时候那只妖兽突然回来,那时可就要前功尽弃了。

    脚踏飞剑,肖泽化身成了一道流光,速度变的极为快捷,片刻间就出了山洞,然后向远处掠去。

    出离了山洞,肖泽就拼命的往远处飞遁而去,现在他必须要马上远里这里,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否则那妖蟒回来,若是发现了地心灵浆不见了,必定会发狂,到时身处群妖蟒巢穴附近的肖泽必须会成为发泄对向。

    再次飞行了一段时间,肖泽突然发现身体有些诡异的变化。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一股股热浪,开始从身体的各处皮肤渗透而出。

    “怎么回事?”体内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得肖泽心头微微一愣,不过此时也不容他多想,谁知道蓝风情能不能拖住那只妖兽,现在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随着极速飞行,体内的灵觉之力被全面运转,肖泽体内的热浪也是涌现的越来越多,刚开始肖泽还能忍受,可是眼看着就要突破了身体的极限,那股热气却依然在不停的增加,到得后来,纵使肖泽体魄强悍,但整个皮肤也开始变的有些赤红起来。

    直到后来,肖泽都无法继续在天上御剑飞行了,只能驾驭着飞行降落到了林子里,然后迈开一双步伐,开始徒步奔跑。(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